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七十五回 Chapter 75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五 閻羅 黑旋風欽差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詔書回到收拾起身有人:「太尉國家幹事百姓分憂軍民梁山忠義為主朝廷招安太尉甜言美語加意撫恤。」

  太師說道:「太師太尉說話。」直到大街太師引進內書太師太師問道:「天子梁山招安那裏不要朝廷綱紀國家法度論語:『使四方可謂使。』」太尉:「太師指教。」:「這個跟隨省得法度不到。」太尉:「謝恩。」太師回家

  殿太尉慌忙出來迎接坐定太尉:「今日朝廷商量招安宋江若是在內必然朝廷罪惡罪犯引入京城後患大意如何昧良心怠慢聖旨太尉早早回京不才天子整點大軍親身太尉手下太尉事情。」太尉:「殿憂心。」起身太尉上馬

  次日太師幹辦殿太尉馬匹整點人數龍鳳太尉上馬幹辦乘馬在前一行。──以下官員回去。──迤邐來到濟州太守接著相待動問招安太尉備細:「愚意招安最好只是太尉那裏和氣甜言美語撫恤眾人只要成全大事個性烈火漢子一言衝撞便大事。」幹辦:「兩個跟著太尉不致差遲太守只管小心和氣朝廷綱紀小輩不得一半便模樣。」:「兩個甚麼?」太尉:「一個人太師幹辦一個太尉。」:「只好幹辦!」太尉:「心腹必然疑心。」:「只是要好恐怕勞而無功。」幹辦:「兩個涓滴。」再不言語一面安排管待安歇次日濟州使梁山

  宋江每日忠義聚眾相會商議軍情細作真實心中當日嘍囉濟州報信直到忠義說道:「朝廷一個太尉赦罪招安一道濟州整備迎接。」宋江大喜酒食打發報信宋江眾人:「我們招安國家臣子許多磨難今日正果!」吳用:「必然招安不成縱使招安俺們大軍來到毒手他人那時招安有些氣度。」宋江:「你們如此忠義二字。」林沖:「朝廷多少中間未必好事。」便道:「詔書必然言語我們。」:「必然太尉。」宋江:「你們疑心只顧安排。」準備筵席都管提調十分齊整鋪設太尉五色上堂使二十迎接水軍頭領準備吳用傳令:「你們不如不得。」

  隨行二十里外迎接太尉當日在途幹辦乘馬步行背後二三濟州軍官十數前面導引人馬龍鳳騎馬濟州前後六十梁山指望富貴半路接著俯伏迎接幹辦便問道:「宋江大似皇帝到來如何親自該死朝廷招安太尉回去!」俯伏在地請罪:「自來朝廷不曾真實宋江大小頭領金沙迎接太尉雷霆只要國家成全好事。」便道:「不成好事上天。」

    自古小人凡事不宜
    九天宣布可惜招安十全

  當時:「言語如此!」只得懇請不肯眾人來到水邊梁山戰船裝載馬匹太尉隨從一應詔書船頭正是閻羅監督

  當日二十一家一口太尉昂昂無人中間招呼眾人兩邊水手便:「貴人在此忌憚!」水手那裏只顧唱歌拿起兩邊水手眾人回話:「我們唱歌。」:「反賊?」便兩邊水手說道:「水手如何?」上流下來原來預先後頭相近便一聲:「!」船幫眾人急救太尉各人船只那裏詔書先行

  上水展布水手:「過來嘗一嘗滋味。」一個水手便出來接過馨香:「有毒。」便:「有些滋味。」那裏濟事一連:「?」水手:「白酒那裏。」:「舀水你們。」水手眾人白酒龍鳳趕到金沙上岸

  宋江那裏迎接香花燈燭鳴金山寨鼓樂一齊桌子個人詔書一個桌子太尉上岸宋江接著便宋江:「文面小吏罪惡貴人到此接待不及恕罪。」:「太尉朝廷貴人大臣招安你們小可如何貴人性命!」宋江:「有的是貴人?」幹辦:「太尉衣襟兀自如何!」宋江背後虎將左右簇擁前後幹辦宋江前面有心只是宋江一個不敢

  當日宋江太尉詔書馬來幹辦兩個男女不知多大宋江上馬眾人宋江一百頭領在後忠義一齊太尉上堂正面太尉幹辦左邊右邊宋江頭領一百不見李逵此時四月天氣穿太尉詔書取出詔書展開詔書高聲

  安邦五帝禮樂三皇天下祖宗大業日月光輝宋江嘯聚山林太尉前來招安詔書即將應有錢糧軍器馬匹船隻拆毀巢穴率領昧良心天兵知悉

  宣和四月
  宋江怒色黑旋風李逵下來詔書粉碎便揪住太尉便此時宋江橫身那裏喝道:「甚麼如此大膽!」李逵劈頭揪住便喝道:「詔書?」幹辦:「…………皇帝聖旨。」李逵:「皇帝不知好漢招安老爺做大皇帝哥哥皇帝哥哥不得皇帝爹爹好歹官員!」眾人解勸黑旋風

  宋江:「太尉休想差池眾人霑恩。」隨即海內白酒打開海內一般淡薄眾人一個魯智深禪杖高聲:「欺負俺們!」「上來,「行者戒刀,「、「九紋龍史進一齊發作水軍頭領

  宋江不是橫身護送太尉此時大小頭領大半起來宋江只得親身上馬太尉人數護送伏罪:「宋江無心歸降官員不知梁山彎曲善言撫恤我等盡忠報國太尉回到朝廷善言。」過渡屁滾尿流飛奔濟州

  宋江回到忠義聚眾頭領筵席宋江:「朝廷詔旨不明你們眾人。」吳用:「哥哥執迷招安如何兄弟發怒朝廷人為如今閒話兄長馬匹安排軍器水軍整頓船隻早晚大軍前來他人那時商量。」眾人:「軍師。」歸本

  太尉回到濟州梁山:「你們言語?」太尉:「幾曾一言!」:「既是如此枉費心力事情太尉回京聖上不宜。」

  太尉幹辦一行回京太師梁山賊寇毀謗大怒:「草寇安敢如此無禮堂堂宋朝如何橫行!」太尉:「不是太師小官粉骨碎身梁山今日逃生再見!」太師隨即樞密太尉商議軍情片時太師白虎太師幹辦梁山毀謗太尉:「如何主張招安當初一個?」太尉:「在朝必然如何!」樞密:「區區不才定日清水。」:「來日。」當下

  次日萬歲君臣太師天子天子大怒問道:「當日寡人主張招安?」給事:「御史大夫。」天子大理寺問罪天子:「多時可以?」太師:「重兵不能收伏愚意必得樞密院親率大軍可以刻日取勝。」天子樞密使問道:「梁山草寇?」跪下:「古人:『竭力。』心腹。」

  天子隨即降下聖旨金印樞密使大元帥各處調梁山賊寇擇日出師起行正是攘臂元帥敗陣小兒畢竟樞密出師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