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三回 Chapter 10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 喪身 表兄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端莊初升清風點撥兄弟使大漢禿不帶穿雷州葛布裙子涼鞋三角蒲扇著手進來配軍那裏點撥昨日已知配軍使兄弟開口:「罪人如何路上哄騙人家子弟?」親戚不敢回答原來這個正是西盡頭大郎吆喝平日家弟因此逕自進來心頭無明高舉不住大罵:「射出亡八前日賭錢今日上門欺負!」大怒:「娘的腸子!」蒲扇拳頭上前劈臉便兩個出言吐氣猜著假意上前撲通掙扎不迭兩個莊客一齊上前按住拳頭腳尖脊背胸脯肩胛膀子臉頰四肢無處不著拳腳舌尖當下眾人一個算數裙子粉碎叫道:「!」赤條條絲線沒有在身再三住手他們壞了在地喘氣那裏掙扎莊客半路草地撇下日中半日那邊鄰舍莊家出來遇見到家臥床將息新安縣投遞不在話下

  一個早起莊客酒食:「日後報仇。」:「亡八只有一個老婆左右鄰里膂力今日亡八壞了不肯出力若是莊客便喫官司不得若是不死只是互相廝打官司今日師父師父放心在此一發棒教愚弟補報。」取出重五兩個得了只得應允自此一連因公催促起身取出五十白銀使用半夜收拾行囊包裹兄弟若干銀兩護送一日來到開封府文牒驗明回文兩個回去不在話下隨即本處回話不必

  當下相識銀兩使用那個得了賄賂除了甚麼做生活下單自在出入

  不覺兩個天氣一日正在單身閑坐一個說道:「相公。」來到點視廳說道:「許多不曾差遣甚麼角弓東京東京價值真假。」便一個親手:「紋銀來回。」:「小的理會。」銀子來到單身拆開銀子四分弓箭銀子角弓回來不在交與內宅隨伴進去銀子明日點視廳說道:「昨日角弓。」:「相公不住。」開道:「這個曉得。」從此日日買辦食用供應卻是不比前日發出一本帳簿登記簿人家那個只得取出衙門好道及至簿呈遞那裏發出如是二十三十前後總計三百五十銀子罄盡

  一日西武功牌坊東側一個內外熟藥膏藥膏藥一頭膏藥一頭說道:「舅爺龐大前日膏藥右手手腕。」句話問道:「小人如何從不見面?」:「夫人同胞兄弟夫人得意龐大賭錢使耍子這個姐姐照顧。」前日柏樹打的一定怪道罪過擺布回到一個慢慢詳細說話前面一般兩句備細的話說道:「前日壞了常在相公面前不能!」正是

    好勝謙和守分
    成仇如今奉還

  當下備細回到單身口氣:「不怕只怕前日偶爾失口不知道心上人兄弟擺布要緊逃走道理。」便街坊解手尖刀在身以防不測如此十數呼喚

  一日緞子有事不敢怠惰點視廳上前回話緞子顏色不好花樣當下大罵:「大膽奴才囚徒鏈子今日差遣奔走十分抬舉骨頭卻是不知好歹!」無言插燭磕頭方便喝道:「權且上好今晚回話遲延仔細性命!」只得脫出身上衣服上好緞子跋涉閉著:「黑夜干系進去?」分說:「相公。」那裏身邊剩下進去卻是一回來到內宅門外內宅說道:「相公奶奶在後奶奶奶奶卻是利害傳話招非?」思想:「今晚回話如何恁般不是故意要害明日性命一定亡八三百報答仇恨許多銀兩今日如此翻臉擺布!」

  從小生身父母再不觸犯當下一起君子無毒不丈夫」,不休挨到中人囚徒內宅後邊輕輕後門一邊星光之下牆垣東邊馬廄西邊小小乃是馬廄木柵二重木柵爬上木柵輕輕下去二重門栓木柵牆垣笑語喧嘩側耳細聽認得聲音一個婦人聲音一個男子聲音那裏喝酒閒話竊聽多時說道:「明日來回性命。」那個男子說道:「身邊東西八分姐夫決意下手!」:「後日快活罷了!」婦人:「罷休!」男子:「姐姐那裏!」一句明白心中大怒無明高舉不住恨不得金剛神力推倒粉牆進去正是

    爽口心事
    先覺無常提防

  當下正在不住叫道:「往後。」連忙解手尖刀一堆一聲那裏黑地觀看卻是消息那個後面出來不知有人只顧到了二重:「那些奴才一個小心如何這早晚?」開方二重悄悄上來後面腳步回轉右手左手五指上前心肝五臟九霄雲外叫聲:「!」那時耳根撲地便雖是平日廝熟今日明晃晃那裏行兇怎的不怕待要不出端的開正趕上後心結果性命正在姐姐外面隱隱不迭跑出來看有人出來那提燈火開打便叫道:「姐夫如何?」上前上前暗地刀刺正中一聲在地揪住頭髮龐氏外面喊聲兇險一同出來照看看見龐氏出來上前恁般怪事不信那時轉眼便龐氏背後十數隨伴器械出來手腳出外後門越過脫下血污衣服解手在身更鼓三更街坊土城城垣甚深當夜越城

  且不說越城再說龐氏兩個出來照看甚麼出來看見兄弟一邊一邊龐氏面面相覷正如分開下半冰雪半晌說不出當下龐氏戰戰兢兢進去聲張起來外面當值著火執著器械後面照看二重門外殺死跌倒在地眼見得不能眾人後門在後門外照看火光在地下眾人齊聲連忙查點囚徒只有不在當下左右前後鄰舍眾人照著血污衣服眾人商議開城知州差人此時五更時分大驚火速縣尉檢驗殺死人數行兇出沒去處一面差人四門緝捕人員城中逐一排門閉門逐一挨查文書地方各處排家緝捕鄉貫貌相模樣畫影圖形一千賞錢有人下落有人藏匿犯人在家食宿犯人同罪遍行鄰近州縣一同緝捕

  且說當夜州城衣服對岸心中思想:「雖是逃脫性命那裏躲避?」此時將近落草星光得出路徑當夜四條小路大路急忙奔走紅日七十卻是南方行走望見有人稠密去處思想身邊一貫那裏酒食算計那裏多時到市天氣尚未只有一家屋簷安歇燈籠昨晚不曾上前一聲推進一個人梳洗出來認得這個乃是表兄院長從小父親經紀因此本州兩院三月東京公幹我家」。當下叫道:「哥哥別來無恙!」:「兄弟。」這般模樣金印正在疑慮未及回答那邊左右無人跪下:「哥哥兄弟則個!」慌忙:「兄弟?」搖手:「!」全會袖子客房昨晚獨宿:「兄弟何故如此模樣?」附耳喫官司一遍次後報仇狠毒昨夜如此如此大驚躊躇一回梳洗房錢飯錢商議跟隨飯店投奔路上為何到此說道:「本處投遞書札昨日隨即在此歇宿不知兄弟正在做出恁般。」全同潛逃過得行文回家:「城中不可安身城外我有草房二十田地前年如今幾個莊客那裏耕種兄弟那裏躲避算計。」黑夜草房藏匿改名叫做李德思想金印不穩昔年建康神醫交結金印法兒毒藥調治金玉調治二月有餘疤痕消磨

  光陰荏苒百餘卻是宣和元年官府虎頭蛇尾沒了金印漸漸出來衣服鞋襪周濟一日草房遠遠喧嘩便莊客何處恁般熱鬧莊客:「大官不知西有餘乃是段氏兄弟本州粉頭戲臺說唱諸般調粉頭西京賺得人山人海大官何不那裏?」那裏來到這個所在有分配軍一方畢竟那裏觀看真個粉頭說唱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