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十五回 Chapter 1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五 學究 公孫七星聚義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學究:「尋思起來個人武藝出眾赴湯蹈火除非個人。」:「甚麼何處居住?」吳用:「個人弟兄濟州梁山日常打魚為生勾當本身弟兄一個喚做小二一個喚做短命二郎小五一個喚做閻羅弟兄舊日那裏數年相交不通文墨結交義氣男子因此來往不曾相見大事。」:「弟兄名字不曾相會只有百十以下路程何不使他們商議?」吳用:「他們如何必須那裏他們。」大喜:「先生高見幾時可行?」吳用:「不宜今夜三更便明日晌午那裏。」:「最好。」

  當時莊客安排酒食吳用:「北京東京不知生辰連夜北京路探聽起程日期路上。」:「小弟今夜便。」吳用:「生辰六月十五如今五月五十弟兄回來那時。」:「也是兄弟上等。」

  當日半晌酒食三更時分吳用起來洗漱早飯銀兩在身穿上草鞋吳用連夜晌午時分早來

    鬱鬱山峰
    四邊流水沿小徑
    
    高懸釣魚

  學究自來認得不用來到小二門前漁船魚網十數草房吳用一聲:「二哥在家?」一個人出來如何

    瞘豎起口四
    胸前一帶橫生
    氣力眼睛
    漁人便是人間

  小二出來頭巾身穿衣服雙腳出來吳用慌忙:「教授得到?」吳用:「有些小事特來二郎。」小二:「不妨。」吳用:「如今一個財主筵席十數十四金色鯉魚因此特地相投足下。」小二一聲說道:「小人教授。」吳用:「來意正要二哥。」小二:「酒店我們過去。」吳用:「最好句話不知在家?」小二:「我們便。」兩個來到岸邊小船便吳用樹根只顧湖泊之間小二把手叫道:「?」吳用蘆葦如何

    橫生玲瓏突出
    長短淡黃身上交加烏黑
    生鐵
    世上降生五道喚作閻羅

  身上穿棋子背心問道:「二哥甚麼?」吳用一聲:「特來你們說話。」:「教授恕罪好幾不曾相見。」吳用:「一同二哥。」:「小人教授只是一向不曾見面。」

  跟著湖泊多時去處草房小二叫道:「?」婆婆:「不得不得賭錢分文頭上。」小二一聲便便背後說道:「哥哥不知賭錢只是晦氣哥哥。」吳用暗想:「。」村鎮上來時辰獨木橋一個漢子銅錢下來小二:「。」吳用

    雙手鐵棒銅鈴
    有些笑容眉間殺氣
    橫禍
    拳打獅子心寒
    喪膽
    何處使者短命二郎

  小五頭巾石榴露出胸前鬱鬱一個豹子褲子上面棋子手巾吳用一聲:「?」小五:「原來教授不曾見面你們半日。」小二:「教授直到說道賭錢因此教授。」小五慌忙小船那個酒店

    湖泊
    荷花照水
    涼亭中風
    岳陽樓便是

  當下荷花學究酒店小二便道:「先生休怪弟兄粗俗請教。」吳用:「使不得。」:「哥哥只顧主位請教兄弟兩個便。」吳用:「只是。」個人坐定小二盞子擺開菜蔬桌子小二:「甚麼下口?」小二:「一頭黃牛肥肉。」小二:「。」小五:「教授笑話孝順。」吳用:「你們。」小二:「!」催促小二只顧牛肉將來兄弟吳用便不得了一回

  小五動問:「教授到此貴幹?」小二:「教授如今一個財主教學對付十數金色鯉魚十四特來我們。」:「若是三五十數弟兄包辦如今便難得。」小五:「教授我們對付重五。」吳用:「銀兩在此價錢只是不用十四便。」:「教授便是不能活魚。」便上來五七安排:「教授胡亂。」

  一回看看天色吳用尋思:「酒店說話今夜宿那裏卻又理會。」小二:「今夜天色請教授權我家宿明日計較。」吳用:「生來萬難你們弟兄今日眼見不肯生還今晚二郎有些銀子在此就此夜間同一如何?」小二:「那裏教授我們弟兄整理煩惱對付。」吳用:「你們告退。」:「既是教授理會。」吳用:「還是直爽!」吳用取出銀子主人二十牛肉小二:「酒錢一發。」店主人道:「最好最好!」

  酒店船艙纜索一直小二門前仍舊一齊後面便原來家弟只有小二老小小五不曾個人小二後面坐定猴子安排相次

  吳用弟兄提起說道:「大一去處?」小二:「教授梁山便狹小不得。」吳用:「梁山相通如何?」小二一口氣:「!」吳用問道:「二哥如何?」小五說道:「教授不知在先梁山弟兄飯碗如今不敢。」吳用:「去處不成官司打魚。」小五:「甚麼官司打魚便是閻王不得!」吳用:「官司如何不敢?」小五:「原來教授不知來歷教授。」吳用:「不理會。」接著便道:「這個梁山去處如今不容打魚。」吳用:「不知原來如今不曾。」

  小二:「喚做白衣第二叫做第三叫做金剛以下旱地現在家道酒店專一探聽事情打緊如今一個好漢東京禁軍教頭甚麼「「豹子頭」」林沖十分武藝男女聚集五七來往客人我們一年多那裏打魚如今我們因此一言。」吳用:「不知如何官司他們?」小五:「如今官司處處便百姓一聲鄉村百姓家養盤纏打發如今奈何官司那裏鄉村若是上司官員他們緝捕尿正眼!」小二:「雖然若干。」吳用:「快活!」小五:「他們官司金銀異樣穿如何快活我們弟兄空有一身本事地學他們!」吳用暗暗歡喜:「正好用計。」說道:「人生一世我們只管打魚營生他們一日!」

  吳用:「甚麼勾當不是笞杖五七罪犯一身官司也是。」小二:「如今官司分曉糊塗千萬天大沒事弟兄不能快活若是我們。」小五:「常常思量弟兄本事不是不如別人我們?」吳用:「假如便你們你們便如何!」:「若是我們能夠受用一日便展眼。」吳用暗暗:「有意慢慢。」吳用正是

    奸邪
    兄弟生辰

  吳用說道:「你們上梁?」:「便他們那裏江湖上好笑話!」吳用:「短見假如你們怨恨打魚不得那裏不是?」小二:「先生不知弟兄商量白衣手下說道心地窄狹不得那個東京林沖上山不肯胡亂因此弟兄一齊。」:「他們老兄慷慨弟兄便!」小五:「教授情分我們多時不到今日弟兄便甘心!」吳用:「何足道哉如今山東河北多少英雄豪傑好漢!」小二:「好漢弟兄不曾。」

  吳用:「你們認得?」小五:「莫不叫做天王?」吳用:「正是。」:「雖然我們百十路程緣分淺薄聞名不曾相會。」吳用:「一個仗義疏財男子如何相見!」小二:「弟兄不曾那裏因此不能相見。」吳用:「幾年左近如今打聽富貴特地你們商議我等半路攔住如何?」小五:「這個使不得既是仗義疏財男子我們道路江湖上好笑話。」吳用:「你們弟兄心志原來你們協助你們如今現在特地你們說話。」小二:「弟兄真真實地半點買賣有心我們一定老兄捨不得性命我們遭橫事死於非命!」小五把手:「熱血只要識貨!」

  吳用:「你們弟兄不是壞心你們小可勾當目今太師六月十五生辰女婿北京大名府十萬珠寶丈人慶生一個好漢特來如今你們商議好漢僻靜去處富貴大家一世快活因此你們計較不知你們心意如何?」小五:「!」叫道:「甚麼!」起來:「一世指望今日願心正是我們幾時?」吳用:「即便去來明日五更一齊天王上去。」弟兄大喜學究愛財致使群雄聚義

  宿早起早飯弟兄吩咐跟著學究個人腳步一日望見遠遠槐樹那裏望見吳用兄弟直到槐樹大喜:「說話。」

  後堂賓主坐定吳用話說大喜便莊客宰殺安排燒紙弟兄人物軒昂語言灑落說道:「我們愛結好漢原來在此今日不得教授如何?」弟兄好生歡喜當晚半夜

  次日後堂前面金錢紙馬香花燈燭燒紙眾人如此志誠歡喜個個:「北京錢物東京太師慶生一等正是我等人中天地誅滅神明。」紙錢

  好漢正在後堂飲酒一個莊客:「門前先生正化。」:「你好管待客人在此便三五便何須!」莊客:「小人不要只要。」:「一定便今日工夫相見。」莊客多時說道:「先生不肯自稱清道」,不為只要一面。」:「不會答應便今日委實工夫改日相見。」莊客:「小人也是那個先生說道:『不為正是義士。』」:「分憂何必客人便一面甚麼!」

  莊客門外熱鬧一個莊客報道:「先生發怒莊客打倒。」慌忙起身:「弟兄看一看。」便後堂出來門前那個先生身長堂堂古怪正在門外槐樹莊客先生

    身穿巴山
    雜色絲絛
    白肉綿扇子
    八字眉杏子
    四方一部

  先生一頭一頭說道:「好人。」叫道:「先生息怒無非化緣何故嗔怪如此?」先生哈哈大笑:「貧道不為酒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