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二十二回 Chapter 2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大鬧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做公的知縣殺人慌忙出來做公的簇擁知縣婆子左邊漢子右邊知縣問道:「甚麼殺人公事?」婆子:「女兒喚做昨夜晚間女兒宋江出門鄰里宋江出去回來女兒宋江做主。」知縣:「兇身?」:「小人不知前後昨夜宋江小人出來小人出來遇見小人不合便不知殺死女兒緣由。」知縣喝道:「胡說宋江君子誠實如何造次殺人人命必然身上左右那裏?」便

  當下見說宋江女兒正是隨即各人一宗便當地行人一干來到婆家屍首登場檢驗身邊行兇刀子當日再三生前勒死眾人登場屍首棺木寄放寺院一干帶到

  知縣宋江最好有心再三推問:「小人不知前後。」知縣:「如何隔夜一定干涉!」:「小人一時。……」知縣:「胡說!」左右兩邊一般三五前後語言一般知縣明知不知一心宋江一面

  :「雖然如此現有刀子宋江必須宋江便下落。」知縣遮掩不住只得差人宋江下處捉拿宋江自在鄰人來回:「兇身宋江在逃不知去向。」

  :「犯人宋江父親太公兄弟現在居住可以宋江。」知縣不肯只要朦朧身上日後慢慢文案使只管知縣不住只得公文三兩做公的太公兄弟

  公文來到太公太公出來迎接坐定文書太公太公:「上下老漢老漢務農田園過活不孝宋江忤逆不肯本分生理百般不從因此老漢數年縣官長處忤逆不在老漢內人自在住居老漢孩兒在此荒村過活老漢水米干涉老漢做出連累便因此在前在此老漢上下。」宋江明知預先門路不肯冤家眾人說道:「太公既有將來我們回話。」太公隨即宰殺置酒管待眾人十數銀子取出公文眾人人相太公知縣說道:「太公年前宋江抄白在此難以。」知縣宋江便道:「既有公文別無親族一千賞錢捕捉便。」

  挑唆披頭散髮:「宋江隱藏在家如何做主宋江?」知縣喝道:「父親年前忤逆現有公文如何父親兄弟?」:「不知道叫做孝義只是做主!」知縣:「胡說印信公文如何?」叫屈叫苦哽咽地價公道:「人命不肯做主只得告狀只是女兒!」:「拿人上司告狀倒是利害提問小吏回話。」知縣只得公文便發落:「多人犯人宋江。」關心路上折花冤家冤家

  頭領公文便四十上來太公得知慌忙出來迎接說道:「太公休怪我們上司差遣兒子現在何處?」太公:「逆子宋江老漢干涉在此宋江不同老漢一家過活不曾上來。」:「如此我們請客勾人不在我們好去回話。」便四十。「前門。」便里面出來說道:「不在。」:「只是放心和眾弟兄親自。」太公:「老漢法度如何?」:「人命公事嗔怪我們不得。」太公:「便。」:「太公走動。」

  走入佛堂一邊地板底下銅鈴一聲宋江出來:「哥哥休怪小弟常時最好有的一日兄長說道:『我家底下上面三世佛佛堂地板上面有些緊急躲避。』小弟那時聽說今日知縣奈何生人眼目兄長只是婆子發言做主告狀因此執著不會周全兄長因此小弟自來兄長說話不是安身有人奈何?」宋江:「這般尋思不是如此周全宋江。」:「如此兄長何處?」宋江:「小可尋思安身滄州旋風乃是青州清風李廣白虎太公孩兒叫做孔明次子叫做火星相會處在躊躇未定不知何處。」:「兄長可以尋思今晚便可動切勿遲延。」宋江:「上下官司兄長維持使用只顧。」:「放心我身兄長只顧安排去路。」宋江

  依舊地板蓋上開門出來說道:「。」叫道:「我們太公如何?」見說太公尋思:「宋江最好顛倒太公?……一定提起落得做人情。」

  上來太公慌忙置酒管待眾人:「安排酒食太公。」:「如何不見?」太公:「老漢使不在宋江逆子現有公文在此。」:「如何知縣父子回話。」:「犯罪其中有緣未便該死既然太公公文印信文書不是我們日前交往擔負回話便。」尋思:「。」:「既然兄弟這般來由甚麼惡人。」太公:「深感。」隨即酒食犒賞眾人二十銀子堅執不受眾人──四十──公文太公一行

  知縣正值回來便緣由:「四圍二次其實太公臥病不能早晚臨危因此抄白在此。」知縣:「既然如此一面一面文書。……」不在一等宋江相交宋江不過眾人面皮況且平常宋江好處因此只得錢物不要告狀婆子得了錢物奈何只得若干銀兩使用文書不要下來得知力主一千賞錢移開文書兇身在逃」,二十五百里外

    一身狼狽煙花藏身
    臨別叮嚀不愧

  宋江如何原來容易容易皆因那時朝廷奸臣當道讒佞專權不用那時犯罪家產結果生性以此預先安排這般去處連累父母忤逆公文來往家私這般

  宋江出來父親兄弟商議:「不是喫官司不可如今兄弟逃難可憐見大赦那時回來父子相見父親使暗暗金銀上下使用資助免得上司。」太公:「不用憂心兄弟小心那裏使。」

  當晚弟兄包裹時分起來洗漱早飯打扮動身宋江范陽穿緞子縱線下面纏腳做伴打扮包裹父親太公不住太公吩咐:「前程萬里煩惱。」宋江吩咐大小莊客小心看家早晚慇懃太公飲食兄弟一口出離

  天氣

    梧桐
    沙地
    細雨寒天
    不是行人滋味

  話說宋江弟兄路上思量:「我們投奔?」:「江湖上人傳說滄州大官人名皇帝子孫不曾何不投奔仗義疏財專一結識天下好漢救助現世投奔。」宋江:「這般思想常常書信來往緣分不曾。」商量滄州路上途中不得登山涉水早晚安歇不得死人

  閒話宋江弟兄一日來到滄州界分人道:「大官何處?」地名前來便莊客:「大官?」莊客:「大官不在。」宋江便:「多少?」莊客:「四十。」宋江:「何處?」莊客:「不敢動問?」宋江:「宋江便是。」莊客:「莫不及時?」宋江:「便是。」莊客:「大官時常不能相會既是小人。」莊客慌忙便宋江時辰早來宋江十分齊整

    高峰
    三五廳堂待客
    牛羊滿地成群
    豪華嘗食
    田園主管家僮
    正是有餘差役子孫

  當下莊客便道:「在此小人通報大官出來相接。」宋江:「。」山亭包裹亭子莊客多時中間大開大官三五慌忙出來亭子宋江相見

  大官人見宋江在地稱道:「天幸今日得到平生渴仰!」宋江在地:「宋江小吏今日特來相投。」宋江說道:「昨夜喜鵲。」滿臉宋江進接得意便兄弟相見收拾行李在後西宋江正廳賓主坐定:「不敢動問兄長勾當如何來到荒村?」宋江:「大官人大雖然不能相會今日宋江不才做出弟兄尋思安身想起大官仗義疏財特來投奔。」:「兄長放心遮莫十惡不用憂心不是誇口官軍不敢正眼。」宋江便一一告訴起來說道:「兄長放心便朝廷府庫財物。」便宋江弟兄洗浴隨即衣服宋江弟兄衣裳穿衣服莊客宋江弟兄衣裳歇宿宋江後堂深處安排酒食便宋江正面宋江

  坐定十數莊客主管輪替再三宋江弟兄宋江稱謝胸中朝夕相愛看看天色燈燭宋江:「。」那裏左側宋江起身淨手

  莊客燈籠引領宋江盡頭淨手便道:「。」穿前面下來前面宋江八分腳步只顧大漢瘧疾不住寒冷那裏宋江只顧炭火一身

  起來宋江揪住喝道:「甚麼鳥人消遣!」宋江

  分說不得提燈莊客慌忙叫道:「不得無禮大官相待。」:「『』,『』!也是』,相待如今莊客便疏慢正是』。」待要宋江莊客燈籠便向前燈籠大官趕到:「不著如何?」

  莊客便:「大漢?」:「不得!」大笑:「大漢認得?」:「不曾江湖及時仗義疏財扶危天下聞名好漢。」問道:「如何天下聞名好漢?」:「不了便是大丈夫有始有終如今病好便投奔。」:「?」:「可知!」:「大漢便十萬八千便面前。」宋江便道:「便是及時。」:「不是?」宋江:「小可便是宋江。」定睛便說道:「不是兄長相見!」宋江:「何故如此錯愛?」:「無禮恕罪不識泰山!」在地那裏起來宋江慌忙:「足下?」

  姓名山中猛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