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四十二回 Chapter 4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二 天書 九天玄女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宋江筵上好漢:「小可宋江救護上山到此連日飲宴快樂不知老父在家正是何如江州申奏京師必然濟州著落鄆城縣家屬比捕正犯老父存亡宋江想念老父上山掛念不知弟兄?」:「賢弟人倫大事不成受用快樂老父如何不依賢弟只是兄弟連日辛苦中人未定山寨人馬去取。」宋江:「仁兄不妨江州行文濟州家屬以此事不宜遲不須多人宋江兄弟老父連夜上山那時不知不覺必然驚嚇鄉里不便。」:「賢弟疏失無人。」宋江:「父親不怨。」當日不住宋江堅執要行便腰帶利刃便下山頭領金沙

  且說宋江酒店上岸大路鄆城縣路上少不得一日不得客店次日林子等待上來後門出來開門哥哥慌忙:「哥哥回家?」宋江:「特來父親。」清道:「哥哥江州如今知道了兩個每日我們不得轉動江州文書到來便我們父子監禁聽候夜間一二不宜梁山頭領父親兄弟。」

  宋江一身冷汗不敢進門轉身便梁山路上月色朦朧不分宋江只顧僻靜小路去處約莫一個更次背後有人起來宋江回頭一二看見火把照亮叫道:「宋江!」宋江一頭一面尋思:「今日皇天可憐宋江則個。」遠遠望見一個去處只顧少間現出明月宋江認得仔細叫聲不知高低那個去處有名喚做原來高山峻嶺山下澗水中間單單只是第二宋江這個背後趕來把住路口火把照耀如同白日宋江只得躲避林子看見

    牆垣殿宇傾斜
    滿地
    門前小鬼臂膊猙獰
    殿判官不成禮數
    蜘蛛結網香爐螻蟻
    狐狸蝙蝠

  宋江只得推開月光躲避殿後殿一回不得外面有人:「都管?」宋江聲音殿宋江帳幔探身便入神一堆不敢外面著火

  宋江偷眼引著五十著火到處看看殿宋江:「死路庇護則個神明庇佑。」一個個走過沒人宋江:「不是天幸。」火把來神宋江:「端的。」挑起上下起來便火把在地下腳踏走出殿門外:「不在。──走向那裏?」:「走入樹林不怕這個喚做只有出入高山林木路上把住便插翅上天天明。」得道:「也是。」殿

  宋江:「不是神明護佑得了性命重修廟宇再建祠堂保佑則個。」未了幾個在於門前叫道:「。」和眾宋江:「晦氣。」問道:「那裏?」:「來看兩個手跡以定推開。」:「仔細。」

  再入宋江:「命運這般蹇拙。」殿殿後不曾翻過眾人一回火把看看殿:「卻才兄弟仔細照看。」一個著火一手帳幔五七個人來看萬事看一看卷起一陣火把騰騰廟宇對面不見:「卻又作怪平地卷起神明嗔怪我們只管因此我們守住天明。」得道:「只是不曾仔細。」:「也是。」

  兩個向前殿後卷起一陣下來殿宇吸地一陣上下冷氣毛髮豎起不好得道:「兄弟神明不樂。」眾人殿門外跑走幾個起來奔命走出有人:「饒恕我們,」再入來看跌倒樹根鉤住衣服著衣宋江忍不住

  衣服解脫幾個在前說道:「神道你們只管小鬼發作起來我們守住。」得道:「只消口四。」眾人

  宋江口稱慚愧:「怎能?」正在尋思百般後面有人出來宋江:「卻又出去。」兩個青衣童子:「娘娘說話。」宋江那裏做聲答應外面童子:「娘娘有請可行。」宋江不敢答應外面童子:「遲疑娘娘久等。」宋江鶯聲燕語不是男子便底下出來卻是兩個青衣女童侍立床邊宋江卻是兩個外面說道:「娘娘有請。」宋江分開帳幔出來兩個青衣螺髻女童躬身稽首宋江女童

    皓齒明眸
    飄飄塵埃耿耿天仙風韻
    螺螄山峰輕盈
    一色
    
    依稀閬苑仿佛蓬萊花鳥使

  當下宋江問道:「仙童?」青衣:「娘娘有請。」宋江:「仙童不是甚麼。」青衣:「如何便娘娘久等。」宋江:「甚麼娘娘不曾如何?」青衣:「便不必詢問。」宋江:「娘娘何處?」青衣:「在後宮中。」青衣便宋江隨後殿過後殿座子牆角青衣:「主從此間進來。」宋江角門來看星月滿天四下茂林宋江尋思:「原來這個去處早知如此躲避不受許多驚恐。」宋江松樹合抱中間平坦大街宋江暗暗尋思:「我倒不想這般路徑。」跟著青衣不過來路潺潺澗水前面青石兩邊欄杆岸上栽種石洞中間朱紅宋江抬頭宮殿

    碧瓦
    明珠
    牆壁紛紛
    樓臺淡淡祥光
    冉冉
    
    若非天上神仙人間

  宋江尋思:「鄆城縣不曾這個去處。」心中驚恐不敢青衣催促引入盡是繡簾正中大殿殿燈燭青衣步步月臺殿幾個青衣:「娘娘有請進來。」宋江大殿不覺肌膚戰慄毛髮下面龍鳳青衣:「。」宋江之下躬身再拜俯伏在地口稱:「庶民不識聖上天慈憐憫。」傳旨宋江那裏抬頭青衣宋江只得勉強坐下殿捲簾青衣珠簾捲起娘娘問道:「別來無恙?」宋江起身再拜:「庶民不敢聖容。」娘娘:「既然至此不必多禮。」宋江抬頭看見殿點著龍燈兩邊青衣女童侍從正中七寶九龍那個娘娘宋江

    九龍身穿
    藍田長裙白玉
    天然眉目
    櫻桃自在規模
    大仙威嚴形像

  娘娘中說:「到此。」童子兩下青衣女童執著寶瓶過來一個為首女童宋江宋江起身不敢推辭接過娘娘宋江馨香馥郁醍醐灌頂甘露一個青衣宋江宋江戰戰兢兢體面指頭青衣宋江宋江一飲而盡娘娘青衣過來宋江宋江仙女宋江便春色微醺酒後失體面再拜:「不勝酒量娘娘。」殿:「既是不能飲酒天書。」青衣屏風背後天書宋江宋江不敢再拜娘娘:「天書」,行道為主仗義安民歸正四句記取終身。」宋江再拜:「娘娘

    宿重重不是
    

  宋江再拜娘娘:「玉帝因為道行未完下方不久不可分毫懈怠若是酆都不能可以善觀熟視天機其他不可之後便在世記取目今相隔難以久留。」便童子回去,「金闕。」

  宋江便娘娘跟隨青衣女童殿石橋青衣:「受驚不是娘娘天明自然脫離。──石橋下水。」宋江憑欄青衣宋江一聲乃是南柯一夢

  宋江起來正午三更時分宋江袖子帕子天書出來天書宋江:「奇異做夢如何這天袖子言語記得不曾一句做夢分明見處此間神聖如此只是不知神明?」帳幔九龍一個娘娘夢中一般宋江尋思:「娘娘前生等閒天書必然有用吩咐四句不曾青衣女童:『天明自然脫離。』如今天色出去。」

  便衣服拂拭步步殿便金字:「」。宋江稱謝:「慚愧原來九天玄女娘娘天書性命如若能夠再見重修廟宇再建殿。」稱謝只得悄悄出來

  前面遠遠喊聲連天宋江尋思:「不濟未可出去面前不如背後。」

  卻才背後一堆步步叫道:「神聖救命則個。」宋江背後尋思:「卻又作怪他們出來卻又?」叫道:「我們。」宋江:「如何?」見背大漢大漢上半不著露出鬼怪鋼板喝道:「!」分明正是黑旋風李逵宋江:「莫非?」不敢走出

  松樹在地下李逵趕上腳踏脊背待要背後好漢趕上脊梁上首李逵兩個趕來恐怕爭功壞了義氣手把胸脯起來四散宋江兀自不敢便走出

  背後趕上好漢將來前面第二將軍第三催命判官好漢說道:「不見哥哥怎生?」叫道:「松樹背後一個人那裏?」宋江挺身出來說道:「感謝兄弟性命何以?」好漢宋江大喜:「哥哥有了頭領得知。」分頭

  宋江:「你們如何得知?」

  :「哥哥前腳頭領軍師放心不下便院長隨即下來探聽哥哥下落頭領自己放心不下我等眾人前來接應哥哥有些疏失半路撞見:『兩個追趕捕捉哥哥。』頭領大怒吩咐山寨留下軍師公孫兄弟看守寨柵其餘兄弟此間尋覓哥哥得人說道:『宋江。』守把盡數一個只有幾個隨即大哥我等不想哥哥。」未了黃信到來李俊一行眾多好漢相見宋江頭領:「賢弟不須親自下山險些做出。」宋江:「小可兄弟父親臥不安不由宋江。」:「賢弟歡喜令尊令弟家眷送去山寨。」宋江大喜拜謝:「仁兄如此施恩宋江!」

  宋江歡喜頭領上馬宋江馬上頂禮稱謝神明庇祐心願古風宋江忠義

    朝氣運將顛覆四海英雄

    山東三十六

    瑞氣盤旋鄆城

    幼年涉獵人情

    仁義九天玄女

    豪傑交遊滿天逢凶化吉天生

    上梁行道天兵

  且說一行人馬梁山學究山頭直到金沙來迎大寨聚義好漢相見宋江問道:「老父何在?」便太公出來多時,「扇子一乘太公到來眾人宋江喜從天降笑逐顏開宋江再拜:「老父驚恐宋江不孝負累父親。」太公:「弟兄兩個每日我們江州公文到來便捉取父子官司敲門此時在前不見了不知趕出三更時候二百兄弟收拾放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