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八十三回 Chapter 8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三 奉詔大遼 小卒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年起兵前來侵佔九州邊界山東山西搶掠河南河北各處州縣朝廷求教樞密院然後得到所有樞密太師太尉商議表章只是鄰近各處調策應正如一般天子一個適來設計樞密啟奏宋江要行陷害不期屏風大臣正是殿太尉宿便殿啟奏:「陛下宋江好漢歸降一百八手足同胞他們決不便拆散分開不捨如何要害眾人性命好漢智勇非同小可倘或城中起來解救現今興兵十萬侵佔九州所屬各處求救調征勦交鋒浩大官軍良策每每只是陛下愚見正好宋江所屬人馬直抵邊境收伏好漢進用實有便微臣不敢自專。」天子宿太尉龍顏大喜詢問有理天子大罵樞密院:「汝等讒佞閉塞飾詞矯情朝廷大事追問。」天子宋江先鋒先鋒其餘之後加官太尉宿宋江前行天子退百官

  且說宿太尉聖旨宋江宋江香案迎接大喜宋江拜謝宿太尉:「眾人如此國家出力建功立業以為忠臣太尉父母只有梁山天王靈位未曾安厝家老家眷未曾發送還鄉所有城垣未曾拆毀戰船未曾將來聖旨寬限旬日整頓器具便當盡忠報國。」宿太尉大喜天子聖旨一千五千五千頒賜太尉庫藏開支去行原有老小賞賜老小終身老小本人自行收受宋江謝恩眾人收訖宿太尉吩咐宋江:「將軍使不可遲誤!」

  再說宋江聚眾商議人數宋江軍師吳用公孫林沖弟兄馬步水軍萬餘回去其餘大隊人馬先鋒京師宋江吳用公孫等於回到梁山忠義坐下便將令家老眷屬收拾行李準備起程一面宰殺牲口香燭祭獻天王然後焚化靈牌隨即家老州縣上車乘馬已去然後自家莊客老小太公家眷人口鄆城縣良民隨即弟兄揀選合用船隻其餘不堪小船附近居民山中應有屋宇房舍任從居民關城忠義拆毀一應事務整理收拾人馬火速

  一路東京至大使宿太尉天子引領大軍起程宿太尉見報天子次日宋江殿朝見天子龍顏欣悅玉音:「跋涉驅馳寡人凱歌錄用!」宋江叩頭稱謝啟奏:「小吏江州狂言臨刑棄市無處逃避犯罪死難聖上收錄赦免本罪披肝瀝膽不能補報皇上奉詔竭力盡忠死而後已!」天子大喜御酒描金弓箭全副寶刀一口宋江宋江叩首謝恩將領天子御賜寶刀鞍馬弓箭帶回傳令諸軍準備起行

  且說天子宿太尉聖旨中書省宋江先鋒犒勞三軍軍士中書省得了聖旨一面整頓差官

  再說宋江傳令諸軍便軍師吳用計議將軍進程先行在後宋江吳用公孫統領中軍水軍頭領李俊順帶水手頭目戰船河內黃河進發宋江三軍大路號令鄉民

    招搖天京受命遠征
    請看梁山紀律何如太尉

  且說中書省在陳三軍官員作弊讒佞貪愛賄賂御賜只有之中頭上卻是漢中一個軍校過來:「這等壞了朝廷!」喝道:「怎的?」軍校:「皇帝不是我們爭嘴無道上去!」:「大膽不盡不絕梁山!」軍校大怒劈臉喝道:「這個!」軍校著手大罵:「腌臢草寇?」軍校:「梁山強似好漢萬千這等?」喝道:「?」軍校走入正中撲地眾人發聲眼見不能不行

  當下宋江宋江大驚便吳用商議奈何學究:「我等正中機會軍校斬首號令一面悄悄進城備細告知宿太尉預先委曲中書省讒害不得。」宋江計議飛馬軍校死屍不動宋江令人三軍軍校直到情節軍校:「梁山反賊梁山反賊俺們不盡因此一時性起將軍。」宋江:「朝廷兀自如何便須是連累我等眾人如今奉詔大遼未曾尺寸這等勾當奈何?」軍校叩首宋江:「自從上梁以來大小兄弟不曾壞了一個今日一身不得雖是使舊時性格。」軍校:「小人只是。」宋江軍校痛飲縊死斬頭號令屍首棺槨然後文書中書省不在話下

  再說進城宿太尉備細衷情當晚宿太尉事務天子次日皇上文德殿中書省:「降將宋江部下兵卒殺死聖旨。」天子:「寡人衙門你們不得以致惹起事端軍士有名無實以致如此。」:「御酒?」震怒喝道:「寡人差人行體深知備細巧言令色支吾寡人御賜只有以致壯士目前流血!」天子:「正犯安在?」:「宋江斬首號令示眾。」天子:「正犯軍士宋江權且紀錄理會。」默默無言退天子當時傳旨差官宋江起程軍校梟首示眾

  宋江正在見駕差官來到宋江進兵違犯軍校梟首示眾宋江謝恩將軍首級號令宋江大哭垂淚上馬每日六十紮營州縣秋毫無犯沿路

  相近宋江便軍師吳用商議:「即日侵犯我等征討城池?」吳用:「若是地廣人稀首尾不能不如只是幾個城池商量攻擊自然收兵。」宋江:「軍師!」隨即吩咐:「引領前進州縣?」:「前面便是正是緊要隘口水路喚做城池直通渭河戰船水軍頭領船隻到了然後水陸並進相連可取。」宋江便使催促水軍頭領李俊

  宋江整點人馬水軍船隻約會日期水陸並行且說州城城池卻是侍郎手下猛將一個喚做阿里一個喚做一個喚做一個喚做不當宋朝宋江到來一面申奏一面鄰近霸州涿州一面調便阿里兩個

  且說大刀在於前部先鋒所屬密雲縣縣官兩個說道:「宋朝旗號乃是梁山招安宋江。」阿里:「既是草寇何足道哉!」傳令番兵來日密雲縣宋江交鋒

  次日宋江即時傳令將士交鋒要看脫節得令披掛上馬宋江戎裝遠遠望見黑洞洞遮天蔽日兩下弓弩對陣正中宋江怎生打扮

    紫金
    穿鳳凰
    連環
    一對
    
    坐騎銀色

  旗號分明:「大遼上將阿里」。宋江:「不可輕敵!」鎗手坐下臨陣阿里大罵:「宋朝草寇侵犯大國不知!」喝道:「國小!」吶喊阿里交戰相逢兵器並舉不過三十不住便弓箭將來按住照面正中阿里翻筋斗林沖活捉阿里副將阿里急要向前宋江大隊前後掩殺將來密雲縣大敗宋江追趕密雲縣下營阿里打破眉梢其一宋江傳令屍骸功績簿第一阿里連環銀色是日密雲縣設宴飲酒不在話下

  次日宋江傳令密雲縣直抵侍郎城門不出有水戰船在於觀看宋江猛將搖旗吶喊耀武揚威廝殺侍郎說道:「小將阿里?」當下副將答應:「小將那裏小將過去那裏一個穿蠻子打下蠻子四條便壁廂措手不及以此。」侍郎:「那個蠻子模樣?」左右認得說道:「那個包巾現今小將衣甲小將那個便是。」侍郎女牆先見向前左右一聲侍郎耳根耳輪侍郎:「這個蠻子這般利害!」一面申奏大遼一面

  宋江一連三五不能取勝密雲縣屯駐坐下計議水軍頭領戰船宋江便李俊等到商議李俊參見宋江宋江:「今次廝殺不比梁山水勢深淺進兵水勢倘或難以仔細不可船隻糧船相似你等頭領暗器潛伏三五搖櫓岸上步步挨到兩岸進兵城中知道開水糧船伏兵水門大功。」李俊

  報道:「西北萬餘。」吳用:「調救兵攔截廝殺城中。」宋江便董平林沖十數頭領五千飛奔前來

  原來梁山宋江好漢兩個前來一個喚做耶律一個喚做國寶兩個乃是上將不當引起番兵看看兩邊擺開陣勢一齊出馬

    紫金黃金
    身上猩猩斑斑織金
    白玉虎頭牌
    左邊內插右手
    坐下

  弟兄兩個一般打扮一般使擺開陣勢。「董平出馬厲聲:「來者?」耶律大怒喝道:「水洼草寇來犯大國那裏!」董平不再躍馬耶律年少將軍那裏過來相交正在征塵殺氣使另有使兩個五十不分勝敗耶律國寶哥哥許多恐怕就中耶律鳴鑼急要脫身董平那裏耶律此時董平右手使左手正著可憐耶律兄弟耶律國寶看見哥哥落馬便騎馬陣上過來放空馬上一個飛出耶律國寶迎頭騎馬遠近交戰聲道:「!」耶律國寶正著翻筋斗落馬林沖掩殺無主東西亂竄一陣萬餘人馬兩個全副鞍馬兩面金牌收拾寶冠首級當時戰馬一千密雲縣宋江宋江大喜三軍書寫董平第二打破一併申奏

  宋江吳用商議寫下調林沖引領西北上去調董平東北上進西南。「我等中軍東南路上砲響一齊進發。」砲手李逵將帶一千施放號砲二更為期水陸並進號令諸軍準備

  且說侍郎正在堅守救兵到來人馬逃命城中備細兩個大王耶律使耶律國寶包巾使打下馬來侍郎:「蠻子不爭面目那個包巾蠻子!」番兵侍郎:「河內五七糧船兩岸遠遠馬來!」侍郎:「蠻子不識水路糧船直行岸上人馬一定糧船。」便前來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