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三十回 Chapter 3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施恩死囚 武松大鬧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武松門神在地下:「性命便!」「門神便道:「好漢。」武松:「第一便快活一應隨即交還施恩?」「門神慌忙:「。」武松:「第二如今饒了起來便快活英雄豪傑施恩。」「門神:「小人。」武松:「第三今日交割便快活連夜不許孟州回去我見一遍一遍我見半死結果?」「門神掙扎性命連聲:「。」武松就地提起門神脖子半邊額角流出鮮血武松門神說道:「蠢漢大蟲兀自打死這個值得交割遲了便一發結果!」「門神此時武松只得連聲告饒正說之間施恩帶領二十悍勇相幫武松門神」,不勝武松武松門神:「自在一面便一面。」「門神:「好漢。」

  武松一行滿地酒漿兩個男女正在掙扎婦人得出頭臉下半淋漓酒漿幾個酒保不見

  武松眾人坐下喝道:「你等收拾起身!」一面安排車子收拾行李婦人一面不著酒保十數豪傑門神施恩有的是桌面眾人武松施恩門神上首坐定各人面前把酒只顧

  武松:「高鄰小人武松自從便得人說道:『快活酒店營造屋宇買賣門神倚勢豪強公然白白。』眾人主人無干從來只要打天下這等不明道德路見不平相助便不怕今日拳腳打死除了高鄰性命今晚便此間撞見大蟲便是模樣。」眾人知道武都起身門神:「好漢息怒便奉還。」門神那裏做聲施恩便交割。「門神羞慚滿面眾人行李起身不在話下

  且說武松高鄰眾人武松一覺次日兒子施恩快活酒店武松連日飲酒快活一境武松了得一個拜見武松自此店面開張酒肆安平理事施恩使打聽門神老小不知去向只顧做買賣不去理武松居住自此施恩買賣往常三五利息施恩施恩武松口氣武松一般敬重施恩孟州快活不在話下正是

    人道路人義氣多時
    快活快活惡人自有惡人

  荏苒光陰一月之上退玉露深秋當日施恩武松說話拳棒門前尋問主人:「那個武都?」施恩認得孟州守禦兵馬都監衙內施恩便向前問道:「你等武都?」說道:「都監相公武都男子特地我們馬來相公在此。」施恩尋思:「都監父親上司調遣武松囚徒只得。」施恩便武松:「兄長郎中都監相公馬來哥哥心下如何?」武松剛直不知委曲便道:「既是只得話說。」隨即衣裳一同眾人孟州

  都監跟著直到參見都監武松大喜:「前來相見。」武松都監叉手都監便武松:「大丈夫男子漢英雄無敵一個人不知做親梯己?」武松跪下稱謝:「小人囚徒蒙恩抬舉小人。」都監大喜便取果出來都監親自武松前廳收拾武松安歇次日差人施恩行李都監宿早晚都監相公不住武松後堂穿入戶做親一般看待裁縫武松秋衣武松歡喜尋思:「難得這個都監相公抬舉自從寸步不離工夫快活施恩說話雖是頻頻使相看不能。……」

  武松自從都監相公見愛但是有些公事武松都監相公無有不依外人金銀財帛……武松箱子東西不在話下

  時光迅速八月中秋見得中秋

    玉露
    梧桐落葉菡萏
    
    楊柳摧殘芙蓉嬌豔
    秋色平分月輪端正山河

  當時都監向後深處鴛鴦樓下安排筵宴中秋叫喚武松飲酒武松夫人宅眷便轉身出來都監武松問道:「那裏?」武松:「夫人宅眷在此飲宴小人迴避。」都監大笑:「義士特地飲酒自家一般何故迴避?」便武松:「小人囚徒如何?」都監:「義士如何見外此間外人便不妨。」武松謙讓告辭都監那裏武松武松只得無禮遠遠坐下都監相勸看看五七都監飲酒閒話都監:「大丈夫飲酒!」斟酒義士連珠武松看看月明光彩武松禮數只顧痛飲都監叫喚一個心愛叫做玉蘭出來唱曲玉蘭如何

    櫻桃
    一對秋水
    纖腰羅裙掩映
    馨香
    高擎

  都監玉蘭:「別無外人只有心腹人武在此個中我們則個。」玉蘭執著向前喉嚨東坡學士中秋調

    明月幾時把酒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
    乘風歸去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何似人間

    珠簾
    應有
    悲歡離合圓缺
    但願長久萬里嬋娟

  玉蘭放下一個一邊都監:「玉蘭。」玉蘭便斟酒相公夫人第三便武松飲酒都監斟滿武松那裏抬頭起身遠遠地接相公夫人兩個拿起一飲而盡便盞子都監玉蘭武松:「頗有聰明伶俐知音低微之間將來妻室。」武松起身再拜:「小人何者宅眷武松草料。」都監:「必要推故。」

  當時一連十數約莫上來恐怕禮節便起身拜謝相公夫人前廳下房門前酒食未能便衣裳除了月明使幾個天時約莫三更時分武松後堂武松得道:「都監相公如此後堂如何救護。」武松後堂那個玉蘭慌慌張張走出:「一個花園!」武松大踏步花園不見翻身出來黑影板凳武松走出一聲:「!」就地武松武松叫道:「!」那裏分說燈燭都監叫道:「將來!」武松武松叫道:「不是武松。」都監大怒面皮:「這個配軍強盜賊心抬舉成人不曾虧負半點指望抬舉如何這等勾當?」武松叫道:「相公如何倒把武松頂天立地好漢這般。」都監喝道:「有無贓物。」武松打開箱子上面衣服下面卻是酒器一二贓物武松目睜口呆箱子都監大罵:「配軍如此無禮贓物正在箱子出來如何常言:『眾生難度!』原來外貌這等賊心既然證明話說。」連夜便贓物送去機密監收天明說話武松冤屈那裏分說贓物武松機密都監連夜使知府上下使用

  次日天明知府左右緝捕觀察武松至當贓物都監心腹都監文書知府知府喝令左右武松牢子問事面前武松開口分說知府喝道:「配軍如何一定一時起意既是證明胡說只顧!」牢子獄卒拿起批頭雨點打下武松不是話頭只得:「本月十五一時官衙許多酒器因而起意乘勢竊取。」知府:「正是起意不必。」牢子武松死囚監禁詩曰

    都監貪污奸邪
    如何太守平人

  且說武松大牢尋思:「都監安排這般圈套能夠掙得性命出去卻又理會。」牢子獄卒武松大牢雙腳晝夜雙手那裏

  施恩有人慌忙父親商議:「眼見得團練門神報仇都監計策陷害武松必然上下使人情賄賂眾人以此不由分說必然要害他性如今尋思起來不該死罪只是兩院便可以他性在外卻又商議。」施恩:「現今孩兒過得只得如何?」:「喫官司何時?」施恩一二銀子施恩多時歸來施恩相見施恩一一告訴一遍:「兄長都監團練兩個同姓結義兄弟現今門神團練團練都監商量一應上下門神賄賂我們知府作主結果武松性命只有一個不肯因此不敢仗義不肯要害平人以此武松盡是維持如今便今後半點要求出去便他性。」施恩一百銀子那裏再三推辭

  施恩出門一個一百銀子早早緊急決斷已知武松好漢自有周全文案活著知府都監賄賂不肯從輕武松竊取不得死罪因此互相只要他性得了一百銀子武松文案武松滿決斷

    紛紛要津公然白日黃金
    西真心作賊

  且說施恩次日安排許多酒饌齊備引領大牢武松見面此時武松自得放寬施恩二十銀子牢子酒食武松施恩附耳:「官司明明都監門神報仇陷害哥哥寬心不要說通周全好意滿斷決出去理會。」此時武松越獄施恩施恩安慰武松施恩酒食錢財引領武松說話相見酒食管待零碎銀子眾人酒錢回歸上下使用打點文書過得施恩衣裳維持將來眾人武松更換衣服酒食出入一連施恩大牢三次團練心腹人見回去團練便都監其事都監使知府知府接受賄賂便差人常常閒人便施恩得知那裏武松自得和眾牢子照管施恩自此早晚去得得知長短不在話下

  看看前後力主知府早晚知府知道都監接受門神若干銀子通同團練設計武松:「銀兩害人!」因此

  六十滿取出武松罪名二十贓物還本都監只得家人贓物武松二十金印」,一面盤頭公文兩個武松時日起身兩個押解武松孟州衙門便原來武松使知府陷害十分因此

  武松口氣帶上兩個在後旁邊酒店施恩武松:「小弟在此。」武松施恩著手武松問道:「好幾不見如何模樣?」施恩:「實不相瞞哥哥小弟自從相見之後知府得知不時差人下來都監差人門口左右兩邊因此小弟不能大牢看望兄長半月之前小弟正在快活門神到來廝打小弟痛打小弟店面依舊交還許多小弟在家將息今日哥哥特有綿哥哥路上穿著在此哥哥。」施恩便兩個他人酒肆兩個那裏酒店便發言:「武松不爭我們酒食明日官府口舌走開。」施恩不是話頭便銀子兩個兩個那裏忿忿只要催促武松上路施恩武松一個包裹武松武松施恩附耳:「包裹綿帕子散碎銀子路上盤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