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六十三回 Chapter 6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三 宋江北京 梁山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兩個四下人馬做公的撓鉤套索可憐悍勇英雄寡不敵眾兩個當下書面法場高聲大罵:「敗壞國家百姓哥哥將令早晚便平地老爺你們。」眾人沉吟半晌死囚吩咐在意看管有失結識梁山好漢兩個每日兩個因此不曾本州新任太守發落城中傷人殺死八十頭面皮膚腿腳不計其數報名醫治了當次日城外將來:「梁山帖子不敢隱瞞只得呈上。」飛天帖子

  梁山義士宋江大名府布告天下
    宋朝當道污吏專權良民塗炭北京豪傑上山一同行道如何殺害善良不期如是人性獻出淫婦奸夫侵擾倘若羽翼股肱便當興師同心雪恨大兵到處玉石俱焚奸詐殄滅愚頑天地鬼神談笑孝子良民官吏切勿驚惶職業知悉
  當時告示便太守到來商議:「如何?」太守便:「梁山朝廷幾次尚且不得何況倘若亡命之徒引兵到來朝廷救兵不迭那時小官愚意人性一面申奏朝廷呈上太師知道教本不虞如此北京軍民兩個一時臨城一者解救二者朝廷見怪百姓驚慌城中擾亂未便。」:「知府。」便道:「兩個非同小可若是拘束喪命寬鬆弟兄兩個早早在意堅固發落時刻怠慢。」心中暗喜:「如此發放正中下懷。」安慰兩個不在話下

  便兵馬都監大刀聞達、「天王兩個商議梁山告示太守兩個都監便道:「草寇如何巢穴相公何必有勞神思不才食祿報德統領草寇商議如若巢穴前來不是小將誇口不回!」大喜隨即兩個辭謝營寨安歇

  次日大小官軍商議旁邊走過威風凜凜相貌堂堂便是急先鋒出頭相見傳令:「宋江草寇早晚臨城北京本部三十五隨後領軍。」得了將令次日本部三十五地名靠山寨柵次日引領偏將二十五地名槐樹寨柵周圍密布四下鹿角下陷摩拳擦掌協力同心梁山到來便

  話分兩頭原來帖子卻是學究報信打聽員外因此告示沒人撇下橋梁道路只要保全人性回到梁山備細頭領宋江大驚忠義打鼓大小頭領依次宋江學究:「當初軍師好意員外上山聚義今日不想受苦兄弟?」吳用:「兄長放心不才機會北京錢糧山寨明日兄長一半頭領把守山寨其餘我等城池。」宋江:「軍師。」便鐵面大小來日起程。「黑旋風李逵便道:「多時不曾歡喜哥哥五百嘍囉北京婆娘碎屍員外人性心願。」宋江:「兄弟雖然勇猛北京別處太師女婿手下聞達不當不可輕敵。」李逵叫道:「哥哥這般別人志氣自己威風兄弟如何不回。」吳用:「既然便先鋒五百好漢來日下山。」當晚宋江吳用商議人數告示施行不得時刻

  此時天氣征夫容易披掛戰馬滿臨陣戰鬥不平報仇差遣歡天喜地收拾鞍馬摩拳擦掌時刻下山

  第一黑旋風李逵嘍囉五百

  第二:「兩頭、「、「孔明、「火星嘍囉一千

  第三頭領副將母夜叉、「大蟲大嫂嘍囉一千

  第四:「副將九紋龍史進、「尉遲嘍囉一千

  中軍主將頭領宋江軍師吳用

  頭領:「、「、「尉遲、「三山黃信

  前軍頭領:「霹靂副將百勝、「

  頭領:「豹子頭林沖副將、「火眼

  頭領:「副將金翅、「

  頭領:「李廣副將、「白花蛇砲手接應糧草

  探聽軍情頭領,「太保

  已定平明頭領依次當日進發留下軍師公孫個頭統領馬步守把山寨水寨自有李俊守把不在話下

  正在流星前來:「宋江馬大小人不計其數二三將近到來。」槐樹一面一面自備戰馬直到接著備細次日五更平明陣勢擺開五千人馬全副披掛旗下勒住戰馬遠遠塵土五百飛奔前來腳踏梁山好漢一字兒陣勢

    人人個個穿
    
    
    柳葉密布
    青銅紛紛似雪
    滿地紅旗火焰半空耀霞光

  陣上好漢當前出馬乃是黑旋風李逵高聲:「認得梁山好漢黑旋風?」馬上大笑:「每日梁山好漢原來只是這等腌臢草寇先鋒何不?」:「割雞焉用牛刀自有不必主將掛念。」超馬引領部下一百飛奔過來李逵過人雖是帶甲遮護當時四下奔走山坡背後鑼鼓孔明五百嘍囉將來接應追趕勒馬便問道:「如何?」:「正要原來接應人馬伏兵難以下手。」成道:「這等草寇!」前部盡數前面搖旗吶喊擂鼓鳴鑼騎馬卻是女將結束十分標致

    肌膚芙蓉模樣天然標格
    輝煌鱗甲
    玉手纖纖
    英雄烜赫秋波萬種妖嬈
    寶馬當前官兵
    殺氣
    戰士消魂敵人喪膽女將中間奇特
    得勝歸來隱隱

  且說紅旗女將」,大嫂一千盡是四山五嶽:「這等軍人用處先鋒向前四下草寇。」將令坐下前來。「勒馬回頭山凹便成分人馬四下之間喊聲霧氣人馬退十四首尾不能退衝出人馬將來衝出孔明人馬到來女將撥轉馬頭隨後成軍四分急待,「黑旋風李逵攔住人馬比及一陣宋江追趕一面收兵下營

  且說慌忙差人連夜聞達本部前來接著槐樹商議退聞達:「不才來日一陣全勝。」當夜商議傳令軍士得知四更五更披掛平明進兵三通宋江

    冉冉晴空征塵西
    十萬貔貅車廂火砲雷轟
    山谷旌旗
    空翻光耀蒼龍
    六師鬼神三軍英勇
    
    冰雪
    人人盡忠邀功
    大刀聞達不知狂言雕蟲
    四起星馳前鋒
    閉關收拾有如

  當日大刀聞達便將軍擺開花腔宋江早已大將紅旗霹靂」。怎生打扮

    朱紅身穿連環
    耀
    凜凜英雄罕見

  勒馬厲聲:「北京污吏多時百姓良民好好過來淫婦奸夫一同便退若是執迷不悟便玉石俱焚目前。」未了聞達大怒便:「?」未了腦後大將出馬怎生打扮

    耀兜鍪連環鐵甲重重
    團花成雙
    
    穩定

  這個北京上將因為人性急先鋒」,高聲喝道:「朝廷國家你好落草碎屍死有餘辜。」這個一個性急正是火上澆油拍馬向前直奔將來相交軍器並舉吶喊二十不分勝敗宋江先鋒隊馬上正中便宋江大小三軍一齊過來流血大敗隨即槐樹小寨當晚聞達直奔點軍宋江槐樹吳用:「敗走心中乘勢追趕養成勇氣急忙難得。」宋江:「軍師。」隨即傳令當晚精銳得勝連夜進發

  再說聞達喪家之犬漏網之魚正在商議計策:「山上一帶!」聞達帶領上馬東邊山上火把不知通紅聞達便來到李廣副將將來聞達措手不及便西邊山上火把不知副將衝擊將來後面喊聲卻是霹靂副將聞達馬大前面喊聲火光晃耀卻是將帶副手從小那邊聞達前面鼓聲攔路火光閃出豹子頭林沖副將歸路四下烈火各自逃生聞達大刀天明這個消息三魂蕩蕩七魄幽幽連忙點軍接應人馬緊閉城門堅守不出次日宋江直抵東門準備攻城

  且說留守聚眾商議難以解救成道:「臨城告急若是遲延相公告急心腹趕上京師太師知道朝廷調遣精兵前來第二行文鄰近早早調接應第三北京大名府同心協助守護城池準備如此無虞。」:「隨便?」當日全副披掛差數放開城門東京聲息鄰近發兵太守城守不在話下且說宋江調圍城東西南門每日攻打一面山寨糧草打破北京員外聞達連日交戰不能取勝將息

  宋江且說騎馬直到東京太師下馬太師進來直到後堂呈上太師拆開封皮大驚備細一一。「如今宋江圍城聲勢浩大不可。」槐樹廝殺盡皆:「鞍馬官商。」:「太師大名倘或河北奈何太師早早發兵!」:「不必退。」太師隨即當日樞密院商議軍情不移樞密使太尉參見太師大名危急備細一遍:「如今計策退城郭?」互相太尉背後乃是衙門防禦使掌管兵馬人生鼻孔朝天捲髮彪形使鋼刀武藝出眾先前王府連珠武藝女婿主嫌醜陋懷恨因此不得重用兵馬使阿諛諂佞不能常有嫌疑當時忍不住太師:「小將當初中有相識乃是漢末三分義勇武安嫡派子孫名勝規模長相使一口青龍人稱大刀現做在下兵書武藝不當上將可以清水殄滅安民。」大喜使文書鞍馬連夜星火前往計議退

  文書上馬進發三五一日來到下馬當日衙內論說古今興廢聞說東京使命出來迎接施禮問道:「故人相見今日遠勞親自到此?」:「梁山草寇攻打北京太師面前力保兄長安邦定國朝廷太師鞍馬起行兄長推卻便收拾。」大喜說道:「這個兄弟弟兄當初母親投胎因而後生因此」。兄弟十八武藝無有不能太師呼喚一同協力報國何不?」

  當下吩咐老小一同關西十數個人收拾盔甲行李跟隨連夜起程來到東京太師下馬太師得知直到拜見端的人材堂堂身軀髭鬚鳳眼朝天太師大喜便:「將軍青春多少?」:「小將。」太師:「梁山草寇圍困北京城郭請問。」:「草寇水洼驚群動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