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四十三回 Chapter 4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三 李逵剪徑單人 黑旋風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李逵:「哥哥。」宋江:「沂水母親第一不可第二性急悄悄便第三使帶去路上小心在意。」李逵:「甚麼不得哥哥放心今日便不住。」當下李逵爽利一口三五銀子眾人便金沙

  宋江頭領送行回到聚義坐定宋江放心眾人說道:「李逵這個兄弟必然不知兄弟中人那裏探聽消息。」便道:「只有沂水。」宋江說道:「前日聚會李逵自認同鄉。」宋江便嘍囉直至到來宋江:「李逵兄弟前往家鄉老母不好為此不肯差人路上賢弟中人那裏探聽。」:「小弟沂水現在一個兄弟喚做西門酒店李逵百丈哥哥喚做人家長工李逵打死逃走江湖一向不曾回歸如今小弟那裏探聽不妨無人看管小弟多時不曾還鄉就要回家探望兄弟。」宋江:「這個不必幾時。」言語頭領便收拾包裹交割

  宋江每日筵席飲酒快樂學究天書

  李逵獨自一個梁山來到沂水縣界李逵因此惹事無有話說沂水西門李逵人叢:「上第宋江第二江州兩院第三李逵沂水。」李逵背後指手畫腳奈何一個人向前叫道:「張大甚麼?」李逵認得旱地李逵問道:「如何?」:「說話。」

  兩個一同西門一個酒店後面李逵:「你好大膽明明萬貫宋江五千三千李逵如何那裏奈何哥哥惹事不肯做出特使趕來探聽消息一日一日如何今日?」李逵:「便是哥哥吩咐不要以此路上如何認得這個酒店那裏?」:「這個酒店便是兄弟江湖做客本錢梁山落草方回。」兄弟李逵相見置酒管待李逵李逵:「哥哥吩咐不要今日便甚麼?」不敢

  時分安排飯食李逵五更殘月霞光明朗便吩咐:「從小轉彎大路一直百丈便是母親山寨。」李逵:「自從小路大路耐煩?」:「小路多大乘勢包裹剪徑賊人。」李逵:「!」戴上便出門百丈

  天色漸漸微明之中李逵一直:「畜生。」

    崎嶇西滿
    行路

  之間前面五十大樹李逵來到樹林大漢喝道:「留下免得包裹。」李逵頭巾穿李逵一聲:「甚麼鳥人剪徑!」:「名字心膽老爺叫做黑旋風」。留下包裹便性命過去。」李逵大笑:「甚麼那裏老爺名目。」李逵那裏待要李逵在地腳踏胸脯喝道:「認得老爺?」在地叫道:「爺爺孩兒性命。」李逵:「正是江湖好漢黑旋風李逵便是老爺名字。」:「小人雖然不是黑旋風」。爺爺江湖有名提起好漢因此小人爺爺名目胡亂在此剪徑孤單客人經過黑旋風便行李逃奔以此這些利息不敢害人小人自己名叫。」李逵:「無禮包裹行李名目使。」便慌忙叫道:「爺爺一個便是兩個。」李逵問道:「一個便是兩個?」鬼道:「小人不敢剪徑九十老母無人因此小人爺爺單身包裹老母其實不曾一個人如今爺爺小人老母。」

  李逵殺人不眨眼尋思:「特地歸家一個天地性命。」起來手提便李逵:「便是黑旋風」,名目。」鬼道:「小人得了性命回家改業再不爺爺名目剪徑。」李逵:「孝順銀子本錢便改業。」李逵便取出銀子拜謝

  李逵:「既然孝順改業不合天理。」步步小路詩曰

    李逵何曾
    可見世間忠孝事情言語參詳

  時分看看小路不見一個酒店飯店之間遠遠露出草屋李逵人家後面一個婦人髽髻野花胭脂李逵放下:「嫂子客人饑餓酒食一貫。」婦人李逵模樣不敢只得:「便便客人。」李逵:「。」婦人:「不少?」李逵:「米飯。」婦人起火便將來做飯李逵淨手一個漢子歸來李逵婦人正要上山開後門便問道:「大哥那裏?」漢子:「大嫂指望出去單身整整不曾今日一個,──原來正是黑旋風」。如何在地假意叫道:『一個兩個。』便緣故便:『中有九十無人餓死。』性命一個銀子本錢恐怕省悟將來林子僻靜一回回家。」婦人:「高聲一個大漢做飯莫不正是如今門前若是麻藥在地對付金銀買賣強似剪徑!」

  李逵得了便道:「一個銀子性命要害這個正是情理。」後門出門李逵揪住婦人慌忙前門李逵捉住在地身邊前門婦人不知那裏兩個衣裳底下銀兩釵環李逵身邊銀子包裹米飯早熟菜蔬李逵一回看看:「面前不會。」拔出便洗淨炭火便一面一面尸首山路

  趕到西到家推開問道:「?」李逵雙眼念佛李逵:「鐵牛。」:「許多……幾年正在那裏安身大哥只是人家長工博得飯食濟事時常思量眼淚流乾因此一向正是如何?」李逵尋思:「梁山落草不肯,──假說便。」李逵:「鐵牛如今上路特來。」:「只是?」李逵:「鐵牛。」:「大哥商議。」李逵:「甚麼便。」待要罐子

  李逵便:「哥哥不見。」:「歸來負累。」便道:「鐵牛如今特地。」達道:「放屁當初打殺披枷帶鎖萬千如今梁山賊人通同法場江州現在梁山強盜前日江州公文到來著落原籍追捕財主官司兄弟來年不知去向不曾回家莫不同名同姓鄉貫上下使因此喫官司現今三千胡說亂道!」李逵:「哥哥不要焦躁一發同上快活多少。」大怒待要李逵卻又不過在地一直

  李逵:「必然報人不得不如及早大哥從來不曾留下五十銀子大哥歸來必然趕來。」李逵便腰包叫道:「。」:「那裏?」李逵:「只顧快活便不妨。」李逵當下出門小路便

  財主莊客趕到不見留下銀子心中:「鐵牛留下銀子那裏梁山有人性命山寨快活。」眾人不見李逵理會莊客說道:「鐵牛不知小路?」莊客理會半晌各自回去

  李逵趕來深處僻靜小路看看天色

    暮煙宿霧
    撩亂喧呼
    長江蘆花
    點點螢光
    卷起風飄敗葉深山

  當下李逵天色雙眼不明不知早晚李逵自認喚做那邊有人兩個明月步步說道:「那裏口水。」李逵:「人家安歇。」:「日中乾飯口渴不得。」李逵:「喉嚨發火。」:「。」李逵:「困倦要不。」李逵看看得到松樹一塊青石放下吩咐:「耐心。」李逵溪澗山腳

    穿不辭遠望方知出處
    溪澗豈能終歸大海波濤

  李逵來到尋思:「能夠?」起身西遠遠山頂李逵:「。」推開大聖祠堂面前香爐李逵原來座子李逵一回那裏一時性起座子前面石階香爐下來香爐乾淨香爐雙手走上

  松樹石頭不見那裏李逵蹤跡李逵心慌香爐不見不到三十草地血跡李逵疑惑血跡兩個那裏正是

    黑旋風
    

  李逵:「梁山歸來千辛萬苦大蟲不是?」心頭火起豎立起來起來兩個大蟲向前李逵一個一個便李逵趕到李逵大蟲外面大蟲李逵:「正是。」放下大蟲便後半身軀李逵仔細大蟲底下平生氣力捨命正中大蟲李逵使得大蟲一聲李逵出來老虎下去李逵待要捲起一陣狂風敗葉樹木一般下來自古:「。」一陣星月光輝之下一聲大蟲李逵李逵大蟲勢力正中大蟲大蟲不曾一者疼痛二者大蟲退不夠五七一聲登時

  李逵一時還有大蟲無有蹤跡李逵走向大聖天明次日早晨李逵收拾骨殖包裹直到大聖李逵大哭

    西九月雌雄虎子
    老母致使英雄血淚
    一身虎穴
    埋葬千古鐵牛

  李逵不免收拾包裹慢慢走過五七那裏弓弩李逵一身血污問道:「客人莫非山神土地如何獨自?」李逵尋思:「如今沂水三千如何說實話。」:「客人昨夜取水大蟲兩個兩個大聖天明下來。」叫道:「不信一個人如何便是子路一個兩個打緊兩個小可我們兩個畜生不知棍棒自從上面三五沒人我們不信?」李逵:「不是來由甚麼你們不信下來。」:「有時我們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