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五十八回 Chapter 5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八 三山聚義青州 同心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武松魯智深求救哥哥孔明叔叔魯智深便聚集三山人馬攻打:「青州用大梁山大名江湖上都及時雨宋江那裏俺們弟兄家弟人馬桃花人馬齊備一面攻打青州兄弟可親梁山力攻你們弟兄心下如何?」魯智深:「正是如此今日有人明日有人可惜不曾相會眾人名字耳朵想必男子以致天下聞名清風有心及至說道以此無緣不得相見兄弟哥哥親自那裏他們廝殺。」交付嘍囉魯智深一個做客梁山

  且說魯智深武松山寨施恩一二下山相助桃花得了消息便本山人馬盡數起點三五嘍囉看守寨柵其餘下山青州聚集一同攻打城池不在話下

  青州迤邐來到梁山催命判官酒店問路兩個來得便問道:「客人那裏?」:「青州。」問道:「客人梁山?」:「相識山上特來。」:「山上大王住處如何去得?」:「便是大王。」:「既是頭領。」便安排相待:「素不相識如何?」:「客官不知但是山寨頭領必然社火中人故舊交友豈敢有失便當。」:「小人便是白虎便是。」:「哥哥大名今日喜上。」隨即蘆葦深處嘍囉便一同金沙上岸看見雄壯刀劍心下:「梁山興旺不想這等大事!」嘍囉宋江慌忙下來迎接連忙下拜宋江問道:「賢弟緣何到此?」放聲大哭宋江:「賢弟心中不妨便當水火相助賢弟起來。」:「自從師父離別之後老父哥哥孔明本鄉起來一家老小官司捕捉因此白虎五七打家劫舍青州叔父慕容知府因此弟兄兩個指望叔叔一個使哥哥交鋒青州存亡小弟追殺一陣次日武松說起師父大名便我去拜見同伴一個和尚魯智深一個一見如故便商議:『頭領桃花聚集三山人馬攻打青州連夜梁山師父兩個。』以此今日到此。」宋江:「放心拜見頭領共同商議。」宋江便參見吳用公孫頭領青州投奔慕容知府孔明以此來到告求:「既然好漢兀自仗義至愛交友如何賢弟下山權且。」宋江:「哥哥山寨小可這個兄弟既是相投小可弟兄們心下不安小可情願弟兄。」未了一齊:「跟隨。」宋江大喜當日管待之間宋江鐵面下山人數起行前軍便開路先鋒第二便中軍便是主將宋江吳用第四便是李俊便作合梁山共計二十個頭馬步二千人馬其餘頭領寨柵當下宋江下山梁山人馬正是

    渾如海內
    梁山虎豹
    並進前後二十英雄
    一陣同行首尾三千名士
    彩旗鋼刀

    戰馬奔馳
    征夫踴躍
    地黃靄靄漫天
    簇擁學究
    端坐行道
    過去鬼神拱手回來歌謠

  話說宋江梁山二十個頭三千人馬前進州縣秋毫無犯青州魯智深好漢安排迎接宋江中軍到了武松魯智深施恩相見宋江魯智深魯智深:「阿哥大名無緣不曾拜會今日認得阿哥。」宋江:「不才何足道哉江湖義士今日慈顏平生。」起身再拜:「舊日經過梁山蒙山不曾今日義士壯觀山寨天下第一好事。」宋江:「使威名江湖宋江相會。」魯智深便左右置酒管待一一相見

  次日宋江:「青州近日勝敗如何?」:「自從前後交鋒三五輸贏如今青州一個若是。」學究:「不可。」宋江:「?」學究:「如此如此。」宋江大喜:「!」當日人馬早起青州四面圍住吶喊搦戰慕容知府見報慌忙商議:「今次梁山宋江到來奈何?」:「放心到來失地只好張狂巢穴一個一個如何施展廝殺。」連忙披掛衣甲上馬開城放下一千人馬擺開宋江出馬人手厲聲知府:「全家誅戮今日正好雪恨!」慕容知府認得便;「朝廷國家不曾緣何造反碎屍下手!」出馬舞動來迎正是對手西江

    
    
    三軍眼睛
    縱橫

    使領袖
    使
    
    廝殺鬼神

  兩個五十不分勝敗慕容知府多時恐怕有失慌忙鳴金收軍追趕退回宋江頭領軍校退十五

  回到城中下馬慕容知府說道:「小將正要如何?」知府:「我見許多因此統制一同不可輕敵。」:「放心小將必要適間來日相看立斬!」知府:「既是將軍如此英雄來日個人出去一個東京求救兩個鄰近會合起兵相助。」:「高見。」當日知府求救文書軍官發放了當

  回到衣甲天色軍校報道:「北門私自那裏中間一個穿白馬兩邊兩個認得右邊李廣左邊那個打扮。」:「那個穿眼見宋江軍師吳用你們且休驚動便一百。」

  連忙披掛上馬帶領一百騎馬悄悄北門放下趕上宋江吳用只顧拍馬上坡馬頭慢慢走去奮力趕到前面邊廂宋江吳用勒住趕到陷坑人馬兩邊走出六十撓鉤起來綁縛後面許多趕來當頭五七後面

  宋江回到左右過來宋江連忙起身:「繩索!」親自坐定宋江拜見:「何故如此?」宋江:「小可宋江背負朝廷官吏威逼因此隨時避難朝廷赦罪招安不想起動將軍勞神將軍冒犯乞恕。」:「義士何故?」宋江:「宋江將軍性命皇天。」只是哀求:「兄長尊意莫非東京招安赦罪?」宋江:「將軍如何去得太尉心地人大小過將軍許多錢糧如何不見罪責如今入伙將軍山寨微賤宋江情願讓位將軍朝廷招安那時盡忠報國。」

  沉思半晌一者自然義氣相投二者宋江禮貌語言有理一口氣跪下在地:「忠於兄長義氣過人不容不依如此。」

    狼煙不著先鞭
    忠心翻作降魔殿因緣

  宋江大喜和眾頭領相見將軍騎坐眾人商議孔明吳用:「將軍開城垂手可得絕了將軍念頭。」宋江:「宋江城池孔明之中將軍開城不可。」:「小將兄長收錄理當效力。」當晚王英個頭軍士衣服模樣十一來到直至:「開門性命回來!」

  上人聲音慌忙慕容知府此時知府納悶回來心中歡喜連忙上馬望見十數騎馬跟著不見面顏認得聲音知府問道:「將軍如何回來?」:「陷坑頭目暗地。」知府便軍士城門放下個頭城門知府慕容知府打下馬來便起火軍士宋江大隊人馬上火一齊宋江傳令殘害百姓倉庫錢糧大牢救出孔明叔叔一家老小便慕容知府一家盡皆斬首家私天明百姓火燒救濟府庫倉廒裝載六百得了二百青州慶喜筵席三山頭領同歸大寨使桃花盡數收拾人馬錢糧下山放火燒毀寨柵魯智深使施恩龍山收拾人馬錢糧寶珠寨柵之間三山人馬完備宋江大隊人馬班師開路州縣分毫鄉村百姓燒香羅拜迎接之間梁山眾多水軍頭領迎接引領山寨馬步頭領金沙迎接直至大寨聚義列位坐定慶賀山寨頭領魯智深武松施恩孔明十二上山頭領林沖說起魯智深魯智深動問:「教頭滄州信息?」林沖:「小可之後使回家老小已知太尉逆子隨即自縊染病。」舉起舊日上山相會眾人:「注定偶然!」說起生辰大笑次日輪流筵席不在話下

  且說宋江山寨許多人馬如何便鐵匠提督打造諸般軍器連環甲等旌旗三才五方二十八宿飛龍四面重造西酒店招接往來上山好漢探聽軍情山西酒店夫妻酒家看守山南酒店大嫂夫妻看守山東酒店依舊酒店還是關上寨柵調頭領看守已定不在話下

  一日,「和尚魯智深說道:「相識兄弟喚做九紋龍史進現在華州華陰縣華山一個軍師一個一個白花蛇那裏聚義家常思念昔日救助思念不曾那裏探望入伙未知尊意如何?」宋江:「史進大名最好雖然如此不可獨自武松兄弟相伴行者一般出家人正好同行。」武松:「師父。」當日便收拾腰包行李魯智深禪和子打扮武松隨侍行者兩個頭領下山金沙不止一日來到華州華陰縣華山

  且說宋江魯智深武松一時下山放心不下便太保隨後探聽消息

  再說魯智深武松兩個來到華山嘍囉出來攔住問道:「兩個出家人那裏?」武松便:「山上大官?」嘍囉說道:「既是大王上山頭領便下來迎接。」武松:「魯智深到來。」嘍囉多時軍師、「白花蛇下山魯智深武松不見史進魯智深便問道:「大官那裏如何不見?」近前:「不是延安提轄?」魯智深:「便是行者便是武松。」慌忙:「聞名久矣龍山紮寨今日緣何到此?」魯智深:「俺們如今不在龍山梁山大寨入伙特來大官。」:「既是到此山寨小可備細告訴。」魯智深:「便耐煩?」武松:「師父個性便何妨。」

  :「小人在此山寨自從大官上山之後好生興旺近日大官下山撞見一個畫匠北京大名府人氏名義許下西嶽華山金天影壁還願因為一個女兒同行本州太守──太師門人非理──一日不想正見有些顏色不從太守女兒撞見大官大官山上兩個太守知覺掃蕩山寨我等正在無計可施!」魯智深:「如此無禮恁麼利害結果!」:「商議。」一行個頭華山坐下便魯智深武松訴說太守強佔良家女子一面管待魯智深武松魯智深:「太守道理明日打死!」武松:「哥哥不得造次梁山大隊人馬華州大官。」魯智深叫道:「俺們山寨得人史家兄弟性命不知那裏。」武松:「便太守大官?」武松決不魯智深:「息怒武都。」魯智深焦躁起來便道:「這般慢性以此史家兄弟梁山如何!」眾人那裏當晚不從明早四更禪杖戒刀華州武松:「必然有失。」隨即兩個精細嘍囉打聽消息

  魯智深華州路旁借問那裏:「便是。」魯智深來到浮橋見人:「和尚太守相公過來。」魯智深:「正要正好!」太守一對過來看見太守轎子卻是兩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