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四十五回 Chapter 4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五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回來店面便辭別出門說道:「叔叔老漢已知叔叔叔叔不曾回家今日回來收拾叔叔已定開店因此買賣,……便開店叔叔在家叔叔小女一個不幸沒了週年因此買賣明日報恩寺僧人做功就要叔叔管待則個老漢年紀高大不得因此一發叔叔。」:「既然小人定性幾時。」公道:「叔叔今後並不疑心只顧隨分。」當時素食

  見道到來鋪設壇場擺放佛像鐘磬香花燈燭一面安排齋食時分回家吩咐:「賢弟今夜不得前來凡事支持則個。」:「哥哥放心晚間兄弟料理。」自在門前照管多時一個年紀小的和尚簾子和尚端的整齊

    一個旋光麝香松子
    直裰使栴檀
    鞋履福州
    絲絛西
    光溜賊眼施主
    滿口甜言喪家少婦
    草庵尼姑
    色膽方丈行者

  和尚深深問訊答禮:「師父。」背後一個道人兩個盒子便:「丈人師父。」出來和尚便道:「如何一向不到。」老子:「便是這些店面工夫出來。」和尚便道:「週年掛麵。……」老子:「甚麼道理教師!」叔叔出來門前和尚

  婦人樓上下來不敢十分穿重孝只是便:「叔叔物事?」:「一個和尚丈人。」婦人便:「師兄闍黎一個老實和尚便是絨線小官出家報恩寺師父門徒結拜因此師兄法名叫做。──叔叔晚間念經這般聲音。」:「原來。」有些

  婦人便和尚著手隨後出來婦人外面和尚便起身向前合掌深深問訊婦人便道:「甚麼道理教師!」和尚:「薄禮不足掛齒。」婦人:「師兄何故這般出家人物事怎的消受?」和尚:「新造水陸隨喜見怪。」婦人:「計較老母許下願心早晚。」和尚:「自家如何但是吩咐便。」婦人:「師兄便。」出來婦人拿起帕子雙手和尚和尚一頭只顧婦人身上婦人嘻嘻和尚人道色膽:「『不仁。』婆娘常常只顧嫂嫂一般相待原來婆娘不是良人出場不見。」

  此時三分在意便出來賊禿放下茶盞便道:「大郎。」婦人便插口:「這個叔叔便是兄弟。」和尚虛心冷氣動問:「大郎何處?」:「金陵人氏因為只好替人出力以此叫做拚命』。漢子禮數不到和尚休怪!」:「不敢不敢眾僧道場。」出門婦人:「師兄早來。」和尚:「便。」婦人和尚出門門前只顧尋思看官聽說原來但凡世上和尚色情為何句話俗人出家人一般所生緣何見得和尚色情和尚第一一日三餐檀越施主高堂大殿僧房俗事睡著尋思只是假如譬喻一個財主雖然一日多少夜間錢物掛念三更二更同床共枕情趣一等百姓一日辛辛苦苦掙扎早晨不到五更半夜上床到底明日縱然妻子有些顏色甚麼意興因此和尚一心專一理會這等勾當那時古人評論到此去處和尚真個利害因此蘇東坡學士:「禿禿禿禿。」和尚還有四句言語

    一個便是
    兩個和尚
    
    餓鬼

  且說自在門前尋思半晌支持管待多時行者燒香少刻闍黎眾僧道場接著相待歌詠讚揚闍黎同一一般年紀小的和尚闍黎護法追薦生天婦人來到執著禮佛闍黎精神真言和尚老婆這等模樣起來

    輕狂念佛不知顛倒
    闍黎真言高低
    燒香行者推倒花瓶
    秉燭頭陀

    表白稱做大唐
    
    便落地不知

    
    一塊
    滿堂縱橫
    藏主徒弟
    維那打破老僧
    十年苦行一時金剛不住

  眾僧看見婦人不覺一時間佛性不定心猿意馬以此德行高僧世間難得冷笑:「功德不如。」和尚闍黎眾僧背後過頭婦人嘻嘻婆娘兩個眉來眼去目送看在自有五分不快眾僧嚫錢公道:「師父則個。」少刻眾僧起身再入道場心中好生不快板壁

  婦人一點那裏防備看見便支持眾僧一回茶食果品闍黎眾僧用心天王拜懺三寶追薦三更時分眾僧困倦闍黎精神高聲婦人慾火熾盛不覺便和尚說話賊禿慌忙來到婦人面前婆娘扯住和尚袖子說道:「師兄明日功德爹爹願心不要。」和尚:「記得還願。」和尚:「這個叔叔好生利害。」婦人:「這個不是骨肉。」闍黎:「放心至親兄弟。」兩個一回和尚出去不想板壁得著看在五更道場滿佛化眾僧回去婦人上樓尋思氣道:「哥哥豪傑這個淫婦。」一肚皮作坊

  次日回家出去闍黎一套整整齊齊僧衣公家婦人和尚慌忙出來接著便婦人:「教師勞神功德未曾。」闍黎:「不足掛齒願心僧寺現在念經只要一道就是。」婦人:「。」便父親出來商量便出來:「老漢打熬不得有失陪侍不想叔叔無人管待卻是休怪休怪。」和尚:「正當自在。」婦人便道:「師兄說道明日寺中做好事教師念經明日只要證明也是了當一頭。」公道:「也好明日只怕買賣無人。」婦人:「叔叔在家照管怎的?」公道:「出口明日只得。」婦人銀子做功和尚,「有勞師兄輕微明日素麵。」闍黎:「。」銀子便起身:「眾僧來日。」婦人和尚門外自在作坊安歇起來詩曰

    古來佛殿
    鵲橋

  當晚回來安歇婦人晚飯說道:「阿婆臨死孩兒許下經懺願心報恩寺明日孩兒那裏便知道。」:「大嫂便何妨。」婦人:「嗔怪因此不敢。」當晚各自

  次日五更雄起承應官府起來自理做買賣婦人起來打扮十分一乘轎子一早買賣打扮時候一身衣裳:「小弟叔叔照管門前老漢女同願心便。」:「小人照管照管嫂嫂早早。」已知

  且說跟著轎子報恩寺古人偈子

    華嚴

    慈悲如何本來方便

    心地無私地獄天堂作者

  言語古人留下善惡報應如影隨形六度三歸五戒後世闍黎賊禿婦人結拜阻滯礙眼因此不能上手自從婦人結識只是眉來眼去真實道場約定賊禿整頓精神山門伺候看見轎子到來喜不自勝向前迎接公道:「有勞和尚。」婦人:「多多有勞師兄。」闍黎:「不敢不敢和眾僧都水陸五更起來誦經如今未曾卻是功德。」婦人老子水陸安排香燭之類十數僧人婦人三寶闍黎地藏菩薩面前懺悔便眾僧吃齋徒弟陪侍和尚僧房婦人僧房深處預先準備叫聲兩個侍者白雪朱紅放下盞子一個小小名人書畫妙香女兒和尚婦人:「師兄端的出家人去處清幽靜樂。」闍黎:「妹子笑話怎生宅上。」公道:「師兄一日我們回去。」和尚那裏便道:「難得在此不是外人今日齋食施主如何!」未了進來是日希奇果子異樣菜蔬諸般擺滿婦人便道:「師兄何必打攪。」和尚:「不成禮數薄情而已。」和尚:「多時。」老兒:「端的。」和尚:「前日一個施主家傳三五明日婿。」老兒:「甚麼道理?……」和尚:「無物娘子胡亂。」兩個哥兒輪番婦人:「。」和尚:「難得到此。」轎夫各人和尚:「不必記掛僧都吩咐道人在外自有放心開懷。」原來賊禿這個婦人特地對付這等有力不過不住

和尚:「。」和尚兩個老兒一個淨房和尚:「娘子開懷。」婦人一者有心情懷自古:「色迷。」婦人便有些朦朧上來:「師兄只顧甚麼?」和尚嘻嘻:「只是敬重娘子。」婦人:「不得了。」和尚:「娘子僧房佛牙。」婦人便道:「正要佛牙則個。」和尚婦人樓上卻是闍黎臥房鋪設十分整齊婦人五分歡喜便道:「端的臥房乾淨。」和尚:「只是一個娘子。」婦人:「便一個不得?」和尚:「那裏這般施主。」婦人:「佛牙則個。」和尚:「下去便取出。」婦人:「下去老爺。」自下和尚關上婦人:「師兄怎的?」賊禿蕩漾向前婦人說道:「娘子十分愛慕心路今日難得娘子到此這個機會則個!」婦人:「老公不是好惹倘若得知。」和尚跪下:「只是娘子可憐見則個!」婦人著手說道:「和尚倒會老大耳刮子!」和尚嘻嘻說道:「任從娘子只怕娘子。」婦人便和尚:「不成當真。」和尚便婦人歡娛正是

    不顧如來法教佛祖遺言
    一個色膽歪斜丈夫利害
    一個蕩漾長老
    這個氣喘
    一個渾如
    一個一個山盟海誓
    闍黎快活道場
    報恩寺真是極樂世界
    可惜菩提甘露一朝

  先人留下兩句言語和尚蛀蟲鑽進凡俗人家豈可自古

    餓鬼弄假成真
    引入

  當時兩個雲雨賊禿摟住婦人說道:「既有我身只是今日雖然成了只得一霎時恩愛快活不能歡娛必然。」婦人便道:「不要尋思計較老公一個二十來日宿每日在後伺候若是夜晚老公不在便一個出來便放心五更睡著不知那裏一個報曉頭陀後門木魚高聲便出去這等一個一者外面。」和尚大喜:「只顧如此自有頭陀道人吩咐便。」婦人:「不敢留戀疑忌回去不要。」婦人連忙便慌忙便僧房轎夫門前伺候闍黎婦人出山門外婦人作別歸家不在話下

  闍黎自來報曉頭陀原有道人後退過活頭陀每日只是五更木魚報曉念佛天明齋飯和尚安排相待銀子起身說道:「弟子祿師父恩惠。」闍黎:「志誠早晚度牒這些銀子權且衣服穿著。」原來闍黎從前只是教師不時念經嚫錢感恩尚未。「今日銀兩有用何必開口?」便道:「師父有事小道向前。」闍黎:「如此好心所有女兒來往約定後門擺設在外便是那裏有無好去五更起來念佛可就那裏後門沒人便木魚報曉高聲便出來。」便道:「這個!」當時應允後門齋飯出來說道:「道人如何前門齋飯在後?」便婦人得了便出來後門問道:「道人莫不是五更報曉頭陀?」:「小道便是五更報曉頭陀晚間。」婦人大喜便樓上銅錢頭陀轉身便婦人說道:「小道便是闍黎心腹特地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