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八十四回 Chapter 8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四 州城 大戰玉田縣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侍郎只得奔走擁護林沖一陣那裏有心戀戰死命出去林沖追趕

  宋江大隊一面出榜安撫百姓軍民秋毫不許傳令戰船盡數收入城中一面三軍官員發遣沙漠一面申奏朝廷得了府庫財帛金寶京師宿太尉天子龍顏大喜隨即降旨欽差東京同知安撫統領前來

  宋江遠遠迎接行軍頭目參見施禮原來安撫宗派為人仁厚事端宿太尉天子上邊監督兵馬安撫宋江仁德十分歡喜說道:「聖上已知你等用心軍士勞苦前來監督賞賜金銀二十五申奏朝廷官封將軍得了州郡朝廷盡忠竭力大功班師回京天子重用。」宋江拜謝:「安撫相公鎮守小將等分攻取緊要州郡首尾不能。」一面賞賜一面調攻取州郡:「前面便是相近此處錢糧豐盈乃是國庫可取。」宋江便軍師吳用商議

  侍郎撞見引著一同投奔御弟大王耶律訴說:「宋江浩大一個使蠻子十分了得百發百中一個小將阿里盡是打死。」耶律大王:「既是這般蠻子。」未了流星探馬將來說道:「宋江一路一路玉田縣。」御弟大王隨即便侍郎:「本部把住不要廝殺引兵玉田縣蠻子背後過來蠻子那裏一邊霸州幽州前來接應。」原來卻是御弟耶律守把孩兒長子次子手下十數一個大將喚做一個喚做天山守住州城當時御弟大王大軍將帶孩兒天山飛奔玉田縣

  且說宋江引兵前面把住關隘進兵西許多三萬人馬玉田縣相近便軍師商議:「目今相近只是不識越境地理生疏可取?」:「愚意未知地理諸軍不可隊伍長蛇首尾相應循環無端如此地理生疏。」先鋒:「軍師。」前進遠遠望見

    漫漫
    烏雲拐子半天殺氣
    輕風
    鐵打兜鍪萬頃海洋
    人人衣襟個個齊肩
    連環戰袍
    面皮碧眼
    咆哮
    角弓皮袍
    邊塞長成
    朔方大能
    羯鼓胡笳馬上

  御弟大王耶律引兵玉田縣將軍擺開陣勢雲梯下來回報先鋒:「乃是靠山」,不足為奇。」上將號旗右旋調撥一個陣勢不識問道:「陣勢?」:「乃是』。」:「何為』?」:「北海名曰能化大鵬萬里只是便變做因此喚做』。」稱贊不已

  對陣敵軍御弟大王親自出馬孩兒左右一般披掛

    
    柳葉
    錦繡盤龍
    駿馬
    腰間掃帚

  中間御弟大王兩邊小將身上肩胛小小明鏡寶刀御弟大王背後層層自有許多小將高聲:「汝等邊界!」便問道:「那個英雄?」未了大刀青龍爭先出馬那邊耶律拍馬來迎兩個不上耶律拍馬便協助灼見舉起出迎廝殺兩個耶律耶律弟兄躍馬交戰舉兵廝殺一塊

  之間,「看見悄悄軍士慌忙御弟大王:「對陣穿戰袍蠻子便是如今使手段。」天山便道:「大王放心蠻子!」原來那天馬上使有名喚做一點」。那天馬上了事環帶兩個副將在前面影騎馬悄悄先見偷取當頭:「!」那天馬背直射將來叫聲:「!」射中咽喉翻身落馬。「董平、「九紋龍史進死命先鋒拔出血流不止便束縛隨即上車護送神醫調治

  車子喊聲報道:「西北飛奔並不橫衝直撞。」無心戀戰詐敗退回乘勢趕來西北上來將來對陣大隊踴躍將來那裏陣法三軍你我不能騎馬那邊天色傍晚小將回來騎馬半點一個時辰得便破綻耶律一聲措手不及下馬小將無心戀戰拍馬下馬耶律首級翻身上馬撞見一千四散奔走不到撞見

  月黑何處人馬語音卻是宋朝說話便:「?」卻是答應大喜:「不能小將陣勢到此不知如何?」:「一個次後一千來到不想將軍。」兩個不過十數前面攔路:「黑夜廝殺天明決一死戰!」對陣便問道:「來者莫非將軍?」聲音大刀便叫道:「頭領在此!」頭領下馬草地坐下本身:「失利你我騎馬然後收拾一千來到不識地理在此天明不想哥哥。」

  眾人迤邐玉田縣人馬卻是董平鎗手弟兄們玉田縣說道:「兩個不見了。」進兵玉田縣檢點將軍不見了五千心中煩惱時分有人報道:「將領。」:「過去深入重地急切不敢回轉撞見。」耶律首級玉田縣號令三軍百姓

  黃昏前後軍士正要收拾安歇報道:「不知多少四面。」大驚遠近火把厚薄一個小將指點正是耶律火把中間三軍:「昨日今日回禮則個!」取出正中落馬急救不醒早退

  義縣商議:「雖然退天明相似怎生?」:「得知這個消息必然。」眾人天明望見四面無縫東南塵土兵馬數萬:「到了盡數起兵隨後。」

  且說對陣辰時困倦宋江不住盡數收拾:「追趕何時!」當即傳令開縣四門領軍追殺大敗四散敗走宋江天明鳴金收軍玉田縣先鋒訴說攻打留下李俊弟兄大嫂皇甫樞密守禦其餘左右先鋒軍人四十八軍師吳用公孫林沖黃信李逵魯智深武松孔明施恩孟康先鋒軍人三十七軍師董平史進先鋒進發引兵玉田縣進發安撫二十三鎮守不在話下

  且說宋江軍士連日辛苦攻打自有計較使如何神醫使回話:「雖然皮肉主將放心調理膿水自然軍士樞密相公前往東京收買太醫皇甫藥材物料先鋒知道。」宋江心中先鋒計較宋江:「未知玉田縣商量公孫那裏久遠前日退必然州城兩個城中自有去處獻計:『州城有法輪寶中間大雄寶殿寶塔雲霄。』說道:『寶塔頂上每日飯食對付城外哥哥攻打緊急然後起火。』那裏身子衙內放火兩個商量已定一面收拾進兵。」西江

    中原
    水鄉取出奉詔歸正
    暗地放火同行
    等閒打破永平千載功勛可敬

  次日宋江引兵

  且說御弟大王兩個孩兒不勝懊恨便大將天山侍郎商議:「涿州霸州救兵各自分散如今宋江玉田縣早晚進兵怎生奈何?」大將聖道:「宋江萬事若是蠻子小將出去幾個那裏退?」侍郎:「蠻子那個穿使好生利害可以隄防。」天山:「這個蠻子射中咽喉!」侍郎:「除了這個別的不打緊。」商議宋江御弟大王連忙整點三軍人馬天山火速三十里外宋江對敵

  各自擺開陣勢出馬宋江便問道:「頭功!」未了豹子頭林沖便前來大戰兩個三十不分勝敗林沖頭功暴雷一聲刺中下馬宋江大喜天山便宋江將來相交不到二十天山宋江心中大喜混戰大敗奔走宋江十數收兵回來

  當日宋江下營三軍次日傳令直抵第三御弟大王大將十分驚慌見報:「到了!」侍郎:「分憂也好。」侍郎不敢不依只得一千下擺宋江漸近將來出馬番兵便兩個並不將相二十膽怯無心戀戰只得趕上雙手腦門下來腦袋半個侍郎慌忙策應兩個八分膽怯不過只得向前宋江九紋龍史進便拍馬史進英雄濟急待要史進趕上史進軍陣宋江耶律愁悶便城門一面申奏一面差人霸州幽州求救

  且說宋江吳用計議:「城中如何擺布?」吳用:「城中如何耽擱長遠四面豎起雲梯即便攻城火砲四下施放攻擊。」宋江即便傳令四面連夜攻城

  再說御弟大王四下攻擊百姓城守當下城中不見動靜報道:「城外哥哥我們放火何時?」見說便商議寶塔然後佛殿:「衙內放火南門要緊去處起來外面定然力攻!」兩個商量自有引火火石在身當日宋江

  越城平地當時上點寶塔最高城外那裏看見光照三十遠近一般然後佛殿放火城中鼎沸起來百姓人民家家慌忙大小逃生衙門起火州城細作百姓那裏有心守護城池不住各自看家多時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