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三十八回 Chapter 3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十 及時雨太保 黑旋風白條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宋江點視廳條凳高聲喝道:「那個囚徒?」宋江:「這個便是。」便:「倚仗勢要不送常例?」宋江:「『人情人情人情,』如何!」兩邊人大:「配軍安敢如此無禮顛倒起來一百。」兩邊眾人宋江見說宋江人見眾人拿起便宋江宋江說道:「?」人大喝道:「配軍行貨咳嗽便是罪過。」宋江:「便過失不到該死。」:「不該結果打殺一個蒼蠅。」宋江冷笑:「不送常例便該死結識梁山學究?」慌忙便問道:「甚麼?」宋江:「結識軍師學究怎的?」手腳拖住宋江問道:「正是那裏?」宋江:「小可便是山東鄆城縣宋江。」大驚連忙作揖說道:「原來兄長正是及時雨。」宋江:「何足掛齒!」便道:「兄長此間不是說話下拜兄長便。」宋江:「宋江房門便。」

  宋江慌忙吳用自帶銀兩出來鎖上房門吩咐看管便江州一個臨街酒肆樓上坐下問道:「兄長何處學究?」宋江取出拆開封皮從頭起身宋江便宋江慌忙答禮:「適間言語衝撞休怪休怪!」人道:「小弟往常但是配軍常例已經十數不見今日閒暇日頭因此下來不想卻是仁兄言語冒瀆哥哥恕罪!」宋江:「小可說起大名宋江有心不知足住處特地下來足下相會一面以此耽誤不是銀子不舍自來故意今日相見平生。」說話便是學究江州兩院院長那時金陵一路稱呼家長」;湖南一路稱呼院長」。原來院長一等驚人道術出路緊急軍情兩個行法一日能行五百便一日能行八百因此稱做太保臨江

    瘦長清秀人材
    

    千里馬塵埃,「太保
    程途八百

  當下院長罷了宋江大喜兩個過來安排菜蔬酒樓兩個飲酒宋江訴說一路遇見許多好漢眾人相會事務傾心吐膽學究相交來往告訴一遍

  兩個正說心腹相愛樓下喧鬧起來連忙走入說道:「這個除非院長沒奈何院長則個。」問道:「樓下?」:「便是時常院長那個喚做鐵牛大哥底下主人借錢。」:「在下面無禮甚麼兄長我去上來。」便起身下去多時引著一個凜凜大漢上樓宋江看見便問道:「院長大哥?」:「這個小弟身邊一個牢子沂水縣百丈人氏本身一個異名喚做黑旋風李逵他鄉中都李鐵」。因為打死逃走出來流落在此江州不曾還鄉不好多人使板斧現今在此勾當。」

    嶺東殺人放火行凶
    渾身朱砂兩眼
    
    天黑旋風

  李逵宋江:「哥哥漢子?」宋江:「恁麼不識體面。」李逵便道:「大哥?」:「兄弟便請問這位便漢子』,這不卻是甚麼這位仁兄便是投奔義士哥哥。」李逵:「莫不是山東及時雨宋江?」喝道:「如此犯上直言叫喚不識高低兀自不快下拜幾時?」李逵:「真個便下拜若是閑人哥哥不要。」宋江便道:「正是山東宋江。」李逵拍手叫道:「何不鐵牛歡喜。」翻身便宋江連忙答禮說道:「壯士大哥。」:「兄弟便我身。」李逵:「不耐煩。」宋江便問道:「大哥為何樓下發怒?」李逵:「我有使用主人銀子,出來便自要使用主人不肯待要粉碎大哥上來。」宋江:「銀子去取利錢?」李逵:「利錢只要本錢。」宋江便身邊取出一個銀子,李逵說道:「大哥用度。」宗要當時宋江出來李逵銀子便道:「卻是哥哥一等銀子便送還哥哥城外。」宋江:「。」李逵:「我去便。」推開簾子:「兄長便小弟兄長。」宋江:「卻是為何?」:「雖是耿直只是幾時兄長這個慌忙出門贏得便有的哥哥若是那裏兄長不好看。」宋江:「院長何必見外這些銀兩何足掛齒倒是漢子。」:「本事自有只是膽大不好江州奈何罪人只要一般牢子連累專一路見不平以此江州滿城。」詩曰

    賄賂公行罪人不平
    以強凌弱天使拳頭李逵

  宋江:「俺們城外。」:「小弟兄長則個。」宋江:「小可要看江州景致如此最好。」

  且不說兩個飲酒李逵得了這個銀子尋思:「難得宋江哥哥不曾便銀子果然仗義疏財名不虛傳如今來到好漢如今銀子倘或贏得也好。」當時李逵慌忙跑出城外便上將銀子在地下叫道:「把頭過來。」得知李逵從來便道:「大哥下來便是。」李逵:「。」:「便也好。」李逵:「只要銀子。」一般待要李逵過頭便叫道:「?」:「便銀子。」李逵一聲一個便銀子過來李逵叫道:「銀子。」:「便銀子。」李逵拿起叫聲:「?」:「如今一連兩個。」李逵:「銀子別人。」:「遮莫不濟甚麼?」李逵:「沒奈何明日便。」:「甚麼閒話自古賭錢父子明明如何?」李逵在前喝道:「你們不還?」:「大哥今日如何恁麼?」李逵答應便就地銀子了別銀子雙眼就道:「老爺今日權且一遍。」急待向前李逵十二賭博一齊銀子李逵西指南李逵便門前把門問道:「大郎那裏?」李逵一邊便隨後出來門前叫道:「大哥道理我們眾人銀子!」門前叫喊一個近前詩曰

    世人直道
    李逵不妨榜樣

  李逵背後趕上喝道:「如何別人財物?」李逵:「鳥事!」來看卻是背後宋江李逵惶恐滿面便道:「哥哥休怪鐵牛只是今日不想哥哥銀子哥哥喉急時下做出這些。」宋江大笑:「賢弟銀子使用只顧今日既是明明。」李逵只得取出宋江宋江便前來接過說道:「小人自己雖是大哥小人如今小人情願不要。」宋江:「只顧不要。」那裏宋江便道:「不曾打傷你們?」:「把門打倒。」宋江:「既是眾人將息兄弟不敢。」銀子拜謝回去

  宋江:「我們大哥。」:「前面琵琶酒館唐朝白樂天古跡我們則個。」宋江:「城中。」:「不用如今有人。」宋江:「。」當時便琵琶上來亭子一邊潯陽一邊店主人家房屋琵琶十數便乾淨宋江頭位便是李逵坐定便酒保菜蔬果品海鮮之類酒保春酒江州有名上色宋江縱目觀看端的景致非常

    江邊
    隱隱
    悠悠回數
    長空涼風水面
    穹蒼琵琶臨江
    四圍八面玲瓏
    玻璃
    昔日樂天聲價當年司馬淚痕

  當時坐下李逵便道:「不耐煩。」喝道:「兄弟不要做聲只顧便。」宋江吩咐酒保:「兩個面前盞子這位大哥面前。」酒保下去李逵面前一面一面李逵:「真個哥哥不差便兄弟性格結拜這位哥哥不枉。」酒保斟酒五七宋江心中歡喜忽然想要便:「?」:「兄長不見滿江都漁船此間正是魚米之鄉如何沒有?」宋江:「醒酒最好。」便酒保三分白魚頃刻宋江看見:「美食不如雖是酒肆之中端的整齊器皿。」拿起相勸李逵湯汁李逵使便把手骨頭宋江看見不住便放下:「兄長已定仁兄。」宋江:「便是不才酒後這個真是。」:「便是小弟不得。」李逵便道:「哥哥你們。」便伸手宋江過來過來滴滴點點桌子汁水宋江李逵骨頭便酒保吩咐:「大哥肚飢大塊少刻一發。」酒保:「小人羊肉牛肉肥羊。」李逵便酒保一身喝道:「甚麼!」李逵:「無禮欺負牛肉羊肉。」酒保:「小人一聲。」宋江:「只顧。」酒保忍氣吞聲羊肉將來桌子李逵謙讓只顧羊肉宋江:「好漢!」李逵:「大哥便強似。」酒保問道:「整齊別有這位醒酒。」酒保:「不敢院長端的昨夜今日活魚主人未曾因此未有。」李逵起來:「活魚哥哥。」:「酒保便。」李逵:「打魚不敢值得甚麼!」不住李逵一直宋江說道:「兄長休怪小弟這等相會個體羞辱殺人!」宋江:「生性如何我倒真實不假。」兩個自在琵琶笑語說話取樂詩曰

    塵寰上峰
    明月琵琶不見苦竹

  李逵江邊漁船一字九十楊樹漁人船頭結網洗浴此時正是五月半天一輪紅日西不見主人李逵一聲:「你們活魚。」漁人:「我們不見主人不敢岸上。」李逵:「甚麼主人。」漁人:「未曾如何那裏?」李逵眾人不肯便漁人那裏李逵省得只顧便漁人岸上罷了李逵伸手底下那裏一個原來大江漁船船尾半截江水出入活魚攔住以此船艙往來活魚因此江州李逵省得提起活魚李逵那邊上去竹篾八十漁人上船竹篙李逵李逵大怒焦躁起來便脫下棋子手巾竹篙漁人看見李逵忿怒赤條條竹篙上岸紛紛

  熱鬧一個人從小走出眾人看見叫道:「主人大漢在此漁船。」人道:「甚麼大漢如此無禮!」眾人把手:「兀自岸邊廝打。」過去喝道:「豹子大蟲不敢攪亂老爺道路!」李逵身材三十二年紀頭上萬字掩映穿一點穿白布搭膊下面青白李逵那裏橫七豎八便趕上前來喝道:「?」李逵不回竹篙便竹篙李逵便揪住人頭便李逵李逵水牛氣力不能便李逵那裏在意李逵把頭下去提起鐵錘大小拳頭脊梁擂鼓怎生掙扎。……李逵一個人背後一個人便住手喝道:「使不得使不得。」李逵回頭卻是宋江李逵便脫身一道

  李逵:「廝打倘或拳打償命坐牢?」李逵:「連累自打一個承當。」宋江便道:「兄弟。」李逵柳樹宋江便不得十數背後有人:「輸贏。」李逵回轉來看便是赤條條露出一身白肉頭上除了顯出那個穿一點江邊獨自一個竹篙漁船將來大罵:「千刀萬剮老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