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二十九回 Chapter 2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 施恩孟州 武松門神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施恩向前說道:「兄長小弟備細告訴。」武松:「不要文謅謅緊要的話。」施恩:「小弟自幼從江上師在身孟州一境起小一個叫做』。小弟此間東門市井地名喚做快活但是山東河北那裏做買賣百十客店二十往常小弟一者倚仗隨身本事二者九十拚命囚徒那裏一個店家賭錢妓女那裏參見小弟然後許多去處每日二百銀子尋覓如此賺錢近來團練一個人到此身材因此江湖一個叫做門神』。不特長大原來一身本事使得相撲自誇大言:『不曾之下一般!』因此小弟道路小弟不肯拳腳兩個不得前日兄長兀自著手直到如今瘡痕待要廝打團練若是起來一點無窮不能兄長大丈夫兄長小弟無窮怨氣瞑目兄長遠路辛苦未完因此將息半年三月商議不期脫口失言小弟。」

  武松呵呵大笑便問道:「門神還是臂膊?」施恩:「只是臂膊如何?」武松:「三頭六臂哪吒本事便原來只是臂膊既然哪吒模樣如何?」施恩:「只是小弟便不過。」武松:「不是說嘴憑著胸中本事平生只是打天下硬漢不明道德既是如今甚麼去路如今便大蟲一般結果拳頭打死償命。」施恩:「兄長出來相見造次明日使那裏探聽若是本人在家後日便若是不在理會打草驚蛇』,手腳卻是不好。」武松焦躁:「可知原來不是男子漢做事便甚麼今日明日便準備!」

  正在那裏不住屏風背後叫道:「義士老漢多時今日相見義士一面撥雲見日一般後堂片時。」武松:「義士。」武松:「小人囚徒如何相公?」:「義士如此萬幸足下何故謙讓?」武松無禮相對便施恩面前武松:「如何?」施恩:「上相兄長自尊便。」武松:「小人不自在。」:「既是義士如此外人。」便施恩僕從果品之類親自武松說道:「義士如此英雄欽敬快活買賣貪財壯觀孟州增添豪俠氣象不期門神倚勢豪強公然這個去處義士英雄不能雪恨義士滿長兄恭敬。」武松:「小人才學如何武松草料!」當下施恩便武松連忙答禮弟兄當日武松歡喜飲酒大醉便安歇不在話下

  次日施恩父子商議:「武松昨夜必然今日如何使探聽不在一日理會。」當日施恩武松說道:「今日未可小弟使探知不在明日兄長。」武松:「明日不打緊今日一日。」早飯施恩武松回來客房較量拳棒看看晌午武松到家相待武松正要相勸心中不在意晌午起身回到客房兩個僕人武松洗浴武松問道:「今日如何肉食出來出來?」僕人:「不敢議論今日今日正事因此不敢出來明日正要正事。」武松:「大事?」僕人:「正是這般計較。」

  當夜武松巴不得天明早起洗漱頭上萬字頭巾身上穿領土搭膊下面護膝一個膏藥金印」。施恩早來早飯武松茶飯施恩便道:「。」武松:「只要。」施恩:「哥哥不妨小弟如何不依?」武松:「只要三不』。」施恩:「兄長如何三不』?小弟。」武松:「門神一個酒店便便不過這個喚做三不』。」施恩:「快活東門十四田地人家十二恰好三十五那裏哥哥如何使得?」武松大笑:「本事卻是本事便本事五分五分本事十分氣力不知從何不是酒醉膽大如何大蟲那時爛醉下手有力。」施恩:「不知哥哥有的是哥哥失事因此不敢出來哥哥既是哥哥酒後本事兩個僕人果品等候哥哥慢慢。」武松:「恁麼門神』,有些膽量如何使得手段出來今朝打倒眾人大笑!」施恩當時打點兩個僕人挑食銅錢暗暗一二大漢慢慢隨後接應吩咐

  且說施恩武松兩個安平孟州東門外來過得三五傍邊望見酒肆兩個挑食僕人那裏等候施恩武松坐下僕人武松:「不要。」僕人便武松謙讓便起身僕人慌忙收拾器皿武松:「一發我們。」兩個便酒肆此時正是七月天氣兩個解開衣襟不得來到望見一個樹林來到林木中看卻是酒店

    古道酒店
    楊柳陰森門外旖旎
    飄飄
    冷冷滿
    香噴噴
    未必隔壁

  當時施恩武松來到酒肆門前施恩問道:「此間酒店哥哥?」武松:「遮莫苦澀若是不過便。」兩個坐下僕人果品武松便起身僕人兩個不到一二路上酒店武松便武松施恩兩個酒店便約莫酒肆施恩武松十分武松施恩:「快活還有多少?」施恩:「在前遠遠望見那個林子便是。」武松:「既是到了別處。」施恩:「最好小弟自有安身去處兄長在意不可輕敵。」武松:「這個不妨只要僕人前面酒店。」施恩僕人仍舊武松施恩

  武松不到此時時分天色有些微風武松上來攤開雖然五七十分東倒西歪來到林子僕人手指:「前頭丁字路口便是門神酒店。」武松:「既是到了打倒你們。」

  武松林子背後一個金剛大漢白布交椅拂子槐樹下乘武松如何

    形容醜惡相貌
    一身青筋
    陣風
    雙星
    真是天人

  武松著眼心中自忖:「這個大漢一定門神。」過去

  不到三五丁字路口一個酒店竿上面一個:「河陽風月」。過來門前一代欄杆金字:「乾坤中日。」一壁廂一壁廂饅頭一字兒酒缸半截在地大半正中身子一個年紀小的婦人正是門神孟州西唱說諸般宮調婦人如何

    秋波
    櫻桃春筍
    掩映烏雲
    瑞雪
    金釵
    漿文君

  武松酒店便相對頭上雙手按著桌子轉眼婦人婦人瞧見回轉了別

  武松五七酒保武松桌子叫道:「主人那裏?」一個當頭酒保過來武松:「客人多少?」武松:「。」酒保婦人下來過來:「客人。」武松拿起頭道:「不好不好將來!」

  酒保將來:「娘子胡亂。」婦人上等下來酒保過來武松提起一口叫道:「不好便!」

  酒保忍氣吞聲:「娘子胡亂一般見識客人只要相似便上好。」婦人一等上色酒保酒保面前過來武松:「有些意思。」問道:「主人甚麼?」酒保:「。」武松:「如何?」婦人:「那裏野火!」酒保:「眼見得外鄉蠻子省得放屁!」武松問道:「甚麼?」酒保:「我們說話客人。」

  武松:「婦人下來相伴。」酒保喝道:「胡說主人家娘。」武松:「便是主人家娘相伴不打緊!」婦人大怒便:「該死!」推開身子出來

  武松脫下上半便在地身子接著婦人武松那裏掙扎武松一手接住腰胯一手粉碎揪住身子出來酒缸撲通一聲可憐婦人酒缸武松出來幾個酒保手腳武松武松輕輕一個過來兩手揪住酒缸一個酒保酒缸兩個酒保武松打倒先頭個人酒缸那裏掙扎後面兩個在地下不動幾個屁滾尿流一個武松:「必然門神大路打倒好看眾人。」武松大踏步出來

  那個門神」。「門神見說交椅拂子便將來武松正在路上撞見。「門神雖然長大近因酒色身子將來不曾停住武松一般有心。「門神武松只顧那時武松兩個拳頭門神忽地轉身便。「門神大怒將來武松門神小腹雙手便蹲下武松過來直飛門神額角正中便武松胸脯提起大小拳頭門神便原來門神拳頭便轉身便有名喚做玉環鴛鴦。」──武松平生真才實學非同小可打的門神在地下武松喝道:「性命只要。」「門神在地下叫道:「好漢便是三百!」武松指定門神」,說出有分改頭換面剪髮齊眉殺人畢竟武松說出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