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五十六回 Chapter 5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六 吳用使 上山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頭領說道:「小可打造軍器為生因此經略延安連環取勝祖傳在此打造便不會使使除非那個哥哥使只有一個教頭祖傳外人或是馬上或是步行有法使!」林沖問道:「莫不教師?」:「正是。」林沖:「說起天下獨步京師我相較量武藝彼此相愛只是如何能夠上山?」

  :「先祖留下寶貝世上乃是東京姑姑在身刀劍不能喚做』。公子要求造次不肯性命一個匣子臥房若是對付不到。」

  吳用:「若是如此高手弟兄在此。」隨即:「有時好歹。」:「便包辦上山。」

  宋江問道:「如何上山?」宋江宋江:「!」學究:「個人同上東京一個收買煙火內用藥材兩個去取統領家老。」便起身:「取得小弟家眷上山成全。」宋江便道:「團練放心便小可。」便金銀書信帶領前往將軍老小使東京統領老小作客東京收買煙火同行往來作伴一面提調監督原來也是打鐵出身再說樣子山寨軍器照著樣子打造提調監督筵席當下辭別次日往來探聽事情一時

  遷離梁山身邊暗器行頭迤邐來到東京客店次日進城尋問教師有人指點:「第五便是。」轉入前門後門一帶望見小巧一回街坊問道:「教師在家?」:「在內。」問道:「不知幾時?」:「直到歸來五更便。」客店行頭在身吩咐小二:「今夜照管。」小二:「放心差池。」

  晚飯左右一個安身去處看看天色寒冬天色月光看見土地柏樹便節節上去頭頂騎馬悄悄歸來兩個燈籠出來關門各自歸家星斗霜花靜悄悄下來後門上下半點氣力過去小小院子廚房廚房燈明兩個兀自收拾一塊兒樓上鎗手娘子爐邊一個孩兒臥房果然上面房門弓箭一口衣架各色衣服叫道:「衣服。」下面一個上來圓領官綠襖子下面五色一個彩色結子手帕一個小黃荔枝包袱來安。──看在以後收拾上床娘子問道:「明日?」:「明日正是天子早起五更伺候。」娘子便吩咐:「明日五更出去你們起來安排點心。」:「眼見那個匣子便是半夜便倘若起來明日不得大事?……五更。」

  夫妻上床兩個房門點著個人睡著兩個一日精神困倦下來身邊蘆管窗櫺看看左側起來便起來兩個使起來叫道:「今夜!」:「後面幾時!」那個來到後門黑影開後門出來便潛入廚房貼身燈火來看關門燒火這個使起來炭火上樓多時面湯上去洗漱上來安排肉食上去外面下來包袱出門兩個點著出去出來便上樓從子身軀兩個關閉門戶燈火上樓衣裳倒頭便

  兩個睡著蘆管輕輕正要下來娘子:「甚麼?」老鼠:「娘子老鼠。」遷就便老鼠下來悄悄來到門口出門便得了出去一口氣城外客店門前此時天色敲開取出行李計算房錢出離便

  四十里外一個人不是別人太保得了兩個暗暗句話:「山寨慢慢。」打開取出包袱在身行法梁山

  匣子明明擔子飯食便二十路上撞見兩個便酒店商量:「路上酒店飯店客店白粉便客店之中便安歇特地匣子眼睛。」慢慢一回東京

  天明兩個起來下面大門慌忙一應物件兩個上樓娘子說道:「不知門戶不曾物件。」娘子便道:「五更老鼠匣子沒甚麼?」兩個:「匣子不知那裏!」娘子慌忙起來:「知道早來!」回來說道:「外面親軍能夠。」妻子兩個螞蟻

  直到黃昏時候回家門口鄰舍說道:「娘子在家等候觀察不見回來。」慌忙到家兩個門道:「五更出去賊人單單那個匣子。」連聲丹田底下出口娘子:「不知幾時?」:「別的打緊乃是祖宗留傳不曾。『花兒太尉三萬不曾捨得恐怕生怕有些差池因此多少要看聲張起來他人恥笑失去奈何!」睡不著思量:「不知甚麼!──也是。」娘子:「在家必然有人不得因此使這個高手慢慢緝訪出來商議不要打草。」天明起來在家納悶好似

    宋玉
    
    
    珊瑚賠償
    
    正是淺水失明

  正在納悶早飯時分有人出去報道:「延安兒子特來拜望。」請進客位相見說道:「哥哥一向安樂?」:「舅舅歸天一者羈絆路途遙遠不能前來不知兄弟信息一向正在何處?」:「自從父親亡故之後一向流落江湖山東京師探望兄長。」:「兄弟。」便安排酒食相待包袱取出二十說道:「臨終留下這些東西哥哥無心不曾捎來兄弟特地京師哥哥。」:「舅舅如此掛念不曾半分孝順報答!」:「哥哥想念哥哥一身武藝不能相見一面因此這些哥哥。」安排管待隆和飲酒中間只是眉頭面帶隆起:「哥哥如何有些心中。」口氣:「兄弟不知一言。」:「不知失去?」:「單單先祖留下喚做昨夜東西以此不樂。」:「哥哥兄弟無比常常稱讚何處?」:「一個匣子臥房不知賊人甚麼時候。」問道:「匣子?」:「羊皮匣子綿。」假意:「羊皮匣子不是上面白線雲頭如意中間獅子?」:「兄弟那裏?」:「小弟四十一個眼睛漢子我見心中:『這個匣子甚麼東西?』出門問道:『匣子?』漢子:『如今胡亂衣服。』這個我見步步何不我們追趕?」:「若是不是天賜便!」:「既是如此不要耽擱便。」

  便兩個東郭腳步迤邐趕來前面酒店:「我們一聲。」便問道:「主人借問漢子羊皮匣子過去?」店主人道:「昨夜一個人羊皮匣子過去。」:「哥哥如何?」做聲不得

  兩個連忙酒錢出門便前面一個客店說道:「哥哥兄弟不動哥哥客店明日。」:「點名不到官司必然奈何?」:「這個不用兄長憂心嫂嫂事故。」當晚客店小二:「昨夜一個漢子今日日中山東路程。」:「可以明日便下落。」兩個次日客店迤邐趕來白粉便問路處處一般心中急切只顧跟隨看看天色望見前面那裏看見叫道:「前面那個不是哥哥匣子?」向前揪住喝道:「大膽如何!」:「不要如今?」喝道:「畜生無禮!」:「匣子?」便匣子打開:「那裏!」:「小人排行第一泰安人氏本州財主結識經略知道不肯特地使同一李三偷盜俺們萬貫柱子下來因此不動李三在此奈何便官司只是打死休想指出別人官司。」躊躇半晌決斷便道:「哥哥官司。」:「兄弟。」客店宿原來絹帛不動因此十分只有五分次日早起一路一日

  次日路上心焦起來不知畢竟之間路旁車子背後一個人駕車旁邊一個客人便問道:「兄弟到此?」:「鄭州買賣泰安。」:「最好搭車泰安。」人道:「上車計較。」大喜相見問道:「?」:「去年泰安燒香結識這個兄弟義氣。」:「既然如此不動上車。」駕車個人車子問道:「那個財主姓名。」不過推託只得胡亂說道:「有名大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