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四十六回 Chapter 4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六 大鬧屏山 拚命火燒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鄰舍王公直到知府一行跪下:「老子在地下兩個死屍在地下一個和尚一個頭陀身上頭陀身邊。」老子:「老漢每日營生只是五更出來今朝猴子只顧下面打碎兩個死屍在地一時起來鄰舍扯住相公明鏡。」知府隨即供詞公文仵作鄰舍王公一干下來檢驗屍首明白回報眾人登場稟復知府:「殺死僧人報恩寺闍黎傍邊頭陀和尚穿身上致命身邊凶刀勒死一道和尚懼罪自行勒死。」知府本寺緣故不知知府決斷:「眼見得和尚頭陀不公不法互相殺死王公鄰舍聽候屍首本寺住持棺木別處互相殺死文書便。」知府:「。」隨即發落一干不在話下

  州城有些好事子弟調

    禿無狀做事
    夫婦
    滿盈玷辱諸多和尚血泊里巷
    今日赤條條甚麼模樣
    不想祖師
    生天賊禿婆娘

  後來書會知了拿起臨江

    淫行沙門暗中不爽分毫
    頭陀屍首蹊蹺屠刀
    大和尚此時和尚昨夜風騷
    空門刎頸見相拚死

  滿城婦人不敢只是暗暗叫苦

  有人殺死和尚頭陀八分尋思:「做出前日一時間錯怪今日真實。」走過前來背後有人叫道:「哥哥那裏?」過頭便道:「兄弟。」:「哥哥下處說話。」客店說道:「哥哥兄弟說謊?」:「兄弟休怪一時愚蠢不是酒後失言婆娘瞞過兄弟不得特來賢弟負荊請罪。」:「哥哥兄弟雖是不才小人卻是頂天立地好漢如何這等哥哥日後奸計因此哥哥表記哥哥和尚頭陀衣裳在此。」心頭火起便道:「兄弟休怪今夜賤人惡氣。」:「又來了既是勾當如何不知法度不曾如何得人倘或小弟胡說不錯。」:「怎生罷休?」:「哥哥依著兄弟言語男子。」:「賢弟男子?」:「此間東門屏山好生僻靜哥哥明日說道多時不曾燒香大嫂婦人出來山上小弟那裏等候當頭對面是非明白哥哥那時休書婦人不是?」:「兄弟何必身上清潔已知婦人。」:「不然哥哥知道往來真實。」:「既然兄弟如此高見必然明日賤人。」:「小弟。」

  當下客店辦事回來並不提起每日一般次日天明起來婦人說道:「昨夜夢見神人不曾許下東門炷香未曾今日。」婦人:「便我去?」:「願心卻是當初說親許下必須。」婦人:「既是我們沐浴。」:「我去轎子便洗浴梳頭。」

  來客相約便兄弟:「哥哥半山步行上來自在上面一個不要閒人上來。」

  歸來早飯婦人不知只顧打扮齊整轎夫轎子早在門前伺候:「泰山看家大嫂燒香便。」公道:「燒香。」

  婦人轎子跟著在後東門吩咐轎夫:「屏山。」不到兩個時辰早來屏山原來屏山東門二十人家上面盡是青草白楊寺院當下婦人半山轎夫轎子婦人婦人問道:「?」:「只顧上去轎夫等候不要少刻一發打發酒錢。」轎夫:「這個不妨小人在此伺候便。」引著婦人個人山坡上面婦人:「如何將來?」:「使上去。」婦人古墓便包裹樹根:「嫂嫂。」婦人連忙:「叔叔?」一頭一面:「在此多時。」:「前日說道叔叔言語調戲胸前今日無人兩個明白。」婦人:「哎呀只顧甚麼?」著眼:「嫂嫂怎麼不是閒話正要哥哥面前明白。」婦人:「叔叔沒事把兒甚麼?」:「嫂嫂證見。」便包裹取出闍黎頭陀衣服地下:「認得?」婦人飛紅無言可對便說道:「便端的。」

  便丫頭面前喝道:「賤人好好和尚怎生約會如何教頭木魚性命一句。」叫道:「不要。」僧房上樓佛牙來看酒醒說起,「兩個背地第三教頭化齋銅錢施與娘子約定但是宿在後門外便是暗號頭陀來看和尚當晚闍黎俗人頂頭五更頭陀木魚高聲念佛開後門出去但是和尚不得只得娘子一套衣裳只得隨順往來後來便首飾叔叔言語調戲。──這個不曾因此不敢。」

  便道:「哥哥得知這般言語不是兄弟如此哥哥嫂嫂備細緣由。」

  婦人喝道:「賤人丫頭便一些實情饒了賤人性命。」婦人說道:「不是舊日夫妻饒恕一遍。」:「哥哥含糊不得須要嫂嫂一個明白備細緣由。」喝道:「賤人!」

  婦人只得和尚道場說起直至往來一一:「哥哥調戲?」婦人:「前日我見叔叔看見破綻五更提起叔叔如何叔叔並不。」

  :「今日明白任從哥哥心下如何措置。」

  :「兄弟賤人頭面親自。」便婦人頭面首飾衣服裙帶親自手把婦人首飾說道:「哥哥這個賤人甚麼一發斬草除根。」:「果然兄弟自動。」

  不好待要婦人叫道:「叔叔。」:「嫂嫂哥哥自來。」

  向前舌頭便婦人:「賤人一時間不明險些瞞過一者壞了兄弟情分必然性命不如今日先下手為強婆娘心肝五臟看一看。」肚子取出心肝五臟松樹婦人七事分開頭面衣服包裹:「兄弟商量一個便如今一個奸夫一個淫婦只是那裏安身?」:「兄弟尋思自有所在哥哥便不可。」:「卻是那裏?」:「哥哥兄弟殺人那裏?」:「不曾認得那裏一個人如何便收錄我們?」:「哥哥如今天下江湖山東及時雨招賢納士結識天下好漢不知道一身武藝收留!」:「凡事免得後患不合疑心不肯我們。」:「不是出身哥哥一發放心前者哥哥兄弟一日酒店兩個一個梁山太保一個豹子兄弟銀子兀自因此。」:「既有門路我去收拾盤纏便。」:「哥哥這般倘或如何脫身包裹若干釵釧首飾兄弟有些銀兩三五個人何須去取惹起是非如何解救便不可遲滯我們只好。」

  便包裹在身待要古墓松樹走出一個人叫道:「世界蕩蕩乾坤投奔梁山多時。」便認得高唐人氏流落在此一地勾當喫官司卻是叫做」。

    身軀眼目
    形容行走
    穿更深
    高手

  當時便:「如何?」:「哥哥小人近日道路東西哥哥在此行事不敢出來衝撞聽說梁山小人如今在此勾當幾時跟隨哥哥上山不好未知尊意小人?」:「既是好漢中人那裏如今招納壯士一個如此我們一同。」:「小人認得小路。」當下個人自取小路梁山

  兩個轎夫半山等到紅日西不見下來吩咐不敢上去不過不免信步上山一群古墓兩個轎夫上去原來卻是以此聒噪轎夫慌忙回家一同知府隨即差委仵作行人屏山檢驗屍首回復知府:「一口婦人松樹使殺死古墓一堆婦人和尚頭陀衣服。」知府想起前日和尚頭陀備細詢問老子僧房酒醉出去緣由細說一遍知府:「眼見得婦人和尚通姦使頭陀路見不平殺死頭陀和尚今日婦人使無疑如此便端的。」當即移文賞錢捕獲其餘轎夫聽候棺木屍首殯葬不在話下

  再說遷離地面宿一日鄆州地面過得香林望見高山不覺天色漸漸看見前面客店個人門首

    大溪數百垂柳梅花茅茨蘆葦前後土炕壁廂一行書寫;」。」

    荒村高車馬來

  當日黃昏時候店小二關門個人小二問道:「客人來路以此。」:「我們今日一百以上路程因此。」小二個人來安問道:「客人不曾?」:「我們自理。」小二:「今日乾淨客人不妨。」問道:「?」小二:「今日早起有些人家。」:「也罷做飯理會。」小二取出自在安頓行李取出店小二明日一發算賬小二便熟菜桌子一面小二放下下酒看見十數小二:「怎的軍器?」小二:「主人。」:「家主甚麼?」小二:「客人江湖如何不知名字前面高山便喚做獨龍巍巍便喚做獨龍上面便是主人住宅方圓三十喚做莊主太公朝奉個兒稱為五七人家佃戶喚作常有家人宿以此。」:「軍器?」小二:「此間梁山不遠那裏賊人因此準備。」:「銀兩如何?」小二:「這個使不得器械上都編著字號小人不得主人家的棍棒主人法度。」:「自取便只顧。」小二:「小人不得了客人自便。」小二

  一回:「哥哥?」:「店小二沒了那裏?」嘻嘻提出老大公雞問道:「那裏?」:「兄弟卻才後面淨手尋思哥哥悄悄後面那裏乾淨哥哥。」:「還是這等。」:「本行。」一回一面店小二放心不下起來前後照管有些雞毛骨頭小二慌忙後面不見了連忙出來問道:「客人你們好不達道如何報曉?」:「見鬼路上何曾!」小二:「那裏?」:「野貓鷂鷹得知!」小二:「不是?」:「不要便。」店小二:「報曉不得便銀子不濟只要。」大怒:「老爺便?」店小二:「客人你們野火不比別處客店便梁山賊寇。」大罵:「便是梁山好漢怎麼我去!」:「好意我去!」小二一聲:「!」赤條條走出三五大漢一個打翻小二待要不得幾個大漢後門:「兄弟一定報人我們。」當下包裹分開穿上各人:「左右只是左右不可放過。」便四下草房起來頃刻間腳步大路便正是

    
    梁山波浪山莊化作

  個人兩個更次前面後面火把不計其數一二將來:「不要我們小路。」:「一個一個兩個天色明朗。」未了四下合攏在後莊客不知趕來五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