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十六回 Chapter 1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六 押送金銀 吳用智取生辰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公孫正在北京生辰不義之財一個人外面揪住公孫:「你好大膽商議知了。」卻是智多星學究:「教授相見。」兩個吳用:「江湖聞人雲龍公孫不期今日此處!」:「這位秀才先生便是智多星學究。」公孫:「江湖多人先生緣法只是疏財仗義以此天下豪傑。」:「幾個相識一發請進後堂深處相見。」

  個人相見正是

    英雄聚會無期
    一時豪俠宿光芒紫薇

  眾人:「今日一會偶然哥哥正面。」:「小子主人!」吳用:「哥哥年長依著。」只得第一吳用第二位公孫第三位第四小二第五小五第六第七聚義飲酒眾人吳用:「夢見北斗七星屋脊今日我等聚義舉事豈不一套富貴前日探聽路程那裏今日便。」公孫:「不須貧道打聽路數只是大路上來。」:「地名安樂一個叫做白日投奔盤纏。」吳用:「北斗莫不是自有。」:「此處何處可以容身?」吳用:「這個便是我們安身。」:「先生我等還是卻是?」吳用:「安排圈套光景智取計策不知你們如此如此。」大喜:「妙計不枉智多星』!果然諸葛亮計策!」吳用:「常言:『無人。』。」便道:「回歸聚會先生依舊教學公孫先生。」當日飲酒各自客房歇息

  次日五更起來安排早飯取出三十兄弟:「切勿推卻。」那裏吳用:「朋友不可。」銀兩一齊外來吳用附耳:「這般這般不可。」留住公孫學究議事正是

    盈餘
    安穩匆匆

  北京大名府收買十萬慶賀生辰禮物完備日差起程當下一日在後坐下夫人問道:「相公,『生辰幾時起程?」:「禮物完備後日便起身只是在此躊躇未決。」夫人:「躊躇未決?」:「上年十萬收買珠寶送上東京用人不著半路賊人至今今年眼見得了事送去在此躊躇未決。」夫人:「這個十分了得何不送去不致失誤。」

  卻是大喜隨即說道:「生辰自有抬舉。」叉手向前:「相差不敢不依不知打點幾時起身?」:「著落大名府太平車子禁軍監押太師生辰』。車子使跟著日內便起身。」:「小人推托其實不得英雄精細。」:「有心抬舉生辰中間太師跟前重重敕命回來如何調推辭?」:「小人上年賊人至今今歲途中盜賊東京無水旱路經過紫金山龍山桃花傘蓋白沙松林強人出沒去處單身客人不敢獨自經過知道金銀寶物如何搶劫結果性命以此不得。」:「軍校防護送去便。」:「便五百不濟一聲強人。」:「這般,『生辰不要送去?」:「小人便送去。」:「身上如何不依。」:「小人並不車子禮物擔子做客打扮行貨禁軍腳夫只消一個人小人打扮做客悄悄連夜東京交付。」:「重重回來。」:「謝恩抬舉。」當日便一面一面軍人

  次日伺候問道:「幾時起身?」:「明早准行。」:「夫人禮物不知頭路特地都管兩個一同。」:「不得了。」說道:「禮物完備如何不得?」:「禮物小人身上眾人便便便便提調如今都管小人夫人太師倘或路上小人起來如何爭執大事其間如何分說?」:「這個容易提調便。」:「若是如此小人情願便疏失重罪。」大喜:「不枉抬舉真個見識!」隨即都管兩個出來吩咐:「提轄情願監押生辰』,十一珠寶太師交割干係身上做伴一路早起言語不可夫人吩咐勾當自理小心在意有失。」都管一一

  當日次日早起五更都管兩個財帛十一十一禁軍腳夫打扮戴上穿著都管打扮客人模樣兩個假裝各人藤條一行軍人起程都管兩個監押一行十五北京城門大路東京進發此時正是五月半天雖是只是酷熱難行昔日四下頭枕紅瑪瑙不敢海水蓬萊公子行人正在紅塵

  公子王孫涼亭上水調冰雪避暑兀自知客人為薄利枷鎖三伏只得中行今日一行六月十五生辰只得路途上行北京五七端的只是五更趁早便日中便

  五七日後人家行路山路起身申時便十一禁軍擔子無有一個天氣不得見著林子便歇息催促要行如若停住痛罵藤條便要行兩個包裹行李氣喘不上:「兩個好不干係須是你們夫子背後慢慢路上不是!」:「不是兩個慢走其實不動因此落後前日只是趁早如今要行正是好歹不均。」:「這般說話放屁前日須是地面如今正是尷尬去處不日過去五更半夜?」兩個尋思:「得便罵人。」

  藤條擔子兩個都管兩個告訴:「只是我相下一個提轄這般做大!」都管:「須是相公當面吩咐因此不做聲不得權且兩個相公只是人情都管便。」都管:「。」

  當日時分一個客店禁軍吹噓都管說道:「我們不幸知道出來這般天氣著重動不動老大藤條一般父母皮肉我們!」都管:「你們不要怨恨東京。」:「若是都管看待我們並不怨恨。」

  次日天色眾人起來起身起來喝道:「那裏理會。」:「趁早不得我們。」大罵:「你們省得甚麼?」藤條忍氣吞聲只得當日直到時分慢慢一路不許十一禁軍喃喃訥訥兩個都管面前絮絮搬口都管不著

  十四十四個人一個不怨當日客店時分慢慢早飯正是六月初四時節天氣未及晌午一輪紅日當天半點雲彩十分大熱古人祝融火龍日輪萬國五岳雲彩海底一夕掃除天下

  當日崎嶇小徑南山十一二十路程軍人思量藤條將來喝道:「!」軍人那天四下半點雲彩不可

    熱氣撲面
    萬里乾坤一輪當天
    寂寂
    
    空中鳥雀樹林深處
    水底魚龍泥土
    石虎便是鐵人

  當時催促一行山中看看石頭不得:「這般天氣殺人!」:「前面理會。」之間前面眾人子時

    頂上綠樹頭一
    嵯峨險峻風雨
    茅草遍地
    滿地石頭可可虎豹
    西蜀道須知太行山

  當時一行十五十四說道:「甚麼去處你們起來!」:「便其實不得了!」拿起藤條劈頭這個起來那個無可奈何

  兩個都管氣喘松樹喘氣都管說道:「提轄端的不得罪過。」:「都管不知正是強人出沒去處地名叫做太平時節白日兀自出來這般光景!」兩個便道:「我見說好只管驚嚇!」都管:「權且他們眾人略過日中如何?」:「分曉如何使得兀自八里沒人甚麼去處在此!」都管:「眾人。」

  藤條喝道:「一個二十。」一齊起來一個分說:「提轄我們百十擔子不比空手端的便是留守相公自來監押我們一句你好不知!」只顧:「畜生只是便!」拿起藤條劈臉便都管喝道:「提轄東京太師官軍向著連聲不是軍人相公可憐抬舉提轄芥菜大小官職逞能相公都管便是村莊一個只顧他們看待?」:「都管須是城市生長那裏知道路上千難萬難。」都管:「四川兩廣去來不曾這般賣弄。」:「如今不比太平時節。」都管:「今日天下太平?」

  對面松林一個人那裏:「甚麼不是歹人!」撇下藤條松林一聲:「大膽行貨!」正是

    便便
    卻是一家人對面不能

  趕來松林一字兒江州個人赤條條那裏乘涼一個老大朱砂跟前個人一聲:「!」起來喝道:「你等甚麼?」人道:「甚麼?」問道:「你等莫不是歹人?」人道:「顛倒我等小本經紀那裏有錢?」:「你等小本經紀人本錢!」問道:「端的甚麼?」:「你等且說那裏?」人道:「我等弟兄棗子東京路途打從經過多人時常打劫我等一面一頭說道:『只有棗子別無財貨。』只顧不過權且林子有人我們只怕歹人因此使這個兄弟出來看一看。」:「原來如此也是一般客人你們窺望惟恐歹人因此趕來看一看。」個人:「客官幾個棗子。」:「不必。」

  都管:「既是我們。」說道:「歹人原來幾個棗子客人。」都管:「他們沒命!」:「不必只要沒事便你們。」在地一邊

  遠遠一個漢子:「炎炎火燒禾稻農夫公子王孫。」漢子走上松林乘涼看見便漢子:「甚麼東西?」漢子:「白酒。」:「那裏?」漢子:「。」:「多少?」漢子:「。」商量:「我們何不暑氣。」

  正在那裏湊錢喝道:「你們甚麼?」:「。」調便:「你們不得言語胡亂便大膽!」:「沒事我們湊錢!」:「理會甚麼到來只顧不曉得路途勾當艱難多少好漢!」漢子冷笑:「客官好不說出這般氣力的話!」

  正在松樹對面松林棗子客人走出問道:「你們甚麼?」漢子:「在此眾人不曾這個客官甚麼好笑說出這般!」

  客人說道:「歹人出來原來如此一聲不打緊我們解渴既是他們疑心我們。」:「!」客人:「漢子我們不曾左右一般便我們甚麼便我們。」漢子便道:「不爭只是他們不好。」人道:「漢子認真便一聲甚麼我們自有。」兩個客人車子取出兩個一個棗子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