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三十一回 Chapter 3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一回 都監鴛鴦 行者蜈蚣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都監聽信團練門神要害武松性命個人武松當時武松尋思半晌躊躇起來怨恨沖天:「都監如何!」便去死身邊下腰將來孟州城中黃昏時候家家處處關門

    十字燈火鐘聲
    一輪明月青天幾點疏星
    軍營嗚嗚
    鼓樓點點
    佳人士子

  當下武松都監花園卻是一個武松未曾出來之間角門燈籠出來便角門武松黑影更鼓一更四點草料掛起燈籠鋪開被臥衣裳上床便武松喝道:「老爺衣裳早些!」武松那裏忍得住便赤條條起來開門武松推開揪住待要明晃晃八分一聲:「饒命!」武松:「認得?」聲音武松便叫道:「哥哥我事饒了!」武松:「都監如今那裏?」:「今日團練門神一日如今兀自鴛鴦樓上。」武松:「?」:「小人說謊。」武松:「不得!」尸首插入施恩綿出來身上衣裳穿床單散碎銀兩纏袋燈火出來步步爬上

  此時有些月光明亮武松頭上便角門門扇翻身角門武松燈明正是廚房兩個正在:「一日兀自不肯只是兩個客人不識羞恥這等兀自不肯歇息不了。」兩個使喃喃訥訥武松把門推開一個使揪住一個待要端的兩個便是說話武松兩個屍首拖放燈火月光步步

  武松出入認得路數鴛鴦上樓此時厭煩遠遠都監團練、「門神說話武松門神稱讚不了:「相公小人重重報答。」都監:「不是兄弟團練這等費用錢財安排這早晚那裏下手結果明早回來便見分。」團練:「對付一個甚麼不了幾個性命沒了。」「門神:「小人吩咐徒弟那裏下手結果來回。」正是

    暗室從來不可欺古今奸惡
    無常不知

  武松心頭無明高三青天右手持刀左手五指三五月光樓上明朗面前酒器不曾。「門神交椅武松心肝五臟九霄雲外那時,「門神急要掙扎武松劈臉交椅武松便轉身都監武松當時耳根脖子撲地樓板兩個團練武官出身雖然酒醉還有氣力兩個不迭便提起交椅將來武松團練酒後便清醒不得武松神力撲地便武松。「門神有力掙得起來武松早起翻筋斗按住轉身都監桌子武松拿起一飲而盡便去死身上衣襟白粉大寫八字:「殺人武松。」桌子器皿樓下夫人聲音叫道:「樓上人們兩個上去攙扶!」未了兩個上樓武松卻是兩個自家便是前日武松武松過去攔住去路兩個屍首,血泊面面做聲不得正如分開下半冰雪」。武松背後一個一個便跪下討饒武松:「不得!」揪住武松:「不休一百只是。」

  夫人問道:「樓上大驚小怪?」武松夫人大漢兀自問道:「?」武松劈面武松按住武松心疑月光武松:「可知不下!」便抽身後門翻身再入樓下燈明那個唱曲玉蘭引著兩個小的夫人殺死在地下一聲:「!」武松玉蘭兩個小的武松一個結果走出中堂前門婦女

  武松:「我方心滿意足罷休!」刀鞘角門外來纏袋酒器腳步便尋思:「開門不如連夜越城便踏上孟州去處土城女牆向下月明之下只有一二此時正是十月半天各處武松鞋襪護膝衣服走過對岸想起施恩包裹取出穿四更武松:「今日。『梁園不是』,。」小路便詩曰

    路上開刀飲酒
    多人殺心殺手
    不然安得抽身便

  五更天色朦朧尚未明亮武松辛苦身體困倦那裏望見樹林一個小小武松包裹枕頭翻身便合眼外邊撓鉤武松兩個便武松繩索男女:「漢子大哥。」武松那裏掙扎個人包裹一般男女路上說道:「漢子一身血跡卻是那裏莫不?」武松不做聲他們不到三五草屋武松進去一個點著男女武松衣裳武松武松尋思:「橫死沒了分曉早知如此不若孟州便一個。」正是

    奸邪英雄逃難
    千秋意氣無愧七尺身軀

  男女包裹叫道:「大哥大嫂起來我們一頭行貨。」前面:「你們不要動手自來。」

  兩個後來武松前面一個婦人背後一個大漢兩個定睛武松婦人便道:「這個不是叔叔武都!」大漢:「兄弟!」武松大漢不是別人正是菜園子張婦人便是母夜叉男女便衣服武松穿頭巾扯碎戴上原來十字店面作坊所以武松認得即便前面大驚連忙問道:「賢弟如何模樣?」武松:「一言難盡自從之後兒子喚做施恩一見如故每日快活林內一個團練帶來門神倚勢豪強公然白白施恩如此告訴路見不平門神』,快活施恩以此敬重團練都監計謀做親陷害門神八月十五日夜酒器預先孟州施恩上下使不曾受害得當仗義疏財不肯陷害平人得當一個施恩最好。──兩個維持滿昨夜都監設計門神使兩個徒弟人相路上結果僻靜去處動手兩個徒弟下水趕上兩個也是一個思量口氣因此孟州一更四點進去一個廚房兩個鴛鴦樓上都監團練、『門神兩個老婆兒女連夜逃走出來五更一時困倦不得綁縛將來。」

  便在地下:「我們張大因為連日賭錢林子買賣哥哥從小身上淋漓血跡土地不知張大幾時吩咐:『只要。』因此我們撓鉤套索出去吩咐壞了大哥性命正是有眼不識泰山』,一時哥哥恕罪則個!」夫妻兩個:「我們掛心幾時只要他們行貨如何若是兄弟男女四十不得。」只顧磕頭武松喚起:「既然他們。」便包裹打開銀子拜謝武松銀子他們

  :「賢弟不知只怕有些脫節回來因此吩咐幾個男女但凡行貨只要活捉不過殺害以此他們出去撓鉤套索便心疑連忙吩咐自來賢弟!」:「叔叔門神』,一個來往快活做買賣說到不知向後叔叔困倦客房將息理會。」武松客房兩口兒安排佳餚美饌酒食管待武松不移整治齊備武松起來

    金寶昏迷刀劍高帝
    如何廊廟江湖救星

  孟州都監衙內直到五更出來眾人外面來看聲張起來街坊鄰舍出來天明時分孟州告狀知府聽說大驚火速差人下來殺死人數行凶出沒去處圖樣稟復知府:「脫下廚房殺死兩個後門下行樓上殺死都監有請客官團練門神白粉衣襟大寫八字:『殺人武松』。樓下夫人一口在外玉蘭兒女共計殺死男女十五擄掠金銀酒器。」知府便差人把住孟州四門緝捕人員城中逐一排門人武次日正人:「殺死殺人屍首。」知府當差縣尉下來一面打撈屍首檢驗兩個兩個自有苦主棺木屍首告狀催促捉拿償命閉門逐一挨查五家一連那裏搜尋知府文書地面,──、──排家緝捕武松鄉貫貌相模樣畫影圖形賞錢有人武松下落有人藏匿犯人在家宿犯人同罪遍行鄰近一同緝捕

  且說武松將息三五打聽事務一般緊急紛紛攘攘鄉村緝捕只得武松說道:「二哥不是怕事如今官司搜捕緊急排門挨戶明日有些疏失必須怨恨夫妻兩個安身去處,──在先,──不知?」武松:「尋思必然如何在此安得一個哥哥嫂嫂不仁來到如此陷害家親沒了今日哥哥好去武松如何不肯不知那裏地面?」:「青州龍山寶珠。『和尚魯智深一個好漢那裏打家劫舍一方落草青州官軍不敢正眼賢弟那裏安身免得別處終久那裏常常不曾備細二哥本事如何不著。」武松:「大哥有心時辰未到緣法不能今日既是身處大哥便我去今日便。」

  隨即備細武松安排酒食母夜叉說道:「如何便這等叔叔前面。」武松:「且說不得如何便?」:「如今官司遍處有了文書賞錢畫影圖形鄉貫到處張掛現今明明金印』,不過。」:「兩個膏藥便。」:「天下只有這個如何做公的道理只怕叔叔不得。」武松:「逃災避難如何不得?」大笑:「說出不要嗔怪。」武松:「便。」:「年前個頭打從饅頭一個一身衣服直裰雜色一本度牒一百頂骨數珠一個沙魚雪花鐵打戒刀時常半夜叔叔看見逃難除非把頭行者金印』。度牒護身符貌相叔叔相等不是前世便名字盤問?」拍手:「我倒。」正是

    緝捕急如星火好似風波
    免除災禍個頭

  :「二哥如何?」武松:「這個使得出家人模樣。」:「。」取出包裹打開許多衣裳武松穿武松:「我身。」直裰下來解開頭髮摺疊起來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