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五十一回 Chapter 5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一 插翅秀英 衙內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宋江主張王英夫婦眾人稱讚明仁當日設席慶賀飲宴酒店使上山報道:「林子大路客人經過嘍囉出去攔截一個鄆城縣頭領邀請酒食使。」宋江大喜隨即軍師吳用下山迎接金沙上岸宋江慌忙下拜:「久別思想今日緣何經過?」連忙答禮:「小弟差遣東昌府公幹回來經過路口嘍囉買路錢小弟提起因此堅意留住。」宋江:「!」大寨頭領相見置酒管待一連每日宋江閒話動問消息:「新任知縣好生歡喜。」宋江上山推辭老母年高不能相從小弟終年之後相投當下下山宋江再三不住頭領宋江自不必說得了包金下山頭領路口作別渡過大路鄆城縣不在話下

  且說宋江至大聚義軍師學究山寨職事吳用商議已定次日會合頭領號令外面頭領宋江:「大嫂酒店夫婦。」幫助幫助幫助東南西北賣肉招接四方好漢兩個頭領。「」、山下監督馬匹金沙小寨弟兄兩個小寨兩個大路黃信守護第一第二大寨第三山南水寨戰船山寨錢糧梁山內城專管衣袍鎧甲旌旗提調筵宴屋宇寨柵掌管一應賓客書信公文專管軍政其餘調大寨安歇宋江吳用山頂林沖李俊李逵守護聚義兩側頭領已定每日輪流頭領筵席慶賀山寨體統齊整

    巍巍中央列職分頭任所
    朝廷駕馭

  再說梁山包裹回到鄆城縣到家參見老母更換衣服回文拜見了知公文歸家依舊每日書畫聽候差使一日背後有人叫道:「幾時回來?」來看卻是一個小二:「前日。」小二:「出去許多不知此處近日東京叫做秀英妮子公差出外不在如今現在勾欄說唱諸般調每日一般打散或是或是或是歌唱賺得人山人海如何端的粉頭!」便小二勾欄來看門首許多金字帳額旗桿等身靠背便青龍頭上第一看戲臺上院本小二人叢出外碗頭院本下來一個老兒腦兒頭巾穿著扇子上來:「老漢東京人氏白玉便是如今年邁女兒秀英歌舞普天下看官。」鑼聲秀英早上戲臺參拜四方一聲四句七言詩便說道:「今日秀英招牌話本風流蘊藉喚做豫章。」眾人喝采不絕上面婦人果然

    
    櫻桃
    楊柳
    歌喉宛轉
    
    調天然
    高低輕重
    紫竹

  秀英白玉喝道:「聰明看官喝采一回下來便是院本。」秀英拿起盤子:「地上地上地上面前。」白玉:「看官。」秀英盤子面前便身邊不想:「今日不曾出來明日一發。」秀英:「『徹底』,。」通紅面皮:「一時不曾得出捨不得。」秀英:「既是如何記得出來?」:「三五銀子不打緊今日忘記帶來。」秀英:「今日三五銀子正是望梅止渴畫餅充飢』。」白玉叫道:「只顧甚麼過去自問。」:「不是?」白雲:「省得子弟頭上。」眾人起來大怒便:「?」白玉:「便三家村使甚麼?」認得喝道:「使不得這個。」白玉:「只怕。」那裏忍耐坐椅跳下戲臺揪住白玉便眾人拆開回去勾欄

  原來秀英新任知縣東京兩個來往今日特地鄆城縣勾欄娼妓父親重傷一乘轎子知縣衙內毆打父親勾欄欺騙奴家知縣大怒:「。」這個喚做枕邊」。便白玉傷痕指定證見本處有人知縣關節婆娘衙內撒嬌不由知縣不行知縣差人捉拿責打出去號令示眾婆娘好手知縣號令勾欄門首第二婆娘知縣號令勾欄門首一般如何婆娘尋思一會既是出名奈何只是走出勾欄茶坊坐下過去:「你們首尾自在知縣相公你們做人情少刻知縣奈何你們?」:「娘子不必發怒我們便。」秀英:「。」只得說道:「兄長沒奈何胡亂。」街上

  母親看見兒子那裏便起來:「眾人一般衙門出入錢財這般好使沒事?」:「老娘我們原告我們道理不時便知縣我們因此面皮。」婆婆:「幾曾原告被告號令道理。」:「老娘知縣來往一句話便我們因此兩難。」婆婆一面一頭:「這個賤人倚勢如今怎的!」秀英茶坊過來便道:「甚麼?」婆婆那裏好氣便:「萬人母狗甚麼!」秀英柳眉大罵:「賤人?」婆婆:「怎的不是鄆城縣知縣。」秀英大怒向前婆婆踉蹌婆婆掙扎秀英老大耳光只顧橫是母親一時秀英蓋上下來正著劈開撲地眾人秀英腦漿迸流眼珠突出動彈不得

  眾人打死秀英一發知縣前事知縣隨即差人下來會集屍檢一面招承自保回家聽候卻是「「」」奈何只得安排酒食管待牢子打掃淨房安頓少間哀告:「年紀之上眼睜睜這個孩兒哥哥日常弟兄可憐見這個孩兒。」:「老娘放心歸去今後飯食不必小人管待有方便可以。」:「哥哥孩兒卻是重生父母孩兒有些好歹性命便。」:「小人老娘不必掛念。」婆婆拜謝尋思一日道理知縣關節上下使用人情知縣雖然只是打死秀英容不得怎奈白玉成文知縣償命六十滿濟州先行

  十數牢子監押鄆城縣十數酒店:「我等眾人就此。」眾人獨自水火後面僻靜吩咐:「賢弟老母別處逃難喫官司。」:「小弟不妨必須連累哥哥。」:「兄弟不知知縣打死文案償命不該死罪父母掛念家私賠償前程萬里。」拜謝便後門小路回家收拾細軟包裹老母梁山不在話下

  出來牢子說道:「卻是?」眾人:「我們。」故意延遲半晌去得眾人:「小人小心路上在逃情願。」知縣有心將就出脫白玉上司陳告故意知縣只得濟州使濟州明白二十滄州只得帶上兩個文案押送上路自有衣服盤纏兩個當下鄆城縣迤邐滄州滄州進城正值知府兩個呈上公文知府知府先有八分歡喜便這個犯人聽候使喚當下除了便回文兩個人相

  自在每日伺候呼喚滄州門子牢子人情和氣因此上都歡喜一日知府正在坐堂侍立知府問道:「緣何?」:「小人只是一時間小心。」知府:「如何重罪?」:「原告小人如此以此。」知府:「如何打死娼妓?」備細一遍知府:「孝道義氣?」:「小人?」

  之間屏風背後一個衙內端嚴美貌乃是知府親子知府愛惜如金似玉衙內走過便只得起小衙內衙內雙手扯住說道:「只要鬍子。」知府:「孩兒。」衙內:「只要鬍子我去。」:「小人衙內一回。」知府:「孩兒既是一回。」衙內前來糖果知府看見衙內:「孩兒那裏去來?」衙內:「鬍子街上果子。」知府說道:「那裏物事孩兒?」:「小人孝順何足掛齒!」知府銀瓶三大知府:「早晚孩兒自行。」:「?」自此每日衙內上街只要衙內儘自

  過半之後便是七月十五盂蘭大齋各處好事當日叫道:「衙內今夜夫人吩咐看一看。」:「小人。」衙內穿頭上珠子走出肩頭衙內前來地藏那時初更時分

    鐘聲杳靄招搖
    諸般素食
    真言幽魂
    銀錢孝服
    功德陰司八難三塗
    莊嚴地獄四生六道
    楊柳淨水蓮花池明燈

  當時衙內水陸放生池衙內欄杆見背有人袖子:「哥哥說話。」回頭卻是便道:「衙內下來我去不要走動。」衙內:「。」:「便。」轉身說話

  :「賢弟到此?」:「自從哥哥性命老母無處只得上梁投奔小弟哥哥恩德思想哥哥舊日天王和眾頭領感激因此特地軍師兄弟前來。」:「先生現在何處?」背後學究:「吳用在此。」便慌忙答禮:「多時不見先生一向安樂。」學究:「山寨頭領多多致意吳用特來足下上山大義到此不敢相見今夜伺候得著仁兄便山寨滿。」半晌答應不得便道:「先生外人不好兄弟該死義氣出頭不得上山可憐見一年半載掙扎還鄉良民如何這等便在此不好。」:「哥哥在此無非只是之下他人大丈夫男子漢勾當不是小弟合上端的仰望哥哥久矣遲延。」:「兄弟甚麼言語不想老家今日不義!」學究:「既然不肯我們告退。」:「頭領。」一同

  回來不見了衙內兩頭扯住:「哥哥帶來兩個哥哥不肯因此衙內我們一同。」:「兄弟不是這個衙內知府相公性命吩咐我身。」:「哥哥。」吳用地藏城外心慌便問道:「衙內那裏?」:「哥哥下處衙內。」:「遲了知府相公見怪。」吳用:「帶來兩個分曉以定我們下處。」:「?」:「認得聽聞叫做「「黑旋風」」李逵。」:「莫不是江州殺人李逵?」吳用:「便是。」叫苦慌忙便二十李逵在前叫道:「。」近前問道:「衙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