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四十四回 Chapter 4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四 豹子小徑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李逵兩個路旁五七不分勝敗便中間隔開叫道:「不要。」:「師父聽說小弟錯愛指教感恩只是哥哥梁山頭領及時雨將令照管大哥不爭了解哥哥如何回去見得因此手段大哥乘勢師父卻是小弟不肯下手這些我們去得師父回去不得小弟師父日常特地在此相等師父精細省得如今殺害許多人性黑旋風」,怎生回去見得知縣回去吃官司無人不如今日我們一同上山投奔未知尊意?」尋思半晌便道:「賢弟只怕那裏不肯收留。」:「師父如何不知山東及時雨專一招賢納士結識天下好漢?」口氣:「不怕吃官司只得你們。」李逵便:「哥哥何不?」便不曾老小家當當下合作趕車半路接見大喜好漢便看看相近梁山路上相見說道:「頭領兩個下山探聽消息兩個回報。」當下上山次日好漢家眷梁山大寨聚義向前拜見頭領相見好漢說道:「沂水縣綽號青眼』。」次後參拜說道:「舍弟綽號笑面虎』。」相見李逵宋江板斧訴說因此李逵剪徑眾人大笑:「猛虎今日山寨兩個。」眾多好漢大喜便筵席慶賀兩個到頭便左邊上首坐定吳用:「近來山寨十分興旺四方豪傑望風弟兄如此掌管山東酒店老小房舍住居目今山寨事業舊日酒館專一探聽吉凶事情往來義士上山如若朝廷調遣官兵可以如何進兵準備西山地廣闊弟兄帶領十數火伴那裏開店十數山南那裏開店北山那裏開店設立接應船隻緩急軍情捷報設置大關一應不許調遣早晚不得把總監工修水開河整理城垣修築大路出身修理掌管庫藏倉廒支出納入算帳設置山上許多關防文約大小頭領號數雕刻一應印信牌面衣袍鎧甲五方旗號梁山一應房舍廳堂監管修造大小戰船金沙山寨錢糧聚義兩邊安歇專管筵宴。」已定筵席不在話下梁山自此每日只是操練人馬演武水寨頭領教習廝殺不在話下一日宋江學究眾人閒話:「我等弟兄今日大義只有公孫不見回還期約便不知信息莫非兄弟我去探聽虛實下落如何。」宋江大喜說道:「只有賢弟去得旬日便信息。」當日眾人打扮下山正是

    走卒
    一生常作異鄉人行路
    出入
    行軍黃色
    家居千里不移
    緊急軍情不過
    山東

  且說梁山行法素食來到沂水縣聞人說道:「前日黑旋風好多連累不知去向至今。」冷笑當日遠遠一個人筆管看見便一聲:「太保!」定睛山坡小徑一個大漢連忙回轉問道:「壯士不曾如何呼喚?」慌忙:「足下太保』!」便拜倒在地連忙答禮問道:「足下?」:「小弟人氏綠林安身江湖上都小弟豹子數月之前路上酒肆遇見公孫先生同在相會梁山招賢納士如此義氣寫下小弟自來大寨只是不敢輕易公孫先生:『家道酒店招引上山山寨一個報頭喚做太保院長八百兄長非常因此一聲不想仁兄正是天幸無心。」:「小可特為公孫先生杳無音信將令差遣探聽消息公孫不期足下。」:「小弟雖是下地州郡倘若隨侍兄長。」:「足下作伴萬幸公孫先生一同梁山。」見說大喜結拜兩個緩緩置酒:「使行法不敢。」兩個相待次日早起早飯收拾動身便問道:「兄長使行法走路小弟如何只怕同行不得!」:「行法得人兩個一般要行便便不然如何?」:「小弟不得兄長神體。」:「不妨作用一般只是吃素無妨。」當時兩個兩個作用行法口氣上面兩個輕輕要緊隨著兩個江湖緩緩不知多少兩個時分前面來到一個去處四圍高山中間自認便說道:「哥哥此間地名喚做前面高山常常大夥在內近日不知如何因為山勢秀麗以此喚做。」兩個來到忽地一聲走出一二嘍囉攔住去路好漢喝道:「行人住腳兩個甚麼鳥人那裏買路錢兩個性命!」:「哥哥結果。」著筆兩個好漢來得走近前來上首那個便叫道:「不要動手不是哥哥!」卻才認得上首那個大漢軍器向前便這個長漢施禮說道:「兄長兩個弟兄相見。」問道:「兩個壯士如何認得賢弟?」便道:「這個認得小弟好漢襄陽人氏江湖上人火眼』。使鐵鏈不得合夥不曾見面今日相遇!」便問道:「哥哥這位兄長不是等閒。」:「仁兄梁山好漢太保便是。」:「莫不是江州院長能行八百路程?」:「小可便是。」兩個頭領慌忙:「平日不想今日在此!」如何

    襄陽江湖飄蕩思歸
    人肉火眼

  當下壯士施禮問道:「這位好漢?」:「兄弟真定人氏大小船隻原因押送花石嗔怪提調責罰一時逃走江湖綠林安身長大白淨一身肉體一個綽號竿。」見說大喜怎生模樣

    艨艟
    妙手白玉竿

  當時心中好漢說話問道:「兄弟在此聚義幾時?」:「兄長一年多半載西地面一個哥哥京兆府人氏出身極好刀筆為人聰明分毫不肯苟且本處鐵面』。使舞劍智勇朝廷知府到來沙門島經過我們在此安身聚集二百使得年長現在山寨為主煩請義士小寨相會片時。」便嘍囉馬來騎馬山寨多時有人連忙果然人物肥胖四平八穩心中暗喜

    問事心靈落筆
    毫髮無私鐵面

  當下邀請義士聚義謙讓宗正好漢賓主相待坐定筵宴當日大吹大擂飲酒看官聽說時節到來天幸自然相逢

    豪傑遭逢連環共相
    將相梁山錯用

  當下眾人飲酒中間筵上說起頭領招賢納士結識天下四方豪傑待人接物一團和氣仗義疏財許多好處頭領同心協力八百梁山如此雄壯中間四下茫茫許多兵馬官兵來到只管言語:「小弟三百人馬財貨車子糧食草料仁兄微賤引薦大寨號令效力未知尊意?」大喜:「待人接物無異諸公相助錦上添花便收拾下行小可公孫先生回來那時一同做官前往。」眾人大喜酒至半酣移去景致端的

    茫茫隱隱青山
    幾多彩雲
    寂寞稚子
    淒涼
    只好強人寨柵好漢旌旗

  喝采:「秀麗你等如何來得到此?」:「幾個不成材兩個這個去處。」大笑好漢起身舞劍稱讚不已各自安歇次日下山好漢不住下作收拾行裝整理動身不在話下

  且說山寨早來州城客店安歇便道:「哥哥公孫先生出家人村落不在。」:「。」當時城外到處詢問公孫先生下落消息一個人曉得一日早起遠遠訪問一個認得兩個第三:「城中有人認得。」當日州城兩個尋問老成:「認得不是城中只怕縣名居住。」

  一個大街遠遠鼓樂一個人林立街上前面兩個牢子一個許多禮物花紅一個若干緞子後面傘下一個人生人物露出藍靛一身鳳眼朝天淡黃面皮河南人氏一個叔伯哥哥知府一向流落在此一個新任知府認得因此兩院市曹行刑因為一身武藝面貌以此臨江好處

    玲瓏
    芙蓉
    背心猩紅

    問事手段行刑
    面色
    人稱好漢

  當時中間背後一個牢子原來回來相識賀喜回家正從面前過來路口攔住小路一個叫做守禦城池幾個城外時常使破落漢子官司奈何外鄉人有人懼怕因此當日正見賞賜許多幾個趕來眾人攔住路口撥開眾人面前叫道:「。」:「大哥。」:「不要特來百十使用。」:「雖是認得大哥不曾錢財相交如何借錢?」:「今日百姓許多財物如何?」:「別人好看怎麼百姓放刁統屬。」便眾人向前花紅緞子叫道:「無禮。」向前物事背後兩個拖住幾個牢子各自迴避兩個施展不得只得中間大漢看見眾人動彈不得大漢路見不平便放下分開眾人前來:「你們?」喝道:「乞丐!」大漢大怒焦躁起來劈頭在地幾個幫閑待要動手大漢一個打的東倒西歪本事施展一對拳頭相似幾個破落打翻在地不是起來一直忿怒大踏步跟著包袱在後小巷大漢兀自歇手路口廝打暗暗喝采:「端的好漢路見不平相助』,壯士!」正是

    龍泉不平
    旁觀相助安知

  當時便向前:「好漢薄面罷休。」兩個一個酒店放下大漢叉手:「大哥解救小人。」:「弟兄兩個也是外鄉人壯士仗義一時拳手誤傷人命特地這個出場壯士到此相會結義則個。」大漢:「仁兄小人卻又相待不當。」便道:「『四海之內兄弟』,。」相讓那裏一代酒保身邊取出銀子酒保:「不必只顧我們一發總算。」酒保銀子一面菜蔬果品之類問道:「壯士何處?」:「小人金陵建康人氏小學在身一生執意路見不平相助小弟拚命』。叔父外鄉販賣不想叔父半途亡故本錢還鄉不得流落在此度日。」:「小可兩個此間干事壯士如此豪傑流落在此怎能發跡不若挺身江湖上去下半快樂也好。」:「小人使別無本事如何發達快樂?」:「這般時節不得一者朝廷不明奸臣閉塞小可一個一口氣投奔梁山如今金銀穿衣朝廷招安早晚。」口氣:「小人便門路。」:「壯士小可。」:「小人不敢貴姓?」:「小可兄弟。」:「江湖江州太保莫非正是足下?」:「小可便是。」身邊包袱銀子本錢不敢再三謙讓知道梁山太保」。訴說心腹外面有人尋問卻是帶領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