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九回 Chapter 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 進門天下 林沖教頭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雙手舉起林沖腦袋便下來那時舉起松樹背後雷鳴一聲禪杖將來水火九霄雲外跳出大和尚喝道:「林子多時!」和尚穿直裰一口戒刀提起禪杖起來

  林沖閃開眼看認得魯智深林沖連忙叫道:「師兄不可下手我有話說。」禪杖半晌動彈不得林沖:「盡是太尉使吩咐要害性命不依打殺也是冤屈。」

  魯智深戒刀割斷便林沖:「兄弟自從之後自從官司無處打聽滄州開封府不見得人使酒保說道:『說話。』以此疑心不下路上特地將來那裏夜間做鬼那時便客店好心不下五更出門投奔林子到來正好。」林沖:「既然師兄性命。」魯智深喝道:「兄弟肉醬兄弟面皮性命。」那裏戒刀喝道:「兄弟。」禪杖那裏回話:「教頭。」包裹水火林沖包裹一同林子路程小小酒店坐下

    
    綠陰
    門外森森荷花
    輕輕薰風
    泠泠滿
    香噴噴
    白髮紅顏

  當下酒店坐下酒保五七酒保一面整治把酒人道:「不敢師父住持?」:「住處甚麼莫不甚麼奈何別人不怕三百禪杖。」那裏再開收拾行李酒錢出離林沖問道:「師兄那裏?」魯智深:「『殺人』。不下兄弟滄州。」暗暗地道:「卻是壞了我們勾當轉去回話只得隨順行路。」

    白日義氣黃金
    不畏辛苦

  自此途中魯智深要行便便那裏便不好便不敢高聲只怕和尚發作車子林沖上車將息跟著車子鬼胎各自性命只得小心隨順魯智深一路將息林沖客店做飯不依商量:「我們和尚監押明日回去太尉必然奈何。」霸道:「相國寺菜園廨宇僧人喚做魯智深想來回去在野結果和尚一路護送滄州因此下手不得金子著陸和尚便只要身上乾淨。」:「。」商量不題

  監押十七滄州只有七十路程一路有人僻靜魯智深打聽松林林沖:「兄弟滄州不遠有人別無僻靜去處打聽如今分手異日相見。」林沖:「師兄回去泰山防護不死厚報。」魯智深取出一二銀子林沖人道:「路上兄弟如今。」:「太尉差遣。」銀子分手魯智深人道:「松樹?」:「小人父母皮肉骨頭。」禪杖松樹一下打的一聲:「一般。」著手禪杖叫聲:「兄弟保重。」回去舌頭半晌林沖:「上下俺們。」人道:「和尚一下打折。」林沖:「甚麼相國寺柳樹出來。」把頭得知

  當下松林晌午望見道上酒店

    古道酒店
    楊柳
    蓮花
    仰臥李白
    農夫
    神仙玉佩留下
    

  酒店林沖上首半日自在三五酒保手忙腳亂西林沖時辰酒保並不林沖不耐煩桌子說道:「店主犯人便道理?」主人說道:「原來不知好意。」林沖:「好意?」店主人道:「不知中有財主此間稱為大官江湖上都喚做旋風」,世宗子孫自陳讓位太祖武德皇帝鐵券在家欺負專一招接天下往來好漢三五在家常常我們酒店:『犯人上來資助。』如今面皮自有盤纏便好意。」林沖人道:「東京常常中人傳說大官人名原來我們何不投奔。」尋思:「既然如此我們?」就便收拾包裹林沖問道:「酒店主人大官何處我等正要。」店主人道:「在前大石橋轉彎便是。」

  林沖店主出門果然大石橋過得平坦大路望見顯出四下一周兩岸大樹樹陰中一粉牆轉彎來到

    黃道青龍
    武陵開金
    四時不謝
    長春
    金牌鐵券
    碧瓦掩映高堂
    乃是精舍
    不是當朝帝王

  來到板橋莊客那裏乘涼來到莊客施禮林沖說道:「大哥大官知道京師犯人求見。」莊客:「若是大官在家酒食錢財出獵。」林沖:「不知幾時回來?」莊客:「說不定不見得──不得。」林沖:「如此不得相遇我們。」莊客好生愁悶

  遠遠林子深處人馬飛奔上來

    人人英雄
    駿馬
    高擎
    爛熳蓮花
    飛魚著裝
    獅子端正
    蒼鷹
    穿
    
    馬上
    無非天外飛禽
    馬上盡是山中走獸
    好似紫塞渾如

  人馬飛奔上來中間雪白馬上皓齒髭鬚三十四年紀轉角身穿繡花玲瓏寶玉穿張弓引領上來林沖尋思:「大官?」不敢躊躇馬上年少前來問道;「這位?」林沖慌忙躬身:「小人東京禁軍教頭太尉開封府問罪滄州前面酒店招賢納士好漢大官因此特來相投不期不得相遇。」下馬近前說道:「有失。」草地便林沖連忙答禮林沖同行上來莊客看見大開說道:「小可教頭大名不期今日平生渴仰。」林沖:「微賤林沖大人傳播不敬不想今日得罪宿萬幸。」再三謙讓林沖一帶各自歇息不在話下

  便莊客不移莊客盤子白米一發出來進見:「不知高下教頭到此如何進去隨即相待整治。」林沖起身:「大官不必十分。」:「如此難得教頭到此豈可輕慢。」莊客不敢違命起身一面林沖飲酒一同:「教頭。」隨即一同飲酒

  當下主席林沖林沖敘說閒話江湖勾當不覺紅日西沉安排酒食果品海味各人面前親自舉杯坐下叫道:「。」一道五七莊客報道:「教師。」:「相會。」林沖起身教師頂頭脯子來到後堂林沖尋思:「莊客教師大官師父。」躬身唱喏:「林沖。」不還林沖不敢抬頭林沖教頭:「這位便是東京八十禁軍棒教武師林沖便是相見。」林沖教頭便教頭說道:「起來。」躬身答禮心中好不快意林沖起身教頭教頭相讓便上首便不喜林沖只得

  教頭便問道:「大官今日何故厚禮管待配軍?」:「這位其他乃是八十禁軍教頭師父如何輕慢?」教頭:「大官往往配軍棒教酒食大官如何認真?」林沖並不做聲說道:「凡人不可小覷。」教頭小覷」,便起身:「不信使便道教頭。」大笑:「也好也好武師心下如何?」林沖:「小人卻是不敢。」教頭心中忖量:「不會心中。」因此林沖使一來要看林沖本事二者林沖:「把酒上來也罷。」

  當下五七上來廳堂如同白日起身:「教頭較量。」林沖尋思:「教頭大官師父不然打翻不好看。」進見林沖躊躇便道:「教頭到此多時此間對手武師得要推辭小可正要教頭本事。」原來只怕林沖面皮不肯使出本事林沖放心教頭起身:「使。」一齊空地莊客棍棒在地下教頭衣裳裙子使喝道:「!」:「武師較量。」林沖:「大官笑話。」就地起來:「師父請教。」教頭恨不得一口林沖使出山東教頭就地林沖教頭明月地下交手好看山東

    山東河北
    巨蟒
    連根拔遍地
    海內一對

  教頭明月地上交手使林沖跳出圈子外來一聲:「。」:「教頭如何使本事?」林沖:「小人。」:「較量便是?」林沖:「小人因此權當。」:「小可一時計較。」大笑:「容易。」便莊客銀子當時將至押解人道:「小可大膽教頭明日有事小可身上白銀兩相。」人物軒昂不敢落得做人情得了銀子不怕隨即林沖護身大喜:「教師。」

  教頭提起待要使:「!」莊客取出二十五一時面前:「教頭比試其他銀子利物若是便銀子。」心中只要林沖本事故意銀子在地下教頭林沖銀子銳氣盡心使門戶喚做火燒林沖大官人心只要使門戶喚做」。教頭一聲:「!」便使林沖退教頭提起下來林沖腳步便地下教頭措手不及教頭撲地大喜眾人一齊大笑教頭那裏掙扎起來莊客一頭教頭滿面

  林沖再入後堂飲酒利物送還教師林沖那裏推托不過只得正是

    人意難堪冷眼旁觀不甘
    請看受傷方知驕傲羞慚

  林沖一連每日相待五七催促要行面相送行吩咐林沖:「滄州城管必然教頭。」二十五林沖次日天明早飯莊客行李林沖依舊帶上便作別吩咐:「小可使冬衣教頭。」林沖:「如何大官!」人相

  滄州時候滄州雖是去處公文林沖參見大尹當下林沖回文一面回文東京不在話下

  林沖

    
    天王
    點視廳
    來往盡是
    出入無非

  滄州林沖單身聽候點視一般罪人來看林沖說道:「此間十分害人只是錢物有人情錢物便你好若是求生不生不死得了人情入門便一百有病不得人情一百。」林沖:「兄長如此指教使多少?」眾人:「使得好時銀子銀子十分。」

  正說之間過來問道:「配軍?」林沖向前答應:「小人便是。」不見出來面皮林沖:「配軍如何不下唱喏可知東京做出還是大剌剌配軍滿臉一世發跡不死骨頭好歹粉骨碎身少間便功效。」林沖一佛出世那裏抬頭應答眾人各自

  林沖發作去取銀子笑臉:「哥哥薄禮輕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