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七十二回 Chapter 7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二  李逵元夜東京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日宋江忠義上分人數:「一路史進弘一魯智深武松一路一路路人其餘盡數在家。」李逵便道:「東京。」宋江:「如何去得?」李逵那裏執拗宋江:「既然不許惹事打扮做伴。」李逵作伴

  看官聽說宋江文面如何去得京師原來神醫上山之後毒藥調治美玉每日自然消磨醫書中說:「美玉」,

  當日史進作客次後便使魯智深武松行腳宋江做客各人暗器不必

  且說宋江有些緩急李逵行李下山頭領金沙餞行軍師吳用再三吩咐李逵:「下山好歹惹事哥哥東京路上不要十分小心在意使不得往常性格衝撞弟兄們不好難以相聚。」李逵:「軍師並不惹事。」

  濟州東京萬壽門外一個客店安歇宋江商議正月十一的話宋江:「明日白日斷然不敢直到正月十四日夜人物此時。」:「小弟明日城中探路。」宋江:「最好。」次日穿一身整整齊齊衣服頭上新鮮腳下鞋襪乾淨打扮不俗兩個城外人家家家熱鬧安排元宵太平風景來到城門沒人果然東京去處見得

    汴水開封
    逶迤吳楚齊魯
    山河形勝水陸要衝
    豫州
    層疊上界中央
    崔嵬伏虎二十八宿
    金明池上三春四季
    十萬魚龍變化四百
    靄靄祥雲融融瑞氣樓臺

  當下兩個街上往來門外往來錦衣紛紛濟濟茶坊酒肆引著上一個小小酒樓臨街憑欄出入附耳:「如此如此。」點頭會意不必火急恰好老成人道:「並不相識。」說道:「小人東人觀察是故特使小人。」原來:「莫非足下觀察?」人道:「。」隨口:「正是小人觀察忘記。」觀察跟隨來到樓上簾子:「觀察。」相見施禮半晌認得說道:「在下足下呼喚大名。」:「小弟足下童稚未可兄長熟思。」一壁便觀察小酌酒保安排果品斟酒慇懃相勸酒至半酣問道:「觀察頭上?」直道:「上天慶賀元宵我們左右內外共有二十四五千八百每人小小金牌一個同樂因此每日聽候點視便。」:「在下省得。」便:「。」移時到了便起身:「足下小弟敬酒姓氏。」直道:「在下大名。」拿起一飲而盡口角騰空慌忙衣服脫下身上之類從頭穿帶上吩咐:「酒保觀察。」:「不必吩咐自有道理支吾。」

  且說酒店人間天上

    祥雲
    琉璃瓦鴛鴦翡翠
    正陽黃道殿
    占算星辰分文
    
    殿欄楯步輦
    仿佛兜率天

  進去無人直到殿文德殿殿不能進去殿殿一個偏殿殿三字官家看書朱紅閃身正面兩邊幾案文房四寶端硯書架盡是牙籤正面屏風山河社稷混一屏風後面屏風四大姓名

    山東宋江  西  河北  江南方臘

  四大姓名心中:「國家我們因此時常。」便身邊拔出暗器山東宋江下來慌忙殿隨後有人便回到酒樓尚未醒來依舊錦衣穿依舊衣服酒保計算酒錢剩下十數酒保吩咐:「觀察弟兄點名回來城外恐怕城門剩下號衣。」酒保:「放心男女。」酒店萬壽直到起來不知酒保的話回到次日有人:「殿不見山東宋江今日好生出入十分盤詰。」那裏

  再說回到宋江備細之中取出山東宋江宋江歎息不已十四黃昏明月天上宋江李逵個人社火封丘果然暖風正好家家門前燈火照耀如同白日正是樓臺上下車馬往來來到中間一家青布斑竹兩邊盡是紗窗外掛兩面:「歌舞神仙風流。」宋江便茶坊茶博士:「前面角妓?」茶博士:「東京喚做。」宋江:「莫不是?」茶博士:「不可高聲耳目。」宋江便附耳:「一面在此。」宋江茶坊

  門首揭開青布掀起斑竹轉入鴛鴦下面一個博山香爐噴出名人山水畫一字交椅無人出來轉入一個客位楠木雕花玲瓏落花流水懸掛異樣古董微微咳嗽一聲屏風背後一個便:「哥哥那裏?」:「姐姐媽媽出來自有話說。」多時媽媽媽媽:「?」:「老娘小人兒子便是從小在外今日。」原來世上最多思量半晌認人仔細猛然叫道:「不是太平那裏許多?」:「小人一向不在不得相望如今山東客人有的是家私不能河北第一有名財主此間一者元宵二者京師省親貨物在此做買賣四者要求娘子一面宅上出入求同稱心滿意不是賣弄實有金銀宅上。」一席話便念頭出來端的容貌便

    聲價青樓
    至尊壯士便低頭

  備細:「員外如今那裏?」:「在前面對茶坊。」便道:「寒舍。」:「不得娘子言語不敢。」:「。」茶坊消息茶博士跟著師家得中相接客位向前動問起居:「適間大雅生光。」宋江:「孤陋寡聞花容生平幸甚。」便邀請問道:「這位足下何人?」宋江:「表弟。」宋江右邊主位親手宋江不必香味:「官家來到後面。」:「其實不敢來日必然諸位到此。」宋江連聲便穿天漢來看鰲山打從樓上笙簧聒耳鼓樂燈火遊人宋江坐下酒食樓上飲酒不到隔壁有人

    浩氣沖天斗牛英雄事業未曾
    手提龍泉奸邪不休

  宋江慌忙過來卻是九紋龍史進、「遮攔口出狂言宋江走近喝道:「兩個兄弟酒錢連忙出去若是做公的橫禍兩個兄弟這般無知不可遲滯明日連夜便十分!」史進默默無言便酒保酒錢兩個城外宋江春色計算酒錢拂袖萬壽來客敲門李逵睜開宋江:「哥哥不帶也罷你們快活!」宋江:「生性不善面貌醜惡不爭因而惹禍。」李逵便道:「不帶我去便許多推故幾曾那裏了別人家小的!」宋江:「只有明日十五連夜便。」李逵呵呵大笑

  次日正是上元節候天色看看傍晚慶賀元宵不知古人道元景致

    融和
    
    鰲山蓬萊
    
    樓上
    縹緲風傳殿
    迤邐滿人間
    一點隱隱
    遊人歸來洞天

  宋江李逵個人萬壽門頭軍士披掛戎裝弓弩上弦刀劍出鞘擺布嚴整太尉鐵騎五千宋江人叢直到附耳:「如此如此茶坊相等。」師家媽媽首都出來接見便說道:「員外休怪官家不時私行我家輕慢。」:「主人再三媽媽啟動花魁娘子山東便有些出產將來不中意小人黃金一百權當人事隨後別有。」媽媽問道:「如今員外那裏?」:「小人人事。」世上錢財取出火炭金子面前如何不動便道:「今日上元佳節若是員外片時。」:「小人無有。」轉身茶坊宋江隨即師家宋江李逵門前個人客位接著拜謝:「員外識荊何故厚禮卻之不恭太過。」宋江:「表情而已花魁娘子致謝。」邀請一個小小坐定珍異果子菜蔬希奇甘美向前:「夙世有緣今夕相遇草草長者。」宋江:「在下山鄉浮財未曾如此富貴花魁風流聲價寰宇求見一面何況酒食。」:「員外太過。」小小但是師說俊俏的話回答邊頭取笑

  宋江點點梁山手段:「表兄從來酒後如此娘子。」:「各人稟性!」說道:「門前兩個一個髭鬚在外喃喃。」宋江:「兩個。」引著李逵李逵看見宋江飲酒五分好氣便問道:「土地判官小鬼。」眾人李逵省得宋江:「這個孩兒。」:「我倒不打緊太白學士。」宋江:「武藝二百擔子三五。」只怕門前宋江:「大丈夫飲酒!」蘇東坡江東宋江酒興開花:「不才亂道胸中鬱結呈上花魁。」當時宋江落筆樂府

    天南地北乾坤何處
    山東水寨鳳城春色
    千金
    神仙體態薄幸如何

    
    金雞消息
    四海無人
    離愁萬種

  反復宋江只要備細心腹告訴:「官家地道後門。」:「不能乞恕。」自來後門連忙收拾灑掃宋江出來黑暗面前起居聖上見天身穿龍袍說道:「寡人今日方回太子宣德萬民御酒御弟太尉久等寡人自來愛卿近前。」宋江黑地說道:「錯過就此一道招安何不!」:「如何使得便是應允後來。」正在黑影商量李逵宋江美色婦人頭上毛髮豎起一肚子怒氣太尉簾幕推開走入李逵問道:「?」李逵回應提起交椅太尉劈臉太尉措手不及交椅打翻地下便那裏李逵蠟燭上點西一面放火椅凳粉碎宋江趕出來看黑旋風褪下半截衣裳正在那裏行凶出門李逵街上宋江他性只得趕出脫身不得看守師家官家一道一面救火一面太尉不必城中震天動地太尉北門巡警得了帶領便追趕李逵之間史進一齊助力把門軍士急待關門外面魯智深行者使戒刀救出城門太尉恰好趕到城外個頭不見宋江正在那裏心慌

  原來軍師吳用已知大鬧東京定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