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六十五回 Chapter 6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五 天王夢中 水上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宋江大雪吳用計策其餘這個消息傳令只是堅守不許宋江朝廷兵馬只得監守申報京師聽憑太師處分宋江中軍伏兵宋江大喜退相待好言撫慰:「兄弟大半朝廷軍官朝廷不明縱容污吏專權良民情願協助宋江行道若是將軍忠義為主。」志向一番自然湊合宋江置酒

  次日商議一連不得宋江好生憂悶中伏忽然陰風颯颯寒氣逼人宋江抬頭見天叫聲:「兄弟回去何時?」面前宋江起身問道:「哥哥不曾中心日夜不安前者一向不曾以此。」:「為此兄弟陽氣逼人不敢近前特來賢弟江南早早收兵。」宋江明白向前說道:「哥哥到此真實。」便軍師圓夢吳用來到中軍宋江異事吳用:「既是天王不可目今難以那時。」宋江:「軍師只是員外兄弟度日我等弟兄我們回來性命進退兩難。」

  計議未定次日宋江神思疲倦身體酸疼頭領面前宋江:「上好生熱。」眾人鏊子一般紅腫起來吳用:「可以毒氣不能侵犯便安排哥哥。」一面使醫治不能說道:「小弟潯陽不能建康小弟銀兩便送去兄長如此病症急速不能便哥哥只得。」吳用:「兄長天王:『江南。』莫非?」宋江:「兄弟這個義氣。」吳用一百二十作為盤纏吩咐:「便好歹切勿山寨相會兄弟可作。」眾人包裹便

  軍師吳用傳令:「。」車子上載宋江連夜北京曾經伏兵引誘不敢次日見報說道:「未知。」聞達:「吳用詭計堅守不宜追趕。」話分兩頭宋江連夜路上好生艱難慌張不曾雨具揚子江風大低垂飛揚一天大雪冒著捨命景物淒涼西江

    盤旋枯木寒鴉
    空中
    渡口
    隱隱

  獨自一個揚子江渡船江邊有些叫道:「艄渡船!」蘆葦一個人蓑衣問道:「客人那裏?」順道:「建康幹事。」公道:「不妨只是今日便月明便過去。」順道:「。」便蘆葦小船底下一個後生那裏。艄走入身上濕衣下來後生烘焙打開取出綿身上公道:「。」艄公道:「要飯便。」倒頭便一來辛苦二來十分左側不覺睡著後生向著炭火看見睡著便公道:「大哥?」艄將來把手:「放開。」後生推開上岸纜索上船啞啞。艄船艙輕輕一塊便底下取出雙手不得。艄拿大身上順道:「好漢性命金子。」艄公道:「金子性命。」連聲叫道:「囫圇冤魂便。」艄放下撲通

  便打開來看許多金銀便後生叫道:「說話。」一手揪住伶仃。艄血跡搖船

  水底三五一時下去底下南岸樹林隱隱燈光爬上轉入林子一個酒店半夜起來破壁燈光開門老丈便老兒:「莫不跳水逃命?」順道:「老丈小人建康幹事兩個歹人小子應有衣服金銀小人性命公公救度。」老丈見說濕衣老丈:「漢子甚麼山東?」順道:「小人建康弟兄特來探望。」老丈:「山東曾經梁山?」順道:「那裏經過。」老丈:「山上頭領來往客人殺害人性只是行道。」順道:「頭領忠義為主不害良民污吏。」老丈:「老漢宋江仁義只是那裏百姓快活官吏!」:「公公不要小人便是因為哥哥一百黃金請安睡著兩個男女雙手下江繩索。」老丈:「既是那裏好漢兒子出來相見。」多時後面一個後生順便:「小人哥哥只是不曾小人排行第六因為小人平生只好使投師不得江邊度日哥哥兩個小人認得一個一個後生華亭喚做兩個男女時常哥哥放心在此哥哥。」順道:「兄弟好意兄長恨不得一日天明便回來相會。」自己衣裳連忙置酒相待次日十數銀子建康

  城中看見正在門前便好處

    良方金針
    重生扁鵲萬里

  祖傳內科外科以此遠方馳名當時便問道:「兄弟不見得到?」江州宋江上山一一告訴後說宋江特地神醫揚子江性命因此空手:「天下義士最好只是別無親人不得以此。」苦苦求告:「若是兄長推卻。」:「商議。」百般哀告應允原來建康一個煙花娼妓喚做時常往來十分美麗以此眷顧

    溫柔老成明月逼人
    步搖
    花萼弦歌彩雲
    心地章臺

  當晚安排叔叔說道:「今晚宿明日兄弟山東地面則是一個二十便回來。」:「不要!」:「收拾只要動身明日便便耽擱。」撒嬌便說道:「肉片!」恨不得一口看看天色順道:「歸去我家。」順道:「哥哥酒醒。」以此發遣不動只得門首

  順心那裏時分有人敲門一個人便說話婆子問道:「許多那裏今晚奈何?」人道:「金子姐姐釵環方便。」:「女兒。」原來但是便使不住細聽安排酒食待要卻又弄壞三更時候兩個使喚東倒西歪悄悄房門板凳拿起使喚原來一個人刀口兩個待要劈柴斧正手邊起來一個砍殺慌忙開門胸膛在地推開懊惱隨即衣襟粉牆:「殺人!」

  五更酒醒便順道:「哥哥不要兩個。」起來看見死屍渾身麻木順道:「哥哥?」:「!」順道:「只有若是聲張起來哥哥償命沒事連夜上梁哥哥。」:「兄弟短命見識!」

    紅粉無情臨行
    冤魂陽臺痴心

  天明盤纏同安回家敲開酒店接著說道:「昨日可惜不遇哥哥。」順道:「大事那裏。」報道:「。」順道:「不要那裏。」叫道:「張大兩個親眷過去。」:「!」順道:「衣服小弟穿小弟衣裳兄長穿。」:「?」順道:「主張兄長。」衣服穿戴上頭巾個人上船船艙直到脫去一聲:「艄船艙進水!」不知揪住一聲:「認得前日客人?」不得喝道:「一百黃金要害性命那個後生那裏?」:「好漢小人得了無心爭論殺死。」順道:「認得?」:「好漢求饒小人。」喝道:「潯陽江邊孤山牙子認得江州上梁隨從縱橫天下雙手下江不是性命今日相見不得!」船艙把手一塊看看下去!「!」性命眼見黃昏做鬼十分嘆息前日金子零碎銀兩收拾包裹六道:「賢弟恩義生死難忘便父親收拾酒店趕上梁山一同歸順大義未知如何?」六道:「哥哥小弟。」分別岸上六作小船回家收拾行李趕來

  同安便文墨不會走路不得三十不動相待之間見外一個客人面前叫聲:「兄弟如何遲誤!」太保做客趕來慌忙相見便哥哥消息:「如今哥哥神思昏迷水米看看。」聞言問道:「皮肉血色如何?」:「肌膚憔悴叫喚疼痛不止性命早晚難保。」:「若是皮肉身體得知疼痛便醫治日期。」:「這個容易。」兩個吩咐:「。」兩個行法

  一連安歇包裹父親果然過來接見心中大喜說道:「在此。」問道:「何在?」順道:「『太保來迎先行。」父親一同起身梁山

  行法連夜趕到梁山大小頭領接著宋江臥榻說道:「頭領身軀沉重大體不妨不是之間便。」眾人見說一齊便引出毒氣然後使內用之間漸漸皮膚肉體滋潤飲食漸進不過雖然瘡口飲食父子拜見宋江頭領訴說水上:「兄長!」宋江得病便吳用商量北京員外:「將軍瘡口不可急難。」吳用:「兄長掛心只顧自己調理吳用雖然不才目今春秋時候打破北京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