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五十九回 Chapter 5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九 吳用 宋江西嶽華山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太守魯智深後堂:「拿下!」眾多做公的魯智深簇擁太守喝道:「禿驢那裏?」魯智深:「罪犯?」太守:「?」魯智深:「出家人如何?」太守喝道:「禿驢禪杖轎子卻又思量不敢下手禿驢好好。」魯智深:「不曾如何平人?」太守:「幾曾出家人自稱禿驢關西打家劫舍強盜史進如何左右好生禿驢。」魯智深叫道:「不要打傷老爺梁山好漢和尚魯智深不打緊家的哥哥得知下山趁早送去。」太守大怒魯智深拷打一回死囚一面禪杖戒刀封入

  此時華州嘍囉得了這個消息報上武松大驚:「兩個來華幹事一個回去頭領。」理會嘍囉報道:「梁山頭領喚做太保現在。」武松慌忙下來迎接上山相見訴說魯智深大驚:「不可就便梁山哥哥知道前來!」武松:「小弟兄長。」素食行法梁山之間山寨頭領便魯智深史進太守宋江:「既然兩個兄弟如何不可耽擱便人馬。」前軍先鋒林沖引領一千二千先行開路中軍主將軍師吳用頭領馬步二千主掌糧草李俊頭領押後馬步二千共計七千人馬梁山華州不止一日半路使華山安排牛馬等候

  再說宋江華山武松下山宋江吳用頭領山寨坐下宋江城中:「兩個頭領太守朝廷發落。」宋江吳用說道:「史進魯智深?」說道:「華州城郭廣闊深遠急切除非可取。」學究:「明日城池如何商量。」宋江飲酒巴不得天明吳用:「城中大蟲如何白日未可今夜月色必然明朗前後下山一更時分那裏窺望。」

  當日午後宋江吳用騎馬下山迤邐前行初更時分華州城外山坡高處立馬華州正是二月中旬天氣月華天上雲彩看見華州城門高地半晌遠遠望見西嶽華山端的名山

    
    玉女洗頭天河分派
    乾坤尖峰仿佛
    山嶽推尊怪石巍峨斗柄
    
    張僧繇妙筆天機
    深沉洞府月光
    
    旁人
    傳聞玉井
    忿怒劈開山頂神通
    處士清高
    千古傳名萬年香火金天

  宋江西嶽華山城池形勢堅牢無計可施吳用:「商議。」騎馬連夜回到華山宋江眉頭面帶學究:「十數精細嘍囉下山遠近探聽消息。」

  日內上山報道:「如今朝廷殿司太尉將領御賜西嶽黃河渭河。」吳用便道:「哥哥。」便李俊:「兩個如此如此。……」李俊:「只是無人識得一個引領最好。」「白花蛇便道:「小弟相幫如何?」宋江大喜下山次日學究宋江個人悄悄五百下山渭河渡口李俊十數吳用便埋伏岸上宋江吳用李俊

  眾人等候次日天明遠遠到來一面聖旨西嶽太尉宿」。宋江心中暗喜:「昔日,『宿重重』,今日主意。」太尉將近河口宋江吳用背後太尉走出二十喝道:「你等甚麼船隻攔截大臣?」宋江執著骨朵躬身學究船頭說道:「梁山義士宋江。」出來:「朝廷太尉聖旨西嶽汝等梁山何故攔截!」吳用:「俺們義士只要求見太尉。」:「你等何等造次太尉!」兩邊喝道:「低聲!」宋江說道:「太尉岸上自有商量。」:「胡說太尉朝廷如何商量?」宋江:「太尉不肯相見只怕孩兒太尉。」小號岸上引出一齊弓箭河口岸上艄公只得宿太尉只得船頭坐定宋江躬身:「宋江不敢造次。」宿太尉:「義士何故如此船隻?」宋江:「太尉欲求太尉上岸別有稟復。」宿太尉:「聖旨西嶽義士商議朝廷大臣如何輕易登岸?」宋江:「太尉不肯只怕下面不相容。」李俊一齊宿太尉看見大驚李俊明晃晃出尖起先兩個宋江連忙喝道:「貴人!」李俊撲地跳下兩個送上李俊水面平地上船宿太尉不著宋江喝道:「孩兒退貴人慢慢太尉登岸。」宿太尉:「義士就此不妨。」宋江:「不是說話太尉山寨損害西嶽神靈誅滅!」到此時候不容太尉不上宿太尉只得眾人馬來太尉不得已同行宋江太尉上山宋江隨後吩咐一應祭物、「收拾上山留下李俊帶領一百

  一行頭領山上宋江下馬宿太尉聚義上當坐定頭領兩邊侍立宋江面前:「宋江鄆城縣小吏官司不得已山林梁山避難朝廷招安國家出力兩個兄弟太守陷害太尉儀從」,華州太尉身上侵犯太尉。」宿太尉:「不爭明日連累。」宋江:「太尉回京宋江身上便。」宿太尉模樣怎生推託只得應允宋江拜謝太尉帶來穿衣服穿嘍囉一個俊俏髭鬚穿太尉衣服宿宋江吳用做客嘍囉執著儀仗法物祭禮、「」;太尉跟隨一應置酒管待人馬林沖人馬武松預先西嶽伺候起行

  且說一行山寨河口華州太守西嶽職事直至迎接上岸香花燈燭幢幡寶蓋在前導引前行拜見太尉學究:「太尉一路染病不快轎子。」左右太尉學究:「聖旨、「供養緣何本州官員輕慢來迎?」:「使便。」未了本州使推官帶領做公的五七太尉原來太尉嘍囉雖然模樣相似語言發放不得因此染病推官製造如何不信假意出入稟復推官遠遠參拜太尉把手並不甚麼吳用面前埋怨推官:「太尉天子大臣不辭千里聖旨到此不想染病本州如何!」推官:「官司文書不見因此有失不期太尉太守便華山賊人糾合梁山城池每日以此不敢小官貢獻太守隨後便參見。」學究:「太尉涓滴太守商議行禮。」推官隨即學究鑰匙出來引著推官」,取出御賜推官便竿果然製造得無

    五彩
    珠璣寶蓋
    密布中間
    低垂雙飛
    珊瑚瑪瑙重圍琥珀珍珠
    琉璃掩映菡萏參差青翠
    金屋雅稱寶殿

  一對乃是東京高手七寶珍珠中間點著燈籠乃是殿正中不是民間如何吳用推官收入中書省許多公文推官便太守商議祭祀推官和眾做公的許多物件文憑便回到華州太守

  宋江暗暗喝采:「雖然奸猾眼花。」此時武松學究使尖刀相幫武松行事卻又進獻素齋一面執事安排鋪陳宋江西嶽果然殿宇非凡人間天上宋江來到正殿再拜暗暗祈禱門人報道:「太守。」宋江便執著器械分列兩邊暗器侍立左右

  太守將帶三百來到下馬簇擁學究宋江太守三百學究喝道:「朝廷太尉在此不許近前!」眾人太守獨自前來拜見太尉:「太尉太守。」太守太尉便學究:「太守?」太守:「不知太尉到來乞恕。」學究:「太尉到此西嶽如何?」太守:「不曾報到有失。」學究:「拿下!」弟兄兩個身邊太守便宋江喝道:「兄弟動手!」三百不動一發向前一干算子在地下一半武松嘍囉四下三百一個回去李俊

  宋江趕到華州城中一齊史進魯智深打開庫藏財帛裝載上車一行華州上船回到華山拜見宿太尉儀仗拜謝太尉宋江金銀太尉隨從不分高低金銀山寨筵席太尉頭領下山河口交割一應船隻一些不少原來

  宋江宿太尉回到華山便好漢商議收拾山寨錢糧放火寨柵一行糧草梁山

  且說宿太尉華州城中已知梁山賊人殺死人馬府庫錢糧城中殺死軍校一百馬匹盡皆西嶽許多人性便本州推官文書中書省宋江在途中劫因此知府殺害性命」。宿太尉吩咐回京不在話下

  再說宋江史進魯智深華山好漢仍舊人馬梁山州縣秋毫無犯使前來上山頭領下山迎接宋江一同山寨聚義相見一面慶喜筵席

  次日史進筵宴拜謝頭領絮煩一日旱地上山:「徐州沛縣碭山強人聚集三千人馬頭一先生綽號混世魔王』,呼風喚雨用兵如神手下兩個副將一個綽號』,使一面飛刀二十四一個綽號飛天大聖』,使一面二十四使一口寶劍兄弟碭山打家劫舍商量吞併梁山大寨小弟不得不。」宋江大怒:「如此無禮便下山!」九紋龍史進便起身:「小弟大寨情願本部人馬強人。」宋江大喜當下史進本部人馬披掛宋江下山渡過金沙上路碭山

  之內望見乃是昔日漢高祖起義三軍人馬來到嘍囉上山

  且說史進華山帶來人馬擺開史進全身披掛火炭見得史進英雄

    在華州城出身成武心胸
    尖刀似雪

    連環戰袍猩紅玲瓏
    江湖史進綽號九紋龍」。

  當時史進首先出馬背後頭領中間便是軍師定遠縣人氏平生足智多謀使好處

    棕葉雲冠鹿
    臉紅雙眼面目
    
    吳用

  上首馬上好漢綽號人氏當時躍馬好處

    猛虎
    果然達人躍馬

  馬上好漢使一口綽號白花蛇蒲城人氏當下立馬守住好處

    
    有力白花蛇」。

  好漢勒馬多時碭山人馬兩個好漢一個便是徐州沛縣人氏綽號使一面飛刀二十四無有右手後面一面軍旗上書」,步行下山

    銅環
    
    
    

  次後那個便是邳縣人氏綽號飛天大聖使一面二十四左手右手仗劍後面一面軍旗上書飛天大聖」,

    

    拖地殺人

    滿

    飛天大聖眾人

  當下兩個步行下山對陣史進騎馬並不嘍囉兩個好漢舞動史進不住史進前軍中軍吶喊亂竄起來所謂不住退四十史進險些飛刀轉身飛刀戰馬逃命史進點軍一半商議差人梁山求救之間軍士:「北邊大路二千到來。」史進卻是梁山旗號馬上上將一個李廣一個鎗手史進接著滾動遮攔不住:「哥哥兄長放心不下好生懊悔兩個到來幫助。」史進大喜次日起兵對敵軍士報道:「北邊大路到來。」史進一齊上馬卻是親自軍師學究公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