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四十回 Chapter 4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 梁山好漢法場 英雄聚義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眾人請問軍師:「如何?」吳用說道:「院長一時仔細不到使那個圖書不是篆文翰林只是這個圖書便是喫官司。」便道:「小弟每每太師文章這樣圖書得無纖毫差錯如何破綻?」學究:「不知如今江州知府太師兒子如何兒子使圖書因此我見不到江州實情利害。」:「使回來如何?」學究:「如何趕得上行法早晚走過五百只是不宜我們只得兩個。」:「良策?」學究便向前說道:「如此如此主將便號令眾人知道只是如此動身日期。」眾多好漢得了行頭連夜望江說話如何計策管教下面便

  日期回到江州知府回來好生歡喜親自便道:「太師?」:「小人便不曾。」知府拆開封皮看見前面許多物件背後妖人宋江牢固密切人員連夜上京沿途走失早晚天子必然知府二十五一面吩咐商量差人發起下處宋江

  知府合成,一二正要起程門子報道:「無為通判特來。」知府後堂相見禮物知府:「何以。」:「何足掛齒。」知府:「恭喜早晚。」:「何以?」知府:「昨日妖人宋江京師通判早晚。」:「既是深感那個行人。」知府:「通判不信觀看顯得。」:「不敢。」知府便道:「通判心腹。」便從頭過來封皮圖書新鮮頭道:「不是。」知府:「通判尊親手筆真正字體如何不是?」:「往常這個圖書?」知府:「往常不曾這個圖書只是隨手以定圖書手邊便這個圖書封皮。」:「公休多言瞞過今天盛行字體這個圖書令尊翰林學士使出來法帖文字有人如今太師丞相如何翰林圖書使出來不當圖書令尊太師天下高明遠見造次錯用不信盤問不對便是休怪錯愛。」知府說道:「自來不曾東京盤問便虛實。」

  知府留住屏風背後隨即叫喚當下做公的四散

    反詩事相梁山
    不是黃蜂痛處徒然

  回到江州宋江附耳前事宋江心中暗喜次日有人宗正酒肆做公的下來當時知府問道:「前日有勞辦事不曾重重。」:「小人相差使如何怠慢?」知府:「未曾仔細前日京師?」:「小人東京日天不知喚做甚麼。」知府:「我家門前接著那裏?」:「小人一個門子少刻門子出來小人客店次日五更門前伺候門子出來小人日期那裏備細慌忙。」知府問道:「那個門子多少年紀或是白淨肥胖長大也是矮小也是?」:「小人天色五更時候天色昏暗十分仔細恁麼中等身材有些髭鬚。」

  知府大怒一聲:「!」旁邊走過十數獄卒當面:「小人無罪。」

  知府喝道:「該死門子王公數年如今只是小王如何年紀門子小王不能各處書信必須經由幹辦都管然後禮物便伺候東西如何心腹出來便備細胡亂昨日一時倉卒瞞過如今只好那裏!」

  :「小人一時心慌因此不曾分曉。」知府喝道:「胡說骨頭如何左右!」獄卒不好不得面皮皮開肉綻鮮血迸流不過拷打只得:「。」知府:「?」

  :「小人梁山小人上山小人身上書信小人不得只要山中那裏小人回來脫身一時罪責小人。」知府:「便是中間還有胡說眼見梁山賊人通同物件如何!」不肯梁山知府一回語言前後相同說道:「不必。」退稱謝:「若非通判高見大事。」:「眼見梁山通同後患。」知府:「便兩個文案市曹斬首然後。」:「高見一者朝廷知道公幹大功二者免得梁山草寇。」知府:「通判高見文書親自通判。」當日管待無為

  次日知府便吩咐:「文案宋江供狀粘連一面來日市曹斬首施行自古決不宋江後患。」本人便當日:「明日國家忌日後日七月十五日中不可行刑後日國家直至日後施行。」一者天幸救濟宋江梁山好漢

  知府第六差人十字路口打掃法場五百大牢門前伺候時候了知親自只得兩個便起來江州眾多雖然宋江道理眾人兩個叫苦當時打扮大牢宋江兩個膠水頭髮插上聖者永別轉身七十獄卒宋江在前在後門前宋江兩個面面做聲不得宋江嘆氣江州一二

    荏苒怨氣
    頭上
    三魂
    棍棒森森七魄
    幾時
    白紙

    
    永別
    猙獰鋼刀醜惡法器
    幾多魍魎跟隨
    十字街頭無限等候
    號令準備

  宋江推後到市十字路口圍住宋江午時到來開刀眾人:「江州犯人宋江反詩妖言梁山通同造反犯人宋江勾結梁山通同江州知府。」知府勒住

  見法東邊法場不退見法西邊使喝道:「那裏要看。」使說道:「我們那裏不曾到處便是京師天子殺人去處兩個世界我們便來看甚麼!」起來喝道:「退放過。」見法南邊腳夫喝道:「那裏?」說道:「我們東西知府你們如何?」:「便是只得別處。」擔子人叢見法北邊車子過來法場上來喝道:「那裏?」客人:「我們趕路我等過去。」:「如何趕路路過。」客人:「俺們便是京師認得只是大路。」那裏客人不動吵鬧不住知府不得客人車子

  多時法場中間人分開一個報道一聲:「午時!」便道:「。」便行刑一個見分那時攘攘一齊發作客人車子一個客人便取出一面小鑼車子一齊動手

    乘興煙波
    千古吟詩
    英雄
    梁山義士一齊江州

  十字路口茶坊樓上一個大漢一聲半天霹靂半空中下來兩個行刑便將來急待那裏眾人簇擁知府逃命

  東邊身邊尖刀便西邊使大發喊聲只顧將來獄卒南邊腳夫打翻北邊客人跳下車子攔住兩個一個宋江一個;其余取出弓箭取出取出原來便是黃信使便是便是便是小二小五──一行梁山十七頭領到來帶領嘍囉一百起來

  人叢那個大漢一味將來認得第一出力殺人起來一個黑旋風李逵最好莽撞便叫道:「前面好漢莫不黑旋風」?」那裏只顧便宋江兩個嘍囉只顧跟著大漢當下十字不問軍官百姓血流推倒傾翻頭領車輛一行大漢背後黃信張弓飛蝗江州軍民百姓近前大漢江邊身上滿身兀自江邊殺人便叫道:「百姓只管傷人。」那裏叫喚一個頭兒沿江五七前面望見旱路看見大漢叫道:「不要哥哥。」

  眾人來看江邊緊緊大漢便眾人兩邊林木前面:「龍神」。嘍囉宋江宋江開眼眾人:「哥哥莫不夢中相會?」便:「不肯今日這個出力殺人大漢?」宋江:「這個便是叫做黑旋風李逵就要大牢不肯。」:「難得這個出力。」便:「衣服兄長穿。」相聚李逵出來宋江便:「兄弟那裏?」李逵:「廟祝一發我們閉上指望不見。」宋江:「哥哥頭領相見。」李逵說道:「大哥休怪鐵牛。」眾人相見認得同鄉兩個大家歡喜便道:「哥哥眾人只顧跟著大哥如今來到前面頭路卻又接應城中官軍出來接濟?」李逵便道:「不要你們那個知府一發便。」此時甦醒便叫道:「兄弟使不得五七必然。」便道:「遠望那裏岸邊兄弟過去過來眾人如何?」:「最上。」

  當時弟兄衣服各人尖刀便之際江面將來眾人十數個人軍器眾人起來宋江便道:「。」當頭大漢五股頭上空心一點下面宋江不是別人正是

    長江萬里內中一個
    如同

    膽大
    千古

  當時船頭看見喝道:「甚麼聚眾?」宋江說道:「兄弟。」宋江叫道:「!」岸邊看見過來一行眾人上岸來到宋江看見十數船頭十數莊客第三李俊十數上岸宋江便:「自從哥哥喫官司兄弟坐立不安近日院長大哥不見只得哥哥太公許多相識今日我們正要江州哥哥仁兄好漢來到不敢豪傑莫非梁山義士天王?」宋江上首:「這個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