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七十三回 Chapter 7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三 黑旋風 梁山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李逵客店出來腰胯起來小路便李逵只得為何李逵原來天下第一因此李逵李逵李逵手腳以此只得隨順李逵不敢大路難以只得李逵穿上衣裳衣襟底下沒了頭巾焦黃分開兩個丫髻天明身邊有錢腳步次日東京城中熱鬧太尉追趕不上不知太尉歸家將息城中傷人五百推倒不計其數太尉會同樞密院太師商議啟奏早早調

  且說李逵兩個一個去處地名喚做不覺兩個便一個敲開莊主太公出來迎接看見李逵兩個丫髻不見穿道袍面貌不知甚麼太公隨口:「這位那裏師父?」:「師父你們省得胡亂晚飯借宿明日。」李逵不做聲太公倒地便李逵說道:「師父弟子則個。」李逵:「。」太公:「我家一百夫妻兩個嫡親一個女兒二十半年之前一個邪祟茶飯並不出來還有磚石出來中人打傷累累法官不得。」李逵:「太公真人徒弟騰雲駕霧捨得東西今夜如今祭祀。」太公:「我家不必。」李逵:「膘肥將來便安排今夜三更。」太公:「師父老漢。」李逵:「只是一樣沒什麼便揪出。」不住老兒好話安排半夜李逵明晃晃點著蠟燭騰騰李逵條凳當中並不言語腰間拔出下來:「。」冷笑那裏李逵太公李逵便莊客:「你們。」李逵:「我們洗手。」移時手腳太公:「吃飯不曾?」:「。」李逵太公:「明日走路老爺。」太公:「卻是幾時?」李逵:「真個女兒。」太公:「便是神道如今磚石出來?」

  李逵板斧火把遠遠照著李逵大踏步隱隱李逵眼看一個後生一個婦人那裏說話李逵房門到處火光霹靂交加定睛原來燈盞後生待要李逵一聲後生婆娘便底下李逵漢子著床喝道:「婆娘出來出來粉碎。」婆娘連聲叫道:「性命出來。」出頭李逵揪住頭髮死屍問道:「?」婆娘:「小二。」李逵問道:「磚頭飯食那裏?」婆娘:「金銀頭面二更。」李逵:「這等腌臢婆娘!」床邊兩個人頭提婆屍首漢子李逵:「消食。」上半衣裳拿起兩個死屍一下恰似一陣李逵:「眼見兩個不得。」人頭前來:「兩個。」撇下人頭滿來看認得這個太公女兒那個人無人認得一個莊客一回認出:「有些小二。」李逵:「這個莊客!」太公:「師父怎生得知?」李逵:「女兒底下揪出說道:『小二飲食。』備細下手。」太公:「師父女兒也罷。」李逵:「女兒漢子兀自不謝明日說話。」李逵歇息太公點著燈燭兩個屍首在地下太公太婆煩惱啼哭便後面李逵天明起來太公:「昨夜如何不謝?」太公只得收拾酒食相待李逵便太公自理家事不在話下

  且說李逵上路此時兩個梁山八十不到荊門不遠當日兩個一個敲門:「俺們客店。」李逵:「大戶人家強似客店多少!」未了莊客出來說道:「太公煩惱兩個別處。」李逵走入拖扯不住直到李逵叫道:「過往客人借宿便道太公煩惱正要煩惱說話!」太公看見李逵凶惡暗地出來接納外側兩個安歇飯食兩個多樣出飯兩個就便歇息李逵土炕睡不著太公太婆哽咽李逵心焦雙眼天明起來便問道:「甚麼老爺睡不著。」太公只得出來:「我家女兒十八以此煩惱。」李逵:「作怪女兒?」太公:「姓名屁滾尿流梁山頭領宋江一百好漢。」李逵:「幾個?」太公:「日前一個後生馬來。」李逵便:「老兒的話哥哥原來口是心非不是好人。」:「大哥造次!」李逵:「東京兀自師家做出!」李逵便太公說道:「我們便是梁山黑旋風李逵這個便是浪子既是宋江女兒我去。」太公拜謝李逵梁山直到忠義宋江李逵回來便問道:「兄弟兩個那裏許多如今。」李逵那裏答應拔出杏黃行道粉碎眾人宋江喝道:「甚麼?」李逵上堂宋江詩曰

    梁山奸佞忠義諍臣
    李逵世間

  有關林沖董平五虎將慌忙攔住宋江大怒喝道:「作怪且說過失。」李逵那裏得出

  向前:「哥哥一路備細東京城外客店出來起來:『哥哥獨自一個甚麼?』小弟不敢大路沒了頭巾把頭兩個丫髻來到太公做法女兒奸夫兩個肉醬後來大路西邊上山將近荊門當日便太公投宿太公兩口兒啼哭睡不著天明太公說道:『日前梁山宋江一個年紀小的後生上來老兒行道因此十八女兒出來把酒半夜兩個女兒。』李逵大哥便道再三解說:『哥哥不是這般假名在外。』大哥:『我見東京兀自不肯不是?』因此發作。」宋江便道:「這般得知如何?」李逵:「好漢原來卻是畜生這等好事!」宋江喝道:「二千回來不得眾人一個婦人必然。」李逵:「哥哥甚麼閒話山寨手下那裏當初貪色好漢原來酒色之徒便是小樣東京便是大樣不要早早女兒送還商量女兒。」宋江:「不要太公莊客俺們面對那裏脖子板斧如若上下?」李逵:「不著便!」宋江:「最好兄弟。」便鐵面軍令狀兩個宋江李逵李逵宋江李逵:「後生不是別人只是。」:「便。」李逵:「不怕那裏不怕大官大官。」:「這個不妨那裏我們。」李逵:「正是。」便:「兩個便是心虛回來罷休不得。」正是

    至人評論其次以為
    令人不敢

  李逵太公太公接見問道:「好漢如何?」李逵:「如今宋江自來太婆莊客仔細還是只管不要做主。」莊客報道:「十數騎馬來到。」李逵:「正是人馬宋江進入。」宋江坐下李逵板斧老兒叫聲李逵便下手太公近前宋江李逵老兒:「這個女兒不是?」老兒睜開精神定睛:「不是。」宋江李逵:「如何?」李逵:「兩個著眼老兒懼怕便不敢。」宋江:「滿。」李逵隨即莊客齊聲叫道:「不是。」宋江:「太公便是梁山宋江這位兄弟便是女兒假名打聽得出報上山寨做主。」宋江李逵:「不和說話回來自有。」宋江一行人馬大寨:「大哥?」李逵:「只是了事既然下來哥哥便。」:「沒來由尋死甚麼一個法則喚做負荊請罪』。」李逵:「?」:「衣服麻繩綁縛脊梁忠義:『哥哥多少。』自然不忍下手這個喚做負荊請罪。」李逵:「只是有些惶恐不如乾淨。」:「山寨兄弟何人?」李逵沒奈何只得負荊請罪

  宋江忠義和眾兄弟正說李逵黑旋風赤條條一聲宋江:「這等饒了不成!」李逵:「兄弟不是哥哥!」宋江:「砍頭如何?」李逵:「哥哥既是不肯也是。」當眾李逵宋江:「兩個宋江太公女兒這等。」李逵起來說道:「我去甕中捉鱉拿來!」宋江:「兩個好漢鞍馬獨自一個如何。」:「哥哥差遣小弟。」便齊眉隨著李逵太公太公說道:「西三更不知所在不敢矮小面皮第二身材。」備細便:「太公放心好歹女兒哥哥將令兩個將來不敢違誤。」便在身太公北上荒僻無人去處絕不消耗正東直到高唐界內消息李逵心焦回來西邊動靜

  當晚兩個一個宿李逵那裏得著起來有人李逵起來漢子山腳上去李逵背後弩弓隨後叫道:「大哥不要自有道理。」月色朦朧李逵遠遠望見只顧叫聲:「如意不要。」正中撲地李逵趕上衣領揪住問道:「太公女兒那裏?」:「好漢小人不知不曾甚麼太公女兒小人只是剪徑買賣那裏搶奪人家子女!」李逵一塊提起喝道:「二十。」叫道:「小人起來商議。」:「漢子。」起來問道:「太公女兒端的甚麼只是剪徑豈可不知風聲?」:「小人未知真實此間西北十五喚做牛頭山山上一個道院近來兩個強人一個一個,─兩個綠林,─道士隨從只有五七道院專一下來打劫到處宋江兩個。」:「有些來歷漢子便是梁山浪子便是黑旋風李逵調理便兩個那裏。」人道:「小人。」瘡口月色微明李逵走過十五來路牛頭尚未來到山頭二十房子李逵:「。」:「天明理會。」李逵那裏忍耐過去有人有人出來便李逵生怕了事漢子一道出來好漢李逵正中好漢臉頰李逵李逵後心在地絕不一個人出來:「後路我去後門前門不要胡亂。」

  且說來到後門黑暗後門漢子鑰匙後面過去便走出前門:「前門!」李逵過來胸膛便下來李逵性起推倒幾個李逵一個來到中看果然那個女兒嗚嗚啼哭女子雲鬢其實美麗

    
    麗質風雨不勝秋波

  問道:「莫不是太公女兒?」女子:「奴家十數之前兩個每夜一個奴家姦宿奴家晝夜成行尋死監看今日將軍搭救便是重生父母爹娘。」:「那裏?」女子:「東邊。」鞍子出門便收拾積攢三五便女子金銀人頭馬上李逵草房四邊點著兩個女子下山直到太公爹娘女子十分歡喜煩惱沒了拜謝頭領:「不要兩個拜謝哥哥。」兩個酒食不肯一家飛奔山上回到紅日之際之上兩個金銀人頭忠義拜見宋江前事細說一遍宋江大喜人頭金銀收入戰馬次日筵宴李逵太公收拾金銀上山來到忠義拜謝宋江宋江那裏酒飯下山不在話下梁山不覺時光迅速

  看看漸漸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