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六十四回 Chapter 6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四 月夜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使大刀英雄蓋世義勇過人當日太師統領五千人馬分為東京梁山

  話分兩頭宋江每日北京攻打城池聞達那裏深重無人宋江攻打心中納悶不見輸贏中軍燈燭取出天書」;之間猛然想起圍城不見接應回去不見默然覺得神思恍惚寢食不安:「軍師。」吳用中軍宋江:「我等許多如何來到城中不出騎馬使京師告急丈人太師必然中間此處去取梁山奈何兄長不可我等軍士收拾未可退。」正說之間太保到來:「東京太師菩薩玄孫大刀飛奔梁山頭領主張不定兄長軍師早早收兵回來山寨。」吳用:「雖然如此不可今夜晚間前行留下兩邊埋伏城中知道我等退必然追趕不如。」宋江:「軍師。」傳令便李廣五百左邊埋伏豹子頭林沖五百右邊埋伏二十五騎馬十數遠近過來隨即施放伏兵一面傳令退旌旗慢慢退回軍隊半夜起來次第直至次日前後退

  望見宋江紛紛滾滾仔細知道:「梁山今日收兵回去。」隨即聞達商議聞達:「京師去取梁山巢穴慌忙歸去可以乘勢追殺宋江。」城外到來東京文字約會去取。「退可以。」便聞達東西追趕宋江

  宋江退回城中調追趕捨命便退那邊背後火砲聞達勒住戰馬後面聞達左手李廣右手豹子頭林沖五千兩邊措手不及知道奸計火速前面一陣聞達衣甲飄零退城中閉門不出宋江次第梁山攔路宋江暗地使偏僻小路水上約會水陸

  水寨頭領兄弟當時議定:「弟兄兩個自來不曾別人如今大刀調寨柵兩個大功兄弟面前口氣。」順道:「哥哥只管水軍惹人恥笑。」:「年月能夠便今夜。」苦諫小船五十只有三五渾身苦竹月光微明寒露寂靜小船直抵旱路此時時分正在中軍看書悄悄:「蘆花小船五十人人蘆葦兩邊埋伏不知特來。」微微冷笑當時號令如此準備三軍各自潛伏二百蘆葦中間躡跡直到鹿角中軍望見燈燭兵書暗喜帳房旁邊一聲崩地轉身便伏兵可憐平川羅網二三不曾一個:「無端安敢!」其餘。「宋江一併上京。」

  水寨頭領正在商議使宋江哥哥到來:「哥哥小弟苦諫營寨不料囚車。」起來說道:「兄弟吉凶嫡親兄弟獨自弟兄。」順道:「不曾哥哥不敢。」:「哥哥。」小二小五:「。」不過只得大小水寨頭領一百一齊岸上望見水面戰船螞蟻相似岸邊慌忙主帥:「見識!」隨即附耳如此如此在前在後豎立旌旗大驚轉身便一聲左右兩邊八路簸箕栲栳重重將來不是撲通跳下便水邊趕上撓鉤閻羅小二小五李俊回去

  之中水軍報上梁山便使順從水路直到宋江這個消息宋江便吳用商議退吳用:「來日決戰勝敗如何。」三軍直到宋江便:「那個。」李廣拍馬來迎一來一往一下破綻便趕來環帶猿臂翻身弓弦一聲第二胸膛藏身弓箭高強不敢追趕連忙便馬頭趕來第三後心一聲背後慌忙便使

  得知便:「戰馬!」渾身上下火炭披掛上馬臨陣便西江

    功臣苗裔三分玄孫
    天兵相稱
    騰騰青龍凜凜
    義勇大刀

  宋江吳用暗暗喝采回頭眾多:「將軍英雄!」林沖忿怒便道:「我等弟兄上梁大小五七未嘗銳氣軍師何故自己威風!」便喝道:「草寇汝等背負朝廷宋江決戰。」宋江林沖親自欠身施禮說道:「小吏宋江到此將軍問罪。」:「小吏安敢背叛朝廷?」宋江:「朝廷不明縱容奸臣讒佞專權污吏陷害天下百姓宋江行道異心。」:「天兵到此抗拒巧言令色受降粉骨碎身!」「霹靂大怒過來林沖頭功過來騎馬廝殺宋江便鳴金林沖說道:「兄長何故?」宋江:「賢弟我等忠義自守縱使惹人恥笑英勇忠臣上山宋江情願讓位。」林沖喜歡當日兩邊各自收兵

  回到心中:「不過看看宋江不知?」推出過來問道:「宋江小吏如何?」:「哥哥山東河北馳名稱做及時不知禮義如何省得!」低頭

  當晚納悶臥不安中軍觀看月色滿天遍地前來:「鬍鬚將軍元帥。」:「不問!」:「衣甲軍器不肯姓名元帥。」:「既是如此。」多時來到拜見有些燈光之下認得便人道:「退左右。」:「不妨。」人道:「便是先前朝廷統領連環梁山奸計軍機不能還鄉將軍到來不勝宋江林沖將軍宋江足下素有歸順不從商議正要驅使眾人歸順將軍若是聽從明日夜間從小生擒林沖京師立功。」大喜置酒相待宋江忠義為主不幸無辜無疑

  次日宋江商議:「今日晚間可行。」衣甲穿上馬宋江大罵:「山寨不曾虧負半分?」:「汝等草寇大事!」宋江便三山黃信喪門直奔相交不到黃信落馬宋江出來回去大喜大小三軍一齊掩殺:「不可吳用有神。」中軍置酒相待動問三山黃信:「朝廷青州都監一時落草今日威風今晚必然成事。」大喜接應五百引路起身三更前後直奔宋江砲響一齊進兵

  月光黃昏時候披掛疾走一齊乘馬引路眾人跟著前面撞見三五低聲問道:「不是將軍我等在此迎接。」喝道:「言語!」先行勝乘在後山嘴遠遠紅燈勒住問道:「紅燈那裏?」:「那裏便是中軍。」動人將近紅燈一聲砲響前來紅燈之下不見一個便不見大驚知道中計慌忙四邊山上一齊正是各自逃生連忙騎馬跟著山嘴樹林腦後一聲砲響撓鉤把關衣甲推後

  林沖回頭廝殺月光之下打扮西江

    凌雲豪氣筋骨精神
    躍馬四海英雄
    錦繡七星
    當前

  林沖喝道:「主將中計無名何不?」大怒林沖相交無數勢力便綿馬來向前一齊捉住

  這邊打扮西江

    鬚髮容顏
    睜開鼻孔朝天
    鋼刀耀護身鎧甲連環
    英雄

  當下拍馬大罵:「!」大怒躍馬相交過來慌張古格馬來三軍一聲向前捉住引領大小水軍一應糧草馬匹招安人馬宋江會眾上山此時東方忠義分開把關宋江慌忙退把關正中交椅便叩首伏罪說道:「亡命冒犯恕罪。」連忙答禮手腳向前伏罪:「小可不敢將軍虛誑。」頭領義氣深重回顧:「我們在此?」:「。」:「!」宋江:「何故將軍微賤一同行道若是不肯不敢便回京。」:「人稱忠義今日我等帳下小卒。」宋江大喜當日一面慶賀一邊使招安逃竄得了五七人馬隨即銀兩便回家一邊老小

  宋江飲宴默然想起員外北京吳用:「兄長不必憂心吳用措置今晚來日北京必然成事。」便起身說道:「報答前部。」宋江大喜次日早晨傳令便前部先鋒其餘北京頭領一個李俊將帶盔甲北京進發

  城中飲酒探馬報道:「宋江梁山現今。」癡呆手腳:「前者。」隨即便人馬聞達隨後調接應正是冬天時候密布朔風宋江直至次日宋江前部上高廝殺三通對面超出當時認得說道:「這個便是大刀。」過來拍馬來迎兩個正在中軍看見夾攻這邊兵器前來騎馬一塊宋江看見大軍過去成軍馬大連夜退不出宋江直抵次日衝突吳用便軍校:「乘勢便退。」此時得了一陣歡喜

  當晚紛紛吳用北京城外靠山陷坑望見宋江東西不定便三百宋江四散奔波水軍頭領李俊勒馬前來便陷坑個性那裏照顧一邊一邊李俊向著前面叫道:「哥哥!」不顧身體背後一聲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