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十八回 Chapter 1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八 插翅 天王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當時觀察兄弟清道:「銀子官司後頭兄弟且說如何便?」身邊一個:「賊人上面。」:「且說上面?」清道:「哥哥兄弟前日賭博盤纏一般賭博兄弟北門十五地名安樂王家客店官司下文著落但凡客店須要簿一面印信每夜歇宿須要:『那裏何處買賣?』抄寫簿子官司查照每月一次報名小二不識字半個當日六月初三棗子客人江州認得一個客人鄆城縣認得一個投奔因此認得簿:『客人?』一個髭鬚白淨面皮過來答應:『我等棗子東京。』有些疑心第二店主我去來到路口一個漢子兩個認得店主叫道:『大郎那裏?』:『財主。』店主說道:『叫做白日賭客。』安在後來沸沸揚揚說道:『棗子客人生辰。』不是卻是如今便端的這個副本。」

  大喜隨即兄弟太守府尹問道:「公事有些下落?」:「有些消息。」府尹後堂仔細來歷一一

  當下便做公的一同連夜來到安樂店主做眼卻是三更時分店主開門做聲老婆說道熱病不曾起來面色喝道:「好事!」那裏婦人不肯做公的底下見地不平眾人不到眾多發聲面如土色就地取出包金隨即頭臉老婆贓物連夜濟州五更天明時分便抵賴不肯打的皮開肉綻鮮血迸流府尹喝道:「贓物已知鄆城縣如何便。」打熬不過只得:「為首糾合其實認得。」知府:「這個便下落。」一面二十老婆監收

  隨即公文親自帶領二十眼明手快鄆城縣著落並不姓名生辰兩個拿人一同觀察一行不要大驚小怪恐怕消息來到鄆城縣一行兩個客店兩個跟著公文鄆城縣衙門前來當下時分知縣退靜悄悄走去對門一個茶坊坐下相等一個泡茶茶博士:「今日如何?」茶博士說道:「知縣相公一應告狀未來。」問道:「今日不知那個?」茶博士:「今日。」走出一個吏員怎生模樣

    丹鳳臥蠶
    滴溜溜明皎
    髭鬚輕盈
    皮肉飽滿
    坐定渾如走動
    萬人度量
    身軀掃除四海心機
    志氣軒昂胸襟秀麗
    刀筆相國聲名孟嘗君

  表字排行第三祖居鄆城縣人氏宋江」;為人仗義疏財孝義」。父親母親一個兄弟喚做扇子父親太公務農田園過活宋江自在鄆城縣刀筆精通純熟兼愛武藝平生只好結識江湖上好有人投奔無有便終日厭倦起身盡力資助端的錢物推托方便每每排難解紛只是周全人性時常棺材濟人貧苦賙人以此山東河北聞名及時雨」,比做天上及時雨一般萬物臨江宋江好處

    刀筆
    英靈
    疏財仗義更多
    孝敬
    聲名

    濟弱扶傾慷慨
    高名雙清
    及時四方
    山東
    豪杰

  當時宋江一個前來觀察當街叫道:「此間。」宋江打扮慌忙答禮:「何處?」:「茶坊說話。」:「。」兩個茶坊坐定門前等候宋江:「不敢?」:「小人濟州緝捕使觀察便是不敢動問大名?」宋江:「不識觀察小吏便是。」倒地便說道:「久聞大名無緣不曾。」宋江:「惶恐觀察。」:「小人安敢?」宋江:「觀察上司衙門。」兩個謙讓一回宋江主位宋江便茶博士多時兩個

  宋江:「觀察不知上司公務?」:「實不相瞞幾個要緊。」宋江:「莫非公事?」:「公文在此。」宋江:「觀察上司小吏怠慢不知甚麼?」:「便不妨賊人北京大名府差遣太師生辰十五十一珍珠寶貝十萬太師一個幹辦公事早早維持。」宋江:「太師著落便是觀察公文不知道人名?」:「為首不識姓名用心。」

  宋江尋思:「心腹弟兄如今天大捕獲性命便!」答應:「上下一個做出!」:「便。」宋江:「不妨容易,『。』只是公文須是觀察自己便施行發落差人小吏如何私下公事小可不當。」:「高見引進。」宋江:「發放一早事務倦怠觀察一時少刻小吏。」:「千萬。」宋江:「當然這等說話小吏寒舍家務便觀察。」:「便小弟在此。」

  宋江起身吩咐茶博士:「一發茶錢。」茶坊下處吩咐茶坊門前伺候:「知縣便茶坊安撫人道:『穩便』,。」後門鞭子慌忙上馬慢慢東門半個時辰莊客正是

    不義奉天法網有時
    官府過於知交

  且說吳用公孫在後葡萄此時得了錢財莊客門前問道:「多少隨從?」莊客:「獨自一個飛馬快要。」:「必然有事。」慌忙出來迎接宋江一個便問道:「如何?」宋江:「哥哥不知兄弟心腹弟兄性命如今濟州大牢你等濟州一個緝捕若干太師本州文書你等為首天幸推說知縣睡著觀察對門茶坊以此飛馬報道哥哥。『三十六計走為上』。不快走時甚麼回去公文知縣不移便差人連夜下來你們不可耽擱有些疏失奈何小弟。」

  :「賢弟!」宋江:「哥哥只顧安排走路不要便回去。」:「個人小二小五得了後面賢弟一面。」宋江來到:「一個學究一個公孫一個潞州。」宋江便囑咐:「哥哥保重兄弟。」宋江當時學究為此詩曰緣何須知守法情義持刀當年

  且說吳用公孫人道:「你們認得相見這個?」吳用:「慌忙便正是?」:「不知我們不是性命咫尺!」人大:「莫不消息?」:「這個兄弟干係我們原來濟州大牢我等本州緝捕觀察將帶若干太師著落鄆城縣我們茶坊俟候飛馬我們如今回去公文少刻便差人連夜到來捕獲我們卻是!」吳用:「若非恩人?」:「便是宋江便是。」吳用:「大名不曾雖是住居咫尺無緣難得見面。」公孫:「莫不是江湖上傳及時雨?」點頭:「正是心腹相交結義弟兄先生不曾四海之內名不虛傳結義這個兄弟不枉。」

  吳用:「我們危急卻是解救?」學究:「兄長不須商議,『三十六計走為上』。」:「我們走為上卻是那裏?」吳用:「尋思如今我們收拾五七弟兄。」:「打魚人家如何安得我等許多?」吳用:「兄長你好精細那裏步步便是梁山如今山寨好生興旺官軍不敢正眼若是我們一發。」:「恐怕他們不肯收留我們。」吳用:「我等有的是金銀便。」正是

    無道英雄進退
    山寨買官

  當時:「既然商量事不宜遲先生便幾個莊客安頓旱路我們公孫先生兩個便。」吳用生辰打劫珠寶莊客一發酒食吳用監押五七一行十數公孫收拾有些不肯莊客錢物財物行李正是

    錢財毒蛇錢財
    人稱義士難保貪官自誇

  再說宋江飛馬下處連忙茶坊觀察正在門前宋江:「觀察久等親戚在下家務因此耽擱。」:「引進。」宋江:「觀察。」

  兩個衙門正值知縣發落事務宋江著實公文引著觀察直至書案左右迴避宋江向前:「濟州公文緊急公務緝捕使觀察到此下文。」知縣拆開大驚宋江:「太師幹辦回話勾當一干便差人。」宋江:「日間只怕消息差人便下落。」知縣:「聞名好漢如何這等?」隨即叫喚兩個一個一個兩個等閒

  當下兩個來到後堂了知言語和縣馬步一百觀察兩個拿人當晚繩索軍器兩個乘馬弓箭前後馬步簇擁東門飛奔一更天氣一個觀音

  :「前面便是前後若是一齊前門後門一齊後門前門須知好生了得不知甚麼必須不是善良君子死命倘或一齊出來莊客協助如何只好聲東擊西便下手不若一半步行後門埋伏等候唿哨你等向前只顧一個一個兩個。」:「和縣相公從前我去後路。」:「賢弟省得三條活路常時看在我去那裏認得路數不用火把便不知出沒去處倘若走漏了事不是。」:「一半。」:「只消三十。」二十馬步在前護著明晃晃照著二十火把留客鐮刀一齊

  兀自從中起來遍地不到十數前後四面八方四十騰騰一齊前面背後一齊打開火光照得如同白日一般明亮並不一個人後面起來前面原來有心故意前門有心以此爭先後門只得前門故意這等大驚小怪聲東擊西催逼

  那時兀自收拾未了莊客看見說道:「官軍到了事不宜遲!」莊客四下只顧放火公孫十數莊客後門出來喝道:「!」黑影叫道:「多時。」那裏公孫捨命只顧出來放開公孫莊客獨自使後門叫道:「前面賊人!」轉身便門外馬步分頭自在火光之下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