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九十回 Chapter 9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 五臺山宋江參禪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五臺山這個長老原來是故一個當世活佛過去未來之前已知魯智深只是未盡殺生因此塵世本人宿根還有今日這個念頭參禪素有善心因此魯智深長老

  當下宋江隨行人馬魯智深來到五臺山人馬下營使上山宋江兄弟脫去戎裝穿隨身衣服步行上山山門擊鼓眾僧出來迎接向前宋江魯智深認得魯智深齊整許多頭領跟著宋江盡皆驚訝頭首宋江:「長老坐禪入定不能相接將軍切勿。」宋江知客侍者出來:「長老禪定方回方丈將軍。」宋江一行百餘直到方丈長老長老慌忙至上施禮宋江和尚之上骨格儼然天臺方廣出山眾人方丈之內宋江便長老上座焚香禮拜一行魯智深向前禮拜長老:「徒弟數年殺人放火不易。」魯智深默然無言宋江向前:「長老爭奈淺薄拜見奉詔到此得以拜見頭大和尚平生萬幸兄弟雖是殺人放火忠心不害良善宋江兄弟大師。」長老:「常有高僧到此世事將軍行道忠義弟子跟著將軍差錯!」宋江稱謝不已

  魯智深包金供獻長老:「弟子何處無義錢財決不。」:「弟子積聚弟子無用特地將來充公。」長老:「消滅罪惡善果。」魯智深拜謝宋江金銀長老長老堅執不受宋江:「庫司供獻本寺僧眾。」當日五臺山寺中宿長老素齋相待不在話下

  且說次日庫司完備五臺山寺中法堂鳴鐘擊鼓長老會眾僧法堂講法參禪須臾眾僧袈裟坐具法堂坐下宋江魯智深頭領兩邊引磬燈籠長老法座長老法座:「炷香皇上萬民樂業身心安樂延長安民三教興隆四方寧靜。」法座兩下眾僧問訊侍立宋江向前禮拜合掌近前參禪:「浮世光陰有限苦海無邊人身生死。」長老便

    六根束縛四大牽纏已久
    火光幾個筋斗
    
    閻浮世界諸眾泥沙

  長老宋江禮拜侍立向前禮拜:「弟兄世世相逢!」焚香眾僧退雲堂

  眾人宋江魯智深跟隨長老來到方丈閒話宋江長老:「弟子魯智深指示統領大軍不敢語錄省悟弟兄前程如何點化。」長老紙筆四句偈

    團圓
    功勞福壽

  宋江:「將軍一生可以秘藏必應。」宋江長老:「弟子愚蒙法語明白開解。」長老:「禪機隱語不可。」長老近前:「弟子前程永別正果四句偈收取終身受用。」

    
    

  魯智深偈語在身拜謝次日宋江魯智深吳用頭領辭別長老下山眾人便長老眾僧出山門外作別

  長老眾僧且說宋江五臺山引起星火趕來回到公孫接著宋江相見宋江便五臺山眾人參禪公孫:「禪機法語等閒如何省得?」驚訝不已

  宋江傳令起程得令三軍人馬東京進發經過地方軍士秋毫無犯百姓扶老攜幼來看宋江英雄人人個個宋江一個去處地名居民幾個農夫觀看宋江兄弟一對之間一個頭領下馬左邊人叢一個人叫道:「兄長如何?」兩個宋江漸漸近前卻是浪子一個人說話拱手:「便是先鋒。」宋江勒住

    八字
    七尺長短身材髭鬚
    眉頭穿沿邊布道
    雙方青布
    碌碌庸人山林

  宋江人相古怪下馬躬身施禮:「大名?」宋江便:「聞名久矣今日得以拜見。」宋江答拜不迭連忙:「小可宋江如此。」人道:「小子大名府人氏移居山野昔日將軍交契不想別有十數年頭不得相聚後來小子江湖將軍麾下小子不已將軍小子特來此處瞻望各位英雄平生有幸不知將軍?」:「小弟久別不意在此相遇雅意小弟只得哥哥先行小弟隨後趕來。」宋江猛省:「兄弟常道先生英雄命薄無緣垂愛請教。」辭謝:「將軍慷慨忠義左右老母不敢遠離。」宋江:「不敢。」說道:「兄弟免得放心不下況且早晚便朝見。」:「小弟決不哥哥將令。」知了兩下辭別宋江馬來前行頭領已去宋江說話勒馬伺候當下宋江策馬上前進發

  話分兩頭且說一個行囊自己駿馬乘坐前面酒店脫下戎裝穿隨身便服包裹跟隨在後西北小路村舍前面卻是曲折兩個舊日交情胸中小路大溪三十手指:「高峻山中小弟在內。」十數山中山峰溪澗澄清不覺天色:

    落日

  原來叫做上古大禹聖人到此書經說道:「至於。」便是證見大名府縣地且說幾個山嘴來到一個山凹方圓所在樹木草舍內中向南茅舍門外圍繞柴扉翠柏前後說道:「這個便是蝸居。」一個黃髮穿地上收拾曬乾堆積之下馬蹄起身往外叫聲奇怪:「馬經!」仔細後面馬上卻是主人慌忙跑出門外叉手原來臨行不用以此走進軍人草堂賓主坐下軍人卸下後面草房童子草料軍人前面歇息拜見老母向西草廬推開清水

  :「兄長笑話!」:「山明水秀小弟應接不暇實在難得。」多樣童子桌子菜蔬兩樣:「特地到此野菜待客?」稱謝:「卻是不當。」酒後月光一般輕風誇獎不已:「昔日大名府兄長最為莫逆自從兄長武舉便不得相見這個好去何等幽雅東征西一日?」:「各位將軍英雄蓋世威服荒山那裏有分幾分不合時宜每每奸黨專權蒙蔽朝廷因此進取江河幾個去處留心。」大笑白金二十:「些須薄禮。」不受:「兄長恁般才略小弟京師方便出身。」口氣說道:「奸邪當道峨冠博帶正直牢籠陷害小弟念頭兄長功成名就退步自古:『。』」點頭嗟嘆兩個半夜歇息

  洗漱便游玩登高眺望四面上下無人往來山中居住人家顛倒只有二十:「桃源。」當日

  次日辭別:「先鋒懸念就此拜別。」出門:「兄長!」移時手卷出來將來:「小弟近來兄長京師日後或者有用得著。」軍人在行兩個不忍分手同行一二:「『千里』,不必遠勞再會。」分手

  回去上馬便軍人一齊上路一日來到東京恰好先鋒屯駐聽候聖旨參見不題

  且說宿太尉樞密中軍人馬宋江功勞天子先鋒兵馬班師關外樞密前來啟奏宋江邊庭勞苦天子稱讚聖旨侍郎宋江朝見披掛宋江遵奉聖旨本身披掛戎裝身穿懸帶金銀牌面文德殿朝見天子起居萬歲皇上宋江英雄盡是吳用公孫魯智深武松身著本身天子大喜:「寡人勞苦邊塞用心中傷寡人甚為。」宋江再拜:「聖上洪福齊天中傷投降邊庭陛下威德所致?」再拜稱謝天子計議封爵太師樞密商議:「宋江官爵酌議。」天子祿宋江以下宋江謝恩宮禁西華門外上馬安歇聽候聖旨不覺那裏甚麼封爵只顧

  且說宋江正在軍師吳用議論古今興亡得失穿微服:「小弟無聊今日兄弟一回特來兄長。」宋江:「早些。」緩步幾個街坊市井路旁一個石碑造字三字上面風雨剝落分明仔細:「卻是造字。」:「俺每用不著。」兩個一個去處大一空地地上瓦礫北上牌坊石板三字沉吟一回說道:「原來此處所在。」嘖嘖稱贊:「!」:「可惜!」兩個嗟嘆一回只顧走去二十:「兩個半日那裏。」:「前面不是酒店?」兩個酒店明亮桌子叫道:「!」酒保菜蔬問道:「多少?」:「但是只顧。」移時酒保牛肉盤羊兩個正在那裏閑話一個漢子雨傘包裹纏袋護膝得氣放下包裹便一個坐下叫道:「!」菜蔬:「不必趕路進城公幹。」拿起大口尋思:「不知甚麼鳥事?」便拱手問道:「大哥甚麼恁般要緊?」一頭一頭夾七夾八說出句話有分再建畢竟說出甚麼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