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六十一回 Chapter 6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一 吳用麒麟 金沙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龍華寺僧人麒麟名字宋江吳用:「北京上山探囊取物只是一個粗心大膽。」黑旋風李逵高聲叫道:「軍師哥哥小弟。」宋江喝道:「兄弟住著若是上風放火殺人合用細作勾當性子不好。」李逵:「你們不要。」宋江:「不是如今大名府做公的看破性命。」李逵叫道:「不妨。」吳用:「便。」李逵:「便是三十!」吳用:「第一烈火今日便回來第二路上打扮隨著不要違拗第三明日不要說話啞子一般便。」李逵:「這個說話!」吳用:「開口便出事。」李逵:「容易銅錢便!」宋江:「兄弟堅執疏失。」李逵:「不妨不妨。」頭領那裏當日忠義筵席各自歇息次日清早吳用收拾行李李逵打扮宋江頭領金沙送行再三吩咐吳用小心在意李逵吳用李逵眾人宋江

  吳用李逵北京路程每日投店安歇上路路上吳用李逵趕到北京城外當晚李逵做飯拳打小二小二告訴吳用:「小人燒火小人。」吳用慌忙十數埋怨李逵次日天明起來安排飯食吳用李逵吩咐:「一路今日不是性命!」李逵:「不敢不敢。」吳用:「暗號若是便不可動彈。」李逵應承

  兩個打扮吳用眉頭穿沿邊雙方青布黃金銅鈴李逵穿雜色穿過頭:「談天。」吳用李逵兩個打扮鎖上房門北京南門望見城門北京

    高地
    鹿角交加密布
    鼓樓雄壯繽紛
    
    錢糧浩大人物繁華
    東西鼓樂南北滿地
    猛將百萬黎民

  此時天下各處盜賊生發北京河北第一去處統領大軍鎮守如何整齊

  吳用李逵兩個搖擺來到城門守門五十軍士一個那裏坐定吳用向前施禮軍士問道:「秀才那裏?」吳用:「這個江湖營生。」身邊取出軍士眾人:「這個鳥眼一般!」李逵待要發作吳用慌忙李逵便吳用向前軍士:「一言這個只有氣力孩兒奈何出來人事恕罪!」便李逵背後吳用四句口號:「顏回貧窮八字生來有時。」吳用:「前程。」北京小兒六十跟著好轉員外門首回來小兒

  員外正在看看主管街上問道:「如何街上熱鬧?」報復:「員外好笑街上一個別處算命先生街上後頭一個。」:「大言。」慌忙叫道:「先生員外。」吳用:「?」:「員外。」吳用便跟著簾子李逵坐定等候吳用前來員外人生如何滿

    八字身軀
    威風凜凜儀表天神
    使棍棒護身
    京城家傳清白富豪
    退
    凌雲
    慷慨疏財仗義滿乾坤
    員外綽號麒麟

  當時吳用向前施禮欠身答禮問道:「先生何處?」吳用:「自號談天山東人氏皇極先天知人生死貴賤白銀算命。」後堂坐定白銀:「先生。」吳用:「貴庚月日。」:「先生君子不問不必豪富推算今年三十二甲子丙寅丁卯。」吳用取出算子算了一回拿起算子一聲!」問道:「吉凶?」吳用:「員外不見直言。」:「正要先生迷人指路不妨。」吳用:「員外不出之內家私不能保守刀劍之下。」:「先生北京豪富祖宗犯法親族謹慎非理不為如何?」吳用變色起身便:「天下原來要人阿諛諂佞分明平川忠言惡言告退。」:「先生息怒前言特地指教。」吳用:「直言切勿見怪!」:「隱匿。」吳用:「員外一向行好今年正交目今之內屍首生來不可。」:「可以迴避?」吳用算子一回便員外:「除非東南地上一千之外大難有些驚恐大體。」:「若是厚報。」吳用:「命中四句員外日後應驗方知生靈。」筆硯便白粉吳用四句:「蘆花扁舟俊傑從此義士反躬逃難無憂。」當時吳用收拾算子作揖便:「先生。」吳用:「員外改日拜會。」抽身便門首李逵出門學究李逵回到宿飯錢收拾行李包裹李逵出離李逵說道:「大事我們山寨安排圈套準備機關迎接早晚便!」

  吳用李逵自從之後坐立不安也是聚會算命一日不得便主管商議事務少刻一個管家主管東京北京投奔相識員外門前性命在家勤謹事務之內抬舉都管一應家私身上手下五十一家都管當日大小

  員外便道:「不見一個人?」走過

    以上身材二十四年紀
    十分
    木瓜頂頭穿
    蜘蛛紅線黃皮
    腦後手帕
    名人四季

  北京居人父母員外一身白肉一個高手一身一身白道頂真無有不能無有不會鄉談一身本事無人郊外放空晚間百十錦標那裏利物管取本身排行第一官名北京人口浪子好處

    
    英武凌雲志氣聰明
    儀表天然磊落梁山上端
    伊州調
    果然藝苑專精風月第一
    嘹亮暢敘
    棍棒參差四百到處
    英雄領袖,「浪子

  原來心腹左邊右邊

  開言:「算了除非出去東南一千之外躲避東南去處泰安那裏泰山殿天下人民生死一者那裏炷香消災滅罪二者買賣觀看景致太平車子山東貨物收拾行李看管庫房鑰匙今日便交割之內便起身。」

  :「主人常言:『賣卜轉回說話。』算命胡言在家甚麼?」:「命中注定。」

  :「主人山東泰安梁山近年宋江那裏官兵不得主人燒香太平那個算命梁山歹人假裝陰陽主人可惜在家在家三言先生好笑。」

  :「你們不要胡說梁山男女甚麼如同兀自特地日前成武顯揚天下男子大丈夫!」

  屏風背後娘子乃是員外渾家二十五娘子便道:「丈夫多時自古:『不如。』算命胡說下海一個家業擔驚受怕虎穴龍潭做買賣在家清心寡欲高居靜坐自然。」:「婦人家省得甚麼寧可不可自古出師人口吉凶主意不得多言!」

  :「小人主人在身不是主人路上便有些草寇出來小人發落三五留下都管看家小人主人。」:「便是買賣大半氣力因此在家看守有別。」

  :「小人近日有些腳氣症候十分。」大怒:「『養兵一朝!』便許多若是一個拳頭滋味。」眾人再說各自

  忍氣吞聲安排行李太平車子腳夫五十行李上車行貨完備結束第三小女一個吩咐當晚兩個收拾娘子流淚

  次日五更起來沐浴更換一身衣服取出器械後堂辭別祖先香火臨時出門上路吩咐娘子:「好生看家便五十便。」:「丈夫路上小心書信回來。」面前吩咐:「在家凡事向前不可出去打哄。」:「主人如此出行怠慢?」

  棍棒城外

    懸崖瑞雪撐天柱地狂風
    雖然身上出水巴山禿

  接著:「兩個乾淨客店等候腳夫到來便省得耽擱路程。」兩個隨後途中山明水秀心中歡喜:「若是在家那裏景致!」四十接著主人點心中飯五十客店接著人馬宿來到棍棒鞋襪宿不必次日清早起來做飯眾人收拾車輛上路

  宿已經來到一個客店宿天明要行小二說道:「教官得知小人不得二十梁山過去山上大王雖然不害來往客人悄悄過去大驚。」:「原來如此。」便打開提出一個取出四面小二竿一面栲栳大小

    慷慨北京貨物
    一心只要那時男兒

  眾人一齊小二問道:「莫不山上大王?」:「北京財主甚麼特地宋江!」小二:「低聲不要連累小人不是便萬人。」:「放屁賊人一路!」小二叫苦腳夫癡呆在地:「主人可憐見眾人性命強似天大!」喝道:「甚麼燕雀安敢鴻鵠思量平生一身本事不曾逢著買主今日機會何時車子準備一個你們眾人便車子貨物打緊收拾車子上京受賞平生你們一個不肯你們。」前面車子後面車子隨從和眾只得取出車子梁山路上崎嶇山路行一只顧要行清早起來時分遠遠望見大林合抱大樹林子一聲兩個一邊車夫眾人車子底下叫苦喝道:「你們便!」林子五百嘍囉後面聲響五百嘍囉後路林子一聲砲響好漢模樣

    頭巾

  鐵甲錦衣

  

  嚇倒

  當下李逵厲聲:「員外認得?」喝道:「時常有心強盜今日特地到此宋江執迷片時人人個個!」李逵呵呵大笑:「員外今日軍師妙計交椅!」大怒著手李逵李逵來迎兩個不到李逵圈子外來林子便隨後李逵林木中東西李逵飛奔林子這邊一個人不見松林旁邊一個人高聲:「員外不要?」一個大和尚身穿禪杖喝道:「那裏和尚!」魯智深大笑:「和尚魯智深軍師來迎員外上山。」焦躁大罵:「禿如此無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