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八十八回 Chapter 8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八十八 軍陣天象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時宋江兵勢慌忙馬來將軍退回永清縣山口便吳用公孫商議:「今日雖是一陣兩個先鋒上高觀望浩大漫天遍地乃是大隊軍人來日大戰交鋒寡不敵眾奈何?」吳用:「善用使五萬人馬退苻堅百萬雄兵先鋒何為傳令三軍來日嚴整弓弩上弦刀劍出鞘鹿角營寨齊備軍器整頓雲梯之類預先伺候八卦陣勢如若依次百萬安敢衝突?」宋江:「軍師。」隨即傳令三軍盡皆五更平明昌平縣界即將擺開陣勢下營前面還是大將在前在後林沖東南東北西南董平西北宋江中軍其餘依舊後面一陣在後魯智深武松為主數萬之中個個準備廝殺陣勢已定

  多時遙望遠遠前面軍人五百循環往來不定」,壓陣」。次後大隊前軍盡是一代大將怎生打扮頭頂穿坐騎中一軍器北方之內把總上將上界北方玄武水星」。怎生打扮青絲金箍身穿禿千里馬一口尖刀乃是出清人馬北辰五星」。旗下不計其數正是截斷東方北海

  盡是青龍一代大將怎生打扮柳葉穿一般軍器東方之內把總大將上界東方蒼龍木星」。怎生打扮獅子碧玉龍駒乃是青色人馬」。旗下左右圍繞不計其數黃道截斷紫雲

  盡是白虎一代大將怎生打扮水磨穿坐騎雪白軍器西方之內把總大將上界西方金星」。怎生打扮頭頂兜鍪腰間飛雪使乃是旗人西七星」。白旗前後不計其數陰山玉井

  盡是緋紅一代大將怎生打扮朱紅猩猩桃紅魚鱗龍駒軍器南方之內把總大將上界南方朱雀火星」。怎生打扮頭頂身穿緋紅色光紅霞腰間火龍坐騎胭脂乃是人馬三星」。紅旗不計其數離宮霹靂三昧

  五千人馬盡是鍍金火焰紅旗簇擁大將芙蓉如意結連黃金猩紅烈火繡花碧玉七寶使日月五明乃是御弟大王耶律上界太陽」,金烏扶桑東海

  五千人馬盡是白旗白馬簇擁女將青絲珠翠小小翩翩使一口七星寶劍白馬乃是公主上界太陰」。玉兔海角冰輪皎皎

  盡是包巾半天軍隊馬大四角大將守護東南大將坐騎上界」,乃是耶律得榮西南大將紫袍使一口寶刀坐騎上界計都」,乃是耶律東北大將坐騎五明上界」,乃是耶律西北大將七星寶劍坐騎上界月孛」,乃是耶律

  軍陣簇擁上將旗號二十四六十四卦北斗飛龍陰陽左右暗合玉衡乾坤混沌上將使朱紅怎生打扮七寶紫金身穿黃金西錦繡藍田美玉玲瓏穿坐騎腰間大軍光輝四邊渾如金色上界中宮土星一天」,乃是國都大元帥

  之後中軍龍車前後左右重劍圍繞之內三十六黃巾力士車駕駿馬駕轅錦衣衛中間身穿九龍藍田穿左右兩個大臣左丞西右丞太師貂蟬龍床兩邊金童玉女龍車前後左右兩邊簇擁護駕天兵上界北極紫微大帝」,鎮星左右丞相上界」「正是一天星斗萬象森羅降世

    宿隨宜八方中央
    胡人從不天象紛紛上蒼

  已定正如四角八方循環進退宋江看見便就中豎起雲梯吳用觀望宋江驚訝不已便宋江吳用:「乃是天象!」宋江問道:「如何攻擊?」:「變化無窮機關莫測不可造次攻打。」宋江:「陣勢如何退?」吳用:「急切不知虛實如何便?」

  商議中軍傳令今日、「金牛、「、「跟隨太白金星大將攻打宋江望見對陣陣勢軍旗西西馬上:「乃是今日。」未了對陣金星」,四下宿引動過來不可宋江措手不及退大隊壓住兩面夾攻宋江大敗急忙退回到追趕點視頭領中傷不計其數隨即上車醫治宋江前軍鐵蒺藜鹿角堅守

  宋江中軍納悶商議:「今日一陣奈何不出交戰攻打。」:「來日壓陣調從中虛實如何。」宋江:「也是。」次日便收拾準備大開引兵前進遙望不遠壓陣將來宋江便本部退壓陣大隊前進相接宋江董平林沖果然陣勢旗人隊伍宋江李逵五百向前背後魯智深武松將帶應有頭目四面砲響東西正面將來宋江不住轉身便後面不定大敗奔走退回點軍大半重傷不見了黑旋風李逵原來李逵性起只顧撓鉤活捉宋江中聽心中納悶傳令調治馬匹皇甫料理

  宋江吳用商議:「今日李逵一陣怎生奈何?」吳用:「前日活捉那個小將孩兒正好。」宋江:「後來倘若何以解救?」吳用:「兄長何故執迷眼下。」未了遣使到來宋江中軍宋江說道:「元帥將令今日一個頭目面前不肯殺害好生管待那裏孩兒小將如是將軍便那個頭目。」宋江:「既是明日小將來到兩相交換。」宋江言語上馬宋江吳用商議:「我等陣勢不若小將解和兩邊各自。」吳用:「將軍良策。」差人去取小將個人且說正在先鋒使傳令說道:「先鋒麾下小將回來這個頭目今天嚴寒軍士勞苦兩邊權且商議人馬凍傷將令。」喝道:「生擒縱使面目不用便拿下宋江束手不如大兵寸草!」一聲:「退!」使者飛馬宋江宋江只怕不得李逵便小將直抵前軍:「放過頭目小將不妨對陣廝殺。」移時李逵騎馬前來小將如此一言為定兩邊一齊將軍小將騎馬過去當日兩邊廝殺宋江退李逵賀喜

  宋江將相:「兵勢使度日如年怎生奈何?」:「我等來日可分壓陣八路一齊撞擊。」宋江:「你等弟兄同心來日。」吳用:「撞擊不動不如交戰。」宋江:「不是只是弟兄連敗!」當日傳令後背壓陣八路軍吶喊雷聲高舉二十八一齊分開變作一字長蛇便出來宋江措手不及大敗偏斜退回宋江傳令山口寨柵鹿角不出過冬

  樞密安撫文書索取因此朝廷八十禁軍棒教正受鄭州團練使,──文武雙全,──滿欽敬將帶京師萬餘車輛押運五十先鋒交割向前交戰凱歌聖旨文書將帶隨行軍器束衣鞍馬起運東京進發監押一二車子御賜」,迤邐前進經過去處自有官司供給口糧一日來到邊庭參見樞密呈上中書省公文安撫大喜:「將軍正好目今先鋒兵馬頭目中傷現今在此醫治先鋒紮寨永清縣地方並不好生納悶。」:「朝廷因此軍士向前取勝今日既然回京難以不才自幼兵書陣法略施一陣先鋒分憂未知?」樞密大喜置酒犒勞押車轉運宋江安撫使先鋒

  且說宋江中軍納悶樞密使東京教頭鄭州團練使押送五十進兵宋江差人下馬把酒接風酒後詢問緣由宋江:「朝廷差遣天子洪福得了幽州不想番邦天象二十整整齊齊星象御駕親征宋江連敗無計可施屯駐不敢將軍降臨指教。」:「這個』,不才別有主見。」宋江大喜先令眾人穿謝恩當日中軍置酒殷勤管待三軍

  來日結束帶來頭盔衣甲全副披掛上馬對陣望見中軍喊聲大舉戰馬宋江退上將親自一回雲梯說道:「這個陣勢如常不見驚人。」不想自己不識便前軍擂鼓搦戰對陣鳴金宋江立馬喝道:「不要出來挑戰?」未了第四飛出披頭散髮金箍鎧甲禿尖刀臨陣背後上書大將出清躍馬搦戰尋思:「顯揚本事何處?」便躍馬相交便來迎不到二十便便原來特地破綻翻身胸脯宋江過來一陣慌忙眾多看見立馬面面駭然宋江回到文書樞密自願帶來回京樞密展轉憂悶煩惱只得奏本打發回京

    趙括殞命
    平時誇口臨陣成功一個

  且說宋江自在納悶百般尋思無計可施怎生破的夢寐不安嚴冬天氣宋江閉上帳房秉燭沉吟神思困倦狂風冷氣宋江起身青衣女童向前稽首宋江便:「童子?」童子答曰:「娘娘有請將軍便移步。」宋江:「娘娘現在何處?」童子:「此間不遠。」宋江童子帳房上下天光一色交加飄飄有如二三天氣不過大林青松茂盛翠柏森然隱隱兩邊茂林垂柳曲折石橋朱紅仰觀四面蕭牆碧瓦四邊正面女童宋江一個推開宋江舉目四面寂靜滿天花繽紛異香繚繞

  童子進去出來傳旨:「娘娘有請便。」宋江即時起身見外兩個仙女芙蓉碧玉身穿宋江施禮宋江不敢仰視兩個仙女:「將軍何故娘娘更衣便將軍議論國家大事便同行。」宋江唯然殿金鐘聲響玉磬青衣迎請宋江殿仙女前進宋江珠簾之前宋江隱隱玉佩青衣宋江香案之前舉目觀望殿祥雲靄靄騰騰正面九龍九天玄女娘娘九龍鳳冠身穿七寶龍鳳山河日月穿雲霞無瑕白玉兩邊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