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四十七回 Chapter 4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七 生死 一打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相見便問道:「這位兄長?」:「這個兄弟中山人氏因為面顏以此鬼臉』。上年做買賣來到一口氣打死同夥客人喫官司說起拳棒省得維持不想今日在此相會。」

  便問道:「恩人為何公事來到?」附耳:「人命梁山昨晚投宿同一火伴報曉一時店小二起來性起放火連夜逃走背後趕來弟兄兩個幾個不想中間撓鉤兩個到此正要問路不想遇見賢弟。」:「恩人不要。」:「賢弟。」

  坐下當下飲酒便道:「小弟自從恩人恩惠來到此間一個大官人見收錄小弟在家主管每日托付身上信任以此不想。」:「此間大官?」

  :「此間獨龍前面山岡中間西邊東邊總有一二人家豪傑頭家喚做朝奉個兒名為長子次子一個教師喚做鐵棒不當自有一二了得莊客西邊那個莊主太公個兒喚做飛天十分了得一個女兒英雄使日月馬上了得村莊卻是主人使飛刀神出鬼沒下生誓願同心吉凶惟恐梁山好漢過來因此準備如今小弟大官搭救。」問道:「大官莫不是江湖?」:「正是。」:「江湖獨龍應是好漢原來多聞真個了得男子我們。」便酒保計算酒錢那裏便酒錢

  便來到真個外面粉牆數百合抱柳樹門外接著兩邊二十明晃晃滿軍器:「哥哥在此小弟大官出來相見。」多時應從出來果然人物臨江

    猿臂
    疏財仗義英豪
    雪白

    飛刀銀條
    分毫
    應真壯士名號」。

  當時拜見連忙答禮便再三謙讓便相待兩個再拜:「大官性命生死不敢。」先生商議填寫名諱使圖書印記便一個主管星火這個

  主管東人書札上馬拜謝:「壯士放心小人書便當。」:「後堂等待。」兩個相待有理心中

  時分那個主管回來後堂問道:「去取那裏?」主管:「小人朝奉放還後來走出焦躁起來。」:「三家村生死便當如何起來不好以致如此主管朝奉仔細緣由。」:「小人東人親筆那裏。」:「。」親自書札封皮使一個字圖鞭子便上馬:「放心親筆少刻定當放還。」在後飲酒等待

  看看天色不見回來心中疑惑莊客報道:「主管回來。」問道:「幾個回來?」莊客:「只是主管獨自一個跑馬回來。」頭道:「卻又作怪往常不是這等今日緣何?……」前廳來看模樣面皮半晌的話

    面貌天生異常古怪
    三分模樣酆都

  連忙問道:「備細緣故怎麼。」:「小人東人書札那裏第三重門遇見弟兄那裏小人喝道:『甚麼?』小人躬身:『東人在此。』:『主人人事使男女那個梁山賊人如今正要?』小人說道:『這個不是梁山內人客人東人不想明日東人依舊薄面高抬貴手寬恕寬恕。』叫道:『!』小人:『請看東人親筆書札在此。』接過拆開來看粉碎小人:『老爺梁山。』小人不敢盡言畜生無禮東人百般便莊客小人小人飛馬路上氣死小人許多生死今日全無仁義。」詩曰

    利害便
    平日真義臨時說死

  心頭無明高舉三千不下莊客馬來:「大官息怒小人壞了義氣。」那裏便黃金前後穿大紅袍飛刀戴上三百悍勇莊客上馬帶領二十騎馬跟著

  日漸時分獨龍便人馬原來獨龍山岡四下城牆頑石壘砌高二前後四邊四下軍器門樓銅鑼勒馬:「毀謗老爺。」六十騎馬火炭馬上朝奉第三怎生裝束

    身穿梅花
    鋼刀
    下垂殺氣

  大罵:「退頭上生死誓願同心保護有事早來物件無有一個平人二次如何書札恥辱道理?」:「俺家生死誓願同心梁山反賊山寨如何結連反賊?」喝道:「梁山平人?」:「賊人胡說亂道遮掩不過便賊人!」

  大怒坐下便兩個獨龍一來一往一下十七不過便馬上左手右手滿翻身應急翻筋斗下馬便馬來一聲直奔彪馬將來不住便直立起來險些隨從馬上將來衣甲只得退回上馬莊客人馬二三見天回去

  回到後堂宅眷出來衣甲便瘡口連夜在後商議說道:「既是大官無禮不能勾出我等連累大官弟兄兩個只得上梁頭領大官。」辭謝:「不用無奈壯士只得休怪。」金銀那裏:「江湖之上不必推卻。」兩個收受大路作別不在話下

  且說梁山望見遠遠新造酒店出來兩個問路酒店卻是梁山做眼酒店正是掌管兩個一面一頭動問酒保上梁路程兩個非常便答應:「客人那裏上山?」:「我們。」勇猛想起:「莫非足下?」:「乃是這個兄弟大哥如何得知?」慌忙:「小子認得前者哥哥回來稱說兄長聞名久矣上山。」隨即酒保置辦相待推開後面窗子蘆葦嘍囉便上船上岸使上山下山來迎一同至大頭領知道好漢上山聚會大寨坐下參見宋江頭領相見兩個蹤跡本身武藝眾人大喜讓位漸漸說到大寨不合報曉一時起來放火二次堅執誓願山寨好漢千般辱罵十分無禮萬事纔然大怒:「孩兒兩個!」正是

    商量
    豪傑心腸綠林法度

  宋江慌忙:「哥哥息怒兩個壯士不遠千里同心協助如何?」:「梁山好漢自從之後便忠義為主仁德一個個兄弟下山不曾銳氣上山兄弟豪傑光彩兩個梁山好漢名目因此連累我等受辱今日兩個首級那裏號令便那個不要銳氣孩兒。」宋江:「不然哥哥賢弟那個等人以致惹起賢弟玷辱山寨每每有人山寨敵對山寨人馬錢糧缺少我等吹毛求疵因而正好乘勢三五糧食我們其實無禮哥哥權且息怒小可不才賢弟下山那個山寨銳氣小輩恥辱許多糧食山寨四者上山。」學究:「哥哥最好豈可山寨手足?」便道:「寧可小弟不可絕了。」頭領謝罪宋江:「賢弟異心山寨號令不得不如此便是宋江過失斬首不敢如今新近鐵面軍政定例賢弟只得恕罪恕罪。」謝罪之下山寨嘍囉頭領一面慶喜筵席房屋安歇每人嘍囉當晚次日筵席會眾商量議事

  宋江鐵面計較下山人數諸位頭領宋江那個商量已定蓋頭鎮守山寨不動留下學究弟兄護持大寨職事人員不動到頭造船頂替監督戰船寫下告示下山頭領頭一宋江李俊李逵黃信帶領三千嘍囉三百披掛下山前進第二便是林沖三千嘍囉三百隨後接應金沙小寨接應糧草山寨

  且說宋江頭領早來獨龍前軍寨柵宋江中軍坐下便商議:「路徑未可進兵使兩個探聽路途曲折路程進去敵對。」李逵便道:「哥哥兄弟多時不曾便。」宋江:「兄弟不得若是細作勾當不著。」李逵:「這個何須哥哥費力兄弟自帶二百孩兒這個上人何須要人打聽。」宋江喝道:「胡說一壁廂便。」李逵走開說道:「打死幾個蒼蠅何須大驚小怪。」宋江便說道:「兄弟。」便道:「如今哥哥許多人馬如何我們甚麼人人?」便道:「自打了解法師身邊著法我法不要前後。」:「只是進去便身邊暗器有些緩急用得著。」:「計較今夜打點五更起來便。」正是忿相爭所以古人西江

    軟弱安身剛強惹禍
    賢才
    易碎
    舌根

  且說不到二十路徑曲折四下相似樹木便背後漸近一個身穿法衣著法進來沒人說道:「看見路徑不知那裏前日跟隨天色他們眾人熟路仔細。」:「不要路徑曲直只顧大路便。」只顧大路前面人家酒店便酒店門前門前每人身上穿背心往來如此便一個年老:「丈人請問此間風俗?」老人:「那裏客人原來不知。」:「小人山東棗子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