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三十二回 Chapter 3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行者 宋江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當時兩個十數先生行者破綻先生行者親切戒刀先生滾落一邊屍首。「行者:「婆娘出來緣故。」走出那個婦人倒地便。「行者:「且說甚麼去處先生卻是甚麼?」婦人:「太公女兒奴家上墳先生不知那裏我家投宿言說善習陰陽風水我家爹娘不合觀看地理一日奴家便不肯三兩奴家爹娘性命奴家在此這個也是別處擄掠喚做蜈蚣先生風水以此便自號飛天蜈蚣王道。」「行者:「還有親眷?」婦人:「親戚自有爭論?」「行者有些財帛?」婦人:「積蓄一二金銀。」「行者:「有時收拾便放火。」婦人問道:「師父?」「行者:「有時將來。」婦人:「師父。」「行者:「別有暗算?」婦人:「賺得師父?」「行者婦人桌子。「行者一回婦人收拾金銀財帛,「行者便起火婦人包金行者」,性命。「行者:「不要養身!」婦人拜謝自下。「行者兩個屍首戒刀連夜青州地面

  十數道店市鎮鄉城果然張掛捕獲武松到處武松行者沒人盤詰十一月天色好生嚴寒當日行者一路只是不過望見前面高山十分。「行者三五一個酒店門前一道酒店卻是村落酒肆

    溪澗茅茨蒼龍瓦缽黃土牆垣兩句詩詞過客端的使風帆

  「行者過得酒店坐下便叫道:「店主人家便。」店主:「師父有些白酒沒了。」「行者:「把酒。」店主便行者熟菜過日片時店主。「行者只顧比及子時先有三五一發四角朔風武松大呼小叫:「主人真個東西便自家肉食一發銀子。」店主:「不曾這個出家人只顧那裏去取師父只好罷休。」「行者:「如何?」店主人道:「只有這些白酒別的東西?」正在見外走入大漢引著個人。「行者大漢

    頂上頭巾魚尾身上戰袍
    穿一對搭膊
    
    七尺以上身材二十四年紀
    相貌堂堂強壯女色少年

  大漢引著眾人主人笑容可掬迎接:「大郎。」:「吩咐安排?」店主:「煮熟大郎。」:「青花那裏?」店主人道:「。」眾人便行者上頭店主青花一個大白。「行者偷眼卻是香味。「行者香味喉嚨起來恨不得過來店主盤子一對面前便菜蔬杓子。「行者自己面前只是熟菜不由正是,「行者發作恨不得拳打桌子叫道:「主人欺負客人!」店主連忙問道:「師父焦躁便好說。」「行者雙眼喝道:「好不道理青花雞肉之類如何一般銀子。」店主人道:「青花雞肉大郎將來。」「行者心中那裏分說喝道:「放屁放屁!」店主人道:「不曾這個出家人!」「行者喝道:「老爺!」店主人道:「不曾出家人自稱老爺。」「行者起身五指店主店主踉蹌那邊大漢大怒店主半邊半日掙扎大漢起身指定武松:「這個頭陀好不本分便動手動腳:『出家人。』」「行者:「自打!」大漢:「好意頭陀言語!」「行者大怒便桌子推開走出喝道:「!」大漢:「頭陀廝打正是太歲頭上動土!」大漢便叫道:「行者出來說話!」「行者喝道:「不敢!」大漢便閃出門外。「行者趕到門外大漢武松那裏輕敵便門戶。「行者接住大漢用力武松禁得神力懷來恰似小孩子一般那裏半分手腳那裏上前。「行者大漢

提起拳頭二三就地提起門外叫聲不知高低大漢攙扶店主不得躲避

  「行者:「你們老爺!」只顧桌子盤子未曾。「行者不用雙手任意半個時辰八分。「行者直裰便沿起來,「行者不住一路將來酒店不得旁邊走出武松。「行者大黃。「行者正要只管便左手一口戒刀大踏步。「行者使得頭重腳輕翻筋斗冬月天道雖是只有一二深淺寒冷不得起來一身戒刀。「行者便低頭撲地落下岸上一個大漢身穿背後十數個人跟著一個:「行者便是哥哥如今哥哥不見大哥二三莊客酒店來到。」未了遠遠那個打的漢子一身衣服背後引著二十莊客有名漢子正是叫做

    李四三千八百

    

  一二盡是莊客余者跟著那個大漢武松趕到邊見武松穿襖子大漢:「這個頭陀正是兄弟。」那個大漢:「拷打。」下手!」四十一發可憐武松掙扎不得急要起來眾人一齊下手兩下垂柳圍繞眾人武松衣裳戒刀包裹過來柳樹藤條

  三五走出一個人問道:「兄弟兩個甚麼?」兩個大漢叉手:「師父兄弟今日相識前面小路這個行者把兄弟痛打將來頭臉險些凍死相識回來歸家衣服門前因此捉拿拷打頭陀不是出家人兩個金印』,把頭下來在逃囚徒官司理論。」這個打傷大漢:「甚麼禿一身不著兩個將息不如禿打死火燒。」拿起藤條出來說道:「賢弟且休一個好漢。」

  此時行者心中酒醒理會不做聲那個人便道:「作怪模樣決斷多時疤痕。」面前便手把武松頭髮起來定睛叫道:「這個不是兄弟二郎!」「行者閃開雙眼人道:「不是哥哥!」:「下來兄弟。」穿襖子打的盡皆連忙問道:「這個行者如何卻是師父兄弟?」便道:「便是時常你們武松不知如今行者。」弟兄兩個慌忙武松便乾衣穿便武松便下拜那個人驚喜武松:「兄弟說話。」武松歡喜上來五分洗漱醒酒便敘舊

  不是別人正是鄆城縣人氏表字。「行者:「哥哥大官如何兄弟莫不是哥哥夢中相會?」宋江:「自從大官上分之後那裏半年不知如何父親煩惱先發兄弟歸去收拾書信說道:『官司氣力自家只要緝捕正身因此文書各處。』太公屢次使回家說道宋江大官因此特地使大官此間便是白虎便是太公兄弟打的便是太公小兒他性到處火星這個穿襖子便是太公兒子孔明兩個卻是點撥以此師父在此半年如今清風日方起身大官得人傳說兄弟大蟲西門向後不知何處兄弟如何行者?」

  武松:「小弟自從大官哥哥大蟲送去知縣抬舉嫂嫂不仁西門通奸武松兩個自首轉發東平府尹救濟孟州。」十字怎生遇見孟州施恩門神」,如何都監十五;「母夜叉頭陀行緣故蜈蚣王道自家從頭備細告訴宋江一遍孔明兩個大驚翻身便武松慌忙答禮:「衝撞休怪休怪!」孔明:「弟兄兩個有眼不識泰山』,恕罪!」「行者:「既然相覷武松卻是烘焙度牒書信並行衣服不可失落戒刀數珠。」孔明:「這個不須足下掛心小弟收拾整頓端正。」行者拜謝宋江太公相見太公置酒設席管待不在話下

  當晚宋江武松敘說有餘宋江喜悅武松次日天明起來洗漱中堂相會早飯孔明自在那裏管待太公便安排筵宴是日中有街坊親戚幾個宋江心中大喜當日筵宴宋江武松:「二哥何處安身?」武松:「昨夜哥哥:『菜園兄弟龍山寶珠和尚魯智深那裏隨後便上山。」宋江:「也好我家近日說道清風李廣知道每每千萬我去幾時此間清風不遠待要起身見天不定未曾起程早晚那裏不若如何?」武松:「哥哥不是情分兄弟那裏幾時只是武松罪犯因此發心只是龍山落草避難頭陀難以哥哥路上倘或有些連累哥哥。──便是哥哥兄弟累及山寨不好只是兄弟龍山可憐見異日招安那時尋訪哥哥。」宋江:「兄弟既有歸順朝廷皇天如此不敢苦勸。」

  自此兩個太公之上宋江武松要行太公父子那裏留住三五宋江堅執要行太公只得安排筵席送行管待一日次日出新一套行者衣服直裰帶來度牒書信數珠戒刀金銀之類交還武松五十路費宋江推卻不受太公父子那裏只顧將來包裹宋江整頓衣服器械武松穿行者衣裳帶上頂骨數珠戒刀收拾包裹宋江帶上辭別太公孔明莊客行李弟兄二十宋江、「行者兩個宋江包裹說道:「不須莊客兄弟。」孔明亮相莊客歸家不在話下宋江武松兩個路上閒話次日早起兩個五十來到市鎮地名喚做卻是岔路宋江借問那裏人道:「小人龍山清風不知?」上人:「不是龍山只是西清風清風便是。」宋江備細便道:「兄弟今日分手。」

  握手話別山林景物闌珊寂寞郵亭宿處長夜漫漫

  「行者:「哥哥回來。」宋江:「不須如此自古:『千里。』兄弟只顧自己前程萬里早早到了之後戒酒朝廷招安便攛掇魯智深投降日後但是博得封妻蔭子青史一個不枉為人一世忠心不能進步兄弟如此英雄決定大事可以日後相見。」「行者酒店酒錢到市岔路行者宋江不忍分別吩咐武松:「兄弟言語戒酒保重保重!」「行者西看官牢記話頭,「行者自來龍山魯智深不在話下

  且說宋江武松轉身清風山路上來行者」。自行遠遠望見清風

    嵯峨四圍險峻
    古怪杈枒樹掛
    瀑布寒氣逼人毛髮
    綠陰
    澗水
    峰巒特起
    麋鹿成群穿荊棘往來跳躍
    狐狸結隊前後呼號
    若非佛祖修行強人打劫

  宋江看見前面高山古怪樹木稠密心中歡喜不足不曾宿看看天色宋江驚慌尋思:「若是月天胡亂林子冬天風霜夜間寒冷難以打熬倘或走出一個毒蟲虎豹如何不害性命!」只顧小路約莫也是一更時分看不見地下絆腳樹林銅鈴走出十四嘍囉發聲宋江包裹起火宋江上山宋江只得叫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