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八回 Chapter 10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百八  旋風炮擊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追趕山坡埋伏騎兵突出一陣進城奮勇殺死卻是不敵騎兵深谷四面峭壁出路搬運谷口賊人進城二千谷口便是插翅不出

  且說大半金磚打翻若干勇猛得獲全勝猛將乘勢龍門萬餘馬匹盔甲退城中點軍不見了一千當下一千人馬日暮影響

  次日按兵不動尋訪爬山山東最高一個山嶺望見山嶺西下面深谷隱隱人馬樹林遮蔽不能詳細高下領軍下山居民訪問那裏一個人兵亂次後一個山凹窮苦若干:「朝廷兵馬賊寇。」那些聽說官兵慌張好言撫慰說道:「先鋒部下。」那些人道:「可是騷擾地方先鋒?」:「正是。」那些跪拜:「可知將軍前年官兵到此賊人那些軍士強盜一般擄掠因此我等這個所在今日將軍到此使再見。」一千人馬不知下落西深谷去處眾人那些:「這個只有進去。」農人來到谷口恰好到來一同上前兵馬此時深秋天氣果然幽谷

    玉露楓樹
    雲霧連天接地

  一千軍士樹林坐以待斃了解等人眾人喜躍歡呼將帶乾糧分散眾人充飢一齊大寨先鋒大喜取銀米穀賑濟磕頭感激隨後是日歇息宿

  調遣兵馬攻取城池流星探馬將來都督十二兵馬前來救援兵馬三十里外兵馬大寨城中突出領軍五千看守山寨親自統領其餘三萬五千浪子:「主人今日不宜親自臨陣。」:「卻是為何?」:「小人昨夜不祥。」:「夢寐憑信以身許國顧不得利害。」:「若是主人決意要行五百步兵小人去行。」:「待要怎麼?」:「主人小人便。」:「便做出!」隨即五百步兵冷笑不止統領兵馬大寨平泉經過平泉奇異唐朝李德裕引著眾人那裏砍伐樹木心下雖是好笑廝殺無暇兵馬龍門關西向西等候一個時辰相對吶喊西偏將拍馬中山躍馬接住廝殺騎馬三十槍刺中衛戰馬後腿下去下馬西大怒拍馬之上不過拍馬一聲打下馬來結果性命拍馬舞劍來迎怎奈勇猛馬頭一聲槍刺大喊西主帥如火親自主帥親自五十不分勝敗神出鬼沒先鋒不能取勝拍馬馬來不上撥轉上前他殺措手不及砍斷右臂翻身落馬結果性命過去大敗

  忽地西南小路衝出騎兵馬上狀貌醜惡一頭蓬鬆鐵道穿仗劍指揮飛奔前來號衣上前衝殺廝殺喃喃兩句轉眼噴出須臾空地騰騰將來走避不迭大敗馬匹亂竄奔逃不迭焦頭爛額軍士死者五千保護奔走平泉爭先登時擠踏下來砍伐樹木兩旁浮橋軍士全活萬人騎馬落後趕上一口滿身墜馬浮橋接濟

  將領追殺到來前軍清單仗劍上來念咒使出三昧霎時間前來變成瀑布珠玉妖術逃奔戰馬一塊馬蹄下馬飛馬趕上五千騎兵掀翻傷者五百仗劍喝道:「歸降留下!」賊人如此法力下馬好言撫慰首級率領先鋒感謝不已並稱功勞曉得妖人慣用火燒貌相醜惡。」昔年造反不知那裏近日南豐:「。」因此星馳到此望見救兵不敢出來廝殺堅守城池

  當下:「城池急切不能今夜貧道略施先鋒成功先鋒。」:「。」附耳言說:「如此如此。」大喜隨即調遣將士去行準備攻城一面軍士殯葬親自

  二更時分出來仗劍作法須臾西京城池軍士咫尺你我不能黑暗飛奔攀緣女牆一聲忽然四面身邊取出火種燃點火炬上下照耀如同白晝一般軍士麻木動彈不得出兵砍殺死者倉卒四門兵馬進城殺死其余頭目軍士降服三萬百姓秋毫無犯

  天明出榜安民大功三軍將士先鋒報捷遵令便來回話說:「先鋒攻打連日賊人交戰大敗南豐救兵主帥先鋒戎事染病日軍軍師。」鬱鬱不樂連忙料理軍務西京城池交與鎮守次日辭別統領二十西京急急忙忙進發一日兵馬南城北大問候宋江神醫療治病勢正在軍務軍士:「護送大寨三十精兵小路先鋒臥病大寨之後每人怎奈不敵十分勇猛殺死活捉正要劫寨探聽先鋒大兵到來賊人。」宋江不覺失聲;「性命!」病勢仍舊沉重勸解問道:「等到何處?」宋江嗚咽:「我有安撫來看安撫勒碑查勘今日一千人馬護送不料賊人殺害!」宋江幫助吳用攻打城池報仇遵令來到眾人學究連忙吳用大驚:「斷送個人!」傳令圍城力攻城池遵令四面攻城吳用雲梯望城叫道:「出來遲延打破城池不論軍民屠戮!」

  城中留守偏將城鎮戰敗逃遁到此當日尚未圍城開城進城貴府聖手書生名目軍士解放綁縛降服睜眼大罵:「無知逆賊汝等何等逆賊膝蓋骨休想半個著地即日先鋒打破城池鼠輩碎屍!」大怒:「!」拿起便那裏一個罵不絕口:「偏要慢慢。」軍士:「立枷門外只顧打折自然下來。」得令便前軍居民來看中人內中惱怒一個真正男子氣鬚眉丈夫男子名叫寓居紙張間壁高祖南北朝刺史江水親率冒雨修築:「?」退嘉禾取名在此南人思慕仁德十分敬重襟懷豪爽志氣高遠度量寬宏膂力過人武藝乃是十分膽氣不論貴賤交給作亂侵奪城池獻計當事不肯計策以致賊人下令凡百並不一個出去城中日夜留心卻是不成今日賊人攻城緊急軍民驚恐一回:「機會在此可以保全城中幾許生靈。」寓所此時時分連忙墨汁間壁揮毫

  城中宋朝良民不肯甘心先鋒朝廷到處手下一百股肱門前不屈先鋒英雄忠義可知今日賊人城中早晚打破城池玉石俱焚城中軍民保全性命我去
  寫完探聽消息百姓在家哭泣:「民心如此!」時分寓所寫下左右

  少頃天明軍士居民這邊來看那邊有人登時著數軍民觀看知道大驚傳令軍士謹守一面緝捕奸細身邊寶刀人叢觀看言語高聲朗誦軍民錯愕主將跟隨傳令上前一聲砍斷下馬左手人頭右手:「保全性命跟著!」前軍平素認得曉得霎時六百一塊軍士聚攏連聲:「百姓有膽量相助!」聲音數百那時四面響應百姓棍棒六千聲吶永平暴虐軍民鞭撻士卒護衛骨髓相助一家老小軍民此時打開膂力首級趕到北門殺死守門把門軍士開城吊橋

  那時吳用北門將士攻城城中吶喊開城賊人出來衝擊退下人頭背後背負吊橋前來吳用正在驚訝叫道:「軍師這個壯士聚眾我等出來。」吳用吳用:「倉卒不及軍師!」吊橋若干軍民齊聲叫道:「先鋒!」吳用諸色傳令將士軍士看見事勢如此東西軍士這個消息捆縛大開城門香花燈燭迎接只有勇猛不得西門殺出重圍

  吳用差人宋江宋江國家兄弟病症退欣喜雀躍大軍來到南城宋江安撫軍民慰勞將士宋江姓名宋江便:「壯士豪舉誅鋤叛逆保全生靈兵不血刃城池兄弟宋江合當下拜。」答拜不迭:「軍民!」宋江愈加欽敬宋江以下城中軍士宋江因此滿城歡聲降服數萬恰好水軍頭領李俊統領水軍船隻到了漢江參見宋江置酒款待壯士宋江親自勸酒說道:「足下天子一定。」:「這個不必今日功名富貴不羈鄉曲孤陋寡聞一個人讒人賢士無名隨和不能若干抱負英雄不計生死公家舉事一有不當那些妻子性命掌握之中今日不可!」一席話宋江以下無不公孫魯智深武松李俊個人壯士點頭玩味當晚辭謝宋江安撫報捷宋江親自壯士寓所特地拜望卻是一個間壁:「收拾辭別小人不知那裏。」後人

    冒雨
    嘉禾
    
    澤及生靈保身超脫

  宋江回到頭領飄然無不嘆息回報山南處所州縣安撫參謀方略林沖討平朝廷若干到來交代安撫率領起程即日便宋江吳用計議安撫鎮守大兵渠魁宋江調攝痊癒一日安撫兵馬到來宋江接入城中參見安撫三軍將士次後山南史進交代隨後宋江務請安撫治理宋江拜別安撫統領大軍水陸並進同行南豐賊人巢穴此時一百英雄河北降將十一二十連戰地方賊人望風宋江州縣呈報安撫統領將士兵馬前來鎮守

  宋江水陸大兵直至南豐地界報到偵探賊人大元帥本處調水陸兵馬五萬調雲安東川兵馬本處兵馬都監上官統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