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九回 Chapter 10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 渡江 宋江成功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日宋江調鳴金升旗頭目挨次帳下肅靜號令傳令頭目依次磕頭兩邊巡視旗手發放吶喊錯亂喧嘩違令臨陣退縮拿來旗牌左右二十先鋒:「下營軍士退縮不用你等拿來處治。」旗牌遵令下地鳴金起行宋江然後傳令調水陸手掌頭號整隊二號起行金邊五方放大炮行營正是

    山岳旌旗鬼神

  賊人調撥水軍將士聞人雲安兵馬都監先鋒東川兵馬都監上官先鋒南豐大將使樞密中軍羽翼掌握中軍許多尚書金吾將軍校尉各人手下元帥隊伍十分齊整親自監督弓弩上弦三通諸軍不過之外塵土漸近三十穿戰袍馬上銅鈴長槍皇帝敕命將軍身穿戰袍穿鞍馬左邊敕封宜人』,紫金鳳冠身穿戰袍雜色穿駿馬右邊不遠百十勒馬便前軍先鋒上官便衝擊拍馬花槍十數隔開兵器便上官趕來左右:「先鋒不可追趕不曾放空!」上官聽說方才勒住龍門山背後鼓聲五百步兵頭領乃是,『黑旋風李逵,『混世魔王,『,『飛天大聖直奔前來五百山坡一字兒擺開兩邊扎住上官掩殺李逵分開山坡便那時大軍一齊衝擊前來李逵飛跑上山穿不見了傳令這個平原曠野陣勢山南一路出來簇擁將軍中間王英尉遲菜園馬步五千向前一聲一路出來簇擁女將中間左邊大蟲大嫂右邊母夜叉馬步五千向前恰遇兵馬接住廝殺王英接住廝殺兩邊南邊王英便北邊大嫂馬匹率領便:「宋江手下這些男女將士如何屢次?」大兵追殺上來不到鑼聲卻是適才李逵頭領叢林轉向前來和尚魯智深,『行者武松,『面目,『五百步兵短兵上來先鋒上官衝殺李逵魯智深兵略不過分開飛奔叢林趕來李逵卻是四散奔走連忙:「大王不宜追趕我們。」

  上將未完山坡天子山坡大隊中央陣勢左右戰馬上將人馬盡是紅旗前面金紅紅旗招展紅旗大將乃是霹靂左手聖水將軍右邊將軍大將兵器人馬盡是青甲前面招展大將乃是大刀左手右手大將兵器西人馬盡是白旗白馬前面白旗招展白旗大將乃是豹子頭林沖左手三山黃信右手尉遲大將兵器白馬後面人馬黑馬前面招展大將乃是左手百勝右手大將兵器黑馬東南前面招展大將乃是董平左手金翅右手火眼大將兵器戰馬西南紅旗前面招展大將乃是急先鋒左手右手大將兵器戰馬東北方青甲前面招展大將乃是九紋龍史進左手右手白花蛇大將兵器戰馬西北方前面招展大將乃是左手花豹右手霸王大將兵器戰馬八方擺布相似馬隊鋼刀齊整隊伍威嚴中央杏黃六十四上面六十四卦四門南門上將上首下手插翅人馬盡是中央東門

施恩西門白面郎君南門金剛北門大蟲便是那個炮手引著副手二十圍繞撓鉤套索撓鉤一周彩旗四面二十八宿星辰中間一面真珠一個壯士魚尾身長凜凜威風便是設立兩個將士戰馬一般結束鋼槍一個孔明一個火星排列二十四鐵甲軍士後面兩邊排列二十四驍將左邊右邊立馬兩邊中間鋼叉驍將一般結束一個兩頭一個蓮花守護中軍隨後鞍馬左手聖手書生右手鐵面兩個紫衣持節軍士兩個行刑上首臂膊一枝花兩邊鎗手兩邊大將領隊槍手李廣背後錦衣壁廂竿中間傘下駿馬英雄呼風喚雨雲龍公孫左邊文武雙全智多星吳用正中獅子鞍馬那個退西先鋒山東及時雨』『全身結束寶劍掌握中軍左手太保專管軍情調兵遣將右手浪子專一護持中軍能幹機密駿馬整整齊齊三十五戰馬全副弓箭全部鼓吹大樂兩側以為護持中軍羽翼將軍九尾龜馬步遮攔兄弟遮攔馬步十分正是

    軍師恢弘貔貅
    指揮建平西叱吒

  那個草頭天子中將臺上定睛宋江兵馬八卦陣勇猛將士英雄軍容整肅刀槍鋒利魂不附體心膽不住聲道:「可知屢次原來如此利害!」

  不絕戰馬左右金吾護駕許多簇擁傳令前部先鋒衝擊當下東西對陣是日干支西方豹子頭林沖旗下飛馬一齊吶喊林沖厲聲:「無知叛逆謀反天兵到此投降直待骨肉!」算命先生曉得相生傳令紅旗衝擊遵令紅旗衝擊聲吶林沖接住廝殺四條臂膊縱橫馬蹄撩亂征塵殺氣來往右旋五十勝敗勇猛不能取勝拍馬林沖一聲林沖副將黃信飛馬衝出黃信喪門馬邊

  手下散亂衝動中軍登時傳令退中一兵馬紛紛變作長蛇簸箕栲栳將來調分頭衝擊銅牆鐵壁急切不能得出官軍見得

    兵戈衝擊士馬縱橫
    釣魚
    如下
    
    刺心
    點睛探馬
    
    
    退卻
    平胸
    簇擁
    單刀披掛詐敗
    
    袖箭馬上車前
    
    那邊破解無窮轉變莫測
    須臾血流成河頃刻

  當下鏖戰多時大敗官軍大勝退南豐大內區處將來:「大王後面!」馬上英雄大將正是先鋒河北麒麟鋼槍左邊使好漢右邊使頭領拚命精兵抖擻精神正副衝殺進來

  正在一聲魯智深武松李逵勇猛頭領引著一千步卒禪杖戒刀板斧喪門飛刀標槍殺死王英大嫂英雄夫婦引著一千騎兵舞動花槍鋼槍日月鋼槍衝進四分五裂零星奔逃

  中軍中軍羽翼先生劍術掣電將來正在不住宋江中軍右手雲龍公孫念念有詞聲道:「!」在地趕上猿臂馬來軍士拍馬好似猛虎羊羔殺死大半流血三萬逃走其餘在地人馬踐踏骨肉不計其數上官兩個猛將戰馬下馬他殺打下馬來正在逃避忽地下馬胸膛結果性命尚書樞密殿金吾將軍不見了渠魁

  宋江鳴金收集兵馬南豐五千太保打聽南豐消息如何遵令行法便來回:「先鋒將令假扮西賊人知覺城門下陷開城東門進去手下副將爭先五百軍士陷坑兩邊伏兵長槍五百安在乘勢奮勇殺進城門軍士陷坑城中不能東門賊人四面響應兵馬東門小弟探知消息來回半路將軍宜人兩個動人疾馳。」宋江大軍疾馳上前南豐圍住那時東門東門鏖戰因此宋江兵馬東門城池四門豎起軍旗城中許多文武全等殺死進城素有膂力騎馬結束百餘膂力兵器王宮西門雲安恰遇段氏一口寶刀衝突正中面門鮮血迸流下馬軍士趕上捉住綁縛那些殺死那些大半自盡其餘軍士宋江宋江大喜段氏一行囚禁一齊四面八方

  著數鐵騎重圍逃奔南豐城中廝殺魂不附體後面大兵奔走不迭回顧左右百餘其餘雖是平日親信今日百餘雲安奔走跟隨近侍說道:「寡人雲安東川城池豈不江東足以那些跟隨官員平日受用寡人祿今日有事寡人興兵退緝捕那些逃亡。」眾人馬不停蹄天明望見雲安城池馬上欣喜:「城中將士也是謹慎齊整兵器!」一頭眾人隨從人中識字說道:「大王不好怎麼上都軍旗?」定睛東門遠遠閃出號旗乃是西先鋒麾下水軍……』,下面風飄分明渾身麻木半晌動彈不得真是從天而降手下一個近侍說道:「大王事不宜遲大王卸下東川城中生變。」:「愛卿。」隨即卸下轉角脫下日月碧玉脫下便服其余侍從脫卸外面衣服喪家漏網之魚從小雲安城池東川投奔人困馬乏百姓賊人傷殘大兵廝殺大路一個人靜悄悄就要滴水酒食那時手下跟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