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十九回 Chapter 1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九 林沖水寨 梁山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觀察了知隨即機密眾人商議眾多做公的:「這個緊靠梁山茫茫蕩蕩蘆葦不得大隊官軍舟船人馬那裏捕捉賊人?」說道:「也是。」府尹:「原來湖泊梁山蘆葦常時兀自如今大隊人馬如何那裏捕獲得人?」府尹:「既是如此五百官兵人馬緝捕。」觀察機密眾多做公的五百各自準備器械次日濟州觀察兩個五百眾多做公的一齊

  公孫自從火燒十數莊客來到半路撞見弟兄器械接應到家個人小五那時小二老小湖泊商議梁山吳用:「現今家道旱地那裏酒店四方好漢投奔我們如今安排船只一應物件人情引進。」

  大家正在那裏商議投奔梁山打魚報道:「官軍人馬飛奔!」便起身叫道:「趕來我等!」小二:「不妨對付大半去死。」公孫:「貧道本事!」:「兄弟學究先生財貨老小裝載家道左側相等我們隨後便。」小二老小中財吳用家道分付小五小船,……如此兩個

  帶領官兵便使官兵進發岸上人馬水陸小二一齊吶喊只有:「附近。」說道:「兩個兄弟──小五──,湖泊不能。」商議:「湖泊路徑不知深淺若是四分賊人奸計我們馬匹看守一發。」當時觀察一同做公的

  那時百十一齊小五打魚上來不到水面蘆葦中間有人眾人打魚一世青苗種麻酷吏忠心報答官家

  觀察眾人遠遠一個人小船將來認得:「這個便是小五。」把手眾人向前器械小五大笑:「百姓如此大膽老爺甚麼不是!」背後弓箭滿一齊小五筋斗眾人趕到跟前

  不到蘆花眾人擺開前面兩個船頭一個人蓑衣筆管老爺生長稟性生來殺人京師

  觀察眾人一齊前面那個背後這個認得說道:「這個正是。」喝道:「眾人向前這個!」:「!」便一點便使小港眾人搖船小港只顧

  官兵趕來看見窄狹:「岸邊。」上岸茫茫蕩蕩蘆葦不見一些旱路疑惑商議不定便說道:「小人在此居住不知道許多去處。」便小船三兩做公的前面探路兩個時辰有餘不見回報:「不了!」做公的探路做公的一個多時不見回報:「做公的四清如何來回這些帶來官兵人人不知顛倒!」

  天色看看思想:「在此邊際奈何。」小船做公的器械船頭這個蘆葦

  那時日沒西水面看見岸上一個人鋤頭將來問道:「漢子甚麼去處?」:「莊家喚做』,。」:「過來?」人道:「不是小五?」:「小五?」人道:「他們在前。」:「還有多少?」人道:「在前便是。」便接應便兩個做公的上岸提起鋤頭兩個做公的鋤頭一個筋斗起身上岸水底一個人撲通待要鋤頭上船鋤頭一個下去漿出來水底上岸搭膊水底岸上鋤頭便是小二

  弟兄兩個:「老爺弟兄從來殺人放火甚麼如何大膽特地官兵我們!」:「好漢小人奉上差遣小人大膽好漢好漢可憐見中有八十無人饒恕性命!」家弟:「粽子船艙。」屍首個個一聲蘆葦打魚小二出來

  官兵說道:「觀察做公的不了探路許多不見回來。」那時正是左右星光滿天眾人忽然一陣

    
    漫漫烏雲
    傾翻滿交加
    擺動蘆花白旗繚亂
    崑崙山喚醒東海

  一陣背後將來眾人大驚擺布後面著風蘆花射出火光眾人:「!」小船五十大風捉摸不住火光早來面前原來小船上面滿滿蘆葦柴草順風將來五十一塊迴避頭等十數船隊水底原來有人扶助將來上官上岸逃命奔走四邊蘆葦旱路岸上蘆葦起來官兵兩頭官兵只得爛泥

  火光船尾上一個船頭一個先生一口寶劍喝道:「一個!」爛泥一堆蘆葦東岸兩個打魚這邊蘆葦西兩個打魚飛魚東西兩岸好漢一齊動手頭兒將來移時許多官兵爛泥

  東岸兩個小五西兩個小二那個先生便是公孫五位好漢十數打魚莊家官兵蘆葦單單一個觀察粽子船艙小二上岸:「濟州一個百姓碎尸回去濟州天王』,不是撩撥正眼一個小小太師我們便是親自二十透明窟窿俺們回去那個大路兄弟出路。」當時大路喝道:「一直便別的眾人難道好好兩個耳朵!」身邊尖刀觀察兩個耳朵下來鮮血淋漓搭膊上岸詩曰官兵便耳朵聽說

  得了性命濟州

  公孫弟兄十數打魚一發五七小船湖泊家道那裏吳用船只吳用官兵備細吳用眾人大喜整頓船只一同來到旱地酒店相投許多慌忙迎接吳用將來大喜逐一相見坐定保安管待眾人隨即取出蘆葦到處嘍囉備細豪傑姓名人數嘍囉一面管待好漢

  次日早起眾多好漢船只一齊山寨多時早來岸上嘍囉依舊

  再說一行來到金沙上岸便老小船只打魚在此等候嘍囉接引關上頭領迎接慌忙施禮答禮:「小可天王今日光臨。」:「讀書今日藏拙甘心頭領帳下小卒幸甚。」:「如此計議。」一行跟著兩個頭領上山聚義再三謙讓一行右邊一字立下頭領左邊一字立下一個賓主頭目一壁山寨鼓樂頭目管待另有安歇詩曰分明一群留意便如何賓客作主

  山寨兩頭黃牛筵席頭領飲酒中間胸中從頭告訴半晌躊躇做聲不得自己沉吟應答頭領眾人安歇

  心中歡喜吳用說道:「我們天大那裏安身不是頭領如此錯愛我等不可!」吳用只是冷笑:「先生何故只是冷笑可以通知。」吳用:「兄長收留我們兄長顏色動靜規模。」:「顏色?」吳用:「兄長不見兄長說話交情兄長許多官兵,『如此豪傑便有些顏色應答動靜規模好生不然若是有心收留我們早上便議定兩個待客如何省得只有林沖京師禁軍教頭諸事曉得不得已第四林沖答應兄長模樣便有些不平頻頻自己躊躇顧盼只是不得已片言自相。」:「先生可以容身。」安歇

  天明見人報道:「教頭。」吳用便:「。」個人慌忙起來迎接邀請林沖吳用向前稱謝:「蒙恩不當。」林沖:「小可恭敬奉承恕罪。」學究:「我等不才草木豈不頭領錯愛顧盼感恩。」再三謙讓林沖林沖那裏蓋上林沖便坐定吳用一帶:「教頭今日。」林沖:「小人東京朋友禮節不曾雖然今日能夠不得遂平特地。」稱謝:「深感。」

  吳用便動問:「舊日頭領東京十分豪傑不知陷害滄州火燒大軍草料計策不知薦頭上山?」林沖:「陷害提起毛髮直立不能容身大官舉薦到此。」吳用:「大官莫非江湖上人稱為旋風?」林沖:「正是。」:「小可多聞大官仗義疏財接納四方豪傑皇帝子孫如何能夠一面。」

  吳用林沖:「大官名聞天下教頭若非武藝超群如何上山吳用第一頭領天下公論大官書信。」林沖:「先生小可投奔大官林沖負累便自願上山今日在位低微心術不定語言難以相聚。」吳用:「頭領待人和氣如何心地窄狹?」林沖:「今日山寨天幸眾多豪傑到此錦上添花豪傑勢力兄長殺死官兵便有些不然不肯模樣以此豪傑安歇。」吳用便道:「既然頭領我等別處便。」林沖:「豪傑見外林沖分曉小可豪傑退特來早早今日如何相待語言昨日萬事罷論倘若今朝句話參差林沖身上。」:「頭領如此錯愛兄弟。」吳用便道:「頭領弟兄教頭弟兄若是不可登時告退。」林沖:「先生古人:『惺惺惺惺好漢好漢。』一個男女腌臢畜生豪傑。」林沖起身眾人說道:「相會。」眾人出來林沖上山正是

    如何此處
    苦難留客

  當日多時嘍囉到來說道:「今日山寨頭領好漢山南水寨。」:「上覆頭領便。」嘍囉

  吳用:「先生一會如何?」學究:「兄長放心一會山寨今日教頭必然有些憑著兄長身邊暗器把手兄長便協力。」眾人暗喜

  和眾頭領身邊器械暗藏在身結束端正親自騎馬嘍囉個人轎子南山水寨山南景物非常直到亭子林沖出來相接邀請亭子賓主坐定景致

    四面
    滿目芙蓉綠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