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四回 Chapter 10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 莊重女婿 房山強人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那裏六百人家戲臺地上那時粉頭四面四十桌子有人那裏賭錢擲色名兒乃是

    

  蹲踞在地共有二十名兒不止乃是

    

  那些擲色那裏那裏認真廝打事業到底意氣揚揚西頭兒身邊便搭膊衣袖銀錢算帳原來頭兒賭博光景村姑農婦也是三三兩兩成群黃金粉頭出來一般爹娘便如何恁般標致若干當下不但鄰近城中趕出來看青青十數

  當下一回戲臺人叢彪形大漢兩手桌子細腰一個骰子無主思想:「自從喫官司今日十數不曾這個前日哥哥柴薪在此將來回去。」當下取出銀子:「胡亂一回。」一眼說道:「便。」一個人前面桌子人叢出來貌相長大坐下大漢仿佛相似說道:「禿禿我有在此只要二十。」:「最好!」除去二十:「也罷!」隨即下來東京慣家他信躲閃狡猾奸詐作弊那邊上去下來頭兒一口氣得了得出只管出來性急便是小四脫手調一個時辰罄盡穿過一邊貫穿停當漢子喝道:「那裏只怕出爐。」:「?」:「弟子孩兒老爺!」:「便拳打不出!」提起劈臉側身接住胸脯應手蠻力那裏撲通面孔朝天背脊著地來看起來掙扎上前按住照實只顧在先不解幫助大怒地上漢子大踏步見人閃出一個女子喝道:「不得無禮在此!」女子如何

    殺氣
    腰肢全無風情
    面皮
    異樣一頭時興雙臂
    他人氣喘急促
    自己膂力
    針線不知如何長技

  女子二十四年紀外面一個箭桿緊身穿踏步上前提起拳頭女子便破綻有意故意不用門戶擺開解數女子相撲

    大四雙飛
    仙人指路老子騎鶴
    近前當頭額角
    
    這邊女子使
    男兒
    兩個迎風移時

  那時粉頭院本眾人這邊男女相撲一齊圈子中看女子遮攔本事鑽進便使」,女子不迭女子剛剛著地順手兒起來這個叫做抱頭」。:「衣服休怪衝撞自來。」女子毫無倒把:「嘖嘖!」那邊打的兩個漢子分開眾人一齊上前喝道:「弟子孩兒恁般膽大妹子?」:「腌臢烏龜!」上前便一個人人叢出來橫身拳頭叫道:「大郎不得無禮二哥動手一塊上人便好好!」卻是真個連忙女子:「。」女子便:「大郎院長親戚?」:「在下表弟。」女子:「出色拳腳!」:「自己同夥。」:「這個二哥買賣如何?」那邊五四妹子女子說道:「院長面皮不必銀子!」五見妹子妹子,「也是,」只得取出妹子:「在此!」便分開眾人回到

  埋怨:「哥哥在此哥哥營謀妹子綽號大蟲』。良家子不知多少十五歲時便老公老公不上膂力專一在外惡心鄰近不怕他們粉頭勾引賭博桌子不是圈套哥哥那裏招非倘或露出馬腳禍害卻是。」無言起身:「明日來看。」

  州城且說當日歇息宿次日梳洗莊客報道:「太公來看大郎。」只得外面迎接卻是一個老叟賓主坐定太公從頭腳下說道:「魁偉!」便那裏人氏到此院長足下甚麼親戚娶妻便假話支吾說道:「在下西京人氏父母雙亡妻子表兄弟舊年公幹西京在下獨自一身沒人照顧在下到此在下拳棒方便本州出身。」太公大喜便年庚八字辭別過多正在疑慮一個人進來問道:「院長這位就是大郎?」面面錯愕:「過來。」動問恰好坐定:「先生為何到此?」猛可:「。」想起來:「東京問卜。」:「院長小子一向不曾親近令親大郎?」:「這個便是兄弟大郎。」接過:「在下那個外公。」拍手:「小子好記東京開封府相會。」說出備細低頭不語:「自從回到異人劍術妙訣因此小子先生』。近日此處熱鬧到此生理段氏兄弟小子劍術小子教導擊刺所以小子在家太公回來小子推算那裏這樣八字日後不可目下照臨應有喜慶太公大喜大郎婿小子吉日到此月老娘的八字十分過來正是一對兒夫妻小子喜酒!」一席話沈吟一回心下思想:「段氏親事設或破綻只得!」便助道:「原來如此太公只是這個兄弟?」助道:「院長不必那邊不住稱讚大郎!」:「如此在下便。」身邊取出助道:「村莊東西相待這些茶果。」助道:「怎麼使得!」:「惶恐惶恐只有一句話先生不必凡事周全。」得了銀子來到回覆那裏甚麼好人歹人一味撮合酒食銅錢自己看中對頭平日一家雖是太公不敢所以一說

  兩邊往來說合指望聘金月老恐怕惹事一概太公家的喜歡擇日成親本月二十二喜酒笙簫鼓吹洞房花燭一概一身衣服官府有事辭別交拜合巹也是草草太公草堂二十親戚自家兒子女婿媒人草堂一日親戚辭謝留下不迭乃是姑丈夫婦表弟老小男女男人在外歇息女眷老成酒食嘻嘻哈哈一回收拾歇息丫頭老媽新房鋪床姐姐安置丫頭外面房門知趣

  從小出頭露面過來人慣家不害甚麼羞恥子弟自從喫官司十數不比妖嬈窈窕胸膛露出白淨不覺蕩漾便婦人耳刮子:「恁般要緊!」兩個摟抱上床被窩歡娛正是

    一個失節村姑一個行兇
    臉皮腳板一般
    這個認真氣喘
    那個渾如
    穿肩膊
    金釵枕頭
    未解千般旖旎
    萬種妖嬈

  當夜新房事兒老婆少年兩個老婆新房側耳竊聽中聲仔細浪子老婆來得竭力奉承外面婦人聽到深處不覺

  婦人正在那裏嘲笑打諢進來叫道:「怎麼怎麼不知利害在此!」婦人理會喊道:「妹子起來!」正在得意嗔怪便:「夜晚恁般大驚小怪?」喊道:「不知死活!」心中有事老婆穿衣一同婦人房門一手扯住來到前面草堂卻是那裏叫苦叫屈螞蟻一頭隨後太公卻是新安縣調治打傷蹤跡昨晚知州公文便窩藏人犯段氏人眾本州消息老小一溜煙頃刻便官兵眾人個個喫官司眾人好似掀翻許多正在草堂走出算命先生上前說道:「列位小子一言!」眾人一齊上前助道:「如此三十六走為上策!」眾人:「那裏?」助道:「西二十里外房山。」眾人:「那裏強人出沒去處。」:「列位恁般如今想要好人?」眾人:「卻是怎麼?」助道:「房山小子相識手下六百嘍囉官兵不能事不宜遲收拾細軟那裏大禍。」男女恐怕日後親屬連累十分眾人無可如何只得有的沒的細軟即便收拾一壁四十火把個人結束齊整各人莊客四十停當當頭保護女子女子鋤頭男子一般在後上前發聲眾人器械西鄰舍人家平日家人今日明火不知備細閉著那裏一個

  頭上一個上前

  一行來到房山五更時分計議上山訴求眾人上山巡視嘍囉山下火把官兵平日官兵沒用連忙起身披掛起小嘍囉下山山上許多下來準備當下直到山下看見許多男女不是官兵喝道:「男女如何驚動山寨太歲頭上動土?」上前躬身:「大王。」隨即犯罪官兵一遍恁般了得家兄幫助,「一身日後。」助道:「這個去處容不得。」心下思想:「山寨只有這個除了嘍囉?」便大怒來迎有失相助個人十數個人一個正是井上強人畢竟人中一個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