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五十三回 Chapter 5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三 智取公孫 李逵真人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學究說道:「除非公孫便。」宋江:「幾時全然打聽不著那裏?」吳用:「多少鎮市鄉村不曾得到公孫清高必然名山洞府居住名山仙境去處尋覓不見。」宋江隨即院長商議公孫:「小可只是一個做伴。」吳用:「行法?」:「若是同伴許多路程。」李逵便道:「院長做伴。」:「我去須要一路言語。」李逵:「這個難處便。」宋江吳用吩咐:「路上小心在意惹事早早回來。」李逵:「打死大官喫官司如何不要並不惹事。」暗器包裹宋江眾人高唐

  二十李逵住腳:「大哥也好。」:「行法』,須要向前。」李逵:「便甚麼。」:「又來了今日客店宿明日。」兩個三十天色一個客店起火做飯李逵:「如何?」李逵:「。」尋思:「必然背地。」悄悄後面李逵牛肉那裏:「甚麼不要道破明日小小便。」李逵一回恐怕暗暗

  五更時分起來李逵分行房客客店不到說道:「我們昨日不曾使行法』,今日須要程途包裹作法八百便。」李逵吩咐:「前面酒食。」念念有詞口氣李逵李逵腳步渾如駕雲一般:「一日。」隨後趕來李逵省得走路一般耳朵風雨兩邊房屋樹木腳底李逵起來待要住腳那裏收拾有人在下面相似只管走去看見飯店不能李逵只得:「爺爺!」看看紅日西不能住腳一身氣喘背後趕來叫道:「大哥怎的點心?」李逵:「哥哥鐵牛!」幾個來自李逵叫道:「不能住腳兩個充饑。」:「兄弟走上。」李逵著手遠近不著李逵叫道:「哥哥一等。」:「便是今日有些不能。」李逵:「不由半分這般只好下半下來。」:「不然明年正月初一不能。」李逵:「哥哥使下來。」:「昨夜不依今日不得走去。」李逵叫道:「爺爺!」:「不許第一牛肉一塊牛肉十萬。」李逵:「卻是昨夜不合哥哥真個牛肉正是怎麼!」:「今日不住盡頭慢慢三五。」李逵:「從今便。」李逵:「老爹便。」:「如今?」李逵:「今後舌頭我見哥哥鐵牛不得因此哥哥今後並不。」:「既是一遍!」退衣袖李逵!」李逵一般地下不動:「且慢。」李逵那裏生鐵李逵叫道:「?」便叫道:「哥哥。」轉回:「?」李逵:「卻是不敢言語。」:「。」便把手李逵!」兩個輕輕李逵:「哥哥可憐見鐵牛!」前面一個客店兩個投宿李逵上都卸下馬來取出紙錢李逵:「如何?」李逵:「。」:「?」李逵:「不許。」

  李逵安排上床五更起來洗漱房錢兩個上路不到取出:「兄弟今日兩個慢行。」李逵:「不要。」:「言語大事如何不依我去公孫回來。」李逵慌忙叫道:「。」李逵當日兩個行法』,李逵兩個一同原來要行便便李逵從此那裏言語路上只是便兩個行法」,旬日州城客店

  次日兩個做主李逵城中一日一個認得公孫兩個次日城中一日消耗李逵心焦:「這個乞丐道人那裏哥哥。」說道:「又來了言語。」李逵:「這般。」埋怨一回李逵不敢回話兩個

  次日早起城外村鎮尋覓老人便施禮公孫先生那裏居住認得當日晌午時分兩個肚饑路旁邊見一個素麵兩個點心滿一個空處李逵問道:「客官老人。」老丈獨自一個便施禮兩個對面李逵吩咐:「一個不少?」李逵:「不濟一發包辦。」半日不見李逵心中五分焦躁一個老人面前老人謙讓拿起便老兒李逵性急一聲:「!」:「老爺半日。」桌子老人老兒焦躁便揪住李逵喝道:「道理打翻?」李逵拳頭老兒慌忙:「一般見識小可。」老人:「客官不知老漢回去聽講程途。」問道:「何處人氏甚麼?」老兒:「老漢本處仙山人氏城中回去山上真人講說長生不老。』」尋思:「莫不公孫那裏?」便老人:「公孫?」老人:「客官別人不知有人老漢鄰舍只有老母這個先生一向在外此時喚做公孫如今清道叫做公孫俗名無人認得。」:「正是踏破鐵鞋費工夫。』」:「仙山此間多少清道在家?」老人:「仙山四十五便是清道真人上首徒弟左右。」大喜連忙老兒一同路途:「先行小可便。」老人作別

  李逵回到客店行李包裹客店兩個仙山使行法』,四十五片時到了來到仙山有人:「只有便是。」兩個果然不到望見仙山委實秀麗

    青山
    虎踞龍盤四面
    山頂
    流水玉佩
    瀑布隱隱
    若非修行

  當下李逵來到仙山樵夫施禮說道:「借問此間清道人家何處居住?」樵夫:「東山門外石橋便是。」兩個山嘴十數草房矮牆小小石橋兩個來到一個村姑果子出來施禮問道:「娘子清道人家出來清道在家?」:「煉丹。」心中暗喜吩咐李逵:「背後。」一帶草房懸掛一個咳嗽一聲一個白髮婆婆出來婆婆

    
    
    素服依稀
    仿佛驪山老姥
    天上貌似山中雪松

  當下施禮:「老娘小可欲求清道人相一面。」婆婆問道:「?」:「小可山東到此。」婆婆:「孩兒出外不曾還家。」:「小可舊時相識要說一句緊要的話求見一面。」婆婆:「不在話說留下在此不妨回家自來相見。」:「小可。」婆婆門外李逵:「說道不在如今不在便起來不得老母便。」

  李逵包裹取出一聲:「出來!」婆婆慌忙問道:「?」李逵雙眼先有八分問道:「哥哥話說?」李逵:「梁山黑旋風』。哥哥將令公孫出來佛眼相看不肯出來家當莫言不是早早出來!」婆婆:「好漢不是公孫喚做清道。」李逵:「出來自認。」婆婆:「出外。」李逵拔出婆婆向前攔住李逵:「兒子出來。」拿起便婆婆在地公孫出來叫道:「不得無禮!」

    神仙遁跡深山
    不是凶神公孫

  便喝道:「鐵牛如何嚇倒老母!」連忙李逵便:「阿哥休怪不肯出來。」公孫出來李逵坐下問道:「得到。」:「自從師父下山之後小可一遍打聽糾合弟兄上山今次哥哥高唐大官知府三陣奈何只得小可李逵足下因素此間老丈指引到此村姑足下在家煉丹老母只是推卻因此使李逵出師這個乞恕哥哥高唐州界度日如年師父便可行始終成全大義。」公孫:「貧道幼年飄蕩江湖好漢相聚自從梁山分別昧心一者母親年老無人真人恐怕有人改名清道隱藏在此。」:「正在危急之際師父慈悲只得。」公孫:「老母無人真人如何其實不得了。」再拜公孫說道:「商議。」公孫李逵坐定安排素食相待

  一回苦苦哀告:「若是師父不肯山寨大義從此!」公孫:「我去真人容許便一同。」:「便。」公孫:「寬心明日。」:「哥哥一日煩請師父。」公孫便起身李逵路上仙山此時殘冬時分夜長容易來到半山紅輪西小路直到真人紅牌金字」。來到仙山果然仙境

    青松鬱鬱翠柏森森
    一群白鶴青衣
    
    白雪石室
    鹿穿
    道士談經論法
    
    殿
    便何處蓬萊

  就著整頓衣服殿後兩個童子看見公孫真人傳法當下公孫引著李逵正值真人公孫向前行禮起居躬身侍立李逵真人端的有神

    
    修行無漏
    碧眼服食長生
    
    滿丹田端的
    
    正是三更步月萬里乘雲

  當下慌忙下拜李逵只管著眼真人公孫:「?」公孫:「便是昔日弟子山東高唐知府宋江呼喚弟子便。」真人:「弟子火坑長生?」再拜:「公孫先生下山便送還。」真人:「不知出家人汝等自下商議。」

  公孫只得下山李逵問道:「先生甚麼?」:「?」李逵:「便是省得這般。」:「便是師父說道。」李逵起來:「兩個許多路程千難萬難放出這個老爺手提腰胯老賊下山。」:「!」李逵:「不敢不敢這般一聲。」

  公孫當夜安排晚飯公孫:「宿明日便。」安置兩個收拾行李兩個五更左側李逵悄悄起來睡著自己尋思:「不是山寨甚麼師父明朝不肯哥哥大事不得了只是那個老賊只得我去。」

  李逵當時板斧悄悄房門星月明朗步步上山大門旁邊李逵過去大門步步直至有人李逵爬上紙張真人獨自一個面前點著朗誦李逵:「不是!」過門把手李逵提起斧頭便真人腦門下來流出李逵:「眼見童男頤養元陽不曾半點。」李逵仔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