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十一回 Chapter 11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百十一回 金山寺 宋江智取潤州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九千三百卻是漢陽潯陽揚子江四川直至大海中間多少去處以此萬里長江喚做金山喚做焦山金山焦山山凹不見形勢一邊揚州一邊西潤州鎮江

  且說潤州城郭卻是方臘手下樞密使江岸富戶錢糧方臘官封樞密使幼年兵書戰策使武藝出眾部下十二統制名號江南十二協同潤州江岸十二

  「天神福州  「

  「睦州  「

  「霹靂越州  「杭州

  「太白湖州  「太歲宣州

  「弔客常州  「潤州萬里

  「江州  「喪門神蘇州

  話說樞密使統領五萬江岸甘露戰船三千江北卻是瓜洲渡口搖蕩險阻

  此時先鋒使宋江兵馬戰船水陸並進淮安揚州當日先鋒軍師吳用商議:「不遠江南便是探路打聽消息可以進兵?」帳下一個旋風一個白條一個拚命一個閻羅宋江:「順和直到山上宿打聽潤州賊巢虛實前來揚州回話。」宋江兩個做客揚州此時一路百姓大軍征勦方臘躲避個人揚州分別乾糧兩個焦山

  兩個乾糧在身鋒鋩尖刀瓜洲此時正是春天花香揚子江高一滾滾煙波

    萬里煙波萬里紅霞海東
    打魚舟子自在

  望見山下一代青白旌旗岸邊一字兒許多船隻江北岸上木頭:「瓜洲路上屋宇無人渡船怎生得知消息?」順道:「兄弟過去金山腳下打聽虛實。」:「。」當下個人江邊一帶草房盡皆關閉白頭婆婆起來順道:「婆婆開門?」婆婆:「客人如今朝廷大軍方臘廝殺正是有些人了別留下。」順道:「男子漢那裏?」婆婆:「老小。」順道:「我有個人渡江過去那裏?」婆婆:「那裏近日樞密大軍廝殺船隻潤州。」順道:「自有糧食宿銀子房錢並不攪擾。」婆婆:「不妨只是沒有。」順道:「我們自有措置。」婆婆:「客人只怕早晚大軍!」順道:「我們自有回避。」

  當時開門行李乾糧燒餅出來江邊金山寺正在

    
    銀盤
    遙觀殿
    遠望鐘樓石壁
    海日講堂
    無邊萬里征帆
    一天爽氣
    郭璞金山寺

  江邊一回心中思忖:「潤州樞密必然時常山上今夜消息。」回來商量:「如今來到小船今夜衣服兩個頭上金山寺和尚虛實回報先鋒哥哥在此等候。」:「了事便。」

  星月風恬浪靜水天一色黃昏時分頭巾衣服兩個頭上腰間尖刀瓜洲下水開江心中不過胸脯旱路看看金山腳下小船頭上濕衣身上穿上衣服潤州更鼓三更頭一小船過來:「來得奸細!」便不想只得衣服拔出尖刀跳下兩個南邊只顧水底船舷尖刀兩個搖櫓下江船艙兩個順手一個下水那個喝道:「那裏船隻便!」人道:「好漢小人此間揚州城外將士使小人潤州樞密那裏使小人索要五萬三百。」順道:「那個現在那裏?」人道:「名貴好漢下江便是。」順道:「甚麼名字幾時過去物件?」人道:「小人今年正月初七渡江樞密小人蘇州御弟三大旌旗三百主人將士揚州府尹正授大夫名爵號衣一千樞密一道。」問道:「主人名字多少人馬?」成道:「百十嫡親兩個孩兒好生了得長子次子主人將士叫做。」備細下水船尾瓜洲

  聲響急忙出來便來由前事一一大喜船艙取出包袱文書三百號旗雜色號衣一千順道:「去取衣裳。」金山腳下衣裳銀子瓜洲岸邊天色推開來到銀子婆婆兩個擔子揚州此時先鋒揚州城外本州官員迎接先鋒連日筵宴供給軍士

  伺候宋江父子交結方臘早晚誘引渡江揚州天幸遇見教主功勞宋江大喜便軍師吳用商議良策吳用:「既有這個機會潤州易如反掌大事便如此如此。」即時浪子擔子備細言語揚州四十將士門首二三莊客整整齊齊一般打扮

    
    細線
    登山
    綿
    人人個個

  當下鄉談莊客唱喏:「將士宅上?」莊客:「客人那裏?」:「潤州渡江半日盤旋得到。」莊客見說便引入客房擔子將士便下拜:「就此參見!」將士問道:「足下何處?」:「回避閒人相公。」將士:「幾個心腹不妨。」:「小人名貴樞密正月初七樞密蘇州御弟三大相公三大使啟奏降下相公揚州府尹舍人樞密相見官爵使令回程感冒風寒病症不能樞密大事相公樞密文書關防牌面號旗三百號衣一千定時相公糧食船隻潤州江岸交割。」便文書將士大喜香案謝恩便出來相見取出號衣號旗交付將士便:「小人走卒相公如何?」將士:「足下相差小官輕慢無妨。」再三謙讓遠遠坐下將士推卻:「小人不飲酒。」三兩兩個兒子父親慶賀使行事身邊取出君臣酒壺便起身說道:「雖然不曾相公。」便將士滿隨即便兩個當面幾個心腹莊客出來外面火種身邊取出號旗左右兩邊頭領等候前來策應一個個身邊和解一齊動手門外好漢從前和尚魯智深行者武松九紋龍史進黑旋風李逵飛天大聖喪門神豹子大蟲門前莊客那裏提出將士父子首級門外人馬官軍到來為首急先鋒混世魔王虎將霸王當下一千圍住將士一家

盡皆莊客四百滿滿裝載在內得了數目主將宋江

  宋江將士便吳用計議進兵收拾行李總督大隊人馬將士上船一面使戰船過去吳用:「三百快船方臘旗號一千穿號衣其余四千衣服不等。」三百埋伏萬餘李俊其餘

  第一李俊身邊偏將簇擁

            

            

  李俊身邊偏將簇擁

        孔明    

        施恩    

  第二偏將簇擁

          

  偏將簇擁

          

  第三便進發

    史進        

      李逵      

  三百分派大小偏將共計四十二渡江次後宋江戰船裝載馬匹龍飛一千宋朝先鋒使宋江旗號大小馬步一發渡江兩個水軍頭領一個小二一個小五

  且不說宋江中軍渡江潤州山上三百戰船一齊護送先鋒紅旗連忙行省樞密聚集十二統制全副披掛弓弩上弦刀劍出鞘帶領精兵自來江邊觀看前面一百兩個前後簇擁號衣一個個彪形大漢樞密下馬交椅十二統制江岸李俊樞密江岸起身左右喝令一百一字兒背後二百順風到了分開兩下一百一百均勻問道:「那裏?」:「小人兄弟父親弟兄白米五萬三百精兵五千樞密相保。」:「前日樞密相公使去來何處?」弘道:「傷寒養病不能前來關防文書在此呈上。」文書江岸稟復樞密:「揚州府尹納糧呈上關防文書在此。」樞密公文上岸上來參見李俊隨後二十偏將跟上喝道:「在此閑雜不得近前!」二十偏將李俊躬身叉手遠遠侍立半晌過去參拜面前樞密:「父親如何自來?」:「父親梁山宋江到來賊人下鄉在家支吾。」樞密:「兩個那個?」弘道:「。」樞密:「弟兄兩個武藝?」弘道:「訓練。」樞密:「將來裝載?」弘道:「三百小船二百。」樞密:「兩個來到!」弘道:「小人父子孝順半點?」樞密:「雖然你好模樣非常不由兩個統制一百軍人分外決不。」弘道:「小人指望重用何必!」統制探馬報道:「聖旨南門便上馬迎接。」樞密便吩咐:「江岸兩個!」眼看李俊一覺樞密先行李俊隨後招呼二十偏將便城門守門喝道:「樞密相公兩個其餘放進!」李俊過去二十偏將擋住

  且說樞密南門接著天使便問道:「緣何來得如此?」那天使方臘面前引進使悄悄:「近日太監:『天象有無分野中間一半。』天子聖旨樞密江岸北邊須要仔細盤詰實情如是形影奇異隨即誅殺停留。」樞密大驚:「十分疑忌如今城中。」樞密行省聖旨飛馬:「蘇州使命御弟三大到來。」言說:「前日揚州將士投降未可唯恐聖旨近來天監分野可以江岸早晚差人到來監督。」樞密:「大王為此掛心聖旨。」隨即令人江面上人一個上岸一面設宴管待兩個使命

  三百上人半日動靜左邊一百順帶偏將軍器上岸右邊一百上岸江面不住黑旋風李逵便守門官軍攔截李逵兩個把門官軍發起鋼叉一時發作那裏城門李逵橫身底下砍殺二十偏將軍器起來樞密使傳令江面城門自殺十二統制史進三百號衣為首上岸船艙埋伏一齊上岸為首統制馬來城門史進下馬統制望城退保守家眷李俊城中消息酒店奪得火種便起火樞密上馬統制到來瓜洲望見先發過來接應四門混戰良久先鋒旗號四面八方殺人難以下來便

  且說江北一百五十戰船一齊戰馬為首登岸披掛大將一千二千衝殺此時樞密大敗引著中傷人馬丹徒大軍奪得潤州四門江邊迎接先鋒正見江面上游龍飛船隻順風南岸大小迎接先鋒預先出榜安撫百姓本部中軍請功史進首級首級首級孔明生擒萬里生擒得了潤州統制生擒兩個統制殺死將官不計其數

  宋江本部偏將