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六十九回 Chapter 6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九 東平九紋龍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宋江遺言主位員外眾人宋江:「目今山寨錢糧缺少梁山兩個有錢東平東昌府我們自來不曾攪擾那裏百姓公然不肯寫下兩個員外打破便梁山如何?」吳用:「也好聽從天命。」:「如此只是哥哥梁山聽從差遣。」此時不由當下便鐵面寫下兩個焚香祈禱一個宋江東平東昌府無語

  當日飲酒中間宋江傳令調撥人馬宋江部下林沖史進孔明、「」、大嫂──大小頭領二十五馬步水軍頭領小二小五──水軍接應

  部下吳用公孫施恩大小頭領二十五馬步水軍頭領李俊──引水接應其餘頭領中傷看守寨柵

  已定宋江頭領東平頭領東昌府眾多頭領各自下山三月初一的話暖風正好廝殺

  宋江東平只有四十地名駐軍宋江:「東平萬里一個兵馬都監乃是河東上黨郡人氏使稱為』,不當雖然禮數兩個戰書那裏歸降聽從那時大行殺戮使?」部下走過身長不好資財貌似金剛身長喚做青州

  :「小人認得董平情願齊書。」部下瘦小身材叫道:「。」蚱蜢眼目全無行走揚子江

  兩個便道:「我們不曾山寨氣力今日情願。」宋江大喜隨即戰書兩個

  且說東平太守宋江到了駐紮便本州兵馬都監董平商議軍情門人報道:「宋江差人戰書。」太守呈上萬里來書都監說道:「錢糧如何?」董平大怒推出即便斬首太守說道:「不可自古兩國使』,不當二十發回如何。」董平怒氣皮開肉綻推出兩個回到大寨宋江:「董平無禮好生大寨!」

  宋江兩個怒氣便州郡上車將息九紋龍史進起身說道:「小弟東平院子一個娼妓喚做往來如今金銀安歇定日哥哥城池董平出來交戰便更鼓樓上起火大事。」宋江:「最好。」史進隨即收拾金銀安在包袱身邊暗器起身宋江:「兄弟方便不動。」

  且說史進轉入城中西大伯史進接入女兒出來標格萬種風流不可梨花帶雨梅花

  樓上史進:「一向如何不見梁山大王官司出榜街上亂哄哄宋江如何?」史進:「如今梁山頭領不曾如今哥哥備細如今特地細作包金不可走漏消息明日一發一家上山快活。」葫蘆應承金銀安排相待大娘商量:「往常做客好人我家出入不妨如今歹人倘或不是。」大伯說道:「梁山宋江好漢不是好惹城池無有言語他們打破我們!」便:「省得甚麼人事自古:『。』天下通例自首本罪東平省得日後負累不好。」公道:「許多金銀我家干系我們甚麼?」:「畜生這般放屁人家千千萬萬一個親自叫屈。」公道:「不要女兒打草驚蛇』,我去做公的。」

  且說史進上樓覺得面色不定史進便問道:「莫不這般?」:「卻才因此心慌撩亂。」史進雖是英勇瞞過猜疑可嘆青樓伎倆粉頭畢竟早知奸計錯用黃金

  當下不過一個時辰腳步有人上來做公的樓上史進措手不及正如斑鳩史進抱頭獅子東平

  太守大罵:「身體獨自細作不是父親良民宋江?」史進言語董平便道:「這等骨頭如何!」太守喝道:「!」兩邊走過獄卒牢子冷水一百史進拷打實情董平:「死囚宋江施行。」

  宋江自從史進備細吳用知道吳用來書──,史進娼妓細作,──大驚連夜宋江問道:「史進去來?」宋江:「自願舊日好生因此。」吳用:「兄長主張在此決不常言:『娼妓。』得便迎新多少水性總有恩情必然!」宋江便吳用吳用便大嫂:「勞煩潛入城中求乞有些動靜火急便若是史進獄卒:『舊情一口。』史進:『我們黃昏前後可就水火安排脫身。』城中放火此間進兵成事兄長汶上縣百姓必然東平大嫂乘勢便無人知覺。」吳用設計上馬便東昌府

  宋江五百攻打汶上縣果然百姓扶老攜幼鼠竄東平

  大嫂蓬松衣服藍縷眾人求乞打聽果然史進方知吳用次日往來伺候一個年老人從出來大嫂便淚如雨下年老問道:「甚麼?」大嫂:「大郎主人自從十年說道江湖做買賣不知眼見得無人一口充飢哥哥怎生可憐見引進則個強如寶塔!」人道:「梁山強人該死?」大嫂:「便是瞑目可憐見身入顯得舊日。」老公尋思:「若是男子漢一個婦人家利害?……」當時大嫂看見史進史進大嫂不得大嫂一頭啼哭一頭別的便喝道:「該死歹人!『不通』,出去!」大嫂內人備細:「掙扎。」史進大嫂小節史進記得」。

  原來那個三月卻是大盡二十九史進兩個說話問道:「今朝幾時?」那個小節說道:「今日夜晚孤魂。」史進得了巴不得一個小節史進水火史進小節:「背後?」賺得回頭掙脫小節正著一下打倒在地磚頭敲開幾個酒醉史進迎頭外面應有罪人盡數總有六十發起一齊

  有人太守萬里面如土色連忙便兵馬都監商量董平:「城中細作差多圍困機會領軍宋江相公便城池差數。」董平上馬點軍太守便一應大牢吶喊史進不敢不敢進去大嫂

  都監董平起兵四更上馬宋江宋江宋江:「大嫂城中準備。」號令一下諸軍當時天色接著董平兩下擺開陣勢董平出馬英雄蓋世過人兩面旗牌耀水磨頭盔錦繡麒麟一對上下河東英勇風流使董平

  原來董平心靈機巧三教九流不通調無有不會山東河北風流」。宋江董平人品便一面:「英雄風流萬戶侯。」宋江出馬董平董平神出鬼沒不可宋江鎗手飛馬便接住董平廝殺兩個戰場五十不分勝敗交戰良久宋江恐怕有失便鳴金收軍勒馬回來董平手舉追殺宋江四下一齊圍住宋江勒馬上高看望董平宋江便號旗向東西號旗便西便向西董平橫衝直撞出去宋江董平交戰不勝當晚宋江連夜起兵直抵調圍住大嫂城中放火史進不得出來兩下

  原來太守女兒十分顏色董平累累使萬里因此日常有些不和董平當晚領軍使乘勢親事太守:「文官武官婿正當只是如今賊寇臨城危急便恥笑退保護城池那時議親。」回復董平董平雖是:「。」只是心中躊躇十分歡喜恐怕日後不肯

  宋江連夜攻打太守董平大怒披掛上馬帶領三軍交戰宋江前門旗下喝道:「這個豈不古人:『大廈將傾非一。』手下雄兵十萬猛將行道濟困扶危早來!」董平大怒:「文面小吏該死!」手舉直奔宋江林沖使軍器董平便宋江四散董平功勞拍馬趕來宋江退壽春縣界宋江前面董平後面十數一個村鎮兩邊草屋中間董平不知只顧趕來宋江董平了得隔夜使,「」,一百草屋兩邊埋伏路上遮蓋鳴鑼準備董平董平之間來到那裏背後孔明:「!」草屋一聲兩邊門扇繩索回頭背後絆倒董平落馬左邊」,右邊走出一齊董平頭盔衣甲盡數兩個頭領董平捉住麻繩兩個女將鋼刀監押董平宋江

  宋江草屋勒住楊樹兩個頭領董平宋江隨即退兩個女將:「將軍你們綁縛!」女將退宋江慌忙下馬自來繩索便護甲董平穿著便董平答禮宋江:「將軍微賤山寨。」董平:「小將安身萬幸。」宋江:「缺少糧食特來東平別無。」董平:「萬里先生安得不害百姓若是兄長董平開城城中取錢以為報效。」

  宋江大喜便一行盔甲董平披掛上馬董平在前宋江在後捲起東平董平在前:「開城。」把門軍士火把認得都監隨即大開城門放下董平拍馬砍斷背後宋江人馬東平將令不許殺害百姓放火房屋董平太守一家人女兒宋江開放大牢救出史進便府庫盡數金銀財帛大開倉廒裝載上車使護送上梁金沙交割頭領上山史進西一門大小碎屍宋江太守家私散居沿街告示曉諭百姓自殺汝等良民安生告示收拾

  大小白日飛奔前來東昌府交戰宋江:「眾多兄弟不要!」正是英雄東昌錦繡畢竟宋江何處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