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二十回 Chapter 2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梁山義士 鄆城縣月夜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林沖尖刀眾人說道:「林沖禁軍到此今日豪傑至此相聚爭奈心胸狹隘推故因此林沖要圖胸襟膽氣官軍剪除元凶首惡仗義疏財智勇今天無有今日義氣為重山寨?」眾人:「頭領。」:「不可自古強兵。』只是安敢便?」林沖把手向前交椅叫道:「今日到頭推卻不從為例。」再三再四林沖喝道眾人參拜一面使嘍囉大寨筵席一面屍首一面眾多頭目大寨聚義

  林沖一行蓋上大寨聚義眾人天王正中第一交椅坐定中間林沖向前:「小可林沖只是匹夫不過而已無學今日山寨天幸豪傑相聚大義往日苟且。『學究先生在此便軍師執掌兵權調用第二位。」吳用:「中學經綸濟世只讀孫吳兵法未曾有?」林沖:「到頭不必謙讓。」吳用只得第二位林沖:「公孫先生第三位。」:「使不得若是這等必須退位。」林沖:「公孫先生名聞江湖善能用兵鬼神不測呼風喚雨?」公孫:「有些濟世如何便還是頭領。」林沖:「制勝便見得先生妙法正是缺一不可先生不必推卻。」公孫只得第三位林沖吳用公孫不肯:「頭領以此不敢違命頭領只得告退。」林沖只得第四:「頭領。」尋思:「自身本事低微如何他們不若人情。」苦苦第五小二第六小五第七第八第九第十第十一

  梁山自此十一位好漢坐定共有八百參拜分立兩下:「你等眾人在此今日教頭山寨學究軍師公孫先生兵權教頭共管山寨汝等眾人依舊後事守備寨柵有失各人竭力同心大義。」收拾兩邊房屋安頓家老便取出打劫生辰」──珠寶,──自家過活金銀財帛賞賜頭目眾多嘍囉當下祭祀天地神明慶賀重新聚義頭領飲酒半夜次日筵宴一連筵席吳用頭領計議整點倉廒修理寨柵打造軍器──衣甲頭盔──準備官軍安排大小船隻水手上船廝殺不在話下自此梁山十一位頭領聚義乃是交情股肱義氣如同骨肉

    古人交誼黃金同時
    水滸請看忠義死生守歲寒心

  因此林沖寬洪疏財仗義安頓家老驀然思念妻子京師存亡心腹備細:「小人自從上山之後妻子上山心術不定難以過活一向蹉跎流落東京不知死活。」:「賢弟既有如何去取便下山上山多少。」林沖當下自身心腹嘍囉下山不過嘍囉說道:「直至東京殿教頭聞說娘子太尉威逼親事自縊已故半載教頭半月之前身故使丈夫在家過活訪問鄰里如此打聽真實回來頭領。」林沖見說潸然淚下自此杜絕心中掛念見說悵然嗟嘆山寨自此每日只是操練準備官軍

  一日頭領正在聚義商議事務嘍囉報上說道:「濟州軍官帶領一千人馬乘駕大小五百現在特來。」大驚便軍師吳用商議:「官軍將至如何?」吳用:「不須兄長掛心自有措置自古:『。』」隨即附耳:「……如此如此。」林沖:「便……這般這般。」吩咐正是

    西項羽今日第一

  且說濟州府尹團練使帶領一千本處船隻調撥分開船隻

  且說團練使帶領人馬上船搖旗吶喊金沙看看漸近水面嗚嗚起來:「這不蘆花。」水面遠遠只有船頭一樣身穿留客上人一般打扮有人認得便說道:「小二小五。」:「眾人一齊向前!」兩邊五十一齊唿哨一聲一齊便團練把手向前叫道:「只顧自有。」前面背後官軍船艙拿起遮那後面船隻只顧

  不過二三背後小船報道:「不要我們船隻他殺下水。」問道:「怎的!」小船上人:「我們行船遠遠我們不過水面四下小港小船飛蝗一般將來我們來到窄狹港口岸上二三兩頭橫截水面向前岸上雨點一般將來官軍只得船隻下水逃命眾人得出旱路岸上人馬不見了軍人殺死我們蘆花小船團練。」

  叫苦不迭便白旗不要一發回來轉頭未曾行動見背引著十數只是三五紅旗趕來擺開蘆葦四下紅旗擺滿手腳後面趕來叫道:「留下首級回去!」蘆葦岸邊兩邊小港五十小船雨點將來小船便快船回頭後面撲通跳下大半殺死快船之間蘆花撓鉤過來攔腰喝道:「不要掙扎!」別的軍人不敢下水活捉岸邊遠遠公孫六十二十接應一行人生活捉一二船隻盡數山南水寨安頓大小頭領一齊山寨來到聚義坐定頭領戎裝軍器坐下將軍金銀嘍囉點檢奪得六百林沖功勞東港功勞西港功勞功勞

  頭領大喜山寨新鮮蓮藕山南自有枇杷之類自養不必細說頭領只顧山寨得獲全勝非同小可

    自矜庸才豈能
    會見梁山事業

  飲酒嘍囉報道:「山下頭領使。」嘍囉:「頭領探聽一起今晚旱路經過特來。」:「使用?」:「弟兄們。」:「兄弟小心在意早來。」便衣裳留客一百頭領便下山金沙酒店擔負不下使一百下山接應吩咐:「財物不可傷害性命。」三更不見回報使五十下山接應吳用公孫林沖飲酒天明嘍囉報喜:「虧得頭領得了二十車子金銀財物五十驢騾。」問道:「不曾殺人?」嘍囉:「許多客人我們來得撇下車子行李逃命並不傷害。」見說大喜:「我等山寨不可傷害。」白銀嘍囉便下山直接金沙頭領車輛上岸撐船馬匹頭領大喜上山筵宴頭領山寨聚義簸箕栲栳坐定嘍囉許多財物包包打開衣服一邊行貨一邊金銀寶貝正面頭領打劫許多財物心中歡喜便頭目一半聽候一半十一位頭領均分山上山下眾人均分字號軟弱各處在後:「我等今日山寨當初指望逃災避難帳下頭目教頭賢弟不想得了喜事第一贏得官軍許多人馬船隻得了若干財物金銀不是弟兄才能?」頭領:「大哥以此。」

  吳用:「俺們弟兄性命出於古人:『知恩不報為人!』今日富貴安樂從何早晚金銀使鄆城縣第一要緊事務濟州大牢我們必須出來。」吳用:「兄長不必憂心自有仁義我們酬謝如此不可早晚山寨兄弟生人那裏使便脫身我等商量造船軍器安排寨柵城垣房屋整頓衣袍鎧甲打造防備官軍。」:「既然如此軍師指教。」吳用當下調撥頭領分派不在話下

  且不說梁山自從蓋上好生興旺濟州太守手下軍人梁山殺死官軍生擒梁山好漢十分英雄了得無人難以抑且水路以此不能取勝府尹太師幹辦說道:「許多人馬獨自性命回來耳朵回家將息至今不能五百回來因此團練使帶領活捉上山殺死官軍不知不能取勝怎生!」太守鬼胎道理:「東門到來報到。」太守慌忙上馬來到東門望見塵土亭子下馬府尹接上亭子相見取出中書省更替文書府尹太守隨即交割一應府庫錢糧當下安排筵席管待太守梁山浩大殺死官軍面如土色心中思忖:「太師勾當抬舉卻是地面這般。……強兵猛將如何強人倘或怎生奈何?……」太守次日收拾衣裝行李東京不在話下且說府尹之後調鎮守濟州軍官當下商議招軍買馬草屯招募悍勇智謀賢士準備梁山好漢一面中書省轉行附近州郡一面自行下文所屬州縣知會守禦不在話下

  且說本州差人公文所屬鄆城縣守禦防備梁山賊人鄆城縣知縣公文宋江成文鄉村一體守備宋江公文尋思:「眾人不想這般大事生辰』,做公的觀察損害許多官軍人馬活捉上山如此勾當雖是逼迫非得法度不得疏失奈何?」自家心中納悶吩咐文書成文自理宋江信步走出

  不過二十背後有人叫聲宋江轉回來看卻是做媒引著婆子說道:「有緣做好事!」宋江轉身問道:「甚麼話說?」攔住宋江說道:「不知一家東京不是人家嫡親女兒女兒諸般十八頗有顏色山東投奔不著流落在此鄆城縣不想不喜風流宴樂因此不能過活僻靜昨日家公道理央及做媒:『這般時節那裏這等恰好?』正在打從以此趕來可憐見棺材。」宋江:「原來酒店筆硯帖子棺材。」宋江問道:「結果使用?」:「棺材尚無使用?」宋江:「銀子使用。」:「便是重生父母報答。」宋江:「如此。」隨即取出銀子下處且說婆子帖子棺材回家發送了當兀自銀子盤纏不在話下

  一朝宋江下處沒有婦人家回來間壁:「下處不見婦人娘子?」:「不曾見說娘子只是客居常常棺材濟人貧苦未有娘子。」:「女兒長得模樣唱曲省得諸般從小東京去行人家上行過房幾次不肯兩口兒無人養老因此不過不想前日下處娘子因此討人情願前日救濟無可報答親眷來往。」

  次日宋江備細宋江不肯婆子撮合攛掇宋江西樓房置辦安頓那裏居住半月之間打扮滿珠翠遍體綾羅正是

    花容娉婷
    烏雲新月
    不勝
    纖纖無限
    渾如
    金屋美人仙子塵寰

  宋江婆子若干頭面衣服端的豐衣足食

  宋江夜夜向後漸漸來得卻是為何原來宋江好漢使女色十分要緊後生十八正在妙齡之際因此宋江婆娘一日宋江不合卻是宋江同房喚做張三」,眉清目秀三瓦兩舍飄蓬一身風流俊俏調無有不會酒色娼妓張三便有意看上張三有意目送宋江起身淨手倒把言語張三常言:「不動。」張三酒色之徒如何不曉得婆娘眉來眼去十分有情便向後宋江不在張三便那裏假意宋江婆娘留住成了婆娘自從張三一般張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