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六十七回 Chapter 6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七 宋江馬步三軍 降水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聞達便之間伏兵前後掩殺聞達在後護著死戰重圍大難頭盔衣甲飄零雖是人馬性命西乘勢追趕不上施恩北京

  再說軍師吳用城中將令一面出榜安民一面聞達太守家老追究便大名府庫藏打開應有金銀寶物裝載上車倉廒滿城百姓餘者裝載上車梁山號令頭領人馬完備將軍梁山正是上將前軍凱歌宋江會集下山迎接忠義宋江便慌忙答禮宋江:「我等眾人員外上山大義不想皇天今日相見平生。」拜謝:「兄長深感頭領齊心救拔難以報答。」便拜見宋江言說:「在下若非安得到此!」稱謝不盡當下宋江員外:「何等敢為山寨兄長報答救命萬幸!」宋江再三那裏李逵:「哥哥別人山寨便起來。」武松:「哥哥只管弟兄們心腸。」宋江喝道:「汝等省得甚麼不得多言!」慌忙:「若是兄長苦苦相讓安身。」李逵叫道:「今朝沒事哥哥便皇帝員外丞相我們做大東京強似!」宋江大怒李逵吳用:「員外東邊安歇賓客相待日後讓位。」宋江歡喜安歇房屋慶安老小家眷山寨宋江便筵宴犒賞馬步三軍大小頭目嘍囉各自忠義設宴慶賀大小頭領相讓飲酒作樂起身:「淫婦奸夫在此聽候發落。」宋江:「兩個過來。」打開左邊將軍右邊將軍宋江:「罪惡員外自行發落。」自下大罵潑婦凌遲處死拋棄屍首上堂拜謝眾人頭領盡皆稱讚不已

  且不說梁山筵宴犒賞馬步三軍北京探聽梁山退聞達引領來看老小號哭不已比及鄰近追趕梁山人馬去得各自夫人在後花園性命便丈夫申奏朝廷太師知道早早調兵遣將賊寇抄寫民間殺死五千中傷不計其數三萬有餘上路一日來到東京太師下馬太師直至下拜申奏訴說打破北京賊寇浩大不能苟且招安身上自己榮寵事體敗壞遮掩便大怒:「退!」次日五更文武群臣太師為首皇帝天子大驚諫議大夫:「前者往往調地利以致如此愚意不若赦罪招安以防邊境。」大怒喝叱:「諫議大夫朝廷綱紀猖獗小人賜死!」天子:「如此目下便。」當下官爵庶人當朝

    招撫忠言
    老成梁山不能

  天子:「猖獗?」太師:「這等山野用大現任本州團練使陛下聖旨差人調人馬克日清水。」天子大喜隨即樞密院調遣天子百官退暗笑次日差官聖旨再說宋江水滸北京所得府庫金寶錢物馬步三軍連日筵宴慶賀員外端的頭領酒至半酣吳用宋江說道:「員外打破北京損人劫掠府庫逃奔豈不申奏朝廷丈人當朝太師必然前來征討。」宋江:「軍師最為何不使連夜北京探聽虛實準備。」吳用:「小弟差人。」正在之間商議未了到來:「北京果然申奏朝廷調征勦諫議大夫招安官職如今天子差人調遣──兩個團練使──,本州前來征討。」宋江便道:「如何?」吳用:「一發。」起身宋江吳用:「自從上山深感仁兄厚待不曾半分氣力蒲城相會善能用水稱為聖水將軍」;兵法上陣火器因此將軍本州兵馬人為部下小弟不才五千不等起行路上接住帶上不肯投降奉獻兄長不須頭領張弓費力勞神不知尊意?」宋江大喜便將就跟著一同五千來日下山宋江頭領金沙餞行

  頭領回到忠義吳用便宋江說道:「可以隨後監督接應。」宋江:「勝義凜然始終如一軍師不必多疑。」吳用:「兄長林沖黃信副將帶領五千人馬隨即下山。」李逵便道:「。」宋江:「不著自有。」李逵:「兄弟便生病我去獨自。」宋江喝道:「!」李逵見說悶悶不已林沖下山接應次日:「『黑旋風李逵昨夜二更板斧不知那裏!」宋江見報:「衝撞言語別處!」吳用:「兄長義氣不到別處便兄長放心。」宋江心慌使六四

  且說李逵板斧下山抄小路一路尋思:「兩個將軍許多城中一個砍殺哥哥他們爭得一口氣!」半日原來下山不曾盤纏多時買賣尋思:「只得出氣。」之間看見路旁一個酒店李逵便坐下三角起身便酒保攔住李逵:「前頭買賣!」便動身見外走入彪形大漢喝道:「大膽酒店不肯!」李逵著眼:「老爺那裏只是!」:「尿流屁滾老爺梁山好漢便是本錢宋江哥哥。」李逵暗笑:「山寨那裏認得這個鳥人!」原來江湖打家劫舍上梁入伙投奔旱地引見宋江生發調兵遣將不曾見得權且當時李逵腰間拔出板斧:「斧頭。」不知李逵面門可憐強人李逵李逵就地擄掠盤纏放火草屋

  不得一日之間旁邊走過大漢直下李逵李逵便道:「老爺?」便:「老爺?」李逵便漢子李逵尋思:「漢子使得!」在地下問道:「漢子?」:「老爺廝打便廝打起來!」李逵大怒起來漢子李逵叫道:「不得。」起來便問道:「漢子那裏人氏?」李逵:「梁山黑旋風李逵便是。」:「端的是不是不要說謊。」李逵:「不信板斧。」:「既是梁山好漢獨自一個那裏?」李逵:「哥哥口氣兩個。」:「梁山且說?」李逵:「大刀隨後便是豹子頭林沖、『領軍策應。」便李逵:「端的?」:「小人中山人氏祖傳三代相撲為生手腳父子相傳教徒平生面目到處不著山東河北面目近日打聽地面名為山上強人平生只好殺人世人比做喪門神打家劫舍如今待要那裏入伙。」李逵:「這等本事如何投奔哥哥?」:「多時投奔大寨入伙門路今日兄長哥哥。」李逵:「哥哥爭口下山一個人雙手回去我去便。」:「府城許多兩個便十分本事不濟性命不如大寨入伙。」兩個正說之間背後將來叫道:「哥哥便如今。」李逵引著李逵:「哥哥。」李逵:「商量回來。」:「使不得哥哥即便。」李逵:「我去山寨哥哥知道便。」懼怕李逵山寨李逵

  話分兩頭引領五千相近且說太守東京調太師便兵馬團練商議隨即選點領軍鞍馬整頓糧草起行忽聞:「大刀到來侵犯本州。」大怒便收拾相近相望旗下出馬那邊鼓聲,「聖水將軍出馬怎生打扮

    鐵打四方
    頂上大小
    沿邊鎧甲
    穿團花禿
    
    
    張弓
    使

  前面北方上書:「『聖水將軍。」這邊將軍出馬怎生打扮

    朱紅束髮
    頂上掃帚長短
    連環
    穿雲霞怪獸
    麒麟翡翠
    描金
    
    騎坐胭脂使一口

  前面南方上書:「將軍」。虎將一齊馬上說道:「將軍久矣!」國大:「小輩朝廷祖宗名目不知死活到來?」:「目今主上昏昧奸臣弄權不用兄長明仁施恩行道等到招請將軍便過來同歸山寨。」大怒一個北方烏雲一個南方烈火飛出左手飛出右手廝殺一天殺氣精神聖水半點之間撥轉馬頭便隨即追趕衝入轉入左邊右邊隨後且說之間五百紅旗一字兒將來撓鉤套索活捉再說右邊五百盡是一字兒腦後生擒活捉可憐英雄到此一面一面五百精兵過來舉手無措大敗便退隨即拍馬背後之間前面衝出林沖出來本部林沖相見隨後黃信一同權且

  」「得勝回到城中太守接著置酒一面偏將帶領三百連夜東京朝廷

  且說偏將帶領三百人馬監押東京迤邐前行來到一個去處滿遍地一聲強人一個正是梁山黑旋風李逵後面這個好漢端的正是

    相撲中人
    從來沒面目

  李逵兩個好漢引著嘍囉攔住去路便偏將急待背後一個好漢正是

    猙獰暴露
    放火殺人喪門神」。

  這個好漢正是喪門神向前偏將下馬其餘撇下盡皆逃命李逵卻是便備細來由李逵:「怎生在此?」李逵說道:「哥哥不肯廝殺獨自私走下山撞見在此一見如故便兄弟一般接待商議嘍囉山頭望見人馬監押到來官兵不想卻是。」邀請置酒相待:「兄弟既然有心上梁入伙不若本部人馬力攻。」:「小可正如商議足下山寨之中二百。」帶領五七嘍囉好漢一齊逃難軍士回來太守說道:「半路強人偏將。」大怒便道:「便。」城外搦戰爭先出馬開城放下五百飛奔,「聖水將軍出馬大罵:「何不!」拍馬兩個不到五十馬頭慌忙便隨即將來回頭喝道:「不下受降何時!」取關後心使出刀背一聲:「下去!」落馬下馬向前叫道:「將軍恕罪!」惶恐受降:「哥哥面前特來將軍大義。」:「不才行道。」兩個林沖接見便輸贏:「之內招請歸降。」林沖大喜一聲五百過來其餘人馬城中連忙太守

  大怒次日交戰林沖臨陣將軍出馬大罵:「忘恩匹夫!」大怒拍馬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