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五十七回 Chapter 5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七 使 宋江連環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宋江吳用公孫頭領聚義使眾人好人身體一個白臉十分腰圍西江模樣

    開弓上馬
    彎彎臥蠶子弟
    穿柳葉花枝
    常隨鎗手

  當下便聚義拿起使一回眾人喝采便:「但凡馬上使這般軍器腰胯上來使變法若是步行使」,使八步開門十二十六轉身二十四西三十六渾身正法二十四前後十六。』」正法一路敷演頭領使」,喜歡當日精銳下面不到半月之間成山五七宋江頭領大喜準備

  自從每日水邊搦戰山寨水軍頭領各處水底雖是山西決不能夠山寨梁山製造諸般火砲克日定時下山對敵使軍士宋江:「不才淺見未知合眾心意?」吳用:「。」宋江:「明日並不騎馬頭領孫吳兵法利於山林下山將來蘆葦荊棘軍士埋伏使撓鉤便撓鉤平川如此埋伏如何?」學究:「如此。」:「「撓鉤正是。」

  宋江當日軍人;「」、先行下山誘引敵軍李俊水軍頭領戰船接應個頭乘馬搦戰號砲招引使軍士中軍宋江吳用公孫指揮號令其餘頭領

  宋江已定三更使軍士過渡四面分頭埋伏已定四更過去火砲上高去處豎起上火平明時分宋江中軍人馬吶喊正在中軍探子傳令便先鋒隨即鎖上連環」,全身披掛仗著車馬梁山望見宋江引著許多人馬擺開先鋒商議:「不知多少?」:「多少只顧連環!」引著五百出去東南起來西南隊旗吶喊回來:「南邊梁山旗號。」:「許多不出廝殺計策。」未了北邊一聲砲響:「施放。」眾人平南北邊隊旗:「賊人奸計人馬分為我去北邊人馬南邊人馬。」之際西邊人馬起來心慌北上連珠砲一帶直接一個接著四十九個子名為」,大作馬步四下衝突西西大怒將來宋江蘆葦連環一齊不住之中枯草之內,「一齊舉手兩邊馬腳中間便咆哮起來撓鉤軍士一齊蘆葦只顧灼見便勒馬南邊背後火砲當頭下來這邊那邊漫山遍野追趕連環」,滾滾荒草蘆葦之中人情計策四面奔走路上梁山旗號不敢一直便西北上來不到強人兩個好漢攔路一個遮攔一個遮攔喝道:「!」忿怒便只怕追趕北大山坡強人兩個好漢攔路一個兩頭一個鋼叉直奔前來兩個不到五七便不過兩邊二十四」,著地將來無心戀戰撥轉馬頭東北大路便夫妻去路灼見路徑不平四下兼有荊棘遮攔拍馬過去一直趕不上東北上去大敗零星

    望風
    連環

  話分兩頭且說宋江鳴金收軍請功三千連環」,馬蹄去皮做菜上山軍士生擒上山五千緊急有望中軍水邊逃命水軍頭領上船上山先前馬匹軍士奪回寨柵盡數水邊搭蓋小寨再造做眼酒店房屋大嫂開店綁縛山寨宋江相待筵宴入伙也是七十二自然意氣相投梁山頭領宋江便使老小山寨宋江連環得了許多衣甲每日筵席慶喜仍舊調撥官兵不在話下

  許多官軍人馬不敢回京獨自一個衣甲馬上逃難盤纏束腰盤纏尋思:「不想今日如此卻是?」猛然想起:「青州慕容知府我有一面相識何不那裏投奔慕容貴妃關節那時。」

  當晚路旁一個酒店下馬門前鞭子坐下酒保酒保:「小人小人。」下來取出倒換銀兩酒保:「羊肉對付草料今夜宿明日青州。」酒保:「此間宿不妨只是床帳。」:「便。」酒保銀子羊肉馬背衣甲下來門前半晌酒保羊肉歸來便酒保一面一面便小屋酒保一面一回少刻酒保吩咐:「朝廷軍官梁山失利青州慕容知府你好。──御賜名為明日重重。」酒保:「相公相公得知此間不遠喚做桃花山上強人虎將第二霸王聚集五七嘍囉打家劫舍時常官司官軍不得相公夜間小心。」說道:「我有不當便道怎生好生。」一回肉餅酒保安排一者連日和衣而臥一覺三更酒保那裏叫屈起來連忙起來走去問道:「如何叫屈?」酒保:「小人起來籬笆推翻將相遠遠望見火把一定那裏。」:「那裏正是何處?」酒保:「眼見得路上正是桃花嘍囉。」便酒保引路二三火把看看不見不知那裏說道:「御賜怎的!」酒保:「相公明日差官。」

  悶悶不已天明酒保衣甲青州來到天色客店

  次日參拜慕容知府知府大驚問道:「將軍梁山草寇如何到此?」只得訴說一遍慕容知府:「雖是將軍許多人馬賊人奸計無奈地面草寇侵害將軍到此桃花奪取御賜龍山白虎強人一發力保將軍如何?」再拜:「謝恩如此報德!」慕容知府客房一面更衣宿酒保回去

  灼急御賜知府便點軍慕容知府便馬步二千披掛上馬帶領前來桃花進發

  且說桃花山上虎將霸王自得每日山上慶喜飲酒當日嘍囉報道:「青州馬來!」「霸王起身:「哥哥兄弟退官軍。」便一百嘍囉上馬下山來迎官軍

  引起二千兵馬來到擺開陣勢出馬厲聲:「早來!」「霸王嘍囉一字擺開便出馬怎生打扮

    身著團花走水
    霸王

  灼見便向前躍馬來迎相交不到通氣不加撥轉馬頭山上便一直計策下山寨柵等候

  訴說:「武藝高強遮攔不住只得退上山倘或趕到前來奈何!」:「龍山寶珠和尚魯智深有人兼有甚麼行者武松不當不如使嘍囉那裏求救危難大寨也好。」通道:「小弟那裏豪傑和尚當初不肯。」:「那時得了我們許多金銀酒器如何見怪好人使必然。」通道:「哥哥。」兩個了事嘍囉下去龍山山下那裏嘍囉備細且說寶珠大殿個頭為首和尚魯智深第二第三行者二郎武松前面山門頭領一個施恩孟州兒子武松都監一家人官司著落凶身以此連夜逃走江湖後來父母打聽武松龍山連夜投奔入伙一個魯智深寶珠後來入伙一個菜園一個母夜叉夫妻兩個孟州十字人肉饅頭魯智深武松連連投奔入伙桃花詳細殿稟復頭領知道便道:「家當五臺山一個桃花投宿好生認得上山一日結識慳吝若干金銀酒器如今求救甚麼嘍囉。」

  多時嘍囉殿下說道:「青州慕容知府近日梁山失利如今慕容知府掃蕩桃花龍山白虎山寨梁山頭領頭領將軍下山明朝情願。」

  :「俺們山寨保護山頭一者壞了江湖豪傑二者得了桃花便小覷留下施恩看守寨柵親自。」隨即五百嘍囉六十衣甲軍器桃花

  龍山消息三百嘍囉下山策應所部攔路出馬相持模樣

    蛇形
    虎將心膽

  原來定遠人氏祖傳使為生人見身材因此虎將當時下山交戰如何之上不是撥開軍器便灼見本事低微趕上。「霸王正在半山看見便鵝卵石慌忙下山官軍吶喊便問道:「為何吶喊?」:「遠望飛奔。」便軍隊當頭一個大和尚白馬正是

    自從落髮禪林萬里壯士
    鼎力天生殺人
    佛祖觀音戒刀禪杖冷森森
    經卷和尚」,沙門魯智深

  魯智深馬上喝道:「那個梁山!」:「這個禿驢心中怒氣!」魯智深禪杖相交兩邊吶喊五十不分勝敗暗暗喝采:「這個和尚了得!」兩邊鳴金各自

  :「和尚出來輸贏勝敗!」魯智深正要出馬這個英雄叫道:「大哥!」出馬正是

    京師使花石艱難
    
    宇宙塵寰
    猿臂龍駒
    英雄聲價滿梁山
    人稱

  當下出馬交鋒兩個四十不分勝敗灼見手段高強尋思:「怎的那裏走出兩個好生了得不是綠林手段!」武藝高強破綻馬頭追趕兩邊各自魯智深便商議:「俺們到此不宜逼近退二十明日廝殺。」帶領嘍囉附近山岡

  納悶:「指望到此便草寇卻又逢著這般對手如此命薄!」慕容知府使:「將軍回來保守城中白虎強人孔明人馬青州府庫有失將軍守備。」機會帶領連夜青州

  次日魯智深武松嘍囉搖旗吶喊直到山下來看一個山上下來頭領山寨筵席相待一面使下山探聽消息

  且說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