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六十二回 Chapter 6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二 救主 法場跳樓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雖是了得不會白條下水水底攔腰對岸直奔岸邊早點起火六十那裏接上圍住脫下濕衣便綁縛太保傳令將來:「不得員外!」隨即差人包袱錦衣穿著嘍囉一乘員外便遠遠二三燈籠照著人馬動著鼓樂前來迎接宋江吳用公孫後面頭領一齊下馬慌忙宋江後面頭領跪下跪下還禮:「早死!」宋江大笑說道:「員外。」眾人一齊上馬動著鼓樂直到忠義下馬明晃晃地點燈燭宋江向前:「小可員外大名如雷貫耳今日平生兄弟冒瀆乞恕。」吳用上前說道:「兄長詣門員外上山大義一同行道。」宋江便員外第一交椅答禮:「不才無識無能何故?」宋江:「員外威德山寨早晚。」:「死亡從命。」吳用:「來日卻又商議。」當時酒食管待奈何只得嘍囉後堂

  次日宋江筵宴員外再三再四謙讓中間宋江起身:「衝撞寬恕雖然山寨不堪員外可看忠義二字宋江情願讓位推卻。」:「頭領小可無罪頗有家私難聽。」吳用頭領一個個不肯落草吳用:「員外既然不肯難道員外不得員外只是弟兄難得員外到此既然不肯入伙小寨送還。」:「小可在此不妨老小不知這般消息。」吳用:「容易回去員外何妨?」吳用問道:「都管貨物?」:「一些不少。」宋江兩個兩個打發車腳白銀眾人拜謝吩咐:「知了回家娘子不要憂心三五便。」只要脫身滿口:「不妨。」便忠義吳用隨即便起身說道:「員外寬心生發都管下山便。」

  吳用發送金沙等候少刻兩個下山吳用五百嘍囉兩邊便近前說道:「主人我們商議第二交椅未曾上山預先寫下四句反詩在家你們知道二十八一句一個。『蘆花扁舟』,;『俊傑此地』,;『義士手提』,;『逆臣』,四句包藏今日上山你們眾人顯得梁山今日你們回去休想主人回來!」只顧下拜吳用過渡一行上路北京正是鰲魚搖頭不回

  歸家且說吳用回到忠義再入酒席巧言直到二更次日山寨慶賀說道:「頭領好意只是小可度日如年今日告辭。」宋江:「小可不才員外來日宋江聊備小酌對面一會推卻。」一日明日宋江後日吳用後日公孫三十頭領每日一個筵席光陰荏苒日月如梭一月有餘尋思告別宋江:「員外爭奈急要來日忠義安排薄酒送行。」

  次日宋江梯己頭領:「哥哥員外十分眾人員外十二分哥哥筵席便,『!』」李逵在內叫道:「性命北京弟兄們筵席性命相撲!」學究大笑:「不曾這般請客員外休怪眾人幾時。」不覺堅意要行神機軍師頭領直到忠義:「我等雖是以次弟兄哥哥出氣他們毒藥員外若是見怪不肯我們不妨只怕兄弟做出。」吳用起身便道:「你們不要煩惱央及員外幾時何不常言:『惡意。』」眾人不過只得。──前後三五北京五月的話不覺梁山兩個

    玉露泠泠中秋節

  思想宋江訴說宋江思歸便道:「這個容易來日金沙送別。」大喜

    歲月
    不生

  次日舊時衣裳送還員外一行頭領下山宋江金銀:「錢財頗有得到北京盤纏決不。」宋江頭領金沙作別不在話下

  宋江腳步奔波旬日北京薄暮次日早晨飛奔人頭破碎衣裳便眼看卻是浪子便:「這般模樣?」:「不是說話。」土牆緣故說道:「自從主人不過半月回來娘子說道:『主人歸順梁山宋江第二交椅。』當時便官司娘子一路嗔怪違拗逐出一應衣服趕出城外吩咐一應親戚相識有人在家便半個家私打官司因此無人城中不得只得城外求乞度日安身正要梁山主人不敢造次主人言語梁山商議城中中圈套。」喝道:「娘子不是這般放屁!」:「主人腦後主人只顧打熬氣力女色娘子舊日固原私情今日相就夫妻主人毒手!」大怒:「我家五代北京不識固有恁般勾當莫不是做出今日到家虛實不和干休!」痛哭拜倒地下拖住主人衣服大踏步便

  見大主管慌忙前來迎接便便:「安在?」:「主人且休端的一言難盡只怕發怒歇息了卻。」屏風出來說道:「娘子且說。」:「丈夫且休慢慢。」心中疑慮來歷便道:「主人衣服那時訴說。」一邊安排飯食員外前門後門喊聲二三做公的做公的留守回來左右排列一般八十當面上梁喝道:「北京本處百姓良民如何投降梁山落草第二交椅如今北京!」:「小人一時愚蠢梁山吳用先生良心梁山兩個今日脫身歸家歹意明鏡。」喝道:「如何梁山不通如何許多妻子告狀?」:「主人寫下反詩便是老大證見不必。」:「不是我們要害只怕連累常言:『人造!』」:「主人不必叫屈早早。」丈夫實事難以抵對做出性命有情皮肉無情便官司。」上下使說道:「這個頑皮如何!」:「!」一聲:「!」左右在地不由分說打的皮開肉綻鮮血迸流四次打熬不過仰天:「命中合當橫死!」當下一面一百死囚大牢監禁不忍當日三十面前

  那個兩院把手:「?」不敢

    兩院堂堂儀表凌雲
    腰間頭上高懸
    行刑問事使
    滿誇稱臂膊殺人到處精神

  兩院行刑北京居人因為手段高強臂膊旁邊一個嫡親兄弟叫做

    剛強
    木香
    沿飄飄
    燦爛頭巾花枝

  這個生來一枝花河北順口一枝花水火哥哥:「這個死囚我家便。」自帶

  起身出離一個人面帶浪子問道:「甚麼?」在地下眼淚:「哥哥可憐見小人主人員外官司錢財小人城外罐子主人充饑哥哥方便。」淚如雨下拜倒在地:「。」拜謝

  一個茶博士唱喏:「客人小人茶房樓上說話。」來到樓上卻是主管施禮:「主管見教?」:「小人今夜晚間只要絕後孝順五十在此上官小人打點。」:「不見正廳上蒼』。瞞心昧己勾當不知家私老婆如今五十金子結果他性日後下馬這等官司。」:「只是小人五十。」:「貓兒貓兒北京有名一個員外值得一百金子我倒不是五百金子。」便道:「金子便只要今夜成事。」金子在身起身:「明日早來。」拜謝歡喜

  回到進門隨即叫聲:「相見。」一個人十分打扮整齊身穿羊脂玉珍珠便慌忙答禮便問道:「見教?」人道:「說話。」便一個商議坐下:「在下便是滄州人氏皇帝嫡派子孫綽號旋風便是義疏結識天下好漢不幸犯罪流落梁山哥哥將令差遣前來打聽員外消息誰知贓官污吏淫婦奸夫陷害死囚足下生死特來告知如是員外性命在世佛眼相看大德差錯兵臨城下將至打破城池盡皆斬首足下仗義好漢無物一千黃金薄禮在此倘若就此便繩索皺眉。」一身冷汗半晌答應起身:「好漢做事躊躇便。」:「壯士小人自有措置。」便:「。」出門取出黃金便外面乃是太保一個不會

  得了這個消息不下思量半晌回到兄弟一遍:「哥哥生平斷決這些小事常言:『殺人!』既然一千金子在此上下使用必然周全性命葫蘆出去得救不得自有梁山好漢俺們便。」:「兄弟員外安頓好處早晚酒食將息消息。」兩個商議暗地金子上告關節已定

  次日不見動靜前來:「我們正要下手結果相公不肯有人吩咐他性上面使用下來?」隨即上面使用中間囑託:「勾當難道下手。」兩下得了金子只管文案拖延日期

  關節及早發落文案:「如何決斷?」:「小吏看來原告雖是梁山許多這個詿四十千里不知相公意下如何?」:「目見相合。」取出除了文案四十二十盤頭便沙門島原來自從開封府押解林沖滄州路上不得林沖回來太尉北京兩個能幹留守勾當今日兩個監押

  當下公文員外使各自歸家收拾行李包裹即便起程詩曰

    女色丈夫內人
    誰料獅子吼斷送麒麟」!    

  且說得知便兩個說話那裏酒店接著坐下一面鋪排酒食管待開言說道:「實不相瞞員外如今沙門島路途遙遠兩個盤纏急待回來無數僻靜去處結果他性金印回來表證知道每人五十你們文書留守自理。」兩相沉吟半晌兩個如何貪心:「只怕不得。」便道:「哥哥也是男子我們結識急難照管。」:「不是忘恩慢慢報答兩個。」

  銀子歸家收拾包裹連夜起身:「小人今日受刑疼痛明日上路。」:「便閉鳥嘴老爺晦氣沙門島千里有餘多少盤纏我們如何!」:「小人含冤上下則個。」:「財主一毛不拔今日開眼報應不要我們相幫。」忍氣吞聲只得走動東門雨傘員外頭上員外一生財主奈何晚秋天氣紛紛憂悶之中橫笛正是

    撩亂無端
    斷腸不得斷腸

  兩個一路看看天色傍晚十四前面一個村鎮尋覓客店安歇當時小二後面安放包裹說道:「老爺那裏罪人要飯燒火!」只得來到小二一塊燒火小二淘米做飯洗刷財主出身這般不會柴火不著一齊盡力眼睛喃喃訥訥兩個並不兩個一回剩下不住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