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十七回 Chapter 1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七 和尚單打龍山 寶珠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生辰如何回轉尋死醒悟尋思:「堂堂凜凜小學十八武藝在身不成……今日不如日後理會。」十四個人只是掙扎:「言語因此出來連累。」樹根周圍別無物件口氣一直

  十四個人直到一個起來連珠都管:「你們眾人提轄好言今日!」眾人:「老爺今日做出商量。」都管:「你們見識?」眾人:「我們不是古人:『火燒各自隨即。』提轄我們不過如今不知去向我們回去何不身上說道:『一路凌辱打罵眾人逼迫我們不得一路俺們手腳金寶。』」都管:「我們天明官司留下兩個聽候捉拿賊人我等眾人連夜北京知道文書太師得知著落濟州便。」次日都管一行來濟官吏

  悶悶半日看看半夜林子尋思:「盤纏相識?……」漸漸天色明亮只得趁早二十正是

    面皮十一
    今日為何不知

  當時辛苦酒店門前:「不得打熬?」便酒店頭上身邊一個婦人問道:「莫不?」:「做飯安排一發。」婦人一個後生面前一面做飯一邊起身便婦人:「飯錢不曾!」:「回來。」便

  後生出來揪住拳打婦人只顧背後一個人趕來叫道:「那裏!」回頭人大將來:「不是晦氣!」後面酒後隨後趕來三兩莊客將來:「結果一個不敢。」便轉手兩個二十上下

  後來後生莊客一發圈子外來叫道:「不要動手使大漢可通姓名。」:「,『便是!」:「莫不東京殿司使?」:「知道使?」便:「小人泰山。」便起來問道:「足下?」:「小人開封府人氏乃是八十禁軍教頭林沖徒弟屠戶出身小人牲口喚做』。一個財主五千小人山東做客不得在此入贅這個農人婦人便是小人渾家這個便是小人小人使交手使手段小人師父教師一般因此不住。」:「原來教師徒弟師父太尉陷害落草如今現在梁山。」正道:「小人得人將來未知真實使到家。」

  便回到酒店老婆一面置酒相待飲酒中間動問:「使到此?」使花石如今生辰從頭備細告訴正道:「既然如此使小人幾時商議。」:「如此深感官司追捕將來不敢。」正道:「使那裏?」:「梁山師父教頭先前那裏經過交手兩個本事一般因此山寨相會以此認得師父林沖當初苦苦不曾落草如今金印」,投奔志氣因此躊躇未決進退兩難。」

  正道:「使小人傳說心地不得師父教頭上山小人青州地面喚做龍山山上喚做寶珠生來只有路上如今住持頭髮和尚隨順說道聚集五百喚做使有心落草那裏安身。」:「既有這個去處何不來安?」

  當下宿盤纏腳步龍山一日看看望見高山:「林子明日上山。」轉入林子一個大和尚松樹乘涼和尚樹根禪杖起來喝道:「那裏?」正是

    珠寶落空寶珠討帳
    投入引出和尚

  :「原來也是關西和尚一聲。」叫道:「那裏僧人?」和尚禪杖只顧:「禿無禮出口!」和尚兩個林子一來一往一下兩個

    
    禪杖虎尾龍鬚
    崩地盤旋
    狠狠雄赳赳殺氣金光閃爍
    身長周處
    膽大魂魄
    眼珠水母殿
    野獸奔馳山神

  當時和尚五十不分勝敗和尚破綻圈子外來一聲:「!」兩個暗暗喝采:「那裏這個和尚本事手段剛剛!」僧人叫道:「漢子甚麼?」:「東京使便是。」和尚:「不是東京破落?」:「不見金印?」和尚:「原來相見。」:「不敢師兄知道?」和尚:「不是別人延安經略前軍提轄便是拳打關西』,五臺山人見和尚魯智深。」

  :「原來自家江湖多聞師兄說道師兄相國寺掛搭如今何故?」魯智深:「一言相國寺菜園豹子頭林沖太尉陷害性命路見不平滄州兩個回來說道:『正要在野結果林沖相國寺魯智深和尚滄州因此不得。』吩咐長老不許掛搭差人通報不是火燒菜園廨宇逃走江湖西來到孟州十字酒店婦人性命丈夫歸來模樣禪杖戒刀連忙解藥醒來名字留住結義弟兄夫妻兩個江湖上好有名菜園母夜叉義氣打聽龍山寶珠可以安身特地不肯山上不過牢牢路上只是下來廝殺大哥。」大喜兩個林子就地

  訴說殺死生辰備細指點便道:「既是關隘俺們如何下來商議。」

  兩個林子來到酒店魯智深相見慌忙置酒相待商量龍山正道:「若是說道便上去不得智取不可力求。」魯智深:「關外相見起來待要結果性命那裏上山自在下面只是不肯下來廝殺。」:「既然好去如何不用!」魯智深:「便是道理上去奈何不得!」

  正道:「小人計策不知?」:「良策。」正道:「使打扮小人村莊穿著小人師父禪杖戒刀小人師父小人活結叫道:『我們酒店莊家和尚不肯說道報人山寨因此我們大王。』必然我們上山山寨活結小人便禪杖師父兩個好漢一發那裏結果以下不敢?」魯智深:「!」龍山忠義

  當晚眾人酒食安排路上乾糧次日五更起來眾人魯智深行李包裹寄放當日魯智深五七莊家龍山晌午直到林子衣裳魯智深活結使兩個莊家牢牢日頭身穿破布禪杖眾人棍棒在前簇擁

  嘍囉關上看見這個和尚報上多樣兩個頭目問道:「何處甚麼那裏這個和尚?」:「小人村莊一個酒店這個和尚不時不肯說道:『梁山個人龍山!』因此小人只得大王我等孝順後患。」

  兩個頭目歡天喜地說道:「眾人在此一時。」兩個頭目上山和尚大喜:「上山心肝冤仇!」嘍囉把關便送上

  魯智深上山險峻環繞將來山峰雄壯中間路上三重關上苦竹密密關閘來到寶珠殿平地周遭木柵山門嘍囉看見魯智深:「禿大王今日慢慢!」魯智深做聲佛殿殿上都中間交椅眾多嘍囉兩邊

  少刻兩個嘍囉交椅緊緊魯智深:「禿前日小腹至今青腫今日時節。」魯智深一聲:「!」兩個莊家活結散開魯智深接過禪杖提起莊家一齊發作向前急待掙扎魯智深禪杖當頭交椅打碎手下嘍囉叫道:「投降不從便掃除處死!」六百嘍囉頭目驚嚇只得來歸隨即尸首一面倉廒整頓房舍多少物件安排魯智深山寨置酒設宴慶賀嘍囉頭目

  好漢莊家回家正是

    古剎雄奇翠微慈悲

  天生神力和尚」,磨刀住持

  智能綠林叢林伏虎同志佛心

  魯智深自在龍山落草生辰都管禁軍北京直至在地:「你們路上辛苦多虧眾人。」:「提轄何在?」眾人:「不可說大膽忘恩五七日後天氣大熱林子賊人通同假裝棗子約會一路江州松林等候一個漢子眾人不合眾人賊人生辰財寶並行裝載上將現今濟州兩個那裏聽候捉拿賊人小人眾人回來告知。」

  大驚:「配軍犯罪囚徒抬舉成人忘恩碎尸!」隨即便文書當時差人來濟連夜東京太師知道

  差人濟州公文東京來到太師太師上書太師大驚:「賊人膽大去年女婿禮物打劫至今今年無禮如何!」隨即公文一個親自濟州著落府尹捉拿賊人便回報

  濟州府尹自從北京大名府留守書札每日理論憂悶報道:「東京太師緊急公文見相。」府尹大驚:「生辰!」慌忙相見說道:「已經緝捕賊人蹤跡前日留守差人到來緝捕觀察未曾得獲有些動靜消息回話。」幹道:「小人太師心腹太師一干臨行太師親自吩咐小人宿棗子在逃軍官捉拿完備差人東京獲得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