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四十九回 Chapter 4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十九  大劫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學究說道:「今日機會上來投入最好相識知道哥哥不利計策以為進身隨後便之內可行?」宋江大喜:「!」笑逐顏開

  說話甚麼計策下來便看官牢記話頭原來明初一同這邊一句那邊一回因此話頭一回投入乘機下來接著原來山東海邊州郡喚做登州登州城外山上豺狼虎豹出來傷人因此登州知府文書捉捕登州山上大蟲仰山不行登州一家兄弟兩個哥哥喚做兄弟喚做弟兄兩個使鋼叉一身驚人武藝當州第一一個綽號喚做兩頭」,綽號叫做」。父母不曾哥哥七尺以上身材面皮這個兄弟利害七尺以上身材兩個飛天夜叉有時性起恨不得倒地西江弟兄好處

    登州生來英豪
    穿麋鹿
    蓮花鎲,尖刀
    裙子年少

  弟兄兩個文書回到整頓穿兩個登州山上上等一日濟事收拾下去次日乾糧上山伺候看看弟兄兩個爬上等到五更動靜兩個西天明兩個心焦說道:「日內大蟲。」

  兩個第三日夜時分不覺身體困倦兩個未曾合眼兩個起來鋼叉一個大蟲地上兩個鋼叉向前大蟲便兩個向前不到半山大蟲不住一聲:「認得太公下去大蟲。」

  當時弟兄兩個鋼叉太公敲門此時天明兩個敲開莊客太公知道多時太公出來放下鋼叉說道:「伯伯多時不見今日特來。」太公:「如何話說?」:「不敢驚動伯伯如今因為官司文書捕獲大蟲一連五更一個伯伯一路大蟲。」太公:「不妨既是早飯去取。」莊客安排相待當時起身:「伯伯大蟲。」太公:「既是去取。」不敢相違只得莊客太公:「如今去取大蟲。」:「伯伯。」

  太公莊客鑰匙開門百般太公:「多時不曾有人因此不得去取打開。」莊客便敲開眾人不見太公:「兩個莫不仔細不曾?」:「兩個生長如何認得?」太公:「便有時。」:「哥哥來看一帶平平血路上頭如何伯伯莊客。」太公:「我家如何得知大蟲便看見當面敲開兩個一同如何說話!」:「伯伯這個大蟲。」太公:「兩個無道好意顛倒大蟲。」:「甚麼官府文書本事我見兄弟兩個。」太公:「。」便道:「?」太公:「我家內外兩個教化無禮。」不見心中便起來攀折欄杆太公叫道:「白晝搶劫!」兩個打碎上都準備兩個便出門:「大蟲官司理會。」

  捕獲巧計牢籠

  當日後來引起

  兩個之間上來夥伴認得太公兒子接著說道:「莊客大蟲顛倒弟兄兩個。」:「省事父親他們瞞過兩個不要發怒到家便。」兩個進去便關上一聲:「!」二三莊客帶來做公的兄弟兩個措手不及眾人一發:「我家昨夜一個大蟲如何乘勢我家打碎本州本州除了。」原來五更大蟲若干做公的兩個局面正中計策分說不得太公兩個使鋼叉贓物許多打碎家伙本州太公女婿知府面前不由分說便兩個大蟲鋼叉因而財物不過只得知府兩面二十五大牢太公商議:「兩個男女不得不如一發結果後患。」當時自來吩咐一發斬草除根萌芽自行知府關節

  死囚上來這個自得太公銀兩聽信對付兩個性命便兩個說道:「過來亭子。」喝道:「兩個便是甚麼兩頭』、『蝎』,?」:「雖然別人小人混名不曾陷害良善。」喝道:「兩個畜生兩頭一頭蝎,大牢。」

  一個兩個沒人小節便道:「兩個認得哥哥。」:「弟兄兩個別無那個哥哥。」:「兩個提轄兄弟。」:「提轄哥哥不曾相會足下莫非?」小節:「正是人氏先祖到此姐姐提轄自在勾當做小人見姐夫武藝在身。」

    玲瓏心地衣冠俊俏
    人稱」,聰慧天生


  原來一個聰明伶俐般樂曉得便說起武藝見解好漢有心只是不成豈能一個說道:「兩個得知如今太公錢財必然要害兩個性命兩個?」:「說起提轄說起一個。」:「?」:「姐姐提轄兄弟東門姑娘女兒叫做大蟲大嫂開張酒店姐姐二十不得姐夫本事只有那個姐姐弟兄兩個最好姑娘母親以此兩個哥哥暗暗姐姐必然自來。」

  吩咐:「兩個。」燒餅肉食事故小節看守東門望見一個酒店門前懸掛牛羊後面那裏賭博酒店一個婦人

    
    一頭異樣兩個時興
    有時便老公
    地心莊客
    生來不會針線女工

  大嫂:「?」大嫂慌忙:「便是足下賭錢後面。」:「小人便是提轄便是。」大嫂:「原來可知一般模樣。」客位大嫂便動問:「舅舅勾當不曾相會今日得到?」:「不敢今日偶然兩個罪人進來不曾相會多聞一個兩頭一個蝎』。」大嫂:「兩個兄弟不知罪犯?」:「兩個一個大蟲一個財主太公兩個上下使錢物早晚兩個結果性命小人路見不平獨力一者義氣特地消息說道:『姐姐便。』早早用心著力難以救拔。」

  大嫂便:「二哥說話。」多時歸來相見好處

    才俊眉目有神
    蓬萊瓊海
    鴻鵠
    
    人稱尉遲」。

  原來瓊州人氏軍官子孫調登州弟兄就此新生身長哥哥本事使得因此多人弟兄兩個尉遲尉遲」。大嫂:「既然如此舅舅回去兩個舅舅夫妻商量便道相投。」:「有用小人出力向前。」大嫂置酒相待:「舅舅眾人好生兩個弟兄。」銀兩使用

  大嫂商議:「甚麼道理兩個兄弟?」:「太公有錢有勢兩個兄弟出來不肯兩個必然不得。」大嫂:「今夜便。」:「你好便去向不得哥哥兩個不得。」大嫂:「兩個?」:「便是兩個最好如今雲山聚眾打劫最好兩個幫助便。」大嫂:「雲山連夜兩個商議。」:「如今便收拾酒食。」大嫂吩咐一口果品桌子天色黃昏時候好漢歸來那個萊州人氏最好賭錢出身為人慷慨一身武藝高強不肯江湖綽號」。第二好漢姪兒年紀叔叔仿佛差不多身材長大天生一等腦後一個以此」。往常性起一頭忽然一日一頭松樹西江好處

    為首
    天生武藝驚人出眾
    滿山東
    玩弄

  當時大嫂後面告訴商量:「那裏九十只有二十心腹明日便是安身不得了去處有心多時不知夫婦?」大嫂:「甚麼去處只要兩個兄弟。」:「如今梁山十分興旺手下相識一個豹子一個一個將軍那裏多時我們兩個兄弟一發上梁投奔如何?」大嫂:「最好一個便。」

  :「還有我們得了登州有些奈何?」:「哥哥本州提轄如今登州只有一個草寇臨城到處聞名明日便。」:「不肯落草。」說道:「。」

  半夜天明留下兩個好漢在家使一個帶領兩個車子城中哥哥提轄嫂嫂大娘說道:『大嫂害病沉重便。』」大嫂吩咐家道:「病重臨危緊要便只有相見。」推車門前伺候哥哥時分遠遠望見大娘背後提轄十數跟著大嫂得知:「。」大嫂吩咐:「如此。」出來接見嫂嫂弟媳病症

  提轄入門大漢淡黃面皮鬍鬚以上身材綽號尉遲」,使竹節海邊人見望風

    鬍鬚性格流星
    弓箭溫習
    
    姓名,「尉遲

  當下尉遲立下馬來便問道:「兄弟嬸子甚麼?」:「症候哥哥說話。」便吩咐軍士對門便良久:「哥哥嫂嫂看病。」同樂大娘沒有病人問道:「嬸子那裏?」見外走入大嫂背後:「嬸子正是甚麼?」大嫂:「伯伯兄弟。」:「卻又作怪甚麼兄弟?」大嫂:「伯伯不要城中豈不知道兩個兄弟不是兄弟。」:「不知因由兩個兄弟?」大嫂:「伯伯今日只得直言雲山太公設計陷害早晚兩個性命如今兩個好漢商量已定城中兩個兄弟梁山恐怕明日負累伯伯因此患病伯伯到此便若是伯伯不肯我們上梁如今朝廷分曉沒事便喫官司常言:『。』伯伯便我們喫官司坐牢那時沒人伯伯尊意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