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二十四回 Chapter 2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風情 不忿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日武都頭回轉身看見翻身便原來不是別人正是武松嫡親哥哥大郎武松說道:「有餘不見哥哥如何?」大道:「二哥許多如何。」武松:「哥哥如何?」大道:「當初清河縣便酒醉人相時常喫官司便聽候不曾受苦便是近來取得老小清河縣欺負沒人做主在家如今那裏不得只得居住因此便是。」

  看官聽說原來武松所生武松身長堂堂渾身上下氣力如何猛虎大郎不滿面目醜陋頭腦可笑清河縣叫做樹皮」。

  清河縣大戶人家使小名喚做潘金蓮二十頗有顏色因為大戶使只是主人不肯依從大戶以此記恨卻倒不要大一白白自從婦人之後清河縣奸詐浪子原來婦人大身人物猥獕不會風流婆娘諸般偷漢子

    容貌八字眉
    風流子弟等閒雲雨便

  潘金蓮過門之後懦弱本分不時門前叫道:「一塊羊肉!」因此清河縣陽谷縣居住每日仍舊

  正在做買賣當下武松大道:「兄弟前日街上得人說道:『壯士知縣。』八分原來今日撞見做買賣一同。」武松:「哥哥那裏?」大用手指:「在前便是。」武松引著武松

  來到茶坊間壁一聲大嫂開門。」婦人簾子:「大哥便?」大道:「叔叔。」大郎便出來:「二哥嫂嫂相見。」武松簾子婦人相見說道:「大嫂原來打死大蟲正是兄弟。」婦人叉手向前:「叔叔。」武松:「嫂嫂。」武松當下金山便婦人向前武松:「叔叔折殺奴家。」武松:「嫂嫂受禮。」婦人:「奴家說道:『好漢前來。』奴家待要看一看不想去得遲了趕不上不曾看見原來卻是叔叔叔叔樓上。」武松婦人

    春柳
    三月桃花暗藏著風
    纖腰裊娜拘束
    輕盈勾引
    妖嬈芳容窈窕

  當下婦人武松上樓主客

  樓上婦人大道:「陪侍叔叔安排酒食管待叔叔。」:「最好二哥便。」婦人樓上武松人物尋思:「武松嫡親兄弟這般長大這等不枉為人一世樹皮』,三分武松大蟲打倒必然好氣。……未曾何不我家?……不想因緣!」

  婦人武松:「叔叔?」武松:「到此十數。」婦人:「叔叔那裏安歇?」武松:「胡亂安歇。」婦人:「叔叔不便。」武松:「獨自一身容易料理早晚自有。」婦人:「等人叔叔得到何不一家早晚奴家親自安排叔叔強似腌臢叔叔便清湯放心。」武松:「嫂嫂。」婦人:「莫不別處嬸嬸可取也好。」武松:「並不。」婦人問道:「叔叔青春多少?」武松:「虛度二十五。」婦人:「叔叔那裏?」武松:「滄州有余哥哥清河縣不想。」婦人:「一言難盡自從哥哥欺負清河縣不得叔叔這般雄壯!」武松:「家兄從來本分撒潑。」婦人:「這般顛倒常言:『安身。』奴家平生不得這般回頭。」武松:「家兄不到惹事嫂嫂憂心。」

  正在樓上說話未了果品歸來走上叫道:「大嫂下來安排。」婦人:「叔叔下來。」武松:「嫂嫂自便。」婦人:「何不間壁乾娘安排便只是這般不見便!」

  間壁安排端正上樓桌子無非之類隨即上來婦人主位武松坐下各人面前婦人拿起:「叔叔休怪管待。」武松:「感謝嫂嫂這般。」大只上下那裏婦人笑容可掬滿口:「叔叔一塊兒?」過來武松漢子做親嫂嫂相待誰知婦人使出身那裏管待婦人雙眼武松身上武松看不過低下恁麼理會當日十數武松便起身大道:「二哥。」武松:「只好卻又哥哥。」婦人:「叔叔若是叔叔兩口兒別人笑話兄弟別人大哥便打點叔叔過活鄰舍街坊不是。」大道:「大嫂二哥便爭口。」武松:「既是哥哥嫂嫂今晚有些行李便。」婦人:「叔叔。」婦人情意十分正是

    
    英雄連枝淫婦並蒂蓮

  武松正值知縣武松:「武松居住武松宿早晚衙門中聽使喚不敢。」知縣:「孝悌勾當如何每日伺候。」武松收拾行李鋪蓋衣服前者賞賜物件士兵武松哥哥婦人半夜金寶一般歡喜木匠樓上桌子火爐武松行李安頓吩咐回去當晚次日早起婦人慌忙起來洗面漱口水武松洗漱出門婦人:「叔叔早些歸來別處。」武松:「便。」伺候一早回到婦人洗手齊整安排飯食武松婦人雙手武松武松:「嫂嫂武松寢食不安使喚。」婦人連聲叫道:「叔叔這般見外自家骨肉了別便使用乾淨不得這等。」武松:「嫂嫂。」絮煩自從武松銀子茶果鄰舍鄰舍分子武松人情安排不在話下

  武松取出彩色緞子嫂嫂衣裳婦人笑嘻嘻:「叔叔如何使得既然叔叔奴家不敢推辭只得。」武松自此哥哥宿上街武松每日承應差使不論婦人歡天喜地武松武松過意不去婦人言語撩撥武松不見

  不覺一月有余看看十一月天氣連日朔風四下彤雲密布紛紛揚揚一天大雪見得正是

    眼波柳絮沾泥
    輕狂世界巫山雲雨

  當日直下一更天氣世界乾坤次日武松清早出去直到日中婦人趕出做買賣央及間壁之類武松炭火:「今日著實不信不動。……」婦人獨自冷冷清清武松歸來婦人簾子笑臉迎接:「叔叔寒冷。」武松:「感謝嫂嫂。」便下來婦人雙手武松:「嫂嫂。」纏袋身上婦人便道:「一早叔叔歸來早飯?」武松:「便是相識早飯一直到家。」婦人:「叔叔向火。」武松:「。」便襪子穿婦人前門後門果品菜蔬武松桌子武松問道:「哥哥那裏?」婦人:「哥哥每日出去做買賣叔叔。」武松:「一發哥哥。」婦人:「那裏不得!」未了武松:「嫂嫂正當。」婦人:「叔叔自便。」婦人火頭婦人武松:「叔叔滿。」武松接過一飲而盡婦人說道:「天色寒冷叔叔成雙。」武松:「嫂嫂自便。」一飲而盡武松婦人婦人接過斟酒武松面前

  婦人笑容說道:「閒人說道叔叔街上端的?」武松:「嫂嫂外人胡說從來不這等。」婦人:「不信只怕叔叔口頭心頭。」武松:「嫂嫂不信哥哥。」婦人:「甚麼這等叔叔。」婦人春心那裏只管閒話武松知了自家把頭

  婦人起身武松自在拿起婦人來到便武松肩胛說道:「叔叔穿這些衣裳?」武松自有五分不快婦人劈手便:「叔叔不會只要火盆便。」武松八分焦燥不做聲婦人武松焦燥便一口大半武松:「有心。」

  武松劈手在地下說道:「嫂嫂不識羞恥!」把手婦人武松:「頂天立地男子漢不是敗壞風俗沒人豬狗嫂嫂這般不識廉恥為此勾當有些嫂嫂拳頭嫂嫂!」婦人通紅便收拾說道:「作樂耍子不值得便當起來好不敬重!」下去

    媒人色膽不顧
    便欲求雲雨雷霆

  潘金蓮勾搭武松不動搶白武松自在忿忿天色時分歸來婦人慌忙開門進來老婆雙眼大道:「?」婦人:「不爭氣外人欺負。」大道:「欺負?」婦人:「爭奈我見大雪歸來連忙安排前後沒人便言語調戲。」大道:「兄弟不是這等從來老實做聲鄰舍笑話!」

  老婆來到武松叫道:「二哥不曾點心。」武松尋思半晌依舊穿上帶上一頭纏袋一面出門叫道:「二哥那裏?」一直只顧

  回到下來老婆:「只顧正是不知?」婦人:「甚麼見處沒臉出去已定行李不要宿。」大道:「別人笑話。」婦人:「混沌魍魎調戲別人便這樣休書便。」那裏再開

  正在兩口兒絮聒武松收拾行李便出門趕出叫道:「二哥甚麼便?」武松:「哥哥不要說起幌子便。」那裏備細武松婦人喃喃:「也好道一兄弟養活不知正是花木好看』。天地冤家眼前。」老婆這等不知心中只是咄咄不樂不下自從武松宿依然每日上街待要兄弟說話婆娘千叮萬囑吩咐不要兜攬因此不敢武松

  歲月如流不覺十數知縣賺得好些金銀待要使送上東京親眷使用路上本事心腹便猛可想起武松:「須是……這等英雄了得!」當日便武松衙內商議:「親戚東京禮物問安途中不好須是這等英雄好漢去得辛苦我去回來自重。」武松:「小人蒙恩抬舉安敢推故差遣只得便小人自來不曾東京那裏觀看光景相公明日打點端正便。」知縣大喜不在話下

  且說武松知縣言語下處銀兩上街果品之類直到大家恰好回來武松門前士兵安排婦人不斷武松酒食心中:「莫不思量卻又回來。……一定不過且慢!」

  婦人便上樓艷色衣服穿來到門前迎接武松婦人:「叔叔不知好幾並不上門理會每日哥哥叔叔歸來說道:『。』今日叔叔沒事甚麼?」武松:「句話特來哥哥嫂嫂。」婦人:「既是如此樓上。」

  來到樓上客位武松上首武松士兵上樓桌子武松哥哥嫂嫂婦人只顧武松武松只顧武松士兵大道:「大哥今日知縣相公東京幹事明日便起程五十便句話特來從來為人懦弱不在恐怕外人欺負假如每日明日出去每日不要到家便簾子閉上多少是非口舌如若有人欺負不要爭執回來理論大哥滿。」:「兄弟見得。」

  武松第二婦人說道:「嫂嫂精細不必武松哥哥為人質樸嫂嫂做主常言:『不如。』嫂嫂哥哥煩惱甚麼豈不古人:『。』」婦人武松一點耳朵面皮大便:「腌臢混沌甚麼言語在外欺負老娘頭巾男子漢叮叮婆娘拳頭得人胳膊上行不是不出老婆自從螻蟻不敢甚麼籬笆胡言亂語一句下落丟下磚頭著地。」武松:「嫂嫂這般做主最好只要心口相應不要心頭口頭既然如此記得嫂嫂的話。」婦人推開酒盞一直:「既是聰明伶俐』!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