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九十八回 Chapter 9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九十八  吳用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先鋒自己統領大軍隨後英年十六容貌一個處女親生祖居汾陽介休地名綿綿春秋晉文公介之推綿就是這個綿頗有五旬尚無子嗣喪偶平遙烈女繼室歲時隨即丈夫父喪平遙介休相去七十倉卒在家吩咐主管夫婦看管自己丈夫中途突出莊客莊客主管有些義氣使妻子謹慎當下家親一面呈報官司捕捉一面埋葬家主屍首親族承繼家業看管

  有餘作亂介休綿搶劫貲財擄掠嗣子夫婦眉清目秀老婆從未生育便十分親生一般從小聰明在此不能舉目便進來因此脫身逃走思想:「英年家主只有骨血便不知死活存亡妻子有機患難家主九泉之下瞑目。」因此只得隨順征戰出入傳遞消息

  石室採取部下軍士山岡:「此處美石霜雪瑕疵沒有土人採取一聲霹靂半晌因此不敢。」聽說軍士眾人發聲叫道:「奇怪一塊怎麼變做一個婦人屍骸!」上前仔細觀看奇怪原來屍首面貌頭面破損驚訝涕泣正在理會一個手下當下一一備細說道:「昔日大王起兵時節介休地方這個女子壓寨夫人女子大王到此女子大王衣服首飾上馬衣服面貌認得仔細真是有餘屍骸如何好好?」無窮眼淚便軍士:「認得不錯女兒。」軍士上前仍舊眾人十分驚訝嘆息回到守節教安知道

  這個消息日夜吞聲父母時刻從此合眼便神人:「父母武藝。」心靈記得便房門演習武藝不覺宣和季冬一夕偶爾假寐一陣便異香撲鼻一個一個年少將軍打擊:「高平到此將軍宿世姻緣。」宿世姻緣動手剪刀撥動猛然驚覺依然半晌歇息

  次日記得便一塊不知高低臥房一聲響亮粉碎紛紛驚動詢問巧言:「神人:『王侯特來教導武藝成功。』打中。」驚訝便如何隨即詢問便果然手段百發百中大驚:「福分天賜異人。」因此終日教導

  當下手段出去城中」。此時婿匹配說道:「匹配一般他人奴家只是。」題目婿停止今日王侯二字異心因此先鋒爭鬥當下挑選揀擇精兵五千先鋒自己統領大軍隨後

  進兵宋江迎接安撫一連安撫宋江遠遠迎接行軍頭目參見施禮安撫宋江忠義宋江覿面相會今日宋江謙恭仁厚愈加欽敬說道:「聖上先鋒到此監督賞賜金銀前來。」宋江拜謝:「安撫極力今日天子宋江不能補報。」安撫:「將軍大功班師回京天子重用。」宋江稱謝:「安撫鎮守攻取巢穴首尾不能。」安撫:「聖上將近先鋒所得州縣現今縣官起程便。」宋江一面賞賜一面太保州縣鎮守頭領傳令交代前來調傳令探聽軍情回報宋江河北功績安撫薦舉鎮守壺關更替前來安撫一一

  流星探馬將來說道:「統領汾陽統領襄垣。」宋江吳用商議當下說道:「素有妖術行法暗藏金磚百發百中小道先鋒收錄未曾氣力公孫汾陽。」宋江大喜二千公孫帶領辭別宋江領軍起程汾陽

  再說宋江傳令統領攻取潞城王英大嫂騎兵一千先行虛實宋江安撫統領吳用林沖魯智深李逵皇甫三十一三萬五千進發

  王英襄垣縣界五陰到來立馬王英拍馬吶喊十數之上拍馬丈夫廝殺不過便趕上馬來王英掩殺不敢兵馬退追趕上來殺死軍士五百其餘四散逃竄領得百餘襄垣二十里外英軍扎寨

  原來半年調主將鎮守襄垣近日先鋒主將乘機相見恰遇兵馬當下參見長大女子威風凜凜將軍認得退左右清道:「今日手下五千人馬父母如何脫身逃遁知覺正在躊躇。」清道:「小人正在思想計策門路有機。」追殺到來披掛上馬領軍

  相對相望兩邊陣勢馬上少年美貌模樣

    金釵掩映烏雲
    鎧甲瑞雪
    
    柳腰紫色飄搖
    輕盈紅霞籠罩
    三月桃花柳葉
    暗藏二八將軍

  旗號分明:「平南先鋒」。個個喝采。「王英看見美貌女子吶喊拍馬十數不住:「可惡!」破綻刺中王英王英腳蹬頭盔馬來看見丈夫大罵:「無禮!」王英接住廝殺王英在地掙扎王英那邊大嫂大嫂不過使拍馬上前鋼刀馬上正如風飄軍士二十空虛便大嫂一齊趕來左手右手柳腰扭轉打中右手便大嫂打中勒馬趕來那邊大怒拍馬未及交鋒一聲打中獅子大驚不敢上前保護王英退

  追趕一聲砲響此時二月終天山坡林沖頭領李逵領軍接應吶喊那邊豹子頭立馬這邊馬上林沖女子喝道:「抗拒天兵!」拍馬林沖林沖相交軍器並舉無數不住破綻便林沖追趕看見旗號:「將軍不可追趕暗算。」林沖手段高強那裏拍馬緊緊將來茸茸草地馬蹄林沖左手右手便林沖面門林沖眼明手快矛柄第二流星掣電林沖林沖鮮血迸流勒馬追趕

  上前分開中間五百李逵魯智深猛將李逵過來:「不得無禮!」兇猛李逵正中李逵疼痛不曾破損李逵跑馬李逵大怒一聲魯智深李逵一齊過來那裏眾人趕來打翻在地魯智深這邊李逵只顧李逵鮮血迸流李逵鮮紅那邊招兵過來恰好統領大軍兩邊那邊魯智深了解翻身哥哥便廝殺趕上步兵大敗奮勇鏖戰馬來手下射中翻身落馬上馬

  鳴金收兵南面馬上中聽流星打傷驚異先鋒披掛上馬領軍到此接應先鋒那邊收兵保護襄垣立馬

    佳人士卒將軍個個
    引入不見百花紅妝

  當下見解魯智深李逵招兵追趕天色只得保護林沖收兵

  宋江正在王英上前王英不止頭面療治林沖宋江見說了解李逵不知下落十分憂悶移時行者李逵滿身血污宋江訴說:「小弟李逵性起只顧上前兄弟廝殺血路直至進城殺死軍士了解大軍趕來血路空手到此不見魯智深。」宋江聽說滿眼垂淚差人探聽魯智深蹤跡李逵此時黃昏時分宋江軍士三百當下緊閉寨柵宿

  軍士回報魯智深影響宋江憂悶輕捷軍士尋覓宋江攻城頭領打傷只得按兵不動城中緊閉城門廝殺一連獲得奸細那個認得宋江:「素有意氣獨自其中有緣。」宋江軍士上前宋江磕頭:「有機元帥屏退左右備細。」宋江:「弟兄一般不妨。」:「城中前日昏亂城中療治訪求探聽消息。」宋江便:「前日如何處置?」清道:「小人將軍昏亂小人將軍如今好好那裏。」夫婦殺害擄掠備細悲慟失聲

  宋江見說淒慘正在疑慮上前宋江:「姻緣偶然!」便五一說道:「將軍甚麼一個女子將軍宿世姻緣兄長小弟高平療治小弟診治知道七情小弟再三盤問將軍病根今日不是將軍符合?」宋江:「不是部下左右相交備細虛偽。」:「素有報仇雪恥小人玉石今日小人到此懇求元帥。」吳用起身熟視一回便宋江:「義士兄長成功報仇!」便宋江附耳言說:「金人縱使金人不出必然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