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十回 Chapter 11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百十  宋江東京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宋江降將計策去取東川城池:「東川城中小將兄弟小將將軍東川兄弟剩下孤城。」宋江大喜李俊一面調遣將士分頭招撫所屬州縣一面申奏朝廷定奪安撫宿太尉書札宋江將士宮中細軟珍寶違禁違禁衣服燒毀差人雲安違禁行宮燒毀

  安撫安撫一同上達東京書札投遞宿太尉送禮宿太尉皇帝龍顏大喜即時降下聖旨西反賊東京處決其餘西市曹施行西百姓暴虐兵餉若干陣亡降將西州縣官員赴任交代先行以後歸正分別事情輕重便宜處分征討偏將論功敕命一下安撫南豐城中那時招降兄弟東川軍民戶口錢糧前來德州賊人望風歸降雲安東川李俊佔據八十六州縣收復

  東京回到南豐天使詔書到來安撫聖旨一一奉行天使取出段氏一行叛逆推出南豐市曹首級從小自家天大如今身首異處連累若干眷屬其父太公房山

  安撫先鋒李俊出榜各處招撫百姓八十六州縣見天良民其餘隨從傷人產業鄉民西京次第南豐州縣佐貳陸續李俊交代盡到南豐安撫宋江以下一百個頭河北降將南豐太平慶賀將官三軍宋江公孫主持超度陣亡西冤魂宋江悲悼不已殯殮龍門山十分痛哭宋江說道:「貧道同鄉貧道報仇因而犯罪先鋒收錄指望日後結果不意中道貧道先鋒收錄今日貧道何以先鋒銘心鏤骨補報骸骨歸田殘喘。」宋江:「懇求先鋒法師。」宋江聽說慘然不樂堅意十分挽留不住宋江只得置酒餞別公孫不做聲宋江公孫安撫飄然後來真人學道終天

  安撫招撫賑濟西軍民西乃西因此南豐西安撫傳令先鋒頭目收拾宋江一面先發中軍護送安撫參謀起行一面水軍頭領船隻水路東京駐紮調宋江撰文石勒其事南豐龍門山至今古蹟降將置酒餞別先鋒後來宋江歸正招降天子東川水軍團練後話

  當下宋江兵馬進發起行軍士留下州縣鎮守其間歸田現今兵馬南豐東京紀律地方秋毫無犯百姓香花燈燭一個去處地名屬下內鄉縣佳麗宋江馬上仰觀天上空中不依次序高低宋江心疑作怪前軍喝采使緣由飛馬回報原來浪子弓箭空中不空須臾之間十數鴻鴈因此驚訝不已宋江飛馬背後馬上宋江下馬一邊問道:「?」:「小弟弓箭空中一群偶然不想。」宋江:「弓箭避寒天山過關江南方回仁義三五謙讓尊者在前在後次序宿仁義五常空中哀鳴侵犯雌雄依次前後過關五常天上一群鴻鴈正如我等弟兄一般兄弟幾個眾人如何兄弟今後不可禮義。」默默無語悔罪不及宋江馬上口占

    山嶺崎嶇渺茫橫空三行
    忽然雙飛斷腸

  宋江吟詩不覺自己心中悽慘當晚屯兵渡口宋江心中納悶紙筆

    天空萬里恍然
    
    水平
    不成相思一點
    不盡許多哀怨
    蘆花無處宿何時
    憂愁嗚咽留戀
    歸來

  宋江吳用公孫悲哀宋江心中鬱鬱不樂當夜吳用次日天明上馬路上行程正值景物淒涼宋江有所一日回到京師屯駐聽候聖旨

  且說安撫參謀中軍人馬宋江功勞天子先鋒兵馬班師回京關外安撫前來啟奏宋江征戰勞苦天子稱贊官爵銀兩聖旨黃門侍郎宋江朝見披掛

    三十六回來十八
    縱橫千萬談笑還鄉

  且說宋江一百八遵奉聖旨本身披掛戎裝身穿懸帶金銀牌面文德殿朝見天子起居萬歲皇上宋江英雄盡是吳用公孫魯智深武松身著本身天子大喜:「寡人勞苦用心中傷寡人甚為。」宋江再拜:「聖上洪福齊天元凶西平陛下威德所致。」再拜稱謝:「奉旨定奪。」天子降旨:「著法凌遲處決。」宋江奇計城池保全生靈超然高舉天子:「忠誠感動!」宋江叩頭稱謝那些那個朝廷出力訪問賢良後話

  是日天子計議封爵太師樞密商議:「目今天下尚未不可宋江器械正受皇城使先鋒宣武器械行營團練使吳用三十四加封將軍七十二加封偏將金銀賞賜三軍。」天子加封爵祿宋江賞賜宋江文德殿頓首謝恩天子祿宋江以下賞賜宋江謝恩西華門外上馬一行直至行營安歇聽候朝廷

  當日奉旨打開囚車取出到市唾罵前妻丈人親眷殆盡今日只有一個簇擁刀劍白雪烏雲劊子手恰好午時十字凌遲處死

    惡人榜樣到底
    若非十惡如何極刑

  當下處決了當梟首施行不在話下

  再說宋江眾人次日公孫直至行營中軍宋江眾人稽首便宋江:「日本真人囑咐小道兄長之後便山中今日兄長成名貧道拜別仁兄辭別便山中學道養老終天。」宋江公孫說起前言不敢翻悔潸然淚下便公孫:「昔日弟兄相聚如花今日弟兄分別如花零落不敢前言心中分別?」公孫:「若是小道半途仁兄便是寡情仁兄成名只得。」宋江再四挽留不住便筵宴弟兄筵上舉杯歎息人人公孫推卻不受兄弟只顧包裹次日公孫穿上包裹稽首宋江連日淚如雨下鬱鬱不樂

  時下正旦相近準備太師宋江來朝天子重用隨即天子降下聖旨使宋江兩個人員其餘出征官員盡皆免禮是日正旦百官宋江公服伺候行禮是日殿宋江兩班不待殿仰觀殿往來稱觴天明直至謝恩御酒百官天子宋江公服上馬吳用接著宋江面帶不樂賀節百餘兩邊宋江不語吳用問道:「兄長今日天子回來何以愁悶?」宋江口氣:「生來八字淺薄命運蹇滯東征西討許多勞苦今日連累兄弟因此愁悶。」吳用:「兄長造化何故不樂萬事不必。」黑旋風李逵:「哥哥尋思當初梁山不受一個今日招安明日招安招安煩惱兄弟上梁不快!」宋江喝道:「禽獸無禮如今國家臣子朝廷省得道理兀自!」李逵:「哥哥明朝有的!」眾人宋江是日二更各自次日十數騎馬宿太尉樞密賀節往來城中觀看有人次日天子傳旨出榜城門張掛:「但凡一應出征官員將軍頭目城外下營聽候調遣奉上明文呼喚不許擅自施行。」差人門外張掛有人宋江宋江愁悶得知焦躁宋江一個

  且說水軍頭領特地軍師吳用商議事務吳用李俊昆仲軍師說道:「朝廷失信奸臣弄權閉塞哥哥大遼剿滅如今皇城使未曾我等眾人如今出榜我等不許奸臣漸漸待要拆散我們弟兄調軍師主張哥哥商量斷然不肯起來東京劫掠一空梁山只是落草。」吳用:「兄長斷然不肯眾人枉費箭頭箭桿自古不行如何自主須是哥哥不肯做主你們不出!」水軍頭領吳用不敢主張做聲不得吳用中軍宋江閒話計較軍情便道:「仁兄往常自由自在眾多弟兄快活自從招安國家出力國家臣子不想拘束不能任用兄弟。」宋江:「莫不?」吳用:「人之常情古人:『。』知情。」宋江:「軍師若是弟兄們異心九泉忠心!」次日早起會集商議軍機大小宋江:「鄆城小吏出身弟兄扶持今日臣子自古:『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雖然朝廷出榜如此將士無故不得我等鹵莽倘或因而惹事必然法治卻又壞了聲名如今不許我等倒是幸事你們眾人拘束異心首級然後你們去行不然無顏自刎你們!」眾人宋江垂淚

    向西忠義不移
    當時南朝

  宋江自此之後看看上元東京燈火元宵路盡燈火衙門且說宋江浪子商議:「如今東京花燈豐年上天同樂兩個更換衣服便。」有人說道:「你們則個!」看見卻是黑旋風李逵李逵:「你們商量多時。」:「不打緊性子不好必要出事現今出榜我們不許倘若出事正中。」李逵:「再不惹事便依著!」:「明日打扮做客人相。」李逵大喜次日打扮做客伺候不期懼怕李逵灑脫只得李逵不敢封丘兩個來到勾欄李逵只得人叢上面平話正說三國志說到關雲長當時華陀:「鐵環臂膊穿過去皮肉三分外用敷藥內用不過半月可以平復如初因此難治。」關公大笑:「大丈夫死生不懼何況不用鐵環便何妨!」隨即棋盤華陀談笑自若正說李逵人叢叫道:「這個正是男子!」眾人李逵慌忙:「大哥勾欄瓦舍如何使得大驚小怪這等!」李逵:「說到不由喝采!」李逵便兩個一個漢子人家人家:「世界蕩蕩乾坤二次不肯顛倒。」「黑旋風路見不平便李逵雙眼廝打意思漢子便道:「即日下江出征那裏也是便廝打一日棺材。」李逵:「卻是甚麼下江不曾點兵調。」兩個小巷一個小小兩個老者便閒口閒話:「請問老丈一個廝打說道下江早晚出征請問端的那裏出征?」老人:「客人原來不知如今江南草寇方臘二十五睦州直至潤州自號早晚揚州因此朝廷都督。」

  李逵慌忙茶錢小巷回到軍師學究吳用見說心中大喜先鋒江南方臘造反朝廷宋江:「我等將軍閒居在此不宜不若使告知宿太尉天子我等情願起兵。」當時會集商議盡皆歡喜次日宋江衣服帶領自來城中直至太尉下馬正值太尉令人傳報太尉請進宋江來到再拜起居宿太尉:「將軍更衣?」宋江:「近因出榜但凡出征官軍呼喚不敢擅自今日小將至此上告江南方臘造反佔據州郡年號潤州早晚渡江揚州宋江等人在此不宜情願兵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