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三十七回 Chapter 3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遮攔追趕及時雨 火兒大鬧潯陽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宋江不合銀子那個教師揭陽眾人大漢著眼喝道:「那裏這些揭陽逞強吩咐眾人如何賣弄有錢銀子揭陽威風!」宋江:「銀兩?」大漢揪住宋江喝道:「配軍!」宋江:「甚麼不敢?」大漢提起劈臉宋江大漢宋江待要那個使教頭背後將來揪住大漢頭巾手提腰胯大漢肋骨踉蹌在地大漢掙扎起來教頭兩個教頭大漢地下起來宋江教頭說道:「使得使不得兩個不要。」一直

  宋江請問:「教頭何處人氏?」教頭:「小人河南洛陽人氏祖父經略相公前軍同僚不得子孫使度日江湖小人大蟲不敢大名?」宋江:「小可鄆城縣人氏。」:「莫非山東及時雨?」宋江:「小可便是。」便宋江連忙:「如何?」:「正要小人兄長。」慌忙收拾宋江便鄰近酒肆酒家說道:「自有只是不敢你們。」宋江問道:「緣何我們?」酒家:「你們廝打大漢使吩咐若是你們粉碎卻是不敢此間揭陽?」宋江:「既然我們必然。」:「小人算了房錢日間江州相會兄長先行。」宋江一二銀子辭別

  宋江只得兩個酒店店家說道:「吩咐我們如何你們自費不濟。」宋江兩個不得連連一般話說來到盡頭客店待要投宿那裏不肯相容宋江:「連連吩咐不許你們。」當下宋江不是話頭便腳步大路看見一輪紅日天色昏暗

    暮煙霧鎖長空
    綠水青山
    悠揚
    幾點燈明
    子規宿花叢

  宋江兩個人見天色商量:「沒來由使如今不著卻是那裏宿?」遠遠小路望見深處射出燈光宋江:「那裏燈光明處有人遮莫地陪小心借宿明日。」:「燈光不在正路。」宋江:「沒奈何雖然不在正路明日甚麼。」個人當時不到林子背後閃出

  宋江兩個來到敲門莊客出來開門:「黃昏半夜敲門!」宋江小心:「小人犯罪配送江州今日錯過宿無處安歇欲求借宿。」莊客;「既是莊主太公。」莊客通報翻身出來說道:「太公。」宋江兩個草堂參見莊主太公太公吩咐莊客門房安歇他們晚飯莊客門首草房三分飯食羹湯菜蔬莊客兩個人道:「外人一發除了快活明日。」宋江:「。」當時兩個淨手看見星光滿天小路宋江看在關上宋江兩個說道:「難得這個莊主太公俺們。」正說有人點火到處照看宋江太公引著莊客到處照看宋江人道:「太公父親一般自來照管這早晚未曾一地親自。」

  正說之間外面有人莊客連忙放入五七個人背後棍棒火把宋江,「那個正是揭陽我們。」宋江太公問道:「那裏去來廝打?」大漢:「阿爹不知哥哥在家?」太公:「哥哥在後亭子。」:「起來。」太公:「合口哥哥不肯干休緣故。」:「阿爹不知今日上一個使漢子,──弟兄兩個便使吩咐分文不要賞錢不知那裏一個囚徒好漢出尖銀子揭陽威風正要至今四下吩咐酒店客店不許安歇今夜存身隨後客店氣力如今頭家明日送去江邊一塊兩個囚徒不著前面客店不知那裏宿如今哥哥捉拿。」太公:「短命自有銀子甚麼可知不曾便哥哥得知害人性命半夜三更敲門陰德。」不顧太公太公隨後

  宋江說道:「這般不巧怎生卻又投宿我們倘或得知必然性命便是太公莊客如何?」兩個:「事不宜遲及早。」宋江:「我們大路出去出去。」兩個包裹宋江便挖開個人便星月之下林木深處小路只顧正是一個更次望見前面滿目蘆花滔滔來到潯陽江邊

    天羅地網宋江
    凶神喪門白虎

  背後喊叫火把將來宋江:「上蒼則個!」蘆葦後面火把漸近人心蘆葦前面不到盡頭看見攔截宋江仰天:「早知如此權且梁山也罷斷送!」

  宋江正在危急之際蘆葦悄悄忽然宋江便:「梢公我們銀子。」梢公問道:「甚麼?」宋江:「背後強人打劫我們一昧我們銀兩。」梢公銀兩便連忙上船一個便包裹丟下一個便水火梢公一頭一面包裹有些響聲暗喜小船岸上趕來趕到十數火把兩個大漢隨後二十叫道:「梢公搖船!」宋江兩個一塊兒船艙說道:「梢公卻是不要我們銀子。」梢公點頭岸上上水啞啞岸上人大喝道:「梢公!」梢公冷笑岸上叫道:「那個梢公大膽!」梢公冷笑:「老爺叫做梢公不要。」岸上火把那個長漢說道:「張大弟兄兩個?」梢公:「甚麼不見?」長漢:「說話。」梢公:「明朝去得。」長漢:「弟兄兩個正要個人。」梢公:「我家親眷衣食父母歸去。」長漢:「商量。」梢公:「樂意!」長漢:「張大不是這般弟兄只要囚徒。」梢公一頭搖櫓一面說道:「好幾這個主顧卻是兩個只得休怪改日相見。」宋江不曉得梢公船艙悄悄兩個:「難得這個梢公我們個性分說不要恩德不是我們。」

  梢公開船江岸個人岸上火把蘆葦明亮宋江:「慚愧正是好人相逢惡人遠離』。災難。」梢公湖州

    老爺生長江邊不怕官司不怕
    昨夜華光臨行金磚

  宋江兩個酥軟宋江:「。」正在那裏議論未了梢公放下說道:「這個兩個平日今日老爺卻是卻是餛飩?」宋江:「家長取笑喚做餛飩?」梢公著眼:「老爺底下不消一個個人下水餛飩衣裳赤條條跳下。」宋江兩個說道:「卻是正是福無雙至禍不單行』。」梢公喝道:「好好商量。」宋江:「梢公不知我們也是沒奈何江州如何可憐見饒了!」梢公喝道:「甚麼閒話半個老爺喚做有名爺爺認得認得便鳥嘴下水!」宋江求告:「我們包裹金銀財帛衣服盡數饒了人性。」梢公便底下明晃晃喝道:「?」宋江仰天:「不敬天地不孝父母罪責連累兩個。」兩個宋江:「我們處死。」梢公喝道:「好好衣裳跳下便老爺便下水。」

  宋江兩個一塊待要跳水江面啞啞聲響宋江探頭快船上水下來個人大漢船頭兩個後生星光之下面前船頭大漢便喝道:「前面甚麼梢公行事貨物。」梢公回頭慌忙:「原來卻是大哥大哥做買賣只是不曾兄弟。」大漢:「家兄一手甚麼行貨有些油水?」梢公:「得知好笑日沒道路正在沙灘岸上行貨卻是兩個一個囚徒不知那裏說道江州卻又不帶趕來岸上卻是哥兒兩個我見有些油水。」大漢:「莫不是哥哥?」宋江聲音廝熟便叫道:「上好宋江則個!」大漢:「真個哥哥做出。」宋江上來星光明亮船頭大漢不是別人正是

    潯陽江浦豪杰英雄
    面皮鐵線
    凜凜身軀利劍
    李俊綽號」。

  船頭大漢正是李俊背後兩個搖櫓一個一個

  李俊便叫苦:「哥哥驚恐若是小弟來得遲了仁兄性命今日天使李俊在家坐立不安出來私鹽不想哥哥在此受難!」梢公半晌做聲不得問道:「大哥便是山東及時雨?」李俊:「可知!」梢公便:「何不大名省得做出仁兄。」宋江李俊:「這個好漢?」李俊:「哥哥不知這個好漢卻是小弟結義兄弟孤山人氏綽號火兒在此潯陽道路。」宋江兩個起來

  當時宋江兩個上岸李俊說道:「兄弟天下義士除非山東及時雨鄆城今日仔細。」敲開火石照著宋江翻身沙灘:「哥哥兄弟罪過!」宋江

    七尺身軀三角眼
    潯陽聲名
    

    惡水狂風蛟龍見處
    宿生靈
    孤山

  問道:「義士哥哥為何此間?」李俊便宋江犯罪江州說道:「哥哥得知小弟所生弟兄兩個便是小弟我有兄弟卻又了得渾身一身白肉五十水面水底行一白條一身武藝因此一個異名喚做白條當初弟兄兩個揚子江本分道路。」宋江:「則個。」:「弟兄兩個便江邊一等客人便滿兄弟單身客人一個五百一個人便兄弟假意不肯便一手揪住一手腰胯撲通下江頭兒一個個出來不迭僻靜上岸兄弟自從水底走過對岸沒了兄弟分錢那時兩個道路過日。」宋江:「可知江邊主顧!」李俊起來:「如今弟兄兩個便潯陽兄弟如今自在江州牙子如今哥哥小弟只是不識字不得。」李俊:「我們先生。」留下個人李俊

  不過看見火把岸上明亮說道:「弟兄兩個歸去。」李俊:「弟兄兩個?」:「便是哥兒兩個。」李俊:「一發兩個拜見哥哥。」宋江連忙說道:「使不得兩個。」李俊:「仁兄放心弟兄不知哥哥我們一路。」李俊一聲火把飛奔將來看見李俊宋江說話弟兄人大:「大哥如何廝熟?」李俊大笑:「?」人道:「便是認得銀兩使威風待要。」李俊:「便是日常你們山東及時雨鄆城哥哥兩個不快。」弟兄兩個翻身便:「聞名久矣不期今日相會冒瀆哥哥乞憐恕罪。」宋江:「壯士大名。」李俊便道:「弟兄兩個富戶此間綽號遮攔』,兄弟喚做遮攔』,揭陽哥哥不知一發哥哥知道揭陽便是小弟揭陽弟兄兩個潯陽江邊卻是兩個以此。」宋江:「我們如何省得既然自家弟兄情分放還。」:「便是使哥哥放心隨即便兄弟去取哥哥我們仁兄請罪。」李俊說道:「最好最好便上去。」莊客兩個船只一同上去相會一面上報置辦酒食整理筵宴

  一行眾人一同上來五更天氣太公相見草堂上分賓主坐下宋江端的人物

    威風凜凜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